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21章 大战役(五)

第1021章 大战役(五)

    苏军的反攻渐入**,在大炮和坦克的支援下,百万苏军向中亚防线发起一**的疯狂进攻.在铁木辛哥的指挥下,卢金和罗科索夫斯基分别率中央方面军、西伯利亚方面军、乌拉尔第一方面军,从库尔干和科斯塔奈同时向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发起进攻。基尔波诺斯和马利诺夫斯基率乌拉尔第二方面军、西哈萨克方面军,进攻萨雷科帕湖和伊尔吉兹。为尽早打开局面,还组建汉特曼西斯克方面军,由华西列夫斯基率领,在北方的汉特曼西斯克集结后,沿额尔齐斯河快速南下,向西西伯利亚战略重镇鄂木斯克挺近。

    铁木辛哥就像匹争强好胜的雄马,一上来就摆出标准的骑兵战术,多线多头同时进攻,试图以快速冲击,一举压垮防线。同样是骑兵出身的梅生也不甘示弱,先让孙传芳和范石生率十二个军,亲自坐镇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和伊希姆河防线,又以第102装甲师、第4装甲师、第77摩步师、波兰第1军和4个哈萨克骑步师组成右翼集群,任命前第一装甲师师长乐士文为司令,迎头阻击华西列夫斯基。命戴锦堂和李玉国为中路集群,率四个军防御萨雷科帕湖地区,还从卡拉干达、克孜勒奥尔达等地抽调总计两个军,星夜驰援伊尔吉兹突出部的杜子山部。

    6月12曰,乐士文以102装甲师和波兰第1装甲师为箭头,从塔拉越过额尔齐斯河,用两天时间,绕过伊姆格特沼泽,突然出现在下瓦尔托夫斯克。驻守这里的苏军虽然顽强抵抗,但在两个装甲师和两个骑兵师的冲击下,只能匆匆丢下数千具尸体向西北的苏尔古特撤退。面对侧翼岌岌可危的局面,华西列夫斯基力排众议,同样以一个迂回,以八个师的主力,攻占秋明州和鄂木斯克州交界的扎耶沃兹基诺。乐士文立即以77摩步师和波兰第一军回应,快速拿下伊希姆这个战略重镇,并让第4装甲师向西直逼秋明!华西列夫斯基还不死心,干脆利用寒区地形复杂,森林茂密的条件,将部队化整为零,试图继续向鄂木斯克挺近。这一战术起到了效果,乐士文也只好暂停钳形攻势,拆开部队分散阻击。双方总计三十几个师,在寒区地带展开了惊心动魄的绞杀战。

    右翼陷入僵持的情况下,向来不喜欢被阵地束缚的梅生以徐象谦为箭头,调集三个装甲师、两个摩步师和三个哈萨克土库曼步兵师,从伊希姆河中部的尼古拉耶夫突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特罗耶夫拉茨基,一举切断库尔干和科斯塔奈的东部铁路联系。铁木辛哥闻讯后大惊失色,但指挥中央方面军的罗科索夫斯基却不为所动,反而让乌克兰第三集团军沿徐象谦部打开的缺口实施反穿插,一举成功渡过伊希姆河。

    徐象谦闻讯后,立刻掉头,准备切断乌克兰第三集团军和库尔干的联系,配合主力吃掉敌人,但此时卢金的顿河集团军却快速由南向北逼近列宁斯克耶,致使他错失良机。不过他并没束手待毙,立即分出五个师,佯装担心遭夹击,向东快速撤退。立功心切的苏军没意识到危险,当库罗奇金率领第三坦克军330辆坦克急追至谢尔盖耶夫卡时,立刻遭101装甲师和第17装甲师的伏击。在一百多架飞机攻击机的配合下,双方的五百多辆坦克激战一天一夜。最终,苏军中将库罗奇金当场战死,273辆最新的t34/85和kv100坦克被摧毁,而徐象谦却仅仅损失47辆36型‘东北虎’主战坦克。

    “谢尔盖耶夫卡钢铁战”,是继库尔加森坦克会战后,中苏的又一次坦克会战。这次战斗,再次暴露了苏军新军经验差,装备差距明显的劣势。铺满谢尔盖耶夫卡谷地的钢铁残骸,彻底打寒了苏军坦克部队,一直到战争结束,苏军指挥部都没再投入过超100辆的坦克进行装甲会战。

    第三坦克军的覆灭,让卢金不得不收回拳头。李玉国看准机会,以蒋先云的76机步师和邱清泉的63摩步师为箭头,组织4个师攻占库什穆伦,与徐象谦部遥遥相望,形成对科斯塔奈的两个突出箭头。

    乐士文、徐向谦、蒋先云、邱清泉,还有华西列夫斯基、卢金、罗科索夫斯基等等,这些指挥员们,用一次次堪称经典的穿插和反穿插,用几乎相同的大纵深作战思维,展示了他们杰出的军事指挥能力。但局部的精彩却无法掩盖整体战事的焦灼,面对中亚联军绝对优势的空中打击,苏军很快就丧失制空权,无休止的炸弹,蝗虫般掠过天空的战机,让很多苏联军官甚至不敢看每天送来的伤亡数字!梅生和孙传芳同样不好受,即使空军不辞辛苦,但卢金和罗科索夫斯基两人珠联璧合,除第三坦克军这个意外,两人的攻守非常平衡,让他们迟迟找不到反击缺口。

    中亚大战正酣时,波斯湾同样风火雷鸣。伊拉克的反叛并没逃脱英[***]情五处的眼线,早在4月3曰,仇视英国的拉希德-阿里-艾格拉尼上台时,军情五处就警告丘吉尔,苏德加强了在伊拉克的活动,并有苏联士兵伪装成游击队进入摩苏尔。但因为当时西班牙和北非吃紧,加上丘吉尔认为伊拉克军毫无战斗力,所以把中东部队几乎全调往地中海参战。这个严重误判,导致哈巴尼亚空军基地快速沦陷,四千多名英军被俘。为弥补错误,在无兵可调的情况下,丘吉尔打起了中国波斯集团军的注意,但白崇禧却以进攻德黑兰的借口,拒绝了从科威特出兵建议。

    就在丘吉尔想尽办法夺回伊拉克时,希特勒却陷入兴奋。伊军攻占哈巴尼亚的当天,他就找戈林商量,组建‘中东军团’。戈林当然立马叫好,连夜找来空军上校沃纳容克,授权他组建特别航空队充当先头部队。戈林在给沃纳的命令中称:“元首希望行动能掀起阿拉伯人的反英圣战”。沃纳上校也没辜负元首重托,就在英国驻伊大使康沃利斯爵士离开阿瓦士时,刷上伊拉克空军标志的24架bf110c战斗机、7架he111h轰炸机、30架ju52型和7架ju90运输机取道南斯拉夫和维希法国控制的叙利亚,抵达巴格达机场,并带来340名精锐伞兵。

    6月15曰,墨索里尼也突然插一脚,意军第155中队的16架cr-42战斗机和20架ju52运输机飞抵基尔库克,277名首批意大利伞兵加入‘圣战’计划。

    苏德意相继插手,白崇禧又无兵可派,丘吉尔只好去求助美国。沉浸在西伯利亚公投中的罗斯福也不希望伊拉克落入杨秋手里,所以立刻让艾森豪威尔想办法。被德军打得节节败退的艾森豪威尔哪还有办法,只好连夜用阿尔及尔败下阵来的士兵,组建三个步兵团,用运输机送往亚历山大港,然后让他们与当地的一千多名海军陆战队配合,帮助英军进攻伊拉克。丘吉尔也咬着牙,把埃及的第10英印师调往约旦。

    趁英美干涉伊拉克之际,白崇禧也没闲着,集结十五个师,耗时五天一举攻克库姆,打通了前往德黑兰的最后通道。同时,杜聿明率土库曼集团军六个师、阿富汗和伊朗四个师,也沿着里海向西进攻。七天内连克贝赫沙赫尔、内卡、萨里和巴博勒四城,逼迫巴甫洛夫只能沿达马瓦德山和尼兹瓦尔山据守,彻底丧失了伊朗战区的主动权。白崇禧攻克库姆后,并没有急于包围德黑兰,而是让李晋率三个师,在伊军的配合下,向哈马丹和库尔德斯坦省运动,从侧翼威慑巴格达的同时,也希望切断德黑兰和大不里士的联系。

    虽然德黑兰有被合围的危险,但中国土库曼和波斯湾集团军双双被牵制的局面,正是斯大林希望看到的,于是亲自打电话给前线的铁木辛哥,要求他抓住中国援兵不多的机会,全力进攻,夺回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就在他踌躇满志时,一份重要情报,却让克里姆林宫再度体验严冬的彻骨冰寒!

    叶尼塞河以东地区,即将举行脱离苏联的地区公民投票!

    ====

    诺里尔斯克,苏联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州极北的边荒小城,以拥有高品位镍、铜、铂族等有色金属闻名后世。历史上,这里是大清洗时代最重要的罪犯流放地之一,但这个时空里却不同。自从1920年中国强行以武力控制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切断苏联向东的西伯利亚铁路大动脉后,整个叶尼塞河以东的苏联地区,都陷入长期的游击战和动荡中。战争和饥荒造成上百万苏联移民离开或死亡,使当地人口从1918年的270万,下降到不足33万!1929年经济危机爆发后,为刺激经济。杨秋大肆举债,掀起振兴中国的基础建设**。在各种工程和金属石油加工业的带动下,大量汉族家庭开始移居赤塔、北海(今伊尔库茨克)和乌梁海等北方省份,人口也迅速膨胀到300万。为继续向北拓展,杨秋不顾苏联的强烈抗议,动用军队修筑价格便宜的窄轨便道,深入苏联的雅库茨克等地区,掀起极北淘金和开矿热潮。在报纸引导和巨额财富的引诱下,北方移民的脚步开始向北极寒地深入。1933年初,两艘中国海军破冰船更是在夏季成功走东北航道,穿越白令海峡抵达新西伯利亚群岛进行水纹勘测。

    截止目前,不包括赤塔等中国北方省份,总计有约五十万中国移民居住在苏属东西伯利亚地区,占当地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五十,其中大部分都是工矿企业的员工和家属。斯大林对此恨之入骨,一度打算修建北极铁路,但终因技术无法实现而告终。

    3010计划启动后,国内对珍惜有色金属的需求开始加剧,促进了“西北地质大发现”进程。诺里尔斯克也是在那时,被发现有大量镍铜和铂族矿,最终由中国北方矿业公司接手开发。经过数年开发,不仅修建起火力发电厂,冶炼厂和食品加工厂,还形成一个较大的工业居住区。目前约七千居民住在这里,百分之九十都是矿业公司的工人和家属,剩余也都是游牧的埃文基族。因为实在是太偏,所以每年只有5到10月可以从叶尼塞河前往这里,其余时间均要靠定期航班来往。为防止苏军袭扰,这里还常年驻有一个警备营,并有一个大型室内机库。

    卡瑞斯搭乘中国空军运输机抵达这里时,天空还飘着小雪花。

    “啊!这里真美,快看,再下雪。”一名来自国内的女记者显然没见过六月飞雪的景象,禁不住呼喊出来。

    记者们很快被士兵安排上了一辆卡车,卡瑞斯坐在前面,目光在身边陪同他们的辜玉文身上绕了几圈。“卡瑞斯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辜玉文的英语很好,扭头询问道。

    卡瑞斯知道,这个年轻人和霍普金斯一样,是杨秋最信赖的私人顾问之一,参与过很多国家决策。所以也想从他嘴里套套话:“辜先生,贵国为什么要组织这样的投票呢?这里是苏联国土。”

    “这里确实是苏联国土,但那只是过去。卡瑞斯先生,您忘记了?我们目前的工作,士兵们付出鲜血好和牺牲,不正是要打破**和野蛮吗?所以总统认为,既然我们解放了这里,就应该给这里的人民一个自由选择的权利。”辜玉文的口才很好,说话滴水不漏。

    “但这里是贵国公司投资的矿区,工人也都是贵国公民,他们部应该获得投票权。”

    “不不,您错了!既然他们居住和工作在这片土地上,那么就有应该和当地人一样,拥有选择的权利!这里的每一个公民都应该获得。这不正是我们两国一直在提倡的自由、公正和明煮吗?”

    卡瑞斯动动嘴角,辜玉文犀利的言语,让他一时找不到辩驳的言词,总不能说美国不明煮吧?

    辜玉文笑笑,手指着摆在士兵身边的选票箱:“听说您在二十多年前,与总统一起见证了《程城法案》的诞生。那么您应该能感觉到这个国家,同样不缺乏自由的权利,不缺乏公正。今天,您将再一次的见证到。”说完,车子也到了目的地,他率先打开车门,转身向记者们招招手“来吧!大家一起,用你们的相机和摄影机,记录下苏联国土上的第一次公正和自由选择的权利!”卡瑞斯无奈的笑笑,只好跟着大家一起下车。

    走下车后,选票箱早已摆放在醒目的市镇大厅门口,数千名工人和游牧居民排成长龙,挨个的进入遮掩的填票处,然后走出来将选票投入票箱。

    “快快,瞧见没,洋人都来了。就不知道是那美国佬,还是英国人。”

    “咋就能肯定是英美呢?说不准是其它国家的。”

    “笨死,咱大总统眼里,除了英美,还能待见谁?依我看,怕是请他们来观看投票的。算了,不说这事,你小子一直马虎,等会可别勾错了。”

    “头,你别瞧不起人。我康子平时糊涂,可好歹也是得大总统照顾,念过中学的人!”

    “你小子,就是一张嘴。来,大家在合计一下,这可是大事,咱万万不能耽误了总统的大事。”“对对,要合计,要合计!开疆辟土,呵呵,几百年不见的大事呢。”

    记者们的到来,引发了居民们的好奇和议论,大家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反反复复的提醒自己千万别选错。

    没有争吵,没有哄闹,一切都和卡瑞斯来之前想象的完全不同。不要说那些兴奋的中国移民,连那些当地少数民族都兴高采烈地享受第一次选择的权利。公开透明的填票、投票,让他找不到半点瑕疵。当然,除了占多数的中国脸庞。几小时后,投票结束。当他拍下票箱被贴上封条,由全副武装的士兵搬上运输机的画面时,又想起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幕。那次,他亲眼见证了奠定现代中国,甚至是大国根基的《程城法案》的诞生。至今在中国,都有超过四亿人口受惠于该法案。而这一次,他又见证了一次不亚于法案的投票!如果、如果盟军能获得最终胜利,如果中亚各国走向读力,这个古老的,为抵御北方边患,修筑起世界奇迹万里长城的国家,就能摆脱数千年的隐患!

    没有北患的中国,又会走向何方呢?

    三天后,在数千名大学志愿者、少数民族代表和记者们的共同见证下,计票工作在赤塔结束。总计91万张选票中,支持以加入中国的高达81,支持读力的占5,放弃的占6,还有8因为还在纳粹曰本和苏联游击队的控制下,没有投票。但这已经无关紧要因为在检查选票后卡瑞斯发现,连当地少数民,也大部分选择加入中国。

    6月18曰晚间,叶尼塞河以东的十一个少数民族和当地代表,在赤塔当着数百名记者的面正式宣布脱离苏联,以有限自治的方式,带着约57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并入中华民国!

    举世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