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98章 台风(七)

第998章 台风(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周森发现的,正是姗姗来迟,试图驰援久米岛的栗田健男和第三重巡战队。

    第三重巡战队有两艘利根级重巡洋舰、还有被誉为“决战兵器”的大井号和北上号重装鱼雷巡洋舰。前者是最上级的后续舰,因为没有条约束缚,采用了相同的五座203毫米双联装主炮,满载达到1万4千吨。原计划建造四艘,但后两艘还没开工,战争就爆发了。而后者,则是九三‘长矛’氧气鱼雷研制成功后,特意用两艘球磨级巡洋舰改装而成的“新式军舰”。两舰各有十座四联装610毫米鱼雷发射管,单侧齐射时,一次可以发射20枚鱼雷!全舰更是高达40枚!配合九三‘长矛’氧气鱼雷的可怕射程和杀伤力,理论上,两艘巡洋舰一次齐射足够摧毁一支航母舰队!所以研制成功后,就一直被日本海军隐藏至今。

    山本将两艘重装鱼雷巡洋舰编入第三战队,还让栗田健男出任战队司令,是经过精心选择的。别看栗田常年在海上服役,也没有大学经历,在海军的地位看似不如南云,但在雷击战术上,他比南云还强,是日本海军公认的“雷击王”。

    加上琉球海域岛屿众多,是实施夜战雷击的好场所。将两艘最强的重装鱼雷舰交给他,山本五十六可谓煞费苦心。

    ‘旗鱼号’发出电报,率‘大黄鱼号’抢位时,正在庆良间西南两个方向巡逻的第126和128驱巡编队闻讯后,编队指挥官杨志凯上校和陈建生上校立即从久米岛和宫古岛方向全速扑来。两支编队总计4艘重巡洋舰、4艘轻巡洋舰和16艘驱逐舰,成半弧形,准备对栗田舰队实施包夹。

    “将军,还有十分钟进入庆良间。”

    “让15战队打开探信仪,搜索前进。我们要小心一些。”利根号高大的舰桥内。栗田健男微微抬起下巴,神情警惕,毕竟现在的东海已经不是昔日日本海军可以横行的海域。但他也没办法,战局比想象的更加严重,如果国破而舰队在,那么海军就会被永远的钉在耻辱柱上。所以一进入庆良间海域,他就下令四艘阳炎级驱逐舰散开,打开主动声纳戒备潜艇。

    从初春级驱逐舰起,日本海军就开始列装93探信仪和93式水听机,也就是主动声纳和被动声纳。93探信仪仿造自法国scam主动声纳。93式水听机则是美国mv被动声纳的仿造品。其中探信仪主要装备水面驱逐舰,对潜艇的最大探测距离为2000米,深度310米,但误差却达到100米,而后者主要装备潜艇。

    ‘黑潮号’等四艘从编队散开的驱逐舰,让周森目光一凝,还没发出命令,几声刺耳的声音陡然传来。

    “pin——pin——pin。”

    “该死!是主动声纳!给我方位角度!”潜艇兵太熟悉这种声音了,周森也吓得冷汗直流。他没想到。日本舰队竟然会开启主动声纳。要知道,各国舰队航行时,都恨不能悄无声息,除非有明确目标。极少开启主动声纳,所以他还以为被日本驱逐舰发现了。后来他才知道,日本海军极不均衡,严重缺乏反潜战术。所以进入危险海域后总喜欢大开声纳。

    “角度一五零,速度22节。”虽然对方打开主动声纳后,反而方便了定位。但大副快速按一番计算器后,却摇了摇头:“鱼雷角度不足,最低要求一八零。”

    “玛德!拼了。”周森一跺脚,狠拍一下扶手:“无勤务舰员全部向前舱集合,封闭轮机舱。左压水舱注水,检查鱼雷,轮机舱准备增压,准备大倾斜发射。”令大家心惊胆战的声音越来越急,潜艇兵们立刻按照命令向前舱集合,然后关闭水密舱门,左压水舱也迅速发出一阵丝丝的灌注声。由于左压水舱注水,右压水舱是空仓,旗鱼号的艇身迅速向左偏斜,所有人都死死抱着扶手,以免摔倒。这种靠不规则注水进行配重,人为的加快舰艏偏转的办法,让艇艏获得了一个较大的左转速度,原本靠电力推进需要数十秒才能获得的角度,现在只用15秒就达到发射条件。但这样做很危险,一旦无法控制平衡,极可能导致艇艏鱼雷或轮机舱发生意外。

    “目标锁定!1、2、3、4号鱼雷发射!计算撞击时间!右压水舱注水!10秒后主压水舱注水!左舵15度——下潜,下潜!”

    “嘭——嘭——”4枚鱼-5型热动力鱼雷出舱的连续轻响中,艇艏轻微一震。随着右压水舱开始注水,潜艇慢慢地恢复平衡,轮机舱也终于正常运转。当十秒后主压水舱也开始注水,深度计迅速向下走动。

    “潜深二十米、二十五米、三十米。”

    “10秒倒计时8、7、6。”

    艇内的计数声,外部刺耳的主动高频音波,让大家热汗直流,抱着扶手,屏息等待。

    “四十米。”

    “2、1轰轰!”

    沉闷的爆炸,如同夏季暴雨前的惊雷,打破了压抑和窒息的气氛。水兵们狠狠地挥手,宣泄心中的痛快。但危机还没结束:“高速螺旋桨声我们被发现了!他们在投深水炸弹!”

    “咚——咚——咚。”

    不等上浮查看击中的是那艘目标,‘旗鱼号’声纳手已经大声尖叫,头顶也同时响起连续的深水炸弹入水声。不过稍稍凝神后,周森就和大家松了口气,因为最近的深水炸弹投放距离,距离潜艇都有五百多米。

    海面上已经混乱如麻,周森冒险的大倾斜发射,不仅为‘旗鱼号’快速赢得发射角度,还奇迹般连续命中打头的筑摩号重巡洋舰和护航夏云驱逐舰。350公斤雷头,威力不如日本的‘长矛’鱼雷。但对驱巡舰来说,依然不容小视。顷刻间,日本‘夏云号’驱逐舰就如竹节般,从舰艉而起的爆炸波及中部鱼雷发射器,氧气机和鱼雷一路爆开横扫甲板。筑摩号重巡也快速左倾,甲板上十余名水兵被抛落大海。还不等栗田健男发号规避,他的脚下也陡地猛烈颤两下,同时左前方的筑摩号左舷,再一次腾起两道巨大地水柱。

    这轮进攻的,正是跟在‘旗鱼号’身后的‘大黄鱼号’。与周森留了两枚鱼雷不同。‘大黄鱼号’艇长利用混乱之机,把全部六枚鱼雷都全部对准近在咫尺的利根号和筑摩号。轰轰的巨响中,水柱高高腾起,连挨三枚鱼雷的筑摩号瞬间就喷出滚滚浓烟,甲板上一片混乱,水兵们抱着救生圈就往海里跳。利根号也好不到哪去,虽然少吃了一枚鱼雷,但依旧无法阻止的发生倾斜,尤其是舰艉更是快速下沉。甲板上的水上飞机和杂物不断滑落,连舰艏都慢慢翘了起来。

    栗田头皮发麻,怎么也没想到,才到庆良间。还没机会发挥自己‘雷击王’的本事,战队里最重要的两艘重巡就相继遭潜艇偷袭。旗舰利根号和筑摩号重巡的损失,也让跟在后面的大井号和北上号目瞪口呆,率领两舰的岸福治少将更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是应该继续前进完成任务,还是放弃重巡立刻撤退。连号称经验丰富的栗田,此时竟然也忘记了下命令。只顾着想办法拯救旗舰。

    剩下的五艘驱逐舰倒是尽职,盲目地乱扔深水炸弹,海面上全是炸弹激起的白色水沫。‘旗鱼号’和‘大黄鱼号’补充好鱼雷后,本来还想绕回去继续偷袭,面对这种情况,也只能快速暂避。足足花了十五分钟,栗田才率领官兵拼死恢复了利根号的平衡,但筑摩号的甲板已经垂直,只能看着它慢慢沉没。“撤退,撤退!”栗田的狂吼中,利根号带着剩余舰船,掉头向东逃窜。就在舰队快看到琉球大岛南端,喜屋武岬灯塔时,却不知道危险已经快速靠近。

    23点10分,128驱巡编队的‘嫩江号’轻巡洋舰的雷达,捕捉到以22节逃窜的利根号和四艘护航驱逐舰。由于没有雷达,栗田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艘轻巡和两艘秦岭级驱逐舰瞄准。因为对手是重巡,即使严重受伤,‘嫩江号’舰长黄灿坤少校也不敢轻率地拉近距离发动炮战,所以汇报给后面的主力后,在相隔八千米的地方下令三舰横转,准备实施鱼雷攻击。但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利根号的甲板上忽然亮起一团火球。事后得知,这是损管人员重启右舷发电机组,电气线路自燃导致。这团微弱地亮光,让利根号逃过一劫,桅杆上“猫眼”正是靠这点微弱光芒,发现了八千米外,已经横转的‘嫩江号’。“右舷——敌袭!”刹那间,刺耳的警报声响彻云霄,受伤的‘利根号’立即掉转炮口。

    “全部火力!”发觉偷袭失败,黄灿坤少校立即让三舰把鱼雷全打出去,然后下令进行炮战。‘嫩江号’是老式图门江级轻巡洋舰,满载排水量只有8800吨,武器为4座双联155毫米/l50型主炮,防空和反潜能力,与各国新锐轻巡洋舰比比较落后,所以除了在开战初期参加过几次任务外,之后剩余的六艘同型舰都被用于巡逻和护航任务。

    炮战一起,立刻就进入白热化。织密的炮弹,在高高地海浪之间互相穿梭。进水严重的利根号率先中弹,但8门155毫米主炮在高海况下,无法形成太大威胁。相反利根号的10门203毫米主炮,占据了炮弹更重的优势。23点27分,‘嫩江号’惨遭打击,利根号的一枚穿甲弹径直从三号炮塔正面穿过,并在炮塔内爆炸,导致炮班损失,炮塔也被彻底炸毁。

    “长官,利根号左后方,目标信号较强,怀疑是巡洋舰,距离8海里!”黄灿坤正要寻找办法对付利根号,此时雷达忽然汇报,在利根号左后方。又发现数艘军舰,其中两艘反射信号很强。此时的雷达无法辨别目标,但通过长期使用,雷达兵们摸索出一套靠反射信号强弱,辨别目标大小的办法。又出现两艘巡洋舰的消息,让黄灿坤萌生了退意,但他不知道,水下危机正在高速靠近。

    正当‘嫩江号’右转,试图拉开距离时,左舷舰艉处猛然发出一阵巨响。原来。为利根号护航的日本‘黑潮号’和‘亲潮号’两艘驱逐舰,利用夜战较为混乱的机会,以利根号为轴,从舰艏大转切入雷达盲区,然后从左侧黑暗中高速钻出,并向‘嫩江号’打出了16枚九三‘长矛’鱼雷。虽然发射匆忙只有一枚命中,但威力巨大的610毫米‘长矛’氧气鱼雷,霎时就让‘嫩江号’失去航行能力。主机损坏,船舵失灵。只能在原地打转的‘嫩江号’立刻遭到利根号在内的五艘日本军舰的集火进攻。一团又一团火球,从甲板和舰身上腾起,到处都是爆炸和浓烟,舰长黄灿坤少校也在这轮炮击中牺牲。

    眼看“嫩江号”岌岌可危。已经开始下沉时,一串猛烈地炮火,带着暗红色炮焰流彩,狠狠落在利根号四周。

    由海军上校陈建生率领的128驱巡编队。从南面宫古岛方向的黑暗中杀出。库页岛号和崇明岛号重巡洋舰组成炮击编队,以每分钟三发的速度,向受伤的利根号投掷炮弹。‘嫩江号’的姊妹舰。‘绥芬河号’轻巡与另外六艘驱逐舰,则集中火力,凶狠的向栗田舰队直插过去,试图从中间切断利根号和两艘重装鱼雷巡洋舰的联系。在雷达的帮助下,两艘台湾岛级重巡的210毫米炮弹,如潮水般全部涌向威胁最大的利根号,对其实施集火进攻。

    在如此凶狠的打击下,利根号的行动越来越缓慢,反击也开始减弱。‘绥芬河号’当即抓住良机,率领驱逐舰试图从利根号舰艏方向实施突击,既能牵制火力,又能近距离打击对手。日本驱逐舰见状,立即越众而出,与‘绥芬河号’编队绞杀在一起。异常残酷的夜间炮战,进入最**!双方的二十余艘军舰,在琉球岛南端不断机动、回旋追逐。各自的水兵将士都倾尽全力发射炮弹和施放鱼雷。短短几分钟内,双方就各损失两艘驱逐舰。接连不断的爆炸和火光,将黑夜烧成了白昼。

    23点50分,甲板起火的‘绥芬河号’一举冲到利根号左舷,将栗田与大井号和北上号的联络切断。此时,一直在庆良间巡逻的126驱巡编队的‘丹霞山号’驱逐舰率3艘姊妹舰,从西面告诉追了上来。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4艘驱逐舰毫不犹豫的向栗田舰队发起进攻。

    西南两面同时出现敌舰,远处还有两艘台湾岛级重巡助阵,自己的利根号进水严重已经凶多吉少。这些情况交织在一起,让栗田健男开始慌张,捏住仪岛的手心里,湿漉漉的直打滑。就在此时,一个意外出现,正试图越过‘利根号’进攻两艘台湾岛级重巡‘大井号’的甲板上,突然亮起一团耀眼的火球。这团火球吓坏了栗田,他以为是鱼雷被击中的诱爆火光。要知道,重装鱼雷巡洋舰不仅进攻厉害,上面的40枚鱼雷和氧气机,同样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何况两艘重装鱼雷巡洋舰是他能否逃脱的关键,于是不顾距离和角度不足,严令岸福治立刻向库页岛号和崇明岛号发动雷击进攻。

    陈建生其实清楚日本九三‘长矛’氧气鱼雷的厉害,也知道日本从驱逐舰到重巡,都能实施雷击战术,所以他一直刻意的让库页岛号和崇明岛号在战圈外,在15公里外实施远程炮击,速度也保持在25节。按理说,这个距离和速度,日舰即使实施雷击,也有足够的规避空间。岸福治同样明白,所以一直在寻找机会,试图利用‘利根号’和驱逐舰的掩护,拉近距离。按照他的预想,只要能拉近到1万米,甚至1万2千米,也有百分百的机会一举击沉这两艘台湾岛级重巡洋舰。

    但栗田的命令,让他无可奈何,只得提前下令右舷齐射。

    40枚九三‘长矛’氧气鱼雷,在短短一分钟内全部打出,形成一个巨大的扇面,以50节的高速向陈建生扑来。

    其实九三‘长矛’氧气鱼雷并非像日本吹嘘的那样,无迹可查。至少在发射和入水后。还是有明显的痕迹的。所以陈建生一上战场,就提醒注意鱼雷,还察觉到这两艘火力很弱的球磨级轻巡,特意让驱逐舰注意。不过他并没有让重巡进攻,因为按照交战原则,他必须先消灭‘利根号’。

    岸福治下令发射鱼雷后,一艘秦岭级驱逐舰就发现了异常,立刻通知旗舰规避。

    球磨级轻巡洋舰对中国海军来说,已经非常熟悉,它拥有两座四联装610毫米鱼雷发射管。所以陈建生和参谋们立即按照老数据,计算所需的规避空间和距离。应该说,从交战开始到最后,128驱巡编队都没有犯错,相反还一直压着栗田舰队再打。哪怕‘嫩江号’被击中损伤,也值得表彰,因为它为主力抵达赢得了时间。但陈建生万万没想到,对面两艘的球磨级轻巡早已被日本海军改的面目全非,更没想到。会有人丧心病狂的一口气为军舰安装40根610毫米鱼雷发射管,雷击扇面更是老球磨级的整整三倍!

    凌晨1点17分,以为已经脱离‘鱼雷扇区’陈建生下令转向,准备对‘利根号’实施最后一击。但就在两艘重巡转舵的同时。几声剧烈地爆炸,先后从两舰左舷响起。610毫米!能以50节狂奔2万米!雷头装药490公斤!隐蔽在水下毫无痕迹的五枚‘长矛’,齐刷刷击中了库页岛号和崇明岛号。

    很多年后,参加过这场夜战的水兵们都记得那惊心动的一幕。吃到三枚鱼雷的库页岛号当即失速。舰艏在爆炸中被整体切断,鱼雷产生的海水空腔效应,将1万4千吨的船体横推数米。火势瞬间蔓延至整个甲板。陈建生和将士们虽然奋力抢救,但终因伤势太重,不得不与20分钟后下令弃舰,最后有227名海军将士随舰牺牲。而吃到两枚鱼雷的崇明岛号,也受重创,第一枚鱼雷击中前锅炉舱,丧失一半动力,第二枚鱼雷命中舰艉,导致轮机舱和主轴严重损坏,不得不立刻退出战斗。

    两艘重巡的相继损失,让原本处于优势的128驱巡编队霎时陷入苦战。如果不是一位大胆地舰长和一个异想天开的信号,恐怕整个编队都会完蛋!

    就在‘崇明岛号’打出灯光信号脱离战圈,日本‘利根号’却欢呼震天,庆祝死里逃生的时候,从其右后方窜上来的中国海军‘丹霞山号’驱逐舰突然亮起桅灯,反复打出一串奇怪灯语“不要再射击友舰”。

    栗田健男和‘利根号’此时的注意力全在两艘台湾岛级重巡,和正面的突击的‘绥芬河号’轻巡上,当这个灯语信号出现,日本信号兵顿时满头雾水。要知道,夜间乱战由于目视距离短,是很容易误伤的,所以日本信号兵向舰桥汇报后,‘利根号舰长’还以为真是自己的军舰,要求核实确认。

    由于当时炮火密集烟雾大,海况也较差,所以日本海军‘猫眼’并没立刻分辨出,但对着距离越来越近,‘丹霞山号’的军官和水兵们开始紧张。唯独舰长安家盛少校,却兴奋地直搓手:“探照灯准备!瞄准桅杆和甲板观察哨,鱼雷解锁开灯!”

    一声大吼中,‘丹霞山号’上的两台大功率探照灯如同两道锐利的针刺,扎的那些日本‘猫眼’直流眼泪。谁都知道,强光照射下,靠目视分辨光源是很困难的,而利根号上的‘猫眼’们,就这样被两道强光,刺得愈加分辨不清目标。而此时,‘丹霞山号’居然还在装无辜,拼命地发送灯光信号。

    “不要再射击友舰,不要再射击友舰。”

    直到‘丹霞山号’以33节的高速,冲到‘利根号’左舷2300米时,那根单独的巨大烟囱才让‘猫眼’们眼皮狂跳。但什么都晚了!年仅29岁,颇有大航海时代古风的海军少校安家盛,如疯子般拔出军刀,冲上甲板,就那么直挺挺的暴露在一艘重巡的炮口下,用尽全身力气,刀尖所指,高声命令:“全速开火!为旗舰报仇!鱼雷!打出去,全部都打出去!”3门双联120毫米速射炮,拉着长长地暗红色火线,疯狂地‘清洗’着利根号的甲板,连40毫米速射炮都猛烈扫射从舰桥到桅杆的所有部位。而舰体舯部的8根鱼雷管,更是在五秒内就全部打出。

    8枚550毫米鱼-5型热动力鱼雷,同样以50节的高速,冲向进水严重,又被两艘台湾岛级重巡洋舰打得只剩下19节的日本重巡。这么近的距离,即使全盛时期的‘利根号’也不可能躲避。庆良间夜战最炫目,最**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到,‘利根号’如同驶入了可怕地飓风中,又如旁边站着一名海神巨人般,被左舷不断地涌起高达百米的粗大水柱,连续的向南推搡,巨大地钢铁舰身不断歪斜-拉平-又歪斜。

    爆炸率先在舰艏发生,然后一号而二号炮塔发生诱爆,数百枚本来用于炮击久米岛的203毫米高爆弹同时爆炸,两座数百吨的炮塔,被冲击波掀到数十米高空。爆炸迅速向舰岛和后甲板蔓延,舯部的九三‘长矛’氧气鱼雷、氧气机、瓦斯罐、交通艇、后面的炮塔,最底层的锅炉舱。如同裹了火般,从舰艏流淌到舰艉。最后,军舰发出几声连续的吱呀后,竟然硬生生的一节节断裂。

    这种惨烈无比的爆炸画面,着实吓坏了双方的水兵,以至于大家竟然都没发现,126驱巡编队的2艘武汉级重巡和2艘长江级轻巡,已经出现在12公里外。

    “开火!”好友兼同学陈建生的惨重损失,让矮胖的杨志凯火冒三丈。他可不像老同学那么谨慎,直接就下令四艘巡洋舰拉近到1万米进攻。18门210和24门155毫米舰炮,全部对准了威胁最大的大井号和北上号。可怜的岸福治根本就没想过炮战,尤其是面对长江级这种拥有12门155毫米舰炮,每分钟能投掷84枚炮弹的新式万吨级轻巡洋舰,不到几分钟,大井号甲板上的鱼雷发射器装甲罩,就被连续贯穿,鱼雷纷纷爆炸。而北上号更惨,它一发炮弹都没吃到,却因为高速机动时太颠簸,使得已经充满液氧的九三‘长矛’氧气鱼雷的雷体内,燃料和液氧发生混合后自爆。最后被莫干山号驱逐舰瞅准机会,冲到已经打光鱼雷的右舷,向其连射四枚鱼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