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27章 大战役(十一)T

第1027章 大战役(十一)T

    “满洲虎”(俄语中没有东北虎,只有西伯利亚虎,所以苏联借用日本情报的翻译)三个字,已经成为苏军挥之不去的噩梦。甚至可以用眼中钉!肉中刺!来形容。从开战初期只装备少量精锐部队,到两年后批量主力化,‘满洲虎恐慌’不仅在士兵口中流传,还正式出现在苏联的情报和文献中。卢金在向斯大林汇报时都直言不讳:“满洲虎坦克对我们的威胁,不亚于首次出现在索姆河的钢铁怪物,已知的所有反坦克武器,都无法有效对付它,甚至昂贵难以制造的57毫米特长型加农炮,都无法击穿正面装甲。”这番话道出了一线部队的心声。为找到对付它的办法,苏军也曾无数次动用人力物力进行围剿,但迄今为止都没有获得一辆完好的实物。即使牺牲巨大包围一些损坏的,也会召来中国空军的狂轰滥炸。就在上月初,华西列夫斯基发现一辆损坏的‘满洲虎’现在泥石流里,动用上千人耗时数天好不容易拉出来,但在送往喀山时,被赶来的二十多架中国俯冲轰炸机摧毁在火车上。

    ‘满洲虎恐慌’还迫使苏军总参谋部专门成了一个反坦克部,研究打击它的战术。在一场席卷人类世界的世界大战中,让指挥千万大军总参谋部去耗费精力去研究对付敌人的一种坦克,就足以证明‘满洲虎’的强大。至今,苏军只知道,‘满洲虎’正面装甲倾斜角度很大,实际防护厚度很可能在160或者200毫米之间,还采用了先进的发动机横置、机械增压、减震,液压助力等等新技术。斯大林也想过干脆仿造,但一来没有完整的实物参照。二来苏联国内很多技术都储备不足。要知道,这种以后世59d坦克为原型的‘东北虎’主战坦克,就算杨秋捏着精确图纸,还足足耗费七年。动用上千名技术人员,其中还不乏知名的国外机械专家才开发成功。

    一辆辆被它摧毁的苏军坦克,一条条被它们突破的防线,让苏联来不及等实验室的技术。只好把目光放到海军舰炮上,这就是海军的100毫米和130毫米舰炮。bs-3型100毫米舰炮源自法国,是一种威力很强的海军加农炮。原本斯大林要求把它安装到t34上,但因为舰炮后程长。后座力强,t34底盘无法承受,只好塞入kv底盘里。

    这就是波诺夫的座驾。kv100重型坦克。

    kv100其实不是一辆好坦克。甚至连苏军自己都不喜欢。因为kv坦克底盘本身就很不稳定,扩大的炮座圈后,出现了开炮时炮塔摇摆,精度很差、弹药装填困难、炮塔回旋太慢、底盘故障连连等问题。所以苏军明知t34/76和t34/85无法对付‘满洲虎’,也只好继续生产,同时先造一批kv100应急。

    所以当‘东北虎’的夜战型‘夜老虎’出现在面前,并快速击毁本方3辆坦克后。可想而知苏军第45旅坦克旅的新兵们会紧张成什么样。不过波诺夫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这里的地形和夜色,会迫使对手采用近身交战,这就给了他利用数量和步兵,摧毁甚至缴获一辆完整‘满洲虎’的机会。他满怀信心,但屁股下的坦克却很不听话,比t34慢了整整一倍的炮塔回旋速度,让他错失了第一时间反击开炮的机会。

    “轰轰。”利用苏军的迟疑,‘夜老虎’坦克排再次开炮,85毫米高速钨合金穿甲弹很轻易就撕开4辆t34的装甲。而且几乎在目标被摧毁的同时,坦克排就出乎波诺夫预料的,快速倒车向黝黑森林里撤退。“冲啊!达瓦里希!杀光他们!”波诺夫还以为对手是因为势单力薄害怕近战才撤退,于是立刻下令追击。“轰轰轰。”一枚枚炮弹,追着倒车的‘夜老虎’飞去,但t34/76已经被证明在零距离都无法击穿‘东北虎’的正面装甲,所以坦克排还是很快消失在黑色树林中。

    “注意搜索,它们一定没有逃远!”坦克兵们瞪大眼睛,步兵也利用各种黑暗和各种掩体,扩大搜索范围。但波诺夫却不知道,当他带着大家在黑暗中搜索前进时,部队也正被他一点点的带入死亡圈。“左边轰!”一名前出的苏联步兵刚看到矮树后面的黑影,闪光便刺入他的瞳孔,紧接着身后就传来一个爆炸声。

    “轰!”目光无法企及的黑暗中,一辆搜索的kv100被穿甲弹击中弹药后爆炸。500米外的波诺夫心脏猛然一缩,彻骨的寒意从脚心飞快传遍全身。他没想到,自认强大的kv100重型坦克,在‘东北虎’面前死的一点都不比t34慢。这就是苏军最不满意kv100的地方,塞入体积巨大地舰炮后,kv底盘无法再承受更厚更重的装甲,还破坏了本身结构,使得防护能力不升反降。当然,向来不惜兵的苏联高层是不会把这些严重缺陷告诉基层将士的。

    爆炸的kv100一下子变成了触动机关的冒失鬼,火光亮起的同时,黑暗中又有十几团火球接连亮起。“轰轰。”就像打排枪一样,短短的一刹那间,9辆t34和2辆kv100在很近的距离被摧毁起火。“该死的!他们能看到我们!撤退,分散撤退!”波诺夫虽然不知道对手是怎么穿透黑暗和树冠看清方位的,但他的经验却比日本强了百倍,弹无虚发的现实告诉他,对手能看清自己每辆坦克的位置。

    其实他把‘夜老虎’想得太厉害了,即使有主动红外夜视仪,此时的夜老虎营最大发现距离也才几百米。但随着被摧毁坦克纷纷起火爆炸,树林视线转好后,国防军第2装甲师夜老虎连的14辆‘夜老虎’立刻冲出隐蔽处,追着屁股向第45坦克旅冲去。“左边,左边有一辆!快。提醒卡尔金小心!”微弱的火光中,波诺夫见到自己左边黑影一闪,连忙让尤利金通知往那边撤退的几辆kv100。“旅长同志,电台坏了。”尤利金连忙提醒他。

    “该死!一定是中国人做的手脚!”到此时。白痴都能明白,电台集体故障肯定是对手搞鬼。“让他们跟着我。”波诺夫把信号枪塞给尤利金,让他钻出去打信号。舱盖刚刚翻开,在他右面的两辆t34就被击中停了下来。“该死!该死!该死!”波诺夫气得直踹坦克。谁能想到。几分钟前还被他视为最佳伏击地形的森林,却成为了自己的坟墓。

    “旅长同志,你该来看看。该死的!我们正在被屠杀!”钻出舱的尤利金完完全全呆住了。环顾四周,可怕地‘夜老虎’坦克就像一群躲在黑暗里的幽灵。从他目视无法企及的黑暗中突然开火、然后倒车回到黑暗中。开火、倒车、开火、再倒车偶有命中,也只能看它们带着火星融入这片黑森林中。

    短短半小时,一个连14辆‘夜老虎’就利用树林和黑暗掩护。在夜视仪的帮助下打出了0比47的傲人成绩。“撤退。向东边的草地撤退!”波诺夫眼睛都红了,立刻打出三枚信号弹。看到信号弹,慌乱的苏军45坦克旅总算定了定神,和步兵们一起快速向东面开阔的草场撤退,当波诺夫的kv100重型坦克率先冲出森林,就看到月光下,数百米外几个黑影正快速驶来。“开炮!轰!”这一次。他的kv100抢在了前面开炮,100毫米整体式被帽穿甲弹划破400米虚空,准确击中一辆‘东北虎’的正面炮塔。让波诺夫抓狂的一幕出现了,这辆被击中的‘东北虎’居然仅仅停顿一下,就一炮轰烂了旁边刚钻出来的一辆t34/76。

    “它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波诺夫上校和尤利金人都傻了。他们不知道,‘东北虎’正面的防护不仅超过200毫米,炮塔的实际防护厚度更是超过250毫米。而且在遥远的中国内地,技术人员已经给他眼中很强大的‘东北虎’换上了105毫米主炮、全副bdd装甲,裙板和防护格栅,正准备送往朝鲜半岛进行最后的实战测试。

    “旅长同志,快看。”尤利金狠狠一拽呆滞的波诺夫,指着东南面惊恐地大喊起来。在他的手指尽头,一片密密麻麻的黑影,如洪水般滚滚涌来。“开炮轰轰轰。”数十辆‘东北虎’主战坦克,以极其凶狠的态势,狠狠撞入残存的苏军中。

    “让高射机枪车和喷火坦克都上去,加强火力!其余部队继续通过,我们没时间耽误。”指挥车内,孙立人却对吃掉一个不足百辆的坦克旅不感兴趣,他现在要做的,是利用夜色,在空军‘遮蔽’下快速前进。

    接到命令,高炮营4辆酷似m16的四联装12.7毫米防空半履带车和多用途工程坦克连一起快速追上去。四联装12.7毫米高射机枪对付飞机性能一般,但对付步兵,简直就台‘联合收割机’。16挺重机枪的扫射下,失去坦克保护的苏联步兵简直成了靶子,粗大的12.7毫米半穿甲弹可以扫断树木,穿透土层,将躲在后面的他们打死。

    眼看着步兵在子弹和汽油的夹击下死伤惨重,双脚全断,躺在坦克残骸旁奄奄一息的波诺夫这才想起一件事因为电台损坏,他还没来得及通知基尔波诺斯将军。但他已经没机会!在6架电战5电子干扰机的压制下,萨雷科帕湖东北25公里外这片连接图尔盖高原的森林区,就像被从地球上抹去般,悄无声息地。到凌晨三点,孙立人的第2装甲师和随后赶到的第29摩步师已经通过森林区进入高原,向着西北300公里的科克舍套狂飙而去……

    warning:file_get_tents(/b/xinhaidayingxiong/4782159_2.html):failedopenstream:httprequestfailed!http/1.1404notfound

    e:\web\line2

    warning:file_get_tents(/b/xinhaidayingxiong/4782159_3.html):failedopenstream:httprequestfailed!http/1.1404notfound

    e:\web\line2

    warning:file_get_tents(/b/xinhaidayingxiong/4782159_4.html):failedopenstream:httprequestfailed!http/1.1404notfound

    e:\web\line2

    warning:file_get_tents(/b/xinhaidayingxiong/4782159_5.html):failedopenstream:httprequestfailed!http/1.1404notfound

    e:\web\line2

    warning:file_get_tents(/b/xinhaidayingxiong/4782159_6.html):failedopenstream:httprequestfailed!http/1.1404notfound

    e:\web\line2

    warning:file_get_tents(/b/xinhaidayingxiong/4782159_7.html):failedopenstream:httprequestfailed!http/1.1404notfound

    e:\web\line2

    warning:file_get_tents(/b/xinhaidayingxiong/4782159_8.html):failedopenstream:httprequestfailed!http/1.1404notfound

    e:\web\line2

    warning:file_get_tents(/b/xinhaidayingxiong/4782159_9.html):failedopenstream:httprequestfailed!http/1.1404notfound

    e:\web\line2

    warning:file_get_tents(/b/xinhaidayingxiong/4782159_10.html):failedopenstream:httprequestfailed!http/1.1404notfound

    e:\web\line2

    warning:file_get_tents(/b/xinhaidayingxiong/4782159_11.html):failedopenstream:httprequestfailed!http/1.1404notfound

    e:\web\line2

    warning:file_get_tents(/b/xinhaidayingxiong/4782159_12.html):failedopenstream:httprequestfailed!http/1.1404notfound

    e:\web\line2

    warning:file_get_tents(/b/xinhaidayingxiong/4782159_13.html):failedopenstream:httprequestfailed!http/1.1404notfound

    e:\web\lin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