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22 大战役(六)

第1022 大战役(六)

    6月19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穿透阴云,照射在阿尔卡雷克基地上时,中国第12航空联队的两架草原迷彩色的雷电改短程侦察机缓缓进入跑道。昨天的西伯利亚公投事件,已经传到这里,基地响彻欢呼的同时,也继续被笼罩在紧张的战争气氛中。第2中队的冯雪上尉得到命令,要去伊尔吉兹突出部西面看看,因为两小时前收到情报,苏军已经再次向这个突出部增兵。

    这是很糟的情况,虽然六百公里的战线上已经犬牙交错,每日战场伤亡记录连创新高,但飞行员们都清楚,最惨烈的,还是伊尔吉兹的‘突出部防御战’。这个扼守进出西哈萨克的东大门,可以威慑阿克纠宾斯克和奥尔斯克的突出部,正承受着苏联四个集团军的狂攻。而且这里地势开阔,基本没有天堑险要,再加上阿尔卡雷克此刻正面临苏军从萨雷科帕湖的直接进攻,所以杜子山将军的部队几乎是孤军作战。

    2架雷电改战术侦查机以450公里的时速,超低空越过草原。超低空飞行,可以缩短被苏军防空哨发现的距离。雾蒙蒙的灌木丛和丘陵,从机翼下快速掠过,水珠迅速在防弹挡风玻璃上凝聚,冯雪需要打开加热除雾装置,才能确保看清地表情况。很快,机头前方的大地仿佛被巨斧劈开,裂开一道深达百米,长百公里的巨大河谷。这就是图尔盖河河谷。蜿蜒的图尔盖河从中间穿过,任何车辆都无法横穿。飞过这道位于伊尔吉兹突出部和萨雷科帕湖战区中间的天然分割线后。冯雪与僚机扔掉副油箱并上升到1500米。

    飞机跃出地表的瞬间,伊尔吉兹突出部缓缓出现在瞳孔中。时隔多年,在回忆这段侦查经历时,他都无法忘记看到的画面。“一次大规模夜间进攻显然才刚刚结束,40公里长的防线上,随处可见被双方被摧毁的坦克残骸。反坦克阵地被大口径榴弹掀翻,尸体和零件以弹坑为中心呈放射状向四周散开,所有阵地都在起火。堑壕被填满,掩体破碎光秃秃的裸露着。灌木林被折断,整个突出部的地表,呈现一种被大火焚烧后形成的焦黑。那不是地狱是阎罗殿!是修罗场!我的战友此刻就在下面,乐观的坚持着!”

    冯雪用两台航空照相机清楚记录下这些画面,画面上还能见到许许多多的飞机残骸,既有苏军的。也有己方的。最后,2架侦察机从最突前的412高地上空掠过,向西加速而去。但飞行不到15公里,就遭到地面炮火的猛烈袭击。“队长!炮弹太密了!”几乎布满天空的闪烁火球,让刚从东北调来的僚机飞行员面色苍白。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多的防空火炮,恐怕整个朝鲜半岛日军的高炮加起来。都没这么密集。

    “不要紧张!跟着我,稳住操作杆,穿过战区就好了。”冯雪却一点也不惊讶,沉稳的握着操作杆。都说日军疯狂偏执,那是他们没见过苏军。在无法取得制空权的情况下。苏军开始疯狂地制造高射武器。从高射机枪,到最新的1939型85毫米高炮。防空列车等等,数量之多,在军事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苏军不仅加强高炮,还组建专门的高炮防空师!据说,斯大林曾要求把防空师作为集团军的标准配备。所以这段时间空军的损失量比去年最高峰时增加11个百分点,短短两周,就付出近600架被击落的代价,其中大半都是参与低空支援的攻击机和轰炸机。

    冲过密集的防空火力区后,冯雪立刻爬升到七千米,并与半小时后抵达侦查目标,位于阿克纠宾斯克(今阿克托别)以南70公里的十月城。听名字就知道,这是十月革命后建立的城市,也是突出部防御战中的苏军集结地。进入城市上空,他和僚机立刻遭到8架米格3和地面炮火的进攻,不过他还是拍到了大批苏军通过火车抵达集结点的照片向基地汇报侦查情况后,他立刻以每小时700公里的速度逃之夭夭。

    阿尔卡雷克基地立刻拉响一级警报声,上百架中远程轰炸机开始出击准备。此时,412高地上的赵思源和战友们,还不知道苏军又增兵了。“来,帮个忙。”赵思源从一辆被击毁的su122突击炮里钻来,手里还拽着三支ppsh41型冲锋枪和几个弹鼓。这是苏军的又一种新装备,目前还不多见,仅配备给摩托化步兵和装甲兵。其实赵思源不喜欢这支枪,因为它的枪管都是用‘水连珠’老枪管切断后改装的,膛线磨损很厉害,所以进度奇差,50米外基本打鸟,大容量71发弹鼓也经常卡壳,但反过来说,它确实适合苏军步兵近距离,大密度高强度火力的需求。

    从他的位置看去,412高地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上万发炮弹,将整个高地都削去一层。战斗激烈还是次要的,更糟的是,在前几天的战斗中,第二批增援部队上高地时暴露了线路,结果被苏军利用空隙切断后路,虽然大部分增援战友和弹药都及时送到,但412高地却被彻底包围。苏军觉察到这个失误,所以连续三天投入数个师,对高地发动夜袭。由于不知道指挥部何时能打通补给线,所以战斗一结束,团长就下令清扫战场,搜集一切可以使用的武器弹药以防万一。

    “赵大哥,里面有没有电台?”刚把冲锋枪和弹药包递给战友后,十天前与他一起来高地的通讯班长跑了过来。“好像有,等一下。”苏军电台很少,大概这辆突击坦克属于最先进行列。所以安装了一台车载电台。赵思源小心翼翼卸下电台,递给班长:“怎么?你的电台坏了?”

    “没有。这不我们收音机缺零件嘛。”班长呵呵一笑,熟练地拆开苏军电台,掏出几个零件。为缓解乡愁提高士气,各部队都配发了不少收音机,但小工厂的质量实在是不敢恭维。

    赵思源和战友把一大堆武器弹药拉回阵地后,正要去看通讯班长修收音机,却被一声大喊拉回阵地。“进入战位!快快!苏军又上来了!战斗准备!”大家都吓了一跳。昨夜的战斗才刚结束,苏军怎么又进攻了?

    “草他玛德!大毛子是不是疯了?大白天惹老子。”

    “子弹!子弹。把子弹给我!”

    “起来,快别睡了!来,给我一块。”

    战友们骂骂咧咧,用力揉搓发红发胀的眼睛,嚼着午餐肉和压缩饼干,炊事班也赶紧熄灭刚升起的炉火,把灌满的水壶重新发到战友手中。赵思源也很惊讶。因为除了开始几天,苏军在白天几乎都是被动挨打,所以把大部分进攻都放在晚上。他想不明白,为何苏军要冒险,但手里却没闲着。先是快速压上一个新的20发弹匣,拧开五枚手榴弹的盖子。摆在手边待用,再把71发弹鼓压入ppsh冲锋枪,最后还把一挺苏联dp轻机枪和工兵铲斜靠在脚边随时取用,武装到了牙齿。

    “轰隆隆,轰隆隆。”刚做好准备。苏军的炮弹就落了下来。与前几天相比,苏军的炮火减弱许多。“快看。好家伙,起码一个师!”炮击还没结束,一片黑压压的苏军就让大家倒吸口冷气。虽然得到数次增援,但412高地的损失一直很大。此刻满打满算也不过两个团,还有一个猎歼坦克连。所以面对一整个苏军师,大家都有些紧张。

    二十多辆t34/76和su85借助炮火的掩护,率先向高地涌来。见到坦克,前几天刚来的猎歼坦克连悄悄地开始转动炮口。“轰轰。”大概是怕极了反坦克火力,炮火覆盖刚结束,t34和su85就开始向高地射击。“左转6度,1000米,t34/76开火!”一辆把自己埋在土堆里的36型‘猎虎’猎歼坦克率先开火。这次他用的可不是步兵反坦克炮使用的普通被帽穿甲弹了。85毫米高速钨弹,很轻易就穿透了改进后的t34坦克。不等苏军其余坦克反应,又有4辆被‘猎虎’摧毁。发觉有强力反坦克武器后,剩余的苏联坦克立即散开,纷纷向‘猎虎’阵地压制射击。

    正面装甲比‘东北虎’主战坦克还厚的‘猎虎’不怕这种压制,但爆炸会导致直瞄困难,所以反坦克连开始转移阵地。苏联坦克也趁着这个机会,保护后面的步兵快速冲刺。当接近600米后,大批苏军从坦克后面涌出,高呼乌拉发起步兵冲锋。“冲啊!乌拉!苏维埃万岁!冲啊!杀光敌人!”

    “开火!轰轰。”高地的80和60毫米迫击炮开始倾斜弹雨,炮弹不断在苏军中炸开。苏军反应的也很快,立刻有七八辆t34向迫击炮阵地发起压制射击。双方炮弹你来我往时,重新进入阵地的‘猎虎’再次瞄准,一连串轰鸣后,又有几辆t34被打成火球。

    “小心,il2!”猎歼坦克连不断命中时,4架苏制il2攻击机从西面山峰后面跃出。这种苏联飞机的空战能力比较差,但对地进攻能力很强。高地上的4门40毫米和6门25毫米速射炮刚开火,其中2架il2就飞临‘猎虎’上空,投下两枚子母破甲弹。

    苏制子母航空破甲弹也是仿造国内同类产品,并与最近投入的新武器。子弹重5公斤,采用破甲弹头,可击穿30毫米的垂直均质钢板。一枚母弹可携带48枚子弹,对装甲部队有相当大的威胁。两枚炸弹爆炸后,子弹从四百米高飞射而下,立刻有两辆‘猎虎’被击穿顶部瘫痪。后面2架il2见攻击收到效果,正要一鼓作气俯冲时,数道黑影快速而下,不等它们反应就喷洒出几条火线。“是雷电,空军来了!开火!开火!”4架雷电的出现。吓得投完炸弹的2架il2向西狂逃,空军收拾它们的时候。高地上的几十挺通用机枪率先开火。

    防御型250发可散金属弹链快速缩短着,密集的子弹搅起漫天血雨。但苏军也非常顽强,顶着机枪的封锁,不断地往上冲。身为杜子山的警卫员,赵思源的射击技术非常好,一支半自动步枪在他手里像活了过来一样,不断有苏联兵倒在他的枪口下。大概是以为这里有狙击手,好几挺dp轻机枪都把准星对准他这边。啾啾的子弹。暴雨般击打在阵地前的土堆上,激起无数道尘柱。“左边!七号阵地。”正当他瞅准空袭,打死一名带头冲锋的苏联少尉,就见十几名精锐的苏军战斗工兵从旁边冲了上来。战斗工兵是苏军的精锐,全部由老兵、矿工、知识分子和狂热的gc党员组成,作战非常顽强。见这些战斗工兵向左边摸去,他立刻换上一个新20发弹匣。又抄起ppsh冲锋枪斜跨在肩上,带一个班向左面冲去。“跟我去支援!啪啪。”十几支半自动步枪连续开火,迅速将苏军战斗工兵压制在堑壕口。赵思源见到一名趴在地上的苏联兵拔出手榴弹,试图往掩体里仍,连忙甩掉已经没子弹的半自动步枪,抄起ppsh一阵狂扫。“轰!”手榴弹在士兵手上爆炸。不仅将他自己炸得粉身碎骨,血肉还飞溅到赵思源脸上。

    “干你娘!”赵思源飞出一脚,踢飞半截残肢,冲入差点失守的阵地。

    虽然赵思源和战友们竭尽全力,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苏军爬上高地。整个高地险情不断。就在这个危急时刻,空军的攻击机终于来了。6架化蛇乙攻击机从高地北面冲了过来。快速向苏军最密集的地方投下十二枚120公斤子母杀伤弹。轰隆隆的爆炸中,数百名苏军被炸飞,残肢断臂铺满斜坡。攻击机投完炸弹后又迅速折返,继续用机载25毫米机关炮连续扫射。其中两枚炮弹就落在赵思源身边不到十米处,吓得他连忙趴下。

    攻击机的到来,让苏军的攻势陷入迟滞。换在前几天,苏军肯定会后撤,但今天也不知吃了什么药,趁着攻击机转弯的机会,居然又再次爬起来继续进攻。“快看!玛德,到底是怎么回事?苏联人吃疯药了?”这边还在奇怪苏军今天为何这么拼命时,远处的地平线仿佛活了过来,数以百计的苏军坦克和卡车,从412高地左右快速越过,向整个突出部防线发起了进攻。站在高地看去,无论哪个方向,全都是亡命冲锋的苏联士兵!

    赵思源甚至看到几名武器都没有的苏军也夹杂在队伍中,只要前面有人倒下,他们就立刻捡起步枪,迎着阳光继续前进。“疯了!疯了!”疯狂的苏军不仅没吓到他,反而激起了强烈的求生欲,一抹嘴角的鲜血,冲着七八名苏军打光手里的弹鼓后,就地一滚,抄起一位死去战友的步枪,瞄准一名跃入战壕的苏联兵。子弹扭断了这名苏联兵的脖子,鲜血激射的同时,身后却突然响起一个兴奋如狂的叫喊声:“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哈哈兄弟们!我刚刚收到消息,叶尼塞河以东宣布自治加入我国了!苏联要解体完蛋了!哈哈从今往后,咱就是世界第一大国了!打啊!把他们打回去!”

    “什么!”通讯班长的高喊,让赵思源的脑袋像炸开般,终于明白为何今天苏军这么疯狂了。惊人的喜讯,激起了大家奋战到底的勇气,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赵思源飞快跑回战位,先抄起手榴弹对准苏军一通狂砸,然后换上新弹匣,快速地跃出阵地。

    “为了胜利!国防军!进攻!”嘹亮的呼喊响彻云霄,数以百计的战士在他的带动下,向苏军发起更疯狂的反冲锋——

    “报告!”

    切利诺格勒(今科克舍套)西南的密林中,响起清脆的汇报声。“司令,参谋长!苏军全线进攻了!其中伊尔吉兹突出部,已经增至5个集团军。”

    “斯大林发火了。”刘明诏从摊开的地图上拔出眼睛,扭向旁边一辆辆正在检修的坦克战车。这就是准备实施反击的部队,根据计划,反击需要集结3个装甲师、3个机步师和4个摩托化步兵师。

    梅生和龙云相视一笑:“能不发火嘛,总统这招可太毒了!这可是几百万平方公里国土,而且是继中亚后的第二次大分裂!如果没有强烈反应,恐怕他就压不住乌克兰、波罗的海和鞑靼这些人了。”杨秋故意选此时投票,就是要让斯大林发狂,以他的性格肯定会要求全军压上。苏军内部的体制决定了,斯大林的命令目前还无人敢反对,加上铁木辛哥易冲动的性格,绝对会事半功倍。所以梅生也说道:“铁木辛哥是斯大林的死忠,出这么大的事情,肯定要全力压上。我敢肯定,他现在这么打,肯定是斯大林的授意。这个时候,别说罗科索夫斯基这批新人,就算朱可夫和卢金这两头蛮牛,恐怕都不敢站出来反对。”

    “总统把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就看我的了。”刘明诏直起腰,扫视一眼四周:“换下来几支部队了?剩余的还要多久才能到齐?”

    “已经换下五个师,还有五个师要等剩下的东北军预备队。预计还要一周。你放心,他们一到,我就安排连夜替换主力下来。”突击是最困难的任务,刘明诏当然不会用从东北调来的新军。所以早在做计划时,陆军就拿出方案,只要东北军预备队一到,梅生就立刻安排他们更换成主力部队的番号,然后秘密进行阵前替换,让苏军误以为主力都还在前线和他们交战。

    “给,这是你要的部队和军官名册,第2装甲师师长孙立人少将、第10装甲师师长龚楚少将,第29摩步师师长杨遇春少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