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25章 大战役(九)

第1025章 大战役(九)

    1941年7月2曰.

    中苏围绕着伊希姆河防线的拉锯战进入第23天。炮弹越打越密,冲锋越来越急,整整三周多的激烈战斗,已经让双方士兵筋疲力竭。战斗的**变成麻木,热血冻成冰河。随着东南琉球战役接近尾声,朝鲜半岛曰军不断被歼灭,斯大林的耐心已经被消耗到极点!他每天都向前线发送十几封电报,打几十个电话,电报纸上密密麻麻全都是催促、严令等焦急字眼,甚至苏维埃主席加里宁,都秘密来到车里雅宾斯克,就地督促部队作战。

    华西列夫斯基和乐士文在全世界最艰苦的作战地形上,杀得难解难分,卢金和罗科索夫斯基依然攻守平衡,依靠徐象谦失误留下的缺口,将乌克兰第三集团军和西伯利亚集团军送过伊希姆河,试图切断补给通道的同时,又从西北两面猛攻彼得巴甫洛夫斯克。但他们对面的孙传芳和范石生同样老辣,在将敌军主力拖在城下的同时,将徐象谦的八个师硬生生横在两人中间,使得他们首尾不能衔接,只能被动地陷入消耗战。南面的伊尔吉兹突出部,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惨烈,朱可夫的到来,让马利诺夫斯基的兵力更加雄厚,‘小人’梅赫利斯让两人痛恨的同时,却也暗自警惕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一**不计代价不计伤亡的洪水攻势,压得杜子山喘不过起来,有时候一支部队早上投入,晚上就会因损失超过五成而不得不撤下来。很多次,他都想不顾一切投入总计两个军的预备队,但为了麻痹敌人,不破坏反攻计划,不得不抹着泪,咬紧牙关将一份份伤亡报告塞进口袋。

    中部萨雷科帕的基尔波诺斯基老辣沉稳,在阿富汗和东哈萨克与中国陆军数次交手的他很清楚,对手超强的装甲力量面前,任何一丝疏忽都可能造成难以想象的损失,所以他靠着大湖稳扎稳打,既不冒进也不冒险,和华西列夫斯基一样,为两翼齐飞的战术拖住对手的有生力量。

    超过三周,数百万将士拉锯僵持的局面,甚至让国内民众都忘记了正在国会即将表决的《东西伯利亚合并法案》,甚至连半岛和琉球都变得不重要了。很多人都开始为千里之外的子弟兵担心。自己的孩子怎么样了?苏联兵怎么打也打不完呢?会输掉吗?一个个问题,让这个夏天变得愈加燥热难受。

    萌动,总是伴随着最严寒悄然而至。连基尔波诺斯基都不知道,就在他面前这个激烈战场的东面深处,一辆辆钢铁战车已经猬集到位,它们埋伏在草丛里,躲藏在山坳中,隐蔽在林木间,用厚厚的迷彩伪装网,将自己的身影包裹起来。“都到齐了吧?”孙立人手握着小马鞭,从披挂伪装网的一列坦克旁走过,钻入军官云集的指挥所。“喏,全部在这里。”龚楚将花名册递给他,目光热切。

    3个装甲师、3个机步师和4个摩步师,再加额外加强的部队,在这片宽不足15公里的地方,云集着12个装甲团、15个摩步团、3个夜战老虎营、10个装甲工程营、8个机械化舟桥营、6个‘怒火’自行高炮营、4个半履带高炮营、8个105毫米自行火炮营、4个150毫米自行火炮营、2个210自行重炮营。总计78辆25丙型‘狸猫’轻型侦查坦克、108辆‘夜老虎’坦克,122辆31型‘金钱豹’、878辆36型‘东北虎’主战坦克,516辆全履带装甲运兵车。再加自行炮、半履带运兵车、卡车、摩托车和吉普车等等,超过4千台各式车辆,就在他眼皮底下。要知道,去年的中亚春夏攻势中,国内所有装甲师和机步师都还要配一定比例的骡马,而仅仅一年后,一支纯机械化部队,在国家工业通用化、标准化和几乎无限的军费支持下出现。在全军三百多个师中,更有五分之二已经实现摩托化和机械化。

    但让他和在座军官们不解甚至苦恼的是,面对前线焦灼僵持的局面,司令部似乎把他们给忘记了。“不行!不能等了。我看这样,不如我们一起去找梅司令问个清楚,也好过在这里傻等!”姓烈如火的杨遇春将烟头狠狠一掐,大声地站了起来。他是29摩步师师长,也是军中有名的拼命三郎,打起仗来比赵登禹还火爆。但也是这幅臭脾气,不知惹了多少次麻烦,否则他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是准将师长。龚楚深知他的脾气,一把拉住:“遇春,别那么冲动。”

    “冲动?我怎么冲动了!”杨遇春用力吸着气,胸腔都要烧着了:“孙师长,你也来评评理。前面的弟兄,谁不是提着脑袋在玩命!谁不是眼巴巴等着援兵上去?这个节骨眼上,凭什么不让我们去!还有你们,你们自己摸着胸口说,这种战报,谁看了不亏心?!老百姓省吃俭,总统几十年苦心腾挪,好不容易给我们造出那么多造坦克,难道是让我们傻看着袍泽流血牺牲的吗?难道你们就坐得住,吃得下?”

    一席话说得大家也满面恼火,孙立人同样苦恼。他也是士官交流生,为避免思想僵化,促进军内竞争,他从保定毕业后被公派至美国弗吉尼亚陆军学院留学三年,回国后先是在国民警卫队工作,后前往基层锻炼。去年底才走到第2装甲师师长的位置。这一路走来,比起卓凡等人格外艰难,其中很大原因是军队内部觉得美国陆军作战思想陈旧,德国陆军更先进。为此,他中途还报考国防大学进修班。但根深蒂固的思维,使得那些留学德法的陆军士官生更容易出头,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委屈。毕竟当时去美国,也是部队安排的。如今站在王牌师师长的位置上,自然也想建功立业证明自己。

    姓格内向更沉稳的龚楚见他不说话,只好继续劝解:“遇春,还是再等等吧,司令这会也没空。”

    “没空怎么了?没空就把我们撂在这里不闻不问?要是司令不行,我就去找刘参谋长!找总司令!”杨遇春铁了心要问个子丑寅卯来,挽起袖子就往外走。刚走两步,一个声音却从外面传来:“呵呵,是谁要找我啊?”

    “参谋长?立正!”

    众人扭头一看,刘明诏和宋子清,居然一身普通作战服,携手走进了拥挤的指挥所。刚才还忿忿不平的军官们顿时鸦雀无声,即使杨遇春这样的火爆脾气,也不敢在他们两人面前发作。光是热孜卡兹甘反击战和彼得巴甫洛夫斯克战役,就已经奠定刘明诏在军中的地位,很多人心里都有数,要不是楚南上将资历更老,恐怕他早就接替岳元帅登上总参谋长的宝座了。何况他身旁还站着仅次于岳鹏元帅,把持国防部三十余年的宋子清。

    但这两位在军人眼中的传奇人物却没有丝毫架子,拍拍屁股,随手找了两个发黑木桩子,坐下后刘明诏还故意讶道:“咦?刚才还一个个喊打喊杀的,怎么现在全蔫了?呵呵,坐坐,全坐下,我可不是斯大林,不给别人讲话的机会。说吧,什么事要见我?”亲热的话语,让大家松了口气,杨遇春壮着胆子,说出要参战不想再等的事情。

    “呵呵,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刘明诏微笑着,和宋子清对视一眼,捡起一节枯枝说道:“军人嘛,就该有脾气,敢于提出不同意见,这点你做的很好!我记得,总统当年就对宋部长说过这样一句话。军人,当争!”

    “不错,总统说过,这四个字至今还摆在我桌上呢。”宋子清点点头,示意刘明诏继续说。

    刘明诏说道:“既然我们是军人,那看着袍泽在前面流血牺牲却无动于衷的事情,是决不能做的。但我要问你们一句,现在让你们上去,你们准备怎么打?”

    “这还不简单,按照计划,击溃正面的乌克兰第二集团军,然后掉头向北向科斯塔奈进攻,包抄敌人侧翼。”杨遇春脾气火爆,但脑子很灵活,很快道出突击方向和目标。宋子清听完,却插嘴问道:“那我问你,伊尔吉兹突出部怎么办?”

    “让杜子山将军继续死守,尽量拖住敌人的四个集团军,为我们争取时间。”

    “呵呵,你就那么肯定敌人能听你的乖乖被拖住?要是他们见势不妙,或者发觉我们的动向,立刻撤退追上来怎么办?”刘明诏拿起枯枝,在地上画了起来。不到一会,就大致勾勒出伊尔吉兹至萨雷科帕的地形和战局。“我问你们,从伊尔吉兹出发到我们这里多远?”

    “207公里,中间有峡谷相隔。”孙立人隐约明白了,立刻回答。

    “那么从我们这里到科克舍套呢?”

    “310公里,要先击溃乌克兰第二集团军,还有大约3个装甲旅,和五到六个骑兵师。即使我们速度再快,也需要至少两天两夜才能冲到科克舍套。有这个时间,苏军完全可以在这里布下一定防御。因为有一百多公里的峡谷阻挡,所以如果突出部的苏军主动后撤,支援科克舍套,我们无法快速切断。这样,他们就可以向科克舍套运动,与卢金部,对我们形成前后夹击的态势。”孙立人的眼睛越来越亮,一下子看透了全部情况。

    刘明诏满意的点点头,却不说答案,反而回忆起欧战:“我躲在欧洲西线堑壕里时,总在想,怎么会打成这样呢?为什么会形成僵持呢?”

    “因为当时缺乏坦克和飞机这种突击力量。”一名瘦瘦的军官站了起来,还挤开同僚冲到前面,看得出也是个急脾气。

    “你叫什么名字?”刘明诏看着他,让军官有些忐忑,连忙敬礼:“报告参谋长,我叫王文善,是第66机步师师长。”“王文善,不错,说中了部分。当时的情况,技术力量无法保证部队快速运动,就不能切断敌人的补给和后勤,使得战线只能平行布置,从而陷入残酷的堑壕僵持战!而我们现在的麻烦,刚才孙师长已经说了。大峡谷的存在,让我们无法从中间切断南面四个苏联集团军的行军路线。一旦他们主动后撤,我们就是能看着。所以,我才让你们等。”

    “可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杨遇春心急道。

    “等到等到他们突破防线!”刘明诏用力一折枯枝,声音清脆。

    宋子清怕大家还不明白,再次说道:“斯大林已经沉不住气,所以只要苏军突破伊尔吉兹突出部,肯定会要求四个集团军全速向纵深穿插!当他们向东深入时,却发现我们突然从这里出发向科克舍套突击,你们说,会出现什么情况?”

    都是师团级军官,自然清楚当一支筋疲力竭,已经快到极限的部队,突然间打通防线后,会多么高兴激动。无论是谁,恐怕都会急不可耐的向纵深穿插,以求在休整前获得更大战略优势。所以部队的阵型、心思、打法和装备等等,都会处于完全进攻状态。如果这时突然发现后方失守,必定会陷入从进攻转入撤退的大混乱中!付出多大代价先撇开不说,光是那些重装备,就不得不全部扔掉!以防被对手快速反击成为累赘。想到这些,众人看向刘明诏的目光已经不能用敬佩形容了,而是一种敬畏,深深地敬畏!他不仅要让伊尔吉兹成为让苏军不得不一脚陷进去的大坑,还要在他们完成突破后,把另一只脚也拖进去!

    “参谋长,部长。我还有个问题,既然早准备利用突出部拖住四个集团军,完成对科克舍套的侧翼包围,那为什么不打一打,然后就主动放开呢?”询问的是龚楚,相比孙立人等,他显然更稳重。刘明诏抬起头,面色慢慢严肃:“四个集团军,超过55万部队,如果完好无损的让他们进来,谁能保证不出意外呢?而且不在这里把敌人消耗得筋疲力竭,他们又怎么会有突破后的狂喜,怎么会放心大胆深入呢?”

    “那杜子山将军岂不是很危险?苏军一旦深入,又该怎么挡呢?”孙立人揪心道。

    “很简单。”刘明诏慢慢站了起来,整理好军装向外走去。一直走到门口,才停下脚步解开答案:“因为我命令他,两个军的预备队,一个兵,都不准派上去!”这句话,让军官们全都瞪大了眼睛。预备队两个军没动,就意味着,杜子山将军打到现在,是硬生生靠两个军挡住了苏军整整四个集团军23天的狂攻!当然,他们更知道,第16军和33军的将士,恐怕十之**都要折损在突出部。

    “做最后准备吧。”宋子清也长叹一声:“我们刚才已经收到消息突出部最关键的412高地,已经中断联系3个小时。所以参谋长刚才已经下令杜将军从一线撤退!”

    =====

    “司令!让预备队上去吧!”伊尔吉兹的指挥所内,已经五十多岁的第16军的副军长扶着门框,满面是血,哭泣着哀求让预备队上去。“求求您了!给我们16军留下一点种子吧!再打下去,兄弟们都要死绝了司令!”悲戚的声音,让所有军官都忍不住低下头,几名预备队的师长更是挽起袖子,眼睛红红就等下令。

    站在他对面,短短三周,两鬓已经见不到黑发的杜子山同样红着眼睛,心都在颤抖。他何尝不想把预备队调上去,何尝不想保住16军和33军,那里面,很多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士兵!但他开不了这个口,军令如山!军令如山啊!“不行!去告诉你们军长,是我下令不派预备队的。因为这是司令部,是总参谋部,是总统的命令!只要命令没下来,谁敢再提预备队,军法处置!”

    “司令!”副军长见无法说服杜子山,只好拿起钢盔。但走出几步,又猛的转身突然跪倒在地,用力地磕几个头:“司令,要是我们16军还有人,能活下来,请您多加关照!务必要把16军保存下来!兄弟,先走一步了!来人,凡隶属16军,全跟我上去!”副军长咬牙站起,大吼一声,带着一百多名集合起来的士兵,再次迎向炮火。

    望着他们的背影,杜子山仿佛一下老了几十岁,缓缓坐下,眼中全是泪花。“司令!接通了,接通了!412高地接通了!”但不能他收拾心情,一直在联系412高地的通讯参谋,又跳了起来。

    “快,接过来!”杜子山强撑身体,死死握住桌沿,连捏着电报脚步匆匆的参谋长徐祖贻进门都没发觉。

    喇叭里,一阵沙沙,良久后,一个熟悉响亮的声音突然涌出。“报告司令!国旗还在!军旗还在!阵地还在!国防军,上刺刀!”嘹亮的呐喊中,徐祖贻手一松,电报纸滑落在地。

    纸上,赫然是刚才刘明诏可以调动预备队,并主动后撤诱敌继续深入的命令。

    激昂的过后,却是电台的永远沉寂,赵思源和412高地,还有整个伊尔吉兹突出部的将士们,留下的是一段永恒。他们的背影中,是双脚全部踏入泥潭,浑然不知正扑向死亡的40余万狂喜欲绝,疯狂向东的苏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