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03章 台风(十二)

第1003章 台风(十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左满舵,规避。”

    时雨号快速闪躲着,但那六道逼近的白色激浪,还是让水兵的心脏都差点蹦出来。眼看舰艏一点点偏离鱼雷航道,没等松口气,舰艉就传来“吱吱”的怪音。原来,一枚长四米的戟戈航空鱼雷,击中右舷后竟然没有爆炸,而是在舰壳钢板上擦出一道刮痕后,转向了后面刚刚交付不久的夕云号驱逐舰。

    “是一颗臭雷,哈哈——轰!”舰艉甲板上亲眼看到这一幕的两名水兵魂飞魄散,直到鱼雷离开范围,才激动地大喊大叫摇手示意全舰。但两人还没擦去鬓角的冷汗,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事情出现了。只见这枚‘臭雷’改变方向后,竟然一头扎入紧邻的夕云号驱逐舰的舰艏,而且还爆炸了——!

    170公斤奥克托金猛炸药,掀起三十多米高的黑色烟团,云雾淡去后,夕云号舰艏已经出现一个数米宽的大洞。

    时雨号上,从舰长到水兵集体傻眼,明明是臭雷啊!

    爆炸产生的浓烟让南云大叫不好,谁都知道,大海上要搜索目标很困难,但如果有爆炸烟团,那么几十公里外都能看清。所以他立刻抛下受伤的夕云号驱逐舰,下令舰队全速向西,试图拉开与‘21航母战斗群’的距离。问题是,之前侦察机发回的是错误消息,张兆洋的第121航母战斗群此刻就在他西面160海里处。也就是说,他竟然鬼使神差的主动拉近了与对手的距离!

    可想而知,当章鹏以为南云舰队还在东面,为赶在天黑前完成攻击波,率战斗机一路狂奔后。却猛然发现二十余艘日本军舰竟然以26节航速,主动拉近距离,从自己机翼下冲向本方舰队时,是多么的欣喜若狂。“老鹰呼叫弩炮,老鹰呼叫弩炮跟着我。干掉他们!”呼叫攻击机群尽快赶来后,24架‘闪电’毫不犹豫的投入了进攻。

    南云更没想到敌机会从西面出现,但令人诧异的是,他竟然还以为121航母战斗群在东北面,所以死不回头,继续下令向西机动。

    一架架零战。从两艘航母上快速起飞,加入到护航行列。但章鹏和战友们根本不给零战机会,以蛮横不讲理的一域多层四四制俯冲战术,将南云留下的36架护航零战打得七零八落,仅他个人,就一口气击落6架之多。

    17点15分。跟在战斗机后面的24架‘夜叉’俯冲轰炸机率先赶到,他们用战斗机隔出的空袭,分成两列纵队,从5500米高空向两艘航母发动进攻。鱼贯而下的俯冲轰炸机不断刺激着南云舰队的神经,以四艘妙高级重巡为首的护航舰,拼命地向天空喷洒炮弹,整片天空都布满了黑灰色的炮花。但这一次。南云舰队的好运似乎在‘飞鹰号’上用完了,炸弹不断地落在两艘航母四周,海面上到处都是爆炸后的白色水斑。密密麻麻的炮弹中,‘隼鹰号’率先中弹。这枚800公斤炸弹连续穿透左舷飞行甲板和机库甲板,在鱼雷舱外发生爆炸。作为一艘紧急改装的护航航母,‘隼鹰号’的服役比历史上更早,这也导致其改装很不彻底。为赶工,原本应按照防305毫米穿甲弹直接穿透的鱼雷仓外,仅仅铺设了一层40毫米vh钢。这么薄的钢板,根本无法阻挡800公斤重型航道。大火瞬间溢入鱼雷舱,冲击波将六十余枚鱼雷从雷架上扫落后,高温中的鱼雷互相撞击引发了灾难。

    17点25分,‘隼鹰号’发出一声霹雳般的爆炸,上百吨的残骸和碎片从左舷爆炸位置喷出。冲击波还将一架准备投弹的‘夜叉’吓得紧急规避,投下的炸弹偏离数百米远。从天空看去,这个位置就仿佛被机器切割掉了般,露出冒着浓烟的黑色大洞。损管人员虽然竭尽全力,但火势太猛,不到一会,大半个木质甲板都被卷入火海。但不等‘隼鹰号’向旗舰汇报损失,甲板上又出现两道闪光。两枚炸弹以不到十秒的间隔,再次穿透甲板在机库内发生爆炸。霎时‘飞鹰号’浓烟滚滚,烈火熊熊,到处都是令人毛骨悚然,惨不忍睹的景象,数以百计的日本水兵在火焰中惨嚎悲鸣,甲板上躺满了奄奄一息的人,鲜血和碎肉搅合在一起,汇入航空甲板的排水渠,如同红色染料般从船舷滴淌下来,形成类似雨帘般的水幕。

    ‘隼鹰号’惨遭俯冲轰炸机蹂躏时,‘龙凤号’航母却令人吃惊的一口气避开10枚炸弹,即使击中的两枚,也仅破坏了侧舷甲板,并没深入内部。“章鹏,快来帮我赶走这些苍蝇!”就在章鹏着急惊讶,到底是‘龙凤号’运气逆天,还是大伙出门没拜关公时,耳机里传来了鱼雷机队长刘宇的愤怒咆哮。

    扭头看去,4架零战已经卷入鱼雷机机群,绵密的子弹不断击中笨重而缓慢地‘鱼鹰’。“三队、四队!跟我保护鱼雷机。”章鹏见状,只好暂时放弃指挥,一个翻身快速向鱼雷机冲去。

    相比俯冲轰炸机,鱼雷机更容易受伤,不仅因为鱼雷更重,还因为要确保低空性能,所以鱼雷机的机翼往往很宽大,机动能力差。所以这个的零战小队就是看准这点,趁着‘闪电’被其余战机拖住的机会,故意躲在低空猎杀刘宇的机群。

    一架狡猾的零战,利用极佳的低空缠斗能力,一口气击落三架‘鱼鹰’,正当它将机枪对准带头的刘宇时,章鹏终于率僚机赶到。艺高人胆大的他在低空完成偏转,笔直的插入刘宇和零战之间。这个大胆地动作,逼迫零战不得不放弃刘宇,向左侧规避。“重新编队!听我命令。”利用这个机会,刘宇大松口气,召唤跑散的‘鱼鹰’重新编队后。向两艘航母的右舷冲去。

    “投放!”一直冲近到1200米后,刘宇才下令投放鱼雷。11枚戟戈航空鱼雷,齐刷刷的入水,一道道洁白的激浪形成宽达千米的扇面,冲向‘龙凤号’航母。这么大的扇面。终于将‘龙凤号’的好运全部避退,连续两枚鱼雷撞上该舰右舷。强烈的爆炸中,‘龙凤号’右舷迅速进水,让这艘15000吨的护航航母迅速减速到不足15节。

    在另一边,已经不足12节的‘飞鹰号’也吃到一枚鱼雷,幸好刘宇把大半火力都集中到龙凤号。所以它才能继续躺在海面上,不断地向外喷射黑烟。

    相继失速起火的‘龙凤号’和‘隼鹰号’,还在孤零零向北航行的‘飞鹰号’,让南云近乎绝望,他知道三艘航母全完了,现在就希望自己的攻击机群能尽快传回好消息。最起码。可以帮助山本消耗中国海军‘21航母战斗群’,迫使其退出琉球大战。但他万万没想到,就在‘龙凤号’吃到鱼雷时,日本海军王牌飞行员,筱原弘道率领的攻击机群不仅跑错方向,而且还没看到四艘战列舰,就在中途遭到护航的16架‘双头蛟’战斗机的拦截。

    原来。在击落侦察机后,率领211战列舰编队的徐增堂就意识到日军把自己当成航母了。虽然两艘安海级战列舰的防空火力早已今非昔比,但他担心两艘法国敦刻尔克级战列舰,因为法国战列舰的防空能力很差,在改装时也仅仅增加了一些40毫米和25毫米近程火炮,既没雷达也没vt炮弹,所以为了确保安全,他请求护航的空军派战机突前拦截。

    随着‘歼八’天权战斗机加快生产,航程大火力猛,但空战能力稍弱的‘双头蛟’双发战斗机逐渐转为截击机。所以经过商量后。16架‘双头蛟’立刻抛掉副油箱,主动向南迎面拦截。占领马里亚纳后,火力强悍的歼六‘双头蛟’就充分发挥出优秀截击机的能力,利用马里亚纳基地,不断在辽阔的太平洋上巡弋。甚至还数十次深入日本领空,实施空中游击战。拥有坚固机体,让它们无所顾忌,遭遇后短短几分钟,就击落二十余架轰炸机,还将整个机群都冲得七零八落。“我咬住他了,我咬住他了!掩护我!”眼看自己护航的攻击机群被冲散,筱原弘道气得一把扯掉围巾,驾驶零战死死咬住一架‘双头蛟’,还让僚机掩护他。

    机头和机翼内的4挺7.7毫米机枪追着屁股打出一道道灰色弹幕,但让筱原弘道气急败坏的是,眼看子弹都快打到一半了,前面那架以p38为原型的‘双头蛟’居然还在飞!而且一点都没有减速的迹象。“它的装甲该多厚啊!”看到这一幕,日本飞行员都快没信心了。

    其实日本海军早就吃够火力不足,防护弱缺点的苦,所以早就萌生为零战更换机枪,加装装甲的念头,但日本海军败得实在是太快,新的零战还在试飞,中国海军就杀到家门口,加上本土遭到连续轰炸,所以只能紧急多装两挺7.7毫米航空机枪,就出来作战。

    相反,双头蛟却火力十足,机头内的2门25毫米机炮和4挺12.7毫米机枪,只要轻轻一吐,必然有一架日机被击毁。

    “长官,是宁海号的电报,日军攻击机群向他们飞去了。”

    “哦?”收到电报的张兆洋先是一愣,旋即心头狂喜,连旁边的冯国儒都狠狠一会拳头:“太好了!南云上当了!”能不喜吗?南云主力去攻击战列舰后,就意味着121航母战斗群的威胁已经降至最低,运气好的话,甚至能做到全身而退。但狂喜过后,两人也开始为徐增堂担忧,毕竟日本攻击机群有近百架之多。

    所以张兆洋立刻捏紧了拳头:“侦察机都回来了吗?”

    “正在加油挂弹,一刻钟内能起飞。”冯国儒猜到了他的心思:“司令,你想让护航战斗机去增援徐增堂?”

    “怎么,不行?”

    冯国儒依旧不紧不慢,点了支烟:“徐增堂现在距离我们只有110海里,战斗机全速过去的话,也就十来分钟。不过司令。您最好是让章鹏他们提前回缩一下,否则我们头顶的护航力量太弱。当初瑞鹤号。”威克岛海战中,日本‘瑞鹤号’航母就是因为护航战斗机不足,在胜利到手的情况下,被意外出现的美军俯冲轰炸机击沉。这件事给中国海军的触动很大。意识到航母作战只要不能确定百分百歼灭,就必须留下足够的护航力量。

    张兆洋点点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再有一会天就要黑了,那时天空视线会变差,如果出现日军飞机,很容易有漏网之鱼。所以抱着双臂。想了想后才下令:“留下16架护航战斗机,其余的立刻以最快速度去支援徐增堂。再照你的办法,告诉章鹏,先撤回一批战斗机回来。还有,让雷少保分出一批去进攻飞鹰号,不要让它摸黑逃掉了。”

    “快点!不用加满油。够了够了。出发!我们走,我们走!”

    17点30分,逃过零战追杀回来的雷少保刚刚加到半油,就迫不及待地让空勤离开,率领22架’夜叉‘和14架鱼鹰重回战场。起飞后,他立即分兵,自己带8架‘夜叉’和6架‘鱼鹰’去进攻已经没有还手能力的‘飞鹰号’。其余全部去支援章鹏。

    雷少保起飞时,两艘北海级航母上起飞的攻击机群终于南云舰队上空。“分出三个小队对付航母,其余的都去进攻重巡。”章鹏不愧是海军头号航空队长,在他的临场指挥下,攻击机群迅速分成两股,如迁徙的蝗虫般同时向奄奄一息的两艘航母和四艘妙高级重巡发起猛攻。

    在航母重创后,南云就预见到4艘妙高级重巡将成为主要目标,于是主动减弱对航母的保护,将大部分护航舰都集中在重巡四周。“咚咚咚,咚咚咚。”绵密的炮弹。从包括4艘重巡在内的17艘军舰上同时窜起,弥补天空的炮弹看起来无比骇人。但这吓不倒早已锻炼出一幅铁胆的中国海军飞行员,依旧毫无畏惧,盯着炮火发起了潮水般的连续攻击。

    17点46分,那智号重巡率先吃到炸弹。日本海军重火力轻防护的设计思想,和条约重巡脆弱的水平甲板在它身上显露无疑。这枚弹头用上了钨钢的800公斤穿甲弹,从后舰桥左侧甲板开始,进入航空设备舱,然后是居住舱、电气舱、淡水舱——最终一路而下,钻入二号锅炉舱。不得不说一句,目前各国中,也只有中国才会为增加一点点的穿透力,不惜代价在航空炸弹上使用碳化钨弹头,因为其他国家根本没有如此大的钨矿储备。与其说‘那智号’和日本海军是被打败的,还不如说他们是被这种‘败家’活生生虐杀死的。

    炸弹凿穿一台高压锅炉后发生爆炸,弹片将相邻5台锅炉、输油管和蒸汽高压管全部撕烂,成吨重的重油,高温高压的蒸汽,如同积压数百年的火山般,从管道内狂喷而出。那种撕心裂肺的尖啸声,霎时就将锅炉舱内的十几名水兵煮熟烫死。当炸弹压力挤开舱室外壁后,演变成一场可怕的灾难,蒸汽和起火的重油沿着裂缝到处流淌,触不及防的水兵的皮肤瞬间焦黑坏死,裸露的手臂和颈脖血肉模糊,脸上的皮肤像一层层融化的冰激凌,慢慢垮塌。

    即使没被第一波高温高热烫死烧死,剩余的水兵也根本逃不出去,浓烟顺着过道在巡洋舰内弥漫,肺叶呼呼地发出拉风箱声,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停下脚步,扶着舱壁剧烈咳嗽,直至窒息死亡。

    没有人能看见‘那智号’内发生的惨绝景象,即使跟在身后的‘妙高号’上,南云也只看到一团裹挟着丝丝白雾的黑烟从后舰岛冲出,然后剧烈的爆炸蔓延至整个后甲板。那一刻,南云和舰队军官的心脏全部揪在一起,但很快,他们所在的‘妙高号’也体验到了‘那智号’的痛苦。两枚航空穿甲弹,几乎不分先后的在舰艏和舰艉同时爆炸。火团遮住视线的瞬间,舰桥的所有舷窗玻璃都被震裂。舰艉的那枚炸弹更是贯穿了炮塔侧沿的钢板,紧挨着炮塔地井连续突破。万幸的是,因为没有动用主炮,所以炮塔内没有弹药。但火焰和冲击波却让妙高号不敢怠慢,立即向后面两座炮塔的地井注水抑爆。但这样一来,妙高号的速度骤然从30节降到26节。

    “汇报损失!”

    “那智号动力受损,减速明显!足柄号右舷中弹,正在灭火。羽黑号报告——舰艉被鱼雷击中。但不会减速。”

    “中将阁下,我们在减速——只能保证26节。”

    “发信号,让大家继续努力。坚持30分钟,再坚持30分钟就要天黑。”南云的手握在裂开的舷窗上,头顶的天空渐渐灰暗。忽然,左后方一团明艳无比的火球。将他熬到天黑的梦想彻底击碎。扭头看去,已经接近瘫痪的‘隼鹰号’再次发生爆炸,向它投下的4枚炸弹全部命中目标,尤其是第三枚,彻底葬送了这艘2万7千吨的航母。炸弹从舰艉进入机库,然后穿透甲板深入到下层弹药库。诱爆了这里的两百多吨航空炸弹。南云看到的,正是弹药库被诱爆的景象。爆炸在舰艉上空形成一团一公里高的蘑菇云后,20米宽的舰艉折断轰然折断,然后整个甲板就迅速歪斜,几百名正在全力扑火的日本水兵全被甩入大海,然后被快速翻转的舰体压入海底。

    ‘龙凤号’同样没能躲过这波空袭,在避开两枚炸弹后。它被三枚鱼雷连续命中,仅仅比‘隼鹰号’多坚持了半小时,就消失在数千米深的菲律宾海海面。似乎在回应航母的爆炸,‘那智号’不久后也发生了内部油气爆炸,滚滚的浓烟从舰体各处窜出。为避免落入敌手,南云不得不向‘那智号’发出弃舰命令,最后还让时雨号用九三长矛两枚氧气鱼雷,亲手将这艘13550吨的重巡送入海底。

    连续翻腾的火球和爆炸,几乎让南云舰队疼得全体麻木。所以当太阳终于落入地平线下,舰队的水兵甚至爆发出一阵欢呼。但当他们自以为可以利用黑夜突围。安全回国时,一个更大的噩耗传来。派出的攻击机群在中国海空两军66架战斗机的疯狂拦截下,终于找到目标后,却发现,整个海面上竟然只有4艘战列舰和8艘护航驱逐舰。而应该在这里的‘航母’,却连鬼影子都没看到!这个消息,如同一盆冰水,将南云和日本军官全部淋醒。因为这意味着,在付出三艘航母、一艘重巡的惨重代价后,他们竟然连‘消耗’一下第21航母舰队的任务都没完成。

    面对这个消息,南云仿佛一下老了几十岁,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目直直发呆。草鹿龙之介不敢打搅他,只好以他的名义发了封电报给山本汇报情况。但在电报中,草鹿还是称进攻自己的是‘第21航母舰队’。

    事后,草鹿切腹自杀,因为正是他这封电报,彻底葬送了正在赶往东大群岛的冢原二四三和日本海军。

    18点整,雷少保赶到‘飞鹰号’上空。此时天空已经开始非常灰暗,为确保飞行安全,他主动放弃高风险的大攻角俯冲,采用滑行轰炸的办法,以50度小角度对准宽阔的甲板投下投弹。虽然炸弹穿甲威力被降低,但‘飞鹰号’还是连吃4枚炸弹和2枚鱼雷,燃起大火,最终在四小时后被一艘巡逻的潜艇发现击沉。

    18点30分,结束攻击的雷少保从南云舰队上空经过,仔细检查后发回简报:“重创飞鹰号,隼鹰号消失,龙凤号,那智号开始下沉。”随后不久,徐增堂也发来消息,211战列舰编队付出11架战斗机损失,定海号和敦刻尔克号轻伤的代价,将南云攻击机群全部击落。

    “转给司令部。”振奋人心的消息,让121航母战斗群上欢声雷动,一架架归航的战机刚降落,就被兴奋地水兵们团团围住。舰岛内,张兆洋都长舒口气,将电报慢慢放在桌上,摘下帽子,轻轻擦去额头的热汗:“转发给司令部,命令129驱逐舰支队出击,给徐增堂提供夜间引导。”——

    残阳如血,当菲律宾海战如火如荼时,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主力也已经抵达鹿儿岛外的种子岛东侧。

    宽阔的舰岛内,山本正透过不算宽敞的舷窗,遥望西边阙红的斜阳,偶尔也微微皱皱眉,瞥几眼海面的情况。舰岛左面,是冢原二四三率领的航母编队,翔鹤号、苍龙号和飞龙号三艘航母成一路纵队,齐头并进。为它护航,是4艘阿贺野级轻巡洋舰和16艘驱逐舰。

    他的脚下和右边,就是将随他出征伊平屋岛,进行夜战的长门、陆奥、金刚和比睿4艘战列舰,还有4艘高雄级重巡洋舰和3艘长良级轻巡洋舰。在舰队最外则,是保护夜袭编队的20艘驱逐舰,也成一路纵队快速向南航行。当然,不用回头看他也知道,后方还有12所驱逐舰,忠实地担当整支舰队的后卫。

    除开大和与维修的武藏号,联合舰队的最后主力,正在向南进行最后一次赌博。

    “报告!是南云中将的电报。”一声清脆的汇报声,打破了平静,参谋官带着满脸焦急,走到身边。

    “念。”

    “从17点15分,我部遭支那21编队两次空袭轰炸,损失甚大,但已牵制敌舰队。目前敌攻击已经因进入夜晚停息,我部正转向西北,向冲绳前进,预计明天下午可以抵达。”

    看似平平无奇的电报,却让山本猛地皱起眉头。别人不知道,他却很清楚,因泄密和出征士气等原因,舰队来往电报中极少有直接告知损失数量的,但根据出发前他和南云的暗号,‘损失甚大’这四个字,已经清晰的告诉他,三艘航母完蛋了!

    身边知晓底细的宇垣缠和冢原二四三等高级军官也纷纷握紧拳头,低垂着头,目光格外凝重。

    “已牵制敌舰队。”山本面无表情,故意的念叨电报中这句话,做出很欣慰的模样点点头:“做得很好,诸君,南云君已经牵制威胁最大的支那21舰队,我们的东面已经没有威胁。希望接下来,大家多多努力。”

    “嗨!”

    军官们点头后,山本才走到海图旁:“支那在东海的主力,搞清楚了吗?”

    “三艘航母,正在宫古岛以北向东航行,初步判断是要攻击帝国的大东列岛。炮击伊平屋岛的五艘战列舰已经在两小时前向南撤退,剩余四艘护航航母去向不明。据冲绳侦察机说,他们一小时前在久米岛西南35海里处,发现过大批军舰,其中有数艘像航母的军舰。”参谋大声地汇报着:“丰田大将发来消息,他已经准备好舰队,预计四小时后启程突击伊平屋岛。丰田大将还让卑职转告将军,冲绳菊水特攻队已经准备就绪,只待我们发出信号。”

    “很好。”

    山本听完,背着手转过半边脸,回到原来的位置。远处的落日余晖中,数架零战咆哮而上。高空中,一架夜枭高空侦察机,张开双翼,在战斗机无法企及的高度,慢慢徘徊着。

    ====

    ps:这个小节拖戏严重,在这里说,不求原谅,而是比较烦闷。最近事情太多,上周老婆出差去荷兰,小河马也跟去玩,嘱咐我要搞定过年的事情。谁想单位那边,三分之二的同事都回家过年或者请年假偷懒去了,结果我这个‘工资蛀虫’被逼来到一线做业务。每天听五六个小时电话,大家吃午饭我就偷偷码字,结果完全没状态。但不写又不行,不写更没状态,所以只好细细的磨过这段。其实我也磨得很难受,但我没辙。

    今晚老婆回来,擦,发现让准备的东西还有一半在超市。

    所以,今晚哥们决定年内第二十七次与沙发做伴,尽快‘卸磨杀驴’回到正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