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05章 台风(完)

第1005章 台风(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1941年4月25日深夜,围绕着伊平屋岛控制权和琉球大岛的西面壁垒,一场各出奇谋,令人瞠目结舌的海上夜战如火如荼。

    开阔的海面上,双方数十艘战舰互相追逐,炮弹、鱼雷甚至重机枪都被使用,水兵们怒目圆睁,咬紧牙关互相对射,誓死捍卫着自己的骄傲,争夺着关系国家和民族的蓝色海权。岛屿上,同样是血海尸山。三川军一率4艘高雄级重巡洋舰发动炮击后,2千余名从硫球来支援的日本兵也带着大炮和弹药,搭乘被称为‘东京快车’的驱逐舰和快艇登上海岛。海军的到来,援兵的抵达,大大振奋了守岛的日军42联队,数千名之前还苦苦挨打的日本兵从山洞里、雨林间、稻田里钻出,疯狂的喊叫着‘天皇万岁’,向遭舰炮轰击的海军陆战队5师和陆军223师,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锋。炮弹在士兵们身边爆炸,泥浆和碎石溅起上百米高,鲜血和肉泥搅合在一起闪烁的震爆火球,让夜空变得忽明忽暗。一张张狰狞的脸颊,伴随着机枪和自动武器连绵不绝的射击声,震颤人心。分不出外形的尸体,铺满山坡和雨林,尸身上喷出的涓涓血柱,汇聚成河。

    旗舰高雄号上,素来以冷静著称的三川军一,凝视着航海钟,一分一秒被消耗的时间,对舰队越来越不利。要知道,这里是东海!久米岛上有不少轰炸机。虽然威胁最大的俯冲轰炸机和鱼雷机夜晚基本无法出动,但陆军攻击机和水平轰炸机对舰队也是有一定威胁的。如果黎明前不能撤到琉球以东的菲律宾海,那么从大陆源源不断赶来的轰炸机足以将整个舰队撕碎。

    “中将,佐藤中佐请求我们延伸炮击,支那在野甫岛有轰轰轰。”参谋没将野甫岛有重炮阵地的话说完,高雄号四周就陡然腾起数道水柱。“西面,他们在岛的西面!池田大佐上去了。”

    23点15分。前天庆良间夜战中围歼利根级重巡洋舰的杨志凯重回战场,这一次,他不仅有2艘台湾岛级重巡和2艘长江级轻巡,更额外多了2艘雅鲁藏布江级轻巡洋舰,‘怒江号’和‘金沙江号’,还有10艘秦岭级驱逐舰配合。

    雅鲁藏布江级,是1936年海军计划中建造的一级轻巡洋舰,用于取代最早的图门江级。首批建造八艘,战争爆发后追加八艘。首舰与1937年1月开工,40年3月服役。目前已交付六艘。后两艘将于七月交付,第二批也已经建造过半。建造之初,海军目标就很明确,要具备伴随航母、破交、护航和编队指挥等多用途性,还要有较强的防护和抗沉性。为满足这些条件,该级轻巡洋舰的最终排水量高达11300吨/满载13900吨,最大航速32节,15节时续航力8500海里,拥有4座三联装155毫米/l55主炮。6座双联120毫米/l56高平两用炮,还有4门四联装40毫米高炮和12门双联25毫米速射炮,2座三联550毫米发射架,2座24联刺猬弹。电子设备包括三部雷达。一部舰壳被动声纳,一部主动声纳。

    杨志凯让‘长江号’和‘黄河号’率4艘驱逐舰对付三川军一派到岛西的4艘驱逐舰后,自己指挥2艘重巡和2艘雅鲁藏布江级轻巡,隔着伊平屋岛猛轰三川的第二战队。尤其是2艘首次参战的雅鲁藏布江级。24门155毫米主炮虽然比高雄级重巡差,可胜在速度奇快。两名轻巡舰长充分让日本重巡领略了什么叫覆盖炮击,炮弹像雨点似的。砸落下来。

    仅五分钟,处于火力夹击下的‘鸟海号’的甲板就像狗啃般,要不是炮塔防护较强,恐怕已经失去战斗力。猛烈地火力让三川吃不消了,四艘重巡连连中弹后,立即改变战术,冲到后藤舰队中间,继续隔岛进攻。这个改变让杨志凯很被动,因为125驱巡编队已经和后藤搅在一起,双方又隔着三公里宽的岛屿,雷达根本无法分辨目标。相反,他所在的岛西却非常安静,躲在后藤舰队里的三川可以稳稳的瞄准进攻。

    此时他只有一个选择,就从伊平屋岛北端绕到东面,截杀三川的‘屁股’,可此时他已经收到秘密迂回的战列舰的电报,山本的四艘战列舰就在北面,只要自己绕道,左舷必然会遭四艘战列舰的狂攻!“长官!”副舰长知道这次绕击有多危险。

    “别想那么多!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山本勾引到南面!命令各舰提速到28节,绕过去!”杨志凯深吸口气。伊平屋岛是诱饵,126驱巡编队也是诱饵,今夜能否把山本留下,就看这次绕击!所以把电报往袋里一塞,手指在海图上画出两道弧线:“巡洋舰走内道,让顾凯率驱逐舰走远航道。提醒他,要在山本开火前袭扰,有机会就打鱼雷,为我们争取通过的时间!”

    23点40分,126驱巡编队快速向北,绕击三川的尾部。

    此时伊平屋岛东面,已经杀成一锅粥,远远看去,海面上竟似流动着一层‘岩浆’般,火红火红。速射炮的暗红色弹道填满了整个视网膜,弹道尽头满当当全是爆炸的火球,弥漫的硝烟随着海风飘到岛上,很多陆军将士都被海上的激烈交锋吸引。

    23点43分,杨志凯下达绕击时,庞海涛与混乱中汇合‘富春江号’,两舰以40节的高速插入后藤舰队左翼,在3千米距离,咬住两艘日本睦月级驱逐舰,用16门120毫米速射炮和4枚鱼雷,将其打得浑身起火。这次勇猛的突袭,让后藤意识到,这两艘最大速度可以达到41节的新安江级快速布雷巡洋舰对自己威胁太大,于是立即用灯光信号联系近在咫尺的‘爱宕号’重巡洋舰。

    23点55分,“爱宕号”的一枚203毫米炮弹击中‘富春江号’后舰岛,导致甲板起火。庞海涛不敢再玩突袭。连忙率两舰向伊是名岛方向撤退。起火的‘富春江号’在夜色中格外醒目,日驱逐舰‘卷波号’,‘亲潮号’‘如月号’和‘弥生号’立即实施追击,并在5000米距离打出24枚‘长矛’氧气鱼雷。虽然有41节的高航速,但‘富春江号’左冲右突,还是吃到一枚鱼雷。鱼雷在右舷爆炸后,大量海水倒灌致47名水兵惨死,速度也骤降至不足30节。

    见到雷击奏效,四艘日驱逐舰如草原上的饿狼,立即向‘富春江号’冲去。叫嚣着要击沉这艘巡洋舰。但就在他们即将追上时,‘富春江号’前方却微光一亮!

    原来,庞海涛早早就将6艘速度慢的领海级护卫舰埋伏在撤退路线上,此时海面一片漆黑,所以日驱逐舰根本没发现七公里外的护卫舰。眼看日舰追近,庞海涛立刻下令实施鱼雷攻击。30枚鱼-5型热动力鱼雷划破黑沉沉的波涛,迎面冲向了4艘追击的日驱逐舰。

    0点10分,最前方的‘亲潮号’被两枚鱼雷命中,裹着熊熊烈焰在海面上打转。跟在它后面的‘如月号’吓得连忙满舵右转。虽然避免了相撞,但却被另一枚鱼雷击中舰艉,‘弥生号’也同时被一枚鱼雷砍掉舰艏,三舰均在十分钟后沉没。然后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越过‘富春江号’的日本长矛鱼雷也竟然连续航行2万米(发射时算),狠狠击中一艘埋伏的领海级护卫舰。更夸张的是,其中一枚竟然跑出40公里,阴差阳错的击中了一艘正在向久米岛规避的海军小型油水船。

    双方同时四艘军舰爆炸的景象。将海战推向**。

    虽然鱼雷伏击起到效果,重创三艘日驱逐舰,但此时‘富春江号’的速度已经不足22节。甲板倾斜也超过七度。自己的4艘秦岭级之前也2死2伤,还搭上一艘护卫舰。面对四艘重巡压阵的后藤舰队,庞海涛只得放弃进攻,释放烟雾向久米岛撤退。

    见125驱巡编队的溃败,后藤踌立即让远远躲在后面的2艘水上飞机母舰上来,卸载陆军。此时,三川也欣喜若狂,因为他已经得到报告,岛西的6艘中国巡洋舰正加速从北面绕过来。于是立即下令4艘重巡调整航向,踌躇满志的等待着杨志凯出现。

    身边的军官和几名舰长也都兴奋地摩拳擦掌,因为山本大将的4艘战列舰就在北方。这就是说,只要中国海军6艘巡洋舰一露面,就会遭到16门410毫米、32门356毫米和40门203毫米重型舰炮的联手夹击!一想到敌舰被88门主炮瞬间炸烂的画面,军官们浑身发烫。如果这是一艘美国战舰,或许早就口哨声四起了。

    “瞭望台修正目标完毕,修正风速、穿甲弹填装电探,还没发现目标。”

    同一时刻,北面的长门号战列舰上也呼喊不绝,这艘日本海军内仅次于大和级的战争机器,在强调纪律的日本水兵的操作下,像一只呲牙咧嘴的猛兽慢慢露出獠牙。但四座主炮塔准备完毕的指示灯依次亮起时,最后的汇报声,却让山本面色一下子不悦起来。

    电探日本雷达。

    前文就说过,日本海军很早就注意到雷达,但因为技术和战争思想的拖累,一直没重视。直到中国海军将其普及到驱逐舰,才意识到不足。

    中苏开战加速了日本的雷达研究脚步,因为需要牵制中国,斯大林批准向日本出售一批先进武器,其中就包括三台苏制乳s-1长波雷达。这种雷达波长4米,最大发现距离40公里,性能较差,所以苏军于去年开始装备更先进的乳s-2脉冲波雷达。虽然不是最先进型号,但对急缺雷达样本的日本来说,弥足珍贵。于是运回的当天,就集中人力物力进行研究,最终与三个月前正式安装到两艘长门级战列舰上试用。

    出发前,山本曾希望它们能发挥功效。但现在,这两台雷达辜负了他和海军的期望。没有‘透视眼’,就无法第一时间掌握对手的战列舰和久米岛航空大队。让山本有些不安。

    这种不安,也很快化为现实。

    “报告,发现驱逐舰!”参谋的汇报声中,左舷的长良号轻巡洋舰打出一串紧急灯光信号,信号中,顾凯少校率领的6艘秦岭级驱逐舰出现在15000码外。三十岁的顾凯是海军新生代军官,参加过琉球和马里亚纳海战,经验丰富。自知无法靠近有驱巡保护的山本主力,就干脆装出意外发现的模样,佯装转舵。打出48枚鱼雷。

    激射的鱼雷迫使山本的四艘战列舰不得不向东规避,趁此机会杨志凯率领的6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也飞快转舵试图快速绕过伊平屋岛北端。但就在最后舰队第二次转舵向南时,长门号的主炮开火了!

    “轰隆隆,轰隆隆。”

    粗大的水柱,在126编队四周腾起起,正在山本西面27海里外,向北绕道的北京号战列舰内,军官们按耐不住的跳了起来。“舰长!”

    “不行!再等等!”北京号舰长杨国椿咬着牙。喝止了军官们的喧哗。不是他不敢和长门对决,而是现在开炮,必然会让山本警觉。为了更大的收获,他和数千名将士只能强迫自己视而不见。

    “中弹了!126编队汇报。黄河号中弹起火!”

    四分钟后,电报员气喘吁吁的冲进司令塔,在杨国椿等军官的心口上,狠狠插了一刀。

    0点15分。快速绕击的126编队遭开战以来的最大损失,黄河号轻巡洋舰被陆奥号的一枚410毫米穿甲弹击中,炮弹从舯部穿透薄薄的装甲。在水线下方的舱室爆炸。威力巨大的炮弹不仅重创轻巡,还导致起火。漆黑的夜晚,火焰就是最好的坐标。为了舰队的安全,黄河号舰长果断地满舵左转,带着一身大火,脱离编队向北加速。因为雷达不起作用,目视太远,所以他的无畏和果决,让4艘日本战列舰下意识认为126编队向自己冲来,而改变炮击参数。

    每分钟数十枚重型炮弹,让黄河号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在一团千余米高的巨大火球出现后,这艘万吨轻巡快速沉没在伊平屋岛以北七海里处,1033名官兵无一生还。

    “目标,高雄重巡开火!”五分钟后,126编队绕过北岬,杨志凯和官兵们抹着泪目送黄河号殉爆后,快速拉近与三川的距离后,将所有怒火都发泄到4艘高雄级重巡洋舰上。

    0点27分,‘鸟海号’再遭痛击,‘海南岛号’重巡和‘金沙江号’轻巡用四枚210毫米穿甲弹和17枚155毫米穿甲弹,在8000米距离上将其变成了‘火炬’。与刚才的‘黄河号’遭遇如出一辙,立刻转向的鸟海号也遭到了五艘轻重巡洋舰的火力夹击,短短几分钟内就被打成筛子。

    与此同时,山本也收到了三川发出的消息,得知126编队竟然在自己4艘战列舰眼皮底下将鸟海号打残后,立刻下令向北追击。“命令三川君堵住这支舰队。”山本大吼着,下令追击。因为他实在无法放任这么大的诱惑,要知道,他还有4艘战列舰,3艘重巡和3艘轻巡,如果能吃掉126编队,足以让中国海军短期内无法云集巡洋舰保护伊平屋岛。

    得知山本终于掉头追击126编队,压在北京号和南京号战列舰编队将士们心口的大石,终于被搬开,杨国椿立刻长吸口气,松开青筋暴露的大手,狠狠地一挥:“满舵,右转!发电报给山东号,‘台风迎面’。”

    伊平屋岛东面海域,一场追逐战正式展开。126编队与伊是名岛的125编队汇合后,17艘战舰结成高速巡航阵型,“狼狈不堪”的向南逃窜。在它们身后,4艘日本战列舰、3艘重巡洋舰(鸟海号损伤撤往琉球岛),3艘长良级轻巡洋舰也劈开细碎的海浪,喷着滚滚浓烟,以‘赶尽杀绝’航姿,向着南方的庆良间方向狂追不舍。

    期间,山本还想让驱逐舰去炮击久米岛,但十余架轰炸机的来袭。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决定先消灭126编队。但他不知道,就在他的身后,两艘北京级战列舰已经掉头,从伊平屋岛西面海域,在他‘屁股’后面平行追击。而在前面,‘山东号’、‘上海号’和‘重庆号’三艘战列舰也已经从久米岛西南60海里的远海加速赶来。

    2点整,‘长江号’轻巡和日舰‘爱宕号’重巡在追击战中双双起火,退出战斗。借此机会,杨志凯故意露出破绽。让三川的2艘重巡和赶上来的3艘长良级轻巡绕到自己西面,将自己的舰队置于山本战列舰和重巡的‘夹击’下。

    山本大喜,4艘战列舰从快速通过伊江岛海峡,在他前方,张晓宇第二次调整航向。

    3点整,山本通过残波岬。

    3点30分,山本通过那霸港外的神山岛沙洲,三川也再次追上126编队的剩余三艘巡洋舰,‘迫使’其无法向国内撤退。3点40分,‘山东号’在‘夜枭’侦察机的雷达引导下,率先横移抢占t字位。

    ******

    “海军,海军击溃伊平屋岛的支那舰队了!”

    琉球以东。金武湾深处,一名日本少佐,挥舞电报,兴奋地从47架紧密排列在雨林中的隼式战斗机旁跑过。大声地叫喊中,年仅十九岁的航校学生山田,穿着衬衣和战友们一起从草棚里钻了出来。

    “太好了!”

    “板载!”

    得知消息。山田和大家全都兴奋地跳喊起来。“诸君!现在就看你们的了!准备出发,去给支那最后一击!消灭支那舰队!”没等兴奋劲过去,梅津美治郎和牛岛满等军官从旁走了过来。

    “将军!”山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将军,连忙和大家一起列队。

    “这是你的妹妹吗?很漂亮。这把刀很好忠魂,写得好,来,我帮你带上。”梅津美治郎很和蔼,拉起这些平均年纪不足二十岁,还未毕业,只有20小时飞行经验的航校生,最后还将写有血字‘忠魂’的白布条,亲自提山田扎在脑门上。

    梅津美治郎这种和蔼,在严厉的日军内,简直像上帝福音,让山田很激动,狂热的举起手:“大将,我一定会击中支那战列舰的!”

    “呵呵,好,好!”梅津美治郎用力地拍拍他,一脸喜色。“准备吧,我就在这里,亲自送你们出击。”

    “嗨!”

    47架战斗机被推了出来,士兵将视若珍宝的航空汽油,小心翼翼注入油箱,当油表走到三分之一时,他们就立刻撤掉油管。然后将250公斤挂在机腹下,还在机舱内塞如大大小小的炸药块,其中甚至还有大个的地雷,也被塞入机体的缝隙里。

    暴喝、狂叫、喧闹、沸腾。整个野战机场,都是一片狂热的气氛,数百名被驻军强行带来的女孩,站在机场跑道上,为山田等出击飞行员送行。年轻女孩,更刺激了身体里的荷尔蒙,山田将遗书恭恭敬敬的交给军官,深深地三鞠躬后,拿一幅写着‘神风’字样的白布,看一眼被丢在角落的降落伞,钻入了满是炸药的座舱。

    梅津美治郎也让军官为自己和飞行员倒上米酒,大步上前,笑容可掬的将酒杯一一递给他们,最后走到前面,高高举起:“神佑诸君!天皇万岁!大日本帝国万岁!”一仰而尽,酒杯甩出后,地勤士兵将舱盖慢慢合上,然后用外锁固定住,最后向山田等飞行员敬了个礼。

    “我会击沉战列舰的!”山田用力地呼吸着,慢慢操作飞机滑入跑道。

    *******

    4点15分,庆良间以南外海,三日前夜战几乎相同的位置上,‘山东号’战列舰率先减速。“报告,发现日本战列舰,距离42000码!正在接近。”

    “瞭望塔?”

    “瞭望塔准备完毕。”

    “测距?”

    “测距塔准备完毕,正在搜索。”

    “动力?”

    “动力舱完毕,全舰压力正常。”

    各层甲板上,声音此起彼伏。瞭望塔、测距仪,海况搜集组,火控弹道解算团队、甲板枪炮长、炮班成员、带着防毒面具的损管队,终日不见阳光的动力舱水兵所有人都在竭尽全力。雷达舱内,电子官目视雷达上迅速靠近的亮点,激动地全身发烫。“长官,火控雷达发现目标。”拿起电话时,地声音都已经变调。司令塔内的目光瞬间汇聚,张晓宇凝神不动,良久后才伸手微微压低了军帽,目光似穿透了漆黑的暮色:“报数。”

    “35000码!32000码!28000码!”

    一声声的报数中,山本踏着长门号的甲板,来来回回的踱步,目光在海图上反复扫视,一种强烈的不安,正在快速升起:“还没有发现支那战列舰吗?”

    宇垣缠摇摇头。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长达三小时的追击后,山本感觉到不妙。按理说,五艘中国战列舰绝不会跑太远,如果以最低28节的速度,也该出现了,怎么还没来呢?难道说,去了大东群岛?这倒是有可能。一个个念头,飞快地从他脑海闪过。

    就在此时,一声大喝陡然传来!“敌舰!”右舷之外,两艘驱逐舰从黑暗中突然蹿出,四枚大型闪光弹几乎同时亮起。

    当4艘战列舰暴露在刺目的白光下,山本吓得顿时暴喝一声:“不好!右满舵!”山本快速调整舰姿,试图撤退,但已经太晚。

    “轰轰轰。”山东号开火了!粗大的炮口,向外迸绽出巨大地火球,硝烟霎时笼罩在炮塔后方的甲板上。七万吨的舰体,微微颤动,缓慢地横摇,甚至让底舱无法感觉已经射击,唯有右舷观测员,才能看到船舷外被冲击波拍碎波纹。

    开火后三秒,身旁的‘上海号’和‘重庆号’也同时打出第一轮齐射。雷达探测的炮弹落点并不准确,躲在桅楼顶部的狭长光学测距仪后面的眼睛,更值得信赖。“观测到水柱,目标右舷距离1700码。修正。”目睹这个世界上最壮丽最令人血脉喷张一幕的瞭望员,借助远处驱逐舰打出的闪光弹,辨明目标后,快速捏起电话,大声汇报。

    声音传入底舱火控计算班组,两分钟后,新的射击诸元抵达炮塔。

    “第二轮!开火!”

    “4点57分,第二轮齐射,三枚穿甲弹,目标左舷远弹再次修正!”

    “第三轮!开火!”

    “跨射!近失弹。”

    凌晨4点30分,转弯的‘长门号’左右两舷,巨大地水柱同时腾空而起。

    望着水柱,山本手脚冰冷中计了!

    4点31分,亡命逃跑的125和126驱巡编队突然转向,向三川的5艘巡洋舰发反击,与此同时,从伊江岛秘密赶来的127驱巡编队也从西面杀入战圈。

    4点32分,第一架神风攻击机离开泥土跑道,简易起落架从机腹下缓缓脱离。

    4点32分,四架闪电战斗机率先离开李靖号护航航母甲板。

    4点35分,翔鹤号挂起出击信号旗。

    4点36分,南大东岛以东230海里处,24架护航闪电战斗机、32架夜叉俯冲轰炸机、24架鱼鹰鱼雷机,环绕中国海军第21航母战斗群一圈后,向着阳光沉下去的方向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