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09章 联动的亚洲

第1009章 联动的亚洲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不算开阔的那霸港内,到处都是焦黑残败的景象。一艘艘被炸沉焚毁的日本船只横七竖八躺在港内,悬挂着中国海军旗的大马力拖轮和救生船,正在将阻挡航道的它们拖走清除。在辟出的通道和码头旁,一艘艘登陆舰与运输船来来往往,卸下身着夏季作战服的将士和辎重补给。

    城市郊外,炮弹像黑色的雨点般砸落在泥地里。小到60毫米迫击炮弹,大到305毫米攻坚破障弹,密密麻麻无法计数。水路两栖坦克、陆军31型坦克、半履带火力支援车、猎狗轮式装甲车、各类自行重炮、多管火箭炮一辆辆、一窝窝,如马蜂般横行无忌。日军很顽强、他们躲在每幢建筑后面、躲在山洞里、树林里、河滩上,咬着牙发动一**决死冲锋,连很多日本移民都被武装起来,每每见到中国士兵就拿着手榴弹,怪叫着,想要同归于尽。可是,日军真的没打过这种全靠钢铁堆出来的仗。除最初几天,被军民混杂的日军利用城市和障碍,吃了几次不大不小的亏后,国防军琉球战役指挥部立即改变打法,利用坦克和各类战车掩护,直接抹平所有能看见的障碍物。就像卓凡在阿尔卡雷克做的那样,直接放平自行榴弹炮的炮管,冲进到三五百米内,平轰。

    日本建筑本来就不甚坚固,三五炮下去,绝大部分都会被夷为平地。但应当说,日军非常顽强,战斗精神连很多国防军将领都啧啧称赞,但面对武装到牙齿,火力、战术、单兵素养皆不弱的老对手,完全落于下风。往往只要一暴露。就会立刻遭到各种轻装武器的覆盖射杀。引以为豪的夜袭冲锋,也更像往枪口上撞的自杀,短短几天因此而死的日本兵就有两万余。

    面对这种高强度、大火力的现代化钢铁战争,曾叫嚣要在滩头摧毁登陆部队的梅津美治郎也只坚守了七天,就率主力向北面山区逃窜,将那霸港拱手让给对手。面对求援电报,精锐尽丧的日本海军也无能为力,只能用‘东京快车’小规模夜间增兵,且不说这种方式增兵有限,出动的驱逐舰和鱼雷艇也基本上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嘟嘟。”

    一辆半履带指挥车。狂按喇叭,行驶在残破的街道上。街道两旁,数以千计被俘的日本兵和日本在国民警卫队看押下,清理残骸。拿起枪的日本兵狂热凶残,可一旦被打灭胆气,丢下枪后就是最好的免费劳力。“您看,主城区已经全部拿下,现在的战斗主要集中在郊外。尤其是玉泉洞和首里城一带,抵抗还比较强。”车厢内。廖长风为亲自登岛视察的楚南和沈鸿烈介绍战况。

    “我们已经组织了两次小登陆,第一次在南城,约两个步兵师。昨天上午,伊江岛出发的四个师也在本部半岛打开缺口。这样我们就可以从名护湾向东。沿大浦湾横切,割断大岛的南北联系。要是能成,三个月内完成全部清剿问题不大。”琉球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岛上山高林密。岩洞众多,想快速占领城市可以办到,但要想清剿全岛。非数月不可,所以廖长风也不敢夸口。好在海路已经打通,部队也上岛站稳脚跟,有足够的时间去一点点磨平全岛。

    车辆一拐,刚驶到漫湖旁,前方忽然出现一大群士兵,士兵后面还有数千跪倒在地的哭喊人群。“停一下,那边怎么回事?”乱哄哄的景象,让亲自来视察的楚南喊停了装甲车。

    “是乱葬坑。”廖长风带两人下车走过去后,楚南才发现,前方河边有一个已经被翻开的巨大乱葬坑。大坑旁,几十名随军军医和记者正带着口罩,检查尸体拍摄照片,尸体密密麻麻,起码有好几千,而且大部分都是用刀直接斩首。当地人全都跪在地,嚎啕大哭。“日本人干的!”廖长风将两个口罩递给楚南和沈鸿烈后,愤怒道:“我们上岸后才知道,东京下了个‘玉碎令’,由梅津美治郎亲自操刀。这个还算小的,郊外那几个乱葬坑更大。听当地人说,起码有15万到20万琉球当地人,在过去两周被集体屠杀。”

    “这些混蛋!”楚南低骂一声。

    日本侵占琉球后,曾多次有组织屠杀清除当地人,现在又屠杀了近20万,等打完还不知道能剩下多少呢。“参谋长放心,我们已经建立起当地人保护营,还让他们帮忙区分移民。这些人都恨死了日本,所以很愿意配合我们。”

    占领只是第一步,如何掌握占领区并永久控制,将琉球作为海军进出太平洋的前哨站,才是关键。为达到这个目的,战争一开始,总参谋部就制定了详细的迁徙计划,准备将包括琉球、南洋、密克罗尼西亚等地的日军战俘和日本移民全部集中收押,并在适当时候赶回日本,将日本彻底的圈禁在本土。所以这次屠杀事件,实质上有助于后期在琉球开展去日本化行动。

    离开乱葬坑后,沈鸿烈继续介绍情况:“目前收押的日军战俘约有4万,各类移民19万余。登陆前梅津美治郎把能带走的全带入了山区,就剩几十万移民和琉球人。这里天气热,又缺少粮食和药品,已经出现过好几次疫情的苗头。所以我们已经让人清空伊是名岛,准备逐步地把战俘和移民转移过去。”

    “伊是名岛有多大,能收押多少人?”

    “十五平方公里左右,满打满算,二十万不成问题。”

    “二十万?”楚南皱皱眉,摇头道:“恐怕不够。马绍尔和吉尔伯特已经基本结束,我想把那边的战俘和移民都转运到你们这里。塞班岛和特鲁克也没什么抵抗能力,最迟7月初肯定能结束,应该有两三万人。南洋和印度那边太远,也不适合长期收押,我估计你这里起码要能收容50万左右。”

    打胜仗人人喜欢,但战俘问题却很麻烦。国内光是各类苏联战俘和移民就收拢了近四百万,现在又要加上日本,不仅粮食压力大,安全也成问题。所以总参就想开辟‘岛屿监狱’,把日本战俘集中收押,减少安全隐患。听到这里,廖长风也吓了一跳,仗还没打完,先要解决几十万战俘和移民,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幸好楚南也想听听他们的想法,没有直接下命令,给了转圜空间。所以沈鸿烈想想道:“伊是名岛肯定不行,只能在大岛这边想办法。不过我有些不解,为何要集中关押?”

    “我不瞒你们,集中关押是总统、内阁和总参谋部的决定。昨日下午,总统已经同意反攻朝鲜的计划。最迟三天,陆军会入朝作战。海军12航母战斗群会北上支援库页岛和千叶群岛,21航母战斗群攻打火山列岛,23航母战斗群回南洋配合第三舰队。由此,我们今年对日总攻算是全面拉开了。所以总统希望通过集中关押和甄别,能先从琉球当地人和日本移民中训练一批人出来,交给日本国社游击队。”

    “国社游击队?”沈鸿烈和廖长风对视一眼,有些讶异这个名词。

    楚南边走边说:“就是日本国社的武装,主要由反对日本天皇的日本人,旅日朝鲜人和少数琉球人组成,司令是日本国社主席德田球一。从阎宝航他们的提供的情报看,日本国内的怨愤正在增大,所以总统希望他们能发动下层解放运动,撬开日本的天皇制度。”

    “这么说,不准备登陆日本本土了?”沈鸿烈立刻捕捉到内里的含义。

    楚南点点头:“登陆本土,代价太大,还可能激起日本国民的情绪。所以才要尽快打火山列岛和千叶群岛,以便彻底地将日本封锁起来。封锁后,日本就变成了高压锅,总统希望通过琉球、朝鲜和南洋,摧毁外部力量和粮食生产,然后通过一到两年的持续轰炸和内部挑唆,推动下层的不满情绪,逼迫高压锅自己爆炸。总统认为,天皇是日本的象征,是精神!不摧毁天皇体系,日本军国主义就会死灰复燃,只有真正地取消天皇制度,让日本走混乱的多党派宪政,才能更好的控制这个国家。但正因为天皇是象征,所以我们不方便直接动手,那样反而会激起日本上下的敌视,所以要逼,不断地逼,逼迫日本普通人无路可走,无法存活,促变由下而上的运动。”

    两人明白了,杨秋是想再一次催发日本传统的‘以下克上’精神!

    “除了此事外,总统还希望我们能从日军战俘和海外移民中训练一批日本志愿军。凡是愿意加入志愿军的人,都可以全家移民至中西伯利亚地区,并由我们出面按照每户500亩耕地,给予相应的移民条件并发放生产资料。这样,一方面能解决瓦解日本,另一方面也可以推动中西伯利亚的独立运动。叶尼塞河以东的公投准备基本就绪,鄂霍次克海开始后,就会进行投票表决程序。把少数日本人和其他人口移民至叶尼塞河以西的中西伯利亚地区,有助于实现中亚民族的平衡,确保我们的利益,也能实现战后乌拉尔以东至叶尼塞河的亚欧屏障计划。”

    楚南一口一个‘总统’的讲话中,杨秋借战争改造亚洲地缘政治面貌的决心,渐渐清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