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01章 台风(十)

第1001章 台风(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顺着高晓磊的目光看去,南云的旗舰‘飞鹰号’上火光冲天。

    ‘回声波’命中了飞鹰号舰艉飞行甲板,因为这里有十余架九七舰攻等待起飞,结果炸弹爆炸后还诱爆了两枚鱼雷和航空汽油,所以火势逐渐增大,才让数十公里外的41中队看清。幸好‘回声波’使用的不是穿甲弹头,所以爆炸和大火并未向内部扩散。

    因为是夜间,对手的战斗机也在陆续起飞,所以41中队并没留下查看战果。事后得知,除‘飞鹰号’外,‘妙高号’重巡也吃到一枚导弹,但伤势不重,其余几艘也能继续航行,唯独凌波号驱逐舰在二十分钟后沉没。虽然损伤并不重,但这次攻击却吓坏了南云舰队。日本水兵都想不明白,明明飞机还在老远,炸弹是怎么落在自己身上的呢?未知总会带来恐惧,各式各样的流言蜚语迅速在舰队里弥漫,连一些军官都沮丧起来。南云也不敢再逗留,立即下令加速向西南转向,试图离开台湾陆基轰炸机的攻击半径。

    此时的台湾花莲外海,六艘泰山级驱逐舰组成的前哨编队,两两一组,以罕见地40节高速,在海面上劈开六道水浪。这是人类海军历史上最快的编队航行速度,也只有这种中法合建,以空想级为模板的驱逐舰,才能持续数小时在海面上狂飙。在它们后面,是由修缮一新的‘贵州号’‘北海号’和‘巴尔喀什号’航母,在2艘西安级重巡、4艘湘江级轻巡的保护下和12艘驱逐舰。“在这个位置。”旗舰‘贵阳号’重巡洋舰已经得到41中队的汇报,舰队参谋长冯国儒准将趴在海图桌上,将命中航母的位置标了出来:“侦察机已经确认,击中的是一艘航母,但具体是那艘无法分辨。”

    和名字一样,冯国儒是海军中少有的儒将。戴着金丝眼镜,气质儒雅,说话时声音较轻,但条理有序非常清楚,让人一听就能明白。指着向菲律宾移动的虚线,推了下眼镜:“按照这个分析,向莱特湾移动的无线电信号肯定是井上成美。因为南云的损失还不得而知,我们暂且认为其航速不变,那么它的最快航速是25节,超过这个速度三艘护航航母跟不上。这样计算。取直线回琉球要20个小时。向西后折返,需要大约26小时。我们现在的速度是30节,如果他取直线,7小时后我们遭遇。如果绕道,恐怕要延误到下午四左右点,这样就只够一波进攻。”

    张兆洋问道:“那你觉得他会走那条线?”

    “绕道!”冯国儒斩钉截铁:“南云是航海专家,如果没刚才的事,倒有可能强行取直线回家。但现在嘛就算航母伤势不大,也肯定会影响起降。而且41中队没靠近就打中他。会让他更担心岸基轰炸机,所以必然会绕道规避。”

    张兆洋背着手,慢慢拧起眉头。论实力和经验,121航母战斗群高于南云舰队那些菜鸟飞行员。但要在一个波次内摧毁整个南云舰队,就有些棘手了。现在他的三艘航母上,一共是248架作战飞机,其中92架‘闪电’战斗机。88架‘夜叉’俯冲轰炸机和68架‘鱼鹰’鱼雷轰炸机。这些数量对付打击三艘航母足够,但其它舰船怎么办?尤其是4艘速度极快的妙高级重巡,要是被它们利用夜色逃脱。将会威胁琉球主战场。

    冯国儒也明白他的心思,重巡洋舰在日本海军被视为此等主力舰,一波进攻要消灭七艘主力舰,基本没有可能。所以走上前去,笑着提醒道:“司令,您忘了?23战斗群的2艘安海和2艘法国敦刻尔克,前天早上就从关岛启程支援21舰队,如不出意外,应该能赶上。”

    “对!”击沉榛名号战列舰后,吉尔伯特基本落入手中,海军部就将23舰队的四艘战列舰调回参加琉球大战。它们在关岛加油后,已经在赶回的途中,完全可以先配合自己吃掉南云,然后再去琉球。所以张兆洋用力一拍手:“派水上飞机回基隆,务必要联系到他们。”

    “我这就去。”冯国儒点点头,转身准备让信号兵联系轻巡派水上侦察机,此时通讯参谋也走了过来:“长官,收到司令部电报,伊平屋岛已经打响。”——

    “隐蔽,隐蔽好!把大炮都拖到洞里去。”清晨五点,伊平屋岛西南的贺阳山阵地上,日军42联队中佐佐藤国平目光骇然,大声地让士兵们躲藏起来。

    伊平屋岛位于冲绳岛西北方40公里,地势狭长,最宽处也只有3公里。岛上有阿波岳、贺阳和九叶三座石山,但山势平缓,全岛四周都被平缓的珊瑚泻湖包围,远不如久米岛那么险峻。岛的南面还有野甫岛和具志川两座小岛,与东南的伊是名岛相距也只有5公里,被誉为琉球的西北大门,战略位置非常关键。

    驻守岛上的是日军42步兵联队,还有一个150毫米重炮大队和一个工兵联队,总兵力8147人。久米岛失守的消息已经传遍琉球,所以佐藤早就做好充分地准备。但当五艘战列舰齐刷刷出现在远海时,他才知道,在巨炮面前自己所谓的准备实在是不堪一击。

    “轰隆隆,轰隆隆。”一团团的烟云,每隔一分钟就要在贺阳山阵地腾起一次。深挖的工事被炮弹掀翻,堑壕只要一枚炮弹就可以瘫痪,原本认为可以利用的树林也早就被大火烧光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士兵只能暴露在旷野中,祈祷炮弹不要落在身边。

    经过久米岛的总结后,张晓宇今天采取了更直接的炮击战术,有意让战列舰编队拉近到18000米才开始炮击。这样一来主炮精度就更高,而且他还动用穿甲弹,对隐蔽在山体内的洞穴和火力点实施准确打击。

    “海军呢?我们的海军呢?”

    “忘记他们吧,那些胆小鬼是不会来的。”

    “这些该死的萨摩藩!懦夫!”

    面对完全无解的战列舰重炮,日本兵纷纷咒骂起自家海军。正当他们恨铁不成钢时,东面大海上出现了一群从琉球赶来的轰炸机。“快看。是我们的飞、八嘎!支那战斗机!”左等右等,终于见到琉球来的十几架轰炸机,但还没等佐藤高兴,一大群从久米岛起飞的歼八‘天权’就冲了上去。不到几分钟,天上就再也见不到膏药旗的踪影。

    “中佐!中佐,快看。”佐藤叹口气,支援是没指望了。刚要让士兵继续躲藏,旁边的军官突然拉了拉他:“来了一艘巡洋舰。”

    “巡洋舰?”佐藤运目看去,果然有一艘巡洋舰大小的军舰越过战列舰编队,向岛屿这边驶来。战列舰皮糙肉厚打不过。这种三五千吨的小军舰总能击退吧。“八嘎,巡洋舰也敢靠近!快,把大炮推出来。”佐藤把牙一咬,下令士兵把隐藏在山洞里的4门150毫米重炮推出来。

    身为岛国,日本严重缺乏资源,加之要维持一支大舰队,所以日本陆军严重缺少重型火力。此刻的4门150毫米加农炮,已经是佐藤最宝贵的武器了。见到一名炮兵哆哆嗦嗦,一脚就飞了过去:“八嘎。快点装弹!”

    “嗨!”日本炮兵踉跄两步,不敢争辩连忙去扛炮弹。

    “等等,那是什么东西?快,把望远镜给我。”4门加农炮一点点转动炮口。试图攻击‘巡洋舰’时,佐藤忽然发现,‘巡洋舰’的后舰桥好像转了下,连忙拿起望远镜想看清楚。但他还没举起来。就见到他认为的‘后舰桥’,陡然喷出一朵巨大地火球。

    佐藤和几名军官眼睛立刻就直了,那么大的火球这哪里是‘巡洋舰’。分明是一艘‘浅水重炮舰’啊!不等他提醒,空气中就响起一阵如暴走高速列车般的呼啸声,然后一声沉闷的声音就像直接在耳膜上敲响,战场上所有的声音都在耳朵里消失,紧接着脚下的贺阳山都似乎震颤了一下。

    “这是多大口径的?”佐藤刷的就冷汗直流。愣愣的瞪着那艘‘浅水重炮舰’,甚至忘记了下令开炮。他那里知道,对面这艘根本不是‘巡洋舰’,也不是‘浅水重炮舰’,而是海军吸取久米岛缺乏持续性火力经验后,特意调来的青岛号试验舰。

    至于他看到的那门重炮,就是在朝鲜短暂发威的480毫米实验炮。

    重达1点5吨的特种低速高爆弹威力实在骇人,尤其是距离拉近后,只用七发炮弹,贺阳山最险峻的一段日军永备工事就被彻底砸烂。“中佐!支那登陆野甫岛了。”“野甫岛?”佐藤再次傻眼,怎么都没想到,对手居然先进攻野甫岛。

    在5艘战列舰、1艘炮舰和数艘火力支援舰的猛轰下,整个伊平屋岛上空都被尘霾和硝烟笼罩。这次廖长风一改之前炮火掩护结束后再登陆的办法,早早组织两个突击队,在炮火掩护下,快速从野甫岛和阿波岳山西面突出的浅滩完成滩头登陆。

    到中午12点,海军陆战对5师和一个陆军步兵师就已经全部上岛。

    “电令42联队,务必死战到底、拖延时间,大本营和本将会尽快派部队支援。”琉球大岛的玉泉洞地下司令部内,梅津美治郎面色阴沉。参谋记录下发给伊平屋岛的内容后,又快速地跑了出去。噔噔沉重而紧张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地下回荡,给人一种山雨欲来的沉闷压抑。

    梅津美治郎个子不高,气质儒雅,在日本军界被认为是一个手腕灵活,精明强干的高级军官,在下级眼中态度和蔼,毫无傲慢之气,用语也给人以谦恭文雅的感觉。但此人却是真正地皇道派死忠份子,对于海军迟迟不来,那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将军。”要说怨气,身处琉球的日本陆军将士没有不恨海军的,久米岛和伊平屋岛是琉球西大门,一旦就是,琉球大岛就是门户大开,还能让中国利用两岛做跳板,将登陆航行距离拉近。小松原道太郎就是其中的代表,愤愤而道:“伊平屋岛距离大岛只有40公里,距离太近了!所以我们不应该再寄托海军来救援,一定要想办法去支援佐藤。”

    梅津美治郎虽然气愤,但还没糊涂。虽然大岛距离伊平屋岛只有40公里,但陆军就那么几艘可以使用的军舰,而且还都在琉球东面,怎么能突破由上百艘战舰组成的海上封锁线呢?

    “可以使用速度快的小型鱼雷舰和驱逐舰。”梅津美治郎正在犯愁时,被山本五十六塞到琉球出任驻守舰队司令的丰田副武走进山洞,神色倨傲的扬扬的手里电报,瞪一眼刚才说话的小松:“小松君!请注意你的职位,不要在这个时候散播军队的不合!”

    丰田副武和陆军的纠葛在日本军界人所众知,本来他是死活不愿意来协同陆军守岛的,但看在国家存亡的份上,才勉强答应。听到小松在内的陆军军官侮辱海军,当然是毫不客气。梅津美治郎怕又引起口角,连忙转移话题:“大将,您刚才的意思是?”

    “这是山本大将的电报,联合舰队正在赶来。”

    听说海军主力终于来了,梅津美治郎连忙夺过电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追问道:“大将,您刚才说小型军舰是什么意思?”

    “只有40公里,小型舰船全速一小时就可以抵达,所以我可以出动小型鱼雷舰和驱逐舰,携带陆军,用夜晚掩护你们上岛。”生死时刻,丰田副武也顾不上继续和陆军吵架,手指伊平屋岛西北:“所以,请告诉42联队,一定要坚持守住东北角。”

    ====

    ps:抱歉,昨天到家太晚了,忘记了请假。今天是年前最后一个假期,所以要需要将过年的东西都买好。没办法,老妈骨折还没痊愈,河马又是双职工家庭,所以一直要上班到大年三十下午才能放假。到那时再准备,来不及年夜饭了,所以今天把自己当两个人用,开了一天的车来回在超市和卖场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