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04章 台风(十三)

第1004章 台风(十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重创飞鹰号,隼鹰号、龙凤号、那智号沉没总损失31架飞机、宁海和敦刻尔克轻伤,武夷山号驱逐舰在昨夜遭遇日本潜艇袭击,沉没。目前211战列舰编队正全速追击南云残部,预计于五小时后汇合追踪的驱逐舰编队。”

    夜晚九点,汉口的前总督府内,苗洛从念电报的辜玉文身边走过,将泡好的茶一一放在围着地图,交头接耳的杨秋、岳鹏和陈果夫三人身边。“谢谢夫人。”“你先去睡吧,今夜我要晚些。”杨秋关切的嘱咐她找点休息。

    “夜晚凉,披上,当心身体。我已经让人准备好宵夜,你们要是饿的话,喊一声就行。”

    “好,去休息吧。”杨秋拍拍苗洛的手,披上外衣后,目光又转到地图。她走后,陈果夫兴奋的一拍手,菲律宾海的这场大胜,奠定了琉球决胜的基石。一想到明天日落后,笼罩亚洲近半个世纪的联合舰队将不复存在,心底也有些患得患失,推推身边的岳鹏:“子安兄,前面你说,情报局已经破译了山本五十六的电报,这岂不是说,已经是必胜之局?”

    “世上哪有必胜的战争,无非是洞悉先机罢了。”岳鹏微微一笑,手指慢慢从地图上划过,脸色渐渐的凝重:“从电报看,山本还会继续分兵。其中,冢原率三艘航母向南,直接去大东群岛对付我们的‘12航母战斗群’,他亲自率战列舰切入东海。炮击伊平屋岛或久米岛,诱使我们的舰队去打夜间决战。前几天的庆良间夜战结果你也看了。短期内,夜战还是很难克服的技术障碍,所以山本才咬住这点做文章。秉文告诉我,虽然山本的后续计划不得而知,但十之**是想先冲进来,给国内一个交代。能与我们打夜间决战最好。若是不成,恐怕会沿琉球大岛向南,悄悄绕到大东群岛后面,然后配合冢原,夹击我们的航母战斗群。”

    “秉文他们现在有个很大的难处,你看山本已经得知南云的损失,如果舰队在伊平屋岛设伏。就会让他察觉行动泄密。这样,为保住最后这点家当。他九成九会立刻从琉球大岛北面撤退,还会放弃大东群岛,让冢原掩护他回缩本土。琉球以北,海域开阔,要是在这里进行夜间拦截,恐怕很难留下山本。即便留下,也只能眼睁睁看冢原趁夜逃走。”

    听着分析,放下军事多年的陈果夫也慢慢嗅出味道。不由得盯住地图上油豆般的伊平屋岛:“那海军的意思是……。”

    “秉文和海军没得选,他们要想同时吃掉山本和冢原,就得付出些代价……。”鹏意味深长地拖长了尾音,手指再次按在庆良间:“如果山本想配合冢原。夹击我们去大东群岛航母编队,那么还是在这里,战争的分水岭!”

    陈果夫一愣,旋即明白了。看看神色不悦的杨秋,眉宇间有些紧,压低声音:“总统也是在担心这个吧?这样一来,呵呵,代价还真不小呢。”

    “没有牺牲,哪来的胜利。”旁观不语的杨秋突然插了句嘴,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让辜玉文去拿夜宵后,指指旁边的沙发:“坐吧,今晚肯定是要熬夜了。”说完,想起西伯利亚投票的事情,询问起来:“北方公投那件事,准备好了吗?”

    两人知道他很关注海军此战,才特意熬夜希望第一时间掌握战情。“总统要保重身体,没个三五年,这场战争恐怕结束不了。”陈果夫关切几句后,介绍起推动西伯利亚公投,并入中国地准备情况。

    决心推动叶尼塞河以东的西伯利亚地区,以公投方式加入中国后,现任国社党主席兼议长的陈果夫就挑起重任,还联合汪兆铭和民党一起搞这件事。民党几十年来郁郁难欢,但随着战争爆发,反倒有了些起色,毕竟国内也不是人人支持战争。民党还在中亚、东南半岛和西伯利亚等边远的‘新地区’积极发展,扳回不少颓势。所以此次公投,汪兆铭格外积极,国会上下也很支持,还拨出专款用于收买当地少数民族。在近一年的工作中,西伯利亚地区的雅库特、鄂温克、埃文、楚奇科,布里亚特这些少数民族都已经答应条件,只要投票开始,他们就会动员全部落,集体选加入中国。

    “这些年,我国向西伯利亚地区的移民有50万,这部分人都是心向国内的。当地少数民族已经基本答应,撑场面的俄罗斯人也从早年滞留在国内的那批人中挑选许多。现在主要就是鄂霍次克海沿岸,目前日本和少量苏联游击队还霸占着这里,堪察加半岛我们过不去。”

    “琉球上岸,陆军就会开始东北和朝鲜作战。”岳鹏说道。

    “那就好,只要能扫清外部势力,我这边肯定不会出乱子。至于英美,他们现在也没空管闲事,听楚南说,西班牙和北非那边打得热闹呢,英美连战连败,已经栽进去好几万人。”三人抱着茶杯,细细勾勒未来,等待海军消息时,东海之上,已经再起波澜。

    22点整,伊平屋岛东北。

    一轮新月,倔强的从云雾中探出,淡淡地光辉洒在10艘波纹迷彩涂装的战舰上,折射出点点流光。海军第125驱巡编队的2艘新安江级快速布雷巡洋舰,4艘秦岭级驱逐舰和6艘领海级护卫舰,组成半圆形编队,切断了琉球大岛至伊平屋岛的北方航线。甲板上水兵们身着救生服,戴着钢盔,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突然,一声如扯裂般的轰鸣,击碎了这份宁静。回头看去,五公里外的伊平屋岛上。一团黑红色火球正在袅袅升起。

    那是部署在野甫岛的一门305毫米‘碾压机’重型迫击炮,在向北面日军阵地开火。

    值夜的雷达士官。坐在五英寸黑白雷达屏幕前,守着几小时没有变化的屏幕,不敢有丝毫放松。

    黑色的大海,白色的是岛屿和本方舰船,在雷达波束下泾渭分明。在屏幕的最上方,一条白色细带半遮半掩。那就是40公里外琉球大岛的轮廓。

    长时间的观看,让士官神经麻木,正准备转身和后面的战友聊几句解解乏。忽然!一个光点突兀的从大岛白色轮廓里跃出,片刻后,更多地光点开始出点,就仿佛显微镜下的细胞分裂,被大岛轮廓一个个‘吐’出。然后连接成片。“3点位置!大岛北沿,距离35公里。目标不明,正在快速接近中!”雷达士官猛吸口气,一把抓起身边的红色电话,按下通话钮:“数量非常多!”

    嘟嘟嘟——急促闪烁的橘红色灯光和作战信号,霎时传遍整个125驱巡编队。这时,雷达士官却再次的拿起电话:“0点!第二批不明目标!”“还有?”刚进入舰桥的新安江号舰长庞海涛吃了一惊。“舰长,怎么办?”副舰长气急败坏,手指岔开。分指海图上的两个方向,示意正在遭夹击。

    “别急,日本人肯定是冲着岛上来的!通知岛上,让部队疏散做好防炮击准备。联络司令部。告知情况。来人,发电报给战列舰编队、126驱巡编队和久米岛航空大队,我们需要支援。去,用灯光联系富春江号,随我舰运动。航海,沿岛四公里航行,把所有水雷都扔下去。其余各舰向伊是名岛暂退让护卫舰检查鱼雷发射器,他们那玩意是临时装的,可别打不出去。”庞海涛大声地连续下达命令。

    这一边,125驱巡编队已经鸡飞狗跳,驱逐舰和护卫舰向伊是名岛撤退,2艘新安江级布雷巡洋舰殿后,还将260枚水雷洒在伊平屋岛北端四公里近海区。另一侧,从琉球大岛东面绕道赶来,搭载了2700名日本陆军的17艘日本驱逐舰和鱼雷艇,2艘水上飞机母舰、已经以33节的高速飞快逼近。而在北面,4艘高雄级重巡洋舰组成的第二重巡战队,在三川军一(前文写成高须四郎,写错了)中将的率领下,也以25节航速将伊平屋岛圈入炮击范围。

    ********

    “报告,125驱巡舰队汇报,发现日本舰队靠近。”青岛的前线指挥部内,电报员扯下电报,飞快完成翻译后,猛然一脚踢开座椅,冲到了沙盘前:“有两股,一个在琉球大岛北端,另一个伊平屋岛正北。”他的指挥下,女兵迅速将两个代表日本舰队的船只模型,移动到位。

    秉文和沈鸿烈豁然而起,其它的军官也呼啦一下全部涌到沙盘前。“果真来了!我们的舰队位置呢?”白玉堂走前一步,拿起一根推杆:“122护航航母编队正在向冲大东岛运动,125驱巡编队在伊平屋岛东北角,127驱巡编队在粟国岛与伊江岛之间,126驱巡编队在伊是名岛西面40海里,‘北京号’和‘南京号’战列舰在他们后面。”

    “山东号、上海号和重庆号三艘战列舰在这里,庆良间!”白玉堂指出各舰队位置时,沈鸿烈已经从另一名来汇报的参谋手里扯下电报:“庞海涛正在向伊是名岛暂退,126编队的杨志凯也已经从西面上去。”

    “这就简单了。”白玉堂将两个模型推到新位置,快速地说道:“如果山本的4艘战列舰不开火,杨志凯的六艘巡洋舰足够对付4艘高雄。如果开火,就可以装作不敌先往西面撤退。山本要是掉头向东,两艘北京就汇合126编队,掉头一起追上去,127编队也可以从伊江岛东北斜插堵截。如果他深入,127编队就放开通道,由张晓宇在庆良间堵住他,再打一次!”

    “那岛上呢?”秉文抱着双手,询问最关键的事情。

    “已经在疏散司令,你别太担心。从伊平屋岛出发,走伊江岛内侧。沿琉球西岸绕过庆良间,以长门级的速度需要4小时。从现在到天亮。还有5小时,所以山本最多只有一小时的炮击时间。这期间,还要应付我们的袭扰呢。”

    一小时!即使4艘主力战列舰不出手,高雄级重巡上的40门主炮,也足够让已经登岛的两个师脱层皮。最麻烦的是,为了抓住冢原的三艘航母不将他吓走。自己的战列舰还不能过早投入。“两万将士!成章,玉堂,若是我们拦不下山本,恐怕就要当罪人了。”想到这些,秉文也紧张的大口呼吸。身旁沈鸿烈和白玉堂均点点头,然后狠狠的一拍沙盘桌沿:“不过我相信,一定能拦住他的!”

    ******

    “命令池田大佐脱离编队。向伊平屋岛西北布设防线!”旗舰高雄号上,战队司令三川军一冷静地站在灯下。昏黄的灯光将他的背影拉得斜长斜长。“以旗舰为标尺左转运动,布设炮击线。距离定在13000码。”嘶哑低缓的声音中,三川开始布设炮击线。“报告,中将阁下,已经准备就绪。”

    三川点点头,拿起心爱的德国秒表,朝左舷看了一眼:“后藤少将的运输队,到了吗?”

    “还有15分钟。”

    “一分钟后开始。”三川点点头。将秒表递给枪炮官:“用最猛烈地火力。”命令下达后,40门l50/203毫米主炮快速地扬起炮管,瞄准黑暗中的伊平屋岛。

    此时的伊平屋岛南方,已经是人仰马翻。“快快快!进入掩体。”得到预警的军官们大声叫喊。数以千计的士兵狼狈地躲入掩体,准备迎接可怕地海军炮击。

    “戴好你们的钢盔,捂住耳朵,不要抬头!把所有重装备都隐藏好。”

    “要小心敌人趁机冲出来!机枪,这里有个射击孔。”

    “师长,我们的舰队没拦住日本船吗?”刚刚夺下的贺阳山南麓的山洞里,陆战队五师师长华敏指挥大家疏散隐蔽。很多不明情况的将士被要求做好防重型舰炮的炮击后,出现紧张和不安迹象。“放心,舰队正在赶来。把你好好藏起来就行。还有你,臭小子,不要命了,离开没有弹坑的空地。”华敏一路的检查部队隐蔽情况,是不是揪心的看看北面。

    “小心!”当他步入一个临时的加固工事后,破空之声就迎面而来。“轰轰轰,轰轰轰。”22点40分,巨大轰响从贺阳山以南响起,火球霎时铺满岛南,雷鸣般的爆响气浪冲刷着已经被刮去三层的地表,犹如万马奔腾般的震响,在每个耳膜里回荡。三川军一将一天前日军的遭遇全部还给了登陆的陆战队五师和223步兵师,两万余将士从进攻方陡然变成防守者。那犹如天河倾泻的陨石般落下的炮弹,不断地在他们身边爆炸,可怕地弹片,炽热的火焰,裹挟起无数鲜血和肉泥。

    三川军一下令开火后,后藤有公率领的‘东京快车’,也如一支黑暗中的幽灵,在重巡掩护下,兵分两路来到伊平屋岛东北。“看,北岛还没我们手里!”领头的敷波号驱逐舰急不可耐的发出联络信号后,森黑的岛上也亮起了忽闪忽闪的信号灯。“做好登陆准备,去,放下救生轰!”见到灯光,舰长麻生有信少佐刚要下令,2千吨的驱逐舰却爆发出一团巨大地亮光,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中间折断,甲板上准备登岛的一百多名陆军士兵全部被震落大海。

    没等敷波号消失在海面,一公里外的吹雪号驱逐舰同样发生爆炸,高大的水柱甚至还将旁边三百吨的鱼雷艇掀翻。这两次剧烈的爆炸,让提供火力支援的三川目瞪口呆:“出了什么事?快,联系后藤将军。”“水雷,是水雷!”敷波号和吹雪号的突然爆炸,吓到了高速冲向海岛的后藤有公,经过仔细辨认,才发现附近海面竟然飘浮着不少锚雷。

    “该死的!支那人在这里布雷了。快,放下交通艇,让他们上岸。”听到汇报,后藤有公顿时暗叫不妙,立刻让陆军坐舰上的救生艇登陆,还派出吃水浅的鱼雷艇,寻找新航线。就在舰队释放陆军,忙得不可开交时,两枚透亮刺目的闪光弹,突然南面黑暗中亮起。刹那间,后藤的‘东京快车’编队就显现在白光下。闪光弹下,6个快速移动的黑点迅速钻出,为首的,正是重返战场的2艘新安江级快速布雷巡洋舰和4艘秦岭级驱逐舰。

    “敌袭。”桅杆上的日本‘猫眼’才刚喊出声,庞海涛率领的6艘战舰就齐刷刷地打出40枚鱼雷。当鱼雷冲向东京快车时,舰上的20门双联120毫米高平两用舰炮,也最快的射速向着后藤舰队猛烈开火。短暂地失神还没从后藤等军官脑海中散去,又有一艘驱逐舰和一艘鱼雷艇突然爆炸。

    三次爆炸,间隔不到十分钟,这让远处的三川拧起眉头:“命令爱宕和摩耶号放弃炮击,支援后藤登陆。”

    23点05分,后藤终于从反应过来,一边指挥陆军用交通艇、鱼雷艇和救生船等小型船只登陆,同时率领7艘驱逐舰向南冲击,遮蔽登陆场,缠住125驱巡编队不让其冲进来。刹那间,伊平屋岛东面大海上火光闪闪,各种口径的火炮交织轰鸣,褐红色的弹道、爆炸的火球、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密集。

    “红蓝交替信号灯,通知‘云雾山号’向我靠。”炽烈的炮火,映照在庞海涛的脸颊上。当他看向左边的‘云雾山号’,准备用信号灯联系对方,掩护自己实施高速突袭时,一枚203毫米炮弹,准确砸在驱逐舰舰艏。

    “轰。”3千吨的‘云雾山号’驱逐舰如同被巨人的大手按了一下,舰艏霎时下沉两米。

    日本联合舰队第二重巡战队的‘爱宕号’和‘摩耶号’重巡洋舰双双扭转炮口,以每分钟40枚炮弹的速度,不断地在125驱巡编队四周制造水柱。

    正当伊平屋岛东面打得火烧火燎,整个海面都仿佛烧起来时,岛屿西面,誓言要为姊妹舰报仇‘台湾岛号’和‘海南岛号’重巡洋舰,率领‘长江号’、‘黄河号’、‘怒江号’和‘金沙江号’四艘轻巡洋舰,也杀到了岛北,66门210毫米和155毫米主炮同时扬起。

    而在它们后面,两艘北京级快速战列舰以30节的高速,向北直线运动。随着战舰越冲越快,几团斑杂纠缠的光斑慢慢出现在雷达屏幕上。

    山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