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15章 远方的消息

第1015章 远方的消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定州城已经打成一锅烂粥,在没有任何火力准备的情况下,夜战营的突然袭击,让日军第三师团应接不暇。“调转炮口,快点!八嘎,你在磨蹭什么?快装炮弹!开炮。”两辆‘夜老虎’刚刚拐入街角,隐蔽民房里的军曹就推开半掩的大门,将自己指挥的37毫米反坦克炮,从门缝里探出近距离对准正脸。

    “轰!”76毫米穿甲爆炸弹脱膛而出,狠狠击中200米外的一辆‘夜老虎’正面。因加工技术和原材料匮乏,日本缺乏专用无爆炸效果的风帽硬质穿甲弹。相比后者,前者看似能通过爆炸增加威力,但实际上却削弱了穿甲效果。所以炮弹击中倾斜的坦克正脸后发生了跳弹,如肥皂泡般一闪而逝。这名军曹有不错的反坦克技术,见到进攻没有奏效,吃惊坦克装甲厚度的同时,快速合上门,催促装弹:“快快,装好炮弹,下一炮瞄准它的履带!”如果换在以前,除非是肉眼看见,否则坦克手很难发现门后目标。但现在不同了,就在日本兵再次悄悄拉开门,探出炮口时,被搜索的夜视仪照射器扫到。“看到了,左边干掉他们!”发现目标后,车长立刻调转炮口,没等军曹打出第二枚炮弹,早已填好的榴弹闪电般冲出炮口。“轰轰!”两枚85毫米榴弹准确命中200米外的小楼。

    “离开,去对面!”以为是刚才的炮口焰被发现,侥幸未死的军曹和几名日本兵连滚带爬冲出屋子,贴着砖墙向对面的房屋跑。但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清晰反映在夜视仪上。“看到他们了!机枪,机枪!咚咚咚。”两挺重机枪追着军曹和日本兵疯狂扫射,12.7毫米子弹更是轻易的穿透砖墙,将军曹和士兵全部打死。

    无数相同的场景,在这个夜晚出现。主动红外夜视仪的帮助下。夜晚不再是障碍,日军只要露头被照射到,就会引来大炮和机枪的无情扫射。只花了不到半小时,何子华就带着夜战营突破了日军防线,沿铁路线进入了市区。44辆‘夜老虎’主战坦克,成了真正地夜间猛兽,一路上凡是被发现的日军暗堡无不人仰马翻。更让日军气馁的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自以为强大的反坦克武器却从始至终破不开‘夜老虎’的装甲,即便偶有一两辆被击中履带,也无法彻底破坏,反而被停车的大炮和机枪杀死不少试图靠近的士兵。

    “八嘎!冲锋,发动冲锋!”眼看一个个理应不会那么快被发现的隐蔽火力点被连根拔起。联队长井上靖火冒三丈,咬牙祭出最拿手的猪突战术。“板载!冲啊!”得到信号,数以千计的日本兵跳出掩体,在军官带领下向夜战营发起冲锋。猪突战术,是日军最拿手的战术,看似一窝蜂,但实际上有严谨的层次和跑位。在这种近距离的狭窄街道上,发动起来声势非常骇人。短短一瞬,夜战营四周像炸开般,到处都是爆炸的手榴弹和机枪扫射溅起的火星,几名日本兵还抱着炸药包,要与坦克同归于尽。

    “师长!小日本冲锋了!”

    “冲的好!一团跟上!老子倒要看看,小日本怕不怕子弹!”赵登禹大喝一声,下令主力加快速度。还不顾副师长的阻拦,亲自跳进一辆坦克,沿着夜战营的履带印冲入城市。可是还没等他过过手瘾,一个营的半履带步兵战车已经冲入交战区。“下车,跟在坦克后面!贴着墙壁。机枪,抢占楼顶!去,去旁边。用车载机枪掩护两翼。把手榴弹扔进你们看到的每扇窗户!每个大门!”军官的指挥下,接受过西北考验的步兵迅速跳下车。机枪手快速抢占制高点,装甲车保护侧翼,步兵们沿着墙壁而行。只要发现可以目标。就用手榴弹或枪榴弹对房屋和建筑内部实施爆破。

    新兵怕大炮,老兵怕机枪。悍不畏死的日军冲锋再猛,也架不住一百多挺通用机枪的扫射。奢望的白刃战更是无稽之谈,不管是坦克还是半履带车,都可以近距离防住日军92式重机枪的扫射,更别提夜视仪下的坦克炮和12.7毫米重机枪了。等到赵登禹赶到,日军第18联队已经躺下近半,城北的街角巷尾,到处都是日军尸体。“让工程坦克上来,不要停,继续往南冲!天亮前,一定要打通道路!”赵登禹的亲自指挥下,将士们愈发用命,装甲工程连也上演‘拆迁’行动,一辆辆举起推土铲的工程坦克,如蛮牛般撞开挡路的房屋和路障,见到日军逃出来,不是喷火器就是扫射。

    日军哪见过这种流氓打法,纷纷要求长岗岭高地提供火炮支援。但由于太混乱,又是半夜,长岗岭的炮兵联队根本没法看清目标,三十几门75毫米野战炮只能胡乱的瞄准火光处。轰隆隆的爆炸,躲在装甲后面的37师还没叫苦,反倒是日军受不了了。“师团长!重本大队失去联系!报告,支那军占领火车站!邮电局失去联系。警视大楼被炸塌了。”慌乱的叫喊此起彼伏,让藤田越来越不安。

    他没想到,自己精心布置的一城一山夹击阵势,竟会被一场夜袭给搅黄。眼瞅着部队陷入混乱,对方的坦克在城市里横冲直撞,参谋长田原利雄也不禁沮丧起来:“师团长,必、必须撤退了。”撤退?藤田脸上火辣辣的,几小时前他还在军官们面前洋洋得意,说自己的阵势固若金汤,几小时后就下令撤退,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嘛!“命令第5旅团立即赶来支援,工兵联队出击,夺回火车站。告诉大家,一定要支持到天。”

    “支那战车!”

    一个‘亮’字还没出口,门口的哨兵就大喊起来。爆炸的火光中,在朝鲜伪军俘虏指引下,带六辆‘夜老虎’和一辆工程坦克的何子华,如幽灵般从黑暗中钻出。“保护师团长!”尽忠职守的卫兵抓起藤田就往后门跑,他们前脚刚踏出门槛。身后就传来一阵巨响,连同参谋长田原利雄在内的几十名军官和参谋,全被压在了废墟下。“立即向长岗岭撤退!”藤田吓得魂飞魄散,再也不敢坚持死守,连忙下令部队向高地撤退。但此时双方已经完全绞在一起,很多日军想退都退不了。为了尽可能多杀伤日军,第37装甲师的将士们不顾一切猛冲猛打。最终历经三小时的混战,付出数千死伤代价后,日军余部才从定州城脱身。赵登禹本来想率主力去追击,但罗炳辉率带来的命令,让他守住了手,下令何子华带少量部队汇合侦察营后。连夜架设浮桥。到早上五点,第3机步师和第37装甲师主力已经全部通过定州城,第3机步师一个轮式装甲连,甚至已经冲入距安州仅12公里远的博川。

    定州城一夜间失守的消息,让板垣和日本朝鲜军司令部大为震惊。没等他们回过味来,上午八点,民国海军第一舰队的2艘重西安级巡洋舰、4松花江级轻巡洋舰、7艘驱逐舰和5艘内河重炮艇抵达清川江出海口。18艘军舰。从海面对安州和清川江沿岸发动了凌厉的炮击,尤其是西安级重巡的18门210毫米速射重炮,更是把安州城从内到外都轮了一遍。借巡洋舰的掩护,内河炮艇迅速通过安江,沿江而上对芥川实施炮击,还利用携带的浮桥设备,帮助104师快速完成渡河。

    到下午三点,104师和随后渡河的177师攻破芥川。然后他们和定州一样。汇合72师后,也不和避入山区的日军缠斗,连夜分兵。104师和177步兵师向东向德川进攻,摆出横穿半岛攻击元山的架势。72师等了一天,将芥川交给后面的朝鲜第一军后,继续南下汇合37师,快速对顺川实施合围。与此同时。卓凡也将攻击长岗岭的任务交给后面的主力,自己带一个师向安州前进。

    5月22日,半岛战役第五天,率先越过清川江的国防军第104中央警卫师和177步兵师占领德川。23日。合围顺川,让日军误以为要包抄安州后路,吸引日军三个师团前往堵截后,第37装甲师和第72装甲师突然掉头越过大同江,向顺川东南的平原里快速前进。在抵达沸流江后,两个师再次分兵,分别扑向防守空虚的黄海北道和江原道,试图横跨飞虎岭南下。与此同时,为掩护卓凡集群快速突破,中朝联军主力在战区总司令朱培德、朝鲜国防军司令兼战区副司令朴恩星的亲自督战下,由北向南发起全线猛攻,二十几个师在游击队的接应下,不断穿插迂回,搅得朝被日军阵脚大乱。

    “命令平壤的11师团向东支援阳德、开城101师团去仙岩里、元山32师团、109师团向西拦住飞虎岭。”板垣气急败。他没想到卓凡居然放任安州,走高山林立不便于机动的中部山区南下,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参谋长西村见到他把元山的两个师团也调往飞虎岭,还以为气急了,连忙提醒:“大将,海军他们。”联合舰队现在只能躲在日本以东和北方列岛,连昔日被视为内海的日本海都无法确保安全。一个月来,至少有六艘潜艇、十余艘运输船和军舰,在日本海被支那海上巡逻机击沉。所以西村是想提醒他,小心海参崴的支那舰队,以防被突然登陆元山和津清。板垣点点头:“西村君放心,我明白你的意思。调动元山,是因为他们距离飞虎岭最近。你放心,我会让洗浦的20师团和春江的114师团北上接替他们。”

    西村松了口气,虽然卓凡集群兵分数路快速南下,但他却不怎么担心:“大将,虽然支那战车部队速度快,但他们缺乏步兵。您看,飞虎岭是天然的屏障,只要继续卡住安州、熙川和咸兴这条线,支那战车部队打出的通道,是无法保障几十个师团进攻的。”

    板垣没反应,卓凡的战术实在是太出人预料。他本以为对方的重型战车不敢往山区钻,却不料卓凡不仅钻了,还一口气投入三四个师。现在最危险的就是元山。一旦元山被占,最主要的朝鲜南北通道就会被切断,北面十几个师团都会被包围!想到这些,他有些头疼。没打之前,他觉得自己有把握依靠复杂的半岛地形,发扬自己短兵相接的本事,遏制中国陆军。却没想真打起来。对手的攻势竟然是如此凌厉!而且丝毫不给自己打阵地战的机会。尤其被当成突击箭头的卓凡,已经成为他的头号对手,甚至是帝国陆军最危险的敌人!

    不过有件事西村说的对,卓凡仗着自己都是机动强的战车部队,才敢深入突破,但跟在后面的步兵主力和补给物资要想大规模南下。就必须走平壤和元山的铁路线。只是怎么总觉得不踏实呢?板垣想了想,还是不放心飞虎岭,手指一扫:“让47师团和55师团也出发去飞虎岭,围堵支那战车部队。”

    “大将,抽走他们,汉城就剩下四个师团了。”

    “我会尽快让国内支援的,去下令吧。”板垣无奈地摆摆手。北方部队抽不回来。安州那边已经打响,中朝三个军11个师正快速南下。但这样一来,南方连汉城在内,就剩十二个师团,兵力有些紧张啊。西村对他向国内伸手不以为然:“大将,大本营那边恐怕抽不出多少部队了。”

    板垣心里知道,虽然天皇号召要‘玉碎’,大本营也宣布要再武装200个师团。但问题是,这些新师团怎么越过对马海峡?就算能过海,补给和装备从哪里来?普通士兵不知道,他可太清楚了。国内都快被炸烂了,军火制造量已经下降到战前的三分之一还低。所以大本营现在非常懊恼投入南方作战的二十几个师团,那可都是帝国精锐啊!现在却白白丢在热带雨林无法归国作战,实在是可惜。

    但明知国内已经抽不出部队。他还是发了封电报回国,要求增兵援助。

    ====

    苏联,奥伦堡。

    新设的乌拉尔战区司令部内,光脑门的战区司令铁木辛哥步履稳定。在他身边。一身笔挺的骑兵装束,脚踩高高马靴,脸庞宽阔、蓄着羊角胡的布琼尼元帅,也神色轻松,一同走入会议室。“立正!向元帅致敬!”卫兵的呼喊下,卢金、罗科索夫斯基和朱可夫等几十名等候许久的军官,全体起立欢迎这名在苏联家喻户晓的骑兵元帅。

    “同志们都坐吧。”布琼尼在苏军中地位特殊,在座的军官一半都出自他的门下,所以说话是双手向下压压,派头十足:“我是代表党,代表斯大林总书记来看望大家的。斯大林同志,正在等待我们的好消息。所以在铁木辛哥元帅讲解前,让我们三呼乌拉鼓舞士气。”

    “乌拉!乌拉!乌拉!”这是布琼尼的习惯,以前作战时,每次进攻前他都要求部队三呼乌拉。所以大家齐声三呼乌拉鼓劲后,才一起落座。齐刷刷地呼喊,让布琼尼很满意,发现坐在后排的朱可夫后,目光逗留片刻,才收回。

    朱可夫没注意他的目光,他的心思全在反攻计划上。

    长达半年的冬季,让苏军获得了急需的缓冲时间。乌拉尔工业区的转移、后备部队的训练、军事装备生产等等,都得到长足进步。装备和军队数量开始恢复,很多新武器的研制也加快速度。从乌克兰、白俄罗斯、波罗的海和莫斯科等地区赶来的部队,开始在这里慢慢集结。但在向好的同时,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却还困扰着大家,这就是前期的失败实在是太大太大!以至于很多人都认为应该继续稳守,积蓄力量。但朱可夫却不怎么认为,在他看来,随着战线推进到乌拉尔,距离中国本土越来越远,战争初期的补给劣势已经转移到中国身上。长达两千公里补给线上,每运输十吨物资,就有五吨被消耗。所以必须坚定不移的进攻进攻再进攻,只要全国上下一条心,中国只会越打越弱。

    所以,他还是非常期待此次大反攻的。

    “同志们!反攻的时机已经成熟。就在三天前,敌人集中超过四百万军队(这里计算了朝鲜和越南等仆从军),展开对日本的全面进攻。我们已经有确切的情报,敌人将部队同时投入东北、朝鲜、琉球和东南半岛四个战场。这就意味着,在未来半年内,我们对面的敌人数量将维持在300万(250万国防军、50万波兰/中亚仆从军),且无法获得太多增援。”“元帅同志,是不是遗漏了?阿什哈巴德已经失守,伊朗和土库曼之间有通道,那么就应该计算波斯湾的60万敌军。”铁木辛哥话还没说完,朱可夫就举起了手。

    这番打岔,让布琼尼和铁木辛哥皱皱眉。但朱可夫也是没办法,虽然斯大林恢复了他的工作,还任命他为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司令。但大家都清楚,乌拉尔战区距离斯大林格勒还有好远,所以他这个方面军司令更像是后勤和训练队长。正因为这种待遇,所以他没机会参加总参谋部召开反攻军事会议,才有这个疑问。

    见到会议室突然安静下来,连续两次指挥试探性反击,并加入总参谋部的罗科索夫斯基拉拉他,小声道:“朱可夫同志,莫托洛夫同志已经秘密见过伊拉克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