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19章 大战役(三)

第1019章 大战役(三)

    离开国防部时,杨秋把顾维钧拉上了车。“少川,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关上车门,杨秋问起他刚才走神的事情。顾维钧微微一惊,没想到杨秋居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刚才在会议室不好说,此刻车内没有外人,顾维钧道出了自己的揪心:“总统,其实我心里有数。别看这次苏联投入重兵,可大部分都是新兵,无甚经验,若不是后勤与东南牵制,不足为虑,我只是害怕这场大战会久拖不决,局势恶化失控。我问过子安,他说英美能在海空上逞威,但在半岛地面上,一场惨败势所难免。就算我们去也不行,因为那边掌握不了制空权,卓凡那套东西没法实施。所以他觉得,罗斯福和丘吉尔能守住安达卢西亚和直布罗陀,已属万幸。希腊沦陷也是肯定的,土耳其恐怕也会被卷进来,所以年底前咱们还必须打通马六甲海峡,否则西面会吃紧。威克岛后,罗斯福因为要出兵欧洲,担心日军深入夏威夷和澳大利亚,才不得已答应向我们提供援助。现在日本海军基本完蛋,他自己又陷在西班牙和北非,我们再想获得外部援助已经不现实。所以国会上下为这件事,已经多次提出建议,要撤回援英空勤团等部队。现在日本这边才打开局面,中亚又爆发这么大的战役,他们已经很不满多线作战。他们认为,既然日本海空军已经对我国领土没有多大威胁,就应该抽回半岛的部队,大不了加强对朝鲜的军援,让他们自己去打。应该把我们的部队调往中亚,毕竟我们和苏联已经是不可调和的死敌。此外,从经济和储备的角度看。多线作战也很困难。单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咬咬牙坚持一年半载没问题,要是时间长了,肯定会伤及元气的现在伊拉克又出乱子。还要在德黑兰牵制,实在。”

    杨秋无意识敲击着自己的膝盖,今天这个局面是他早就预想到的,应该说比预想的还要好些。但他显然低估了多线同时作战。给内阁和国内带来的压力。他相信,顾维钧是支持自己的,否则刚才就不会过问从朝鲜抽调部队的事情。但其它人呢?国会的质疑,财政的压力。都在逼迫他尽快结束多线作战。想到这里,他缓缓地道:“少川,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朝鲜和琉球我们是不得不打!这不单单是军事上要消灭日本。还有政治上。我们对待亚洲国家的态度!你想,朝鲜沦陷,可以说和我们早期的纵容主动避让有密切关系。我们可以军援,可以贷款,但普通的朝鲜人会怎么想?越南、菲律宾、文莱、缅甸他们会怎么想?现在不是战争初期,可以用准备不足去搪塞,我们身上的胜利越多。他们的期望就越大。日本海军瘫痪,正是一举打败日军,光复亚洲的最好时机,如果此时因为遥远的中亚撤走主力,他们还会把我们当成一个可靠地盟友吗?”

    “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后花园,不是大一统的亚洲。民族多样性和民族独立运动,决定了这个时代,已经不可能通过征服去控制整个亚太。所以我们必须站在整个亚太的角度,来打这场战争。”杨秋轻轻地摆了两下手,神色坚定:“现在是困难,但我坚信,只要半岛和琉球获胜,日本是肯定是撑不下去的!所以我已经给楚南他们下了死命令,八月底前,无论如何都要拿下琉球和汉城!塞班岛和特鲁克也已经不需要多少投入。据我估算,最迟到十月,我们不仅可以把前期远征西南太平洋的部队都抽回来,还能把琉球的几十个师节省出来。半岛上,只要攻下汉城,瓦解日本的统治根基,就可以逐步撤出主力,让朝鲜军和我们的新军承担主要战事。至于波斯湾和东南,我可以给你透个底,只要苏德不是正式踏入土耳其,我就不会主动的介入。”

    见他说的那么自信,顾维钧的脸色也稍稍松了些。说道:“那好。明日我就让施肇基和慕容翰去东北坐镇,先把投票的事情解决。呵呵,您说斯大林得到消息后,会有多生气?”

    “多生气我不知道,不过砸几个杯子是肯定的。”杨秋微笑着,心思却飘到了伊尔吉兹。

    “杜子山能不能守到刘明诏发起反攻,能不能完成一次库尔斯克式的会战,彻底奠定这场战争的主动权呢?”日出前的黑暗,还真是考验耐心。

    ====

    赤塔,尼布楚。

    昔日的《尼布楚条约》签字地,已经被一片整齐地木质联体营房覆盖。营地四周,布满了十数米高的木质岗楼,与里外三层的铁丝网一起,将这片近百平方公里的地区与外界隔开。沿着东南大门往里走,可以看到许许多多身着国民警卫队制服的士兵,荷枪实弹牵着猎犬,定时在管辖区内来回巡逻。继续向北,首先入眼的是一块巨大地训练基地。独木桥、绳索、越野障碍、靶场等等军事训练设施,在这里都能看到。操场上,数万士兵,以营为单位,在教官的口哨下挥汗如雨。但令人称奇的是,除了带队教官大都是中**官外,受训士兵却都是外国脸庞。有些近似亚裔,有些像突厥人,还有相当多都是金发碧眼的洋人。

    这里就是中苏开战后,杨秋和总参谋部建立的俄国民族解放军训练中心。

    战争爆发两年来,国内收拢的各类苏军战俘已经有三百余万,还有一百多万中亚和西伯利亚的苏联人被关在各式各样的集中营,这还不包括被‘处理’掉的政委和督战队等大量顽固分子。他们或者出卖劳力,或在营地工厂里工作,供应军需。战俘中大部分都是斯拉夫人,但也有相当多是来自乌克兰、白俄罗斯、波罗的海和高加索等的士兵。

    苏联内部并不太平,大清洗中,包括鞑靼、乌克兰等在内的民族都遭到过迫害,上百万人被秘密逮捕或流放。伊凡米尔事件。更是将大清洗运动推向**。随着战前波兰战俘事件被曝光,英美和中国记者开始疯狂的挖掘内幕,许许多多的清洗内部被曝光出来。所以开战后,总参谋部就利用这些矛盾。特意从战俘中挑选出一些人。再加上从中亚解救出来,惨遭大清洗流亡的反对者,组建起俄国解放军。为示友好,总参还给予了5开头的独立番号。准备在适当时期将他们投入战场,最终在起到瓦解苏联,建立乌拉尔屏障的作用。

    目前的营地内,已经有二十多万俄国解放军士兵。其中仅鞑靼族士兵就有八万,其余也都由乌克兰、哥萨克和大清洗中的流亡犯组成。

    隆隆的引擎声中,一小队猎犬轮式装甲车驶入营地。士兵们的好奇惊讶的眼神中。身材消瘦的蒋百里和慕容翰。在国民警卫队司令王庚的陪同下,从车里走了出来。

    “呦,还挺热闹的嘛。”蒋百里抖抖皱巴巴的军装,刚要向里走,王庚拿出一件风衣:“校长,荒郊野外风很大,小心身体。”

    “不碍事。这都六月了。医生都说,阎王爷不想要我的命呢。”

    慕容翰不由分说,接过风衣套在他身上:“你还是披着吧,这里不比关内。”蒋百里哈哈一笑,只好穿上风衣。去年他大病一场,差点起不了床,直到今年三月才痊愈。

    “受庆,这里现在有多少士兵?”慕容翰是内阁成员,所以知道俄国解放军的事情。但具体规模,装备这些都是都不清楚。“现在这里有7700名中低级军官,27万5千余士兵。其中22万已经训练完毕,达到总统的要求。至于武器装备,也都是苏军现成的,只加强了冲锋枪等一些自动武器,我们主要负责训练和后勤保障,还有思想教育。”王庚指了指随处可见的标语和海报,介绍起基地部队和基地运作情况。

    所有标语和海报上,都是反苏、反纳粹的内容,大量放在新闻界足以引发轰动的大清洗和屠杀波兰战俘的照片,在这里像不要钱一样随手可见,连基地路牌上,也都使用了汉俄双语。听到前面的有叫声传出,慕容翰快步走到一幢教室旁。透过窗户能清晰看到,两名满面涨红,口沫横飞的国民警卫队军官,正在给近百名前苏军士兵上政治思想课。课程很简单,全都是宣扬民族解放,宣扬自由、反对苏联的。两名教官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没说几句就带头举手高喊口号,在他们的带动下,下面的士兵也是一个比一个激动,眼眶通红面目狰狞。“课程是总参谋部弄的,教学方法。”王庚眼眸透亮,压抑不住的兴奋道:“都是总统亲自传授的。我找人试过,特别有效!两三个月这么喊下来,脑袋里就剩下反苏、反压迫、独立和民族解放这些东西了。”

    “哦?这么厉害?”慕容翰有些不信。他那里知道,这种教学方式,其实就是后世的传销洗脑。别说这些士兵本来就和莫斯科有仇,就算没有,都能彻底的洗几遍。教学结束后,教官开始播放龙牙们几十年来,身赴险境拍摄的珍贵电影资料,画面也都剪辑过,都是大饥荒、清洗、贪污**、死刑屠杀这些内容。据王庚说,他们不仅每隔三天就安排士兵看一遍‘教学片’,还从生活细节上进行腐化渗透。比如基地里会提供可乐、啤酒,雪茄、冰激凌等他们以前享受不到的东西,甚至还有报纸、电影院,剧场、舞厅和酒吧。当然,播放的东西都是宣传中国美好生活的。而且基地还规定,所有人都必须学习汉语,阅读大量中国诗歌和书籍(该规定,所有战俘营和集中营都执行)。如果汉语考试没及格,还会被发配到矿区当苦力总之,就是通过这些看似很平常的东西和汉文化,不断地暗示,潜移默化影响他们。

    经过长时间这种训练,不敢说让百分百听话,至少这些人的脑海里都已经种下要寻求民族独立的思想。而且强化的汉语学习和书籍阅读,也在他们身上烙上了深深地中国印记。“下月初,各战俘营还会把大约10万表现好的人送过来。”王庚的介绍中,两人已经走到宿舍区。成排的宿舍非常干净,医疗卫生设施也很齐全,还能见到春节时贴的春联和窗花。对于两位‘大官’的到来,基地士兵们非常惊讶,很多人都挤在门口观看。蒋百里还饶有兴致的参观了几个营房,见到不少人已经收拾好行囊,问道:“都准备好了?”

    “首批总共十个师,编制人数与我军相当,还有三个独立轻装甲团、七个独立炮兵团。火车已经到赤塔了,最迟明天下午,首批部队就能上车。”王庚快速地说着准备情况。调动俄国解放军参战,并非临时起意。其实早在年初,杨秋就想将他们用于琉球战役,检验一下成果。但考虑大部分都是内陆士兵,很多人连大海都没见过,更别提使用热带气候。所以最后商量决定,干脆投入朝鲜战场。原本是想等安州通道打开后再投入,现在既然苏联发动反攻,那么就提早让他们上去。

    “不错。对了,你岳父让我问问你,你这里打得怎么样了?有没有麻烦?”检查完基地的准备情况后,蒋百里又询问起东北作战的事情。

    东北战区主要负责清剿鄂霍次克海地区的日军和苏联游击队,规模小,作战零散,所以总参干脆让王庚率国民警卫队负责。当然,也调集了五个配备大量轻型坦克和装甲车的正规师。由于不是主战场,所以国内对这方面的报道比较少。“目前进展还算顺利,我们已经占领雅库茨克和鄂霍茨克、正在向马加丹挺进。海军也答应,下月初,就把我们送上勘察加半岛和楚科奇半岛。麻烦倒是不多,主要集中在兵力投送上。这里作战,和其它地方不同,都是零星的游击战,日军和苏联游击队相当熟悉这种打法,战区又多原始森林,地貌复杂,战线都拉得很长。很多次,我们得到消息赶去,敌人早就钻进老林。”

    “嗯,是挺头疼的。这样吧,我回去和楚南他们商量商量,从猎人大队里抽调些人支援你,再多调几个侦察营来。陆军的龙骑兵直升机大队也已经装备到位,海军海骑兵也暂时用不上,我让他们也调过来,正好能利用你这里的小规模冲突,继续摸索直升机的使用战术。”

    “那可就太好了!”猎人大队是专门执行特战任务的部队,处理这种游击战最合适了。至于直升机,王庚也从岳鹏那里听过介绍,能悬停,还能垂直起降,是快速投送小股部队的利器。有他们助阵,相信很快完成东北战区的清剿。慕容翰听两人一直在聊军事,插口笑道:“你们俩倒好,把我晾在边上,自己到研究起战事来了。受庆,投票的事情你准备好了吗?五日后可就要开始了,千万不能出岔子。”西伯利亚投票是大事,他也严肃起来。

    “所有居住区、矿区和投票点都已经派出部队,一共有7700个投票点,电话线和电台也都保持通畅。”

    “那就好。外交部和总理已经召集一批国内外记者赶来,大概明天早上就能到火车站。由你们负责他们的安全,还要告诉士兵,不要阻碍他们观看投票进度和过程。”慕容翰走近两步,三人窃窃私语,研究投票保安等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