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94章 台风(三)

第994章 台风(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支那人上来了!将军,支那人来了!”

    姑米山幽森阴暗的岩洞夯道内,挤满了带着防毒面具,紧张备战的日本兵。一名哨兵,在他们之间边跑边喊,神色紧张。“八嘎!不要慌乱。”当他跑到中间,喝斥声从人堆里响起。身着泥黄色短袖军装的36师师团长栗林忠道,慢慢站了起来,倾听了一会后,向观察口走去。

    栗林忠道原来是骑兵旅长,法国战役和中亚会战让世界看到装甲力量的重要性后,日本陆军也砸锅卖铁将原来的骑兵改为装甲兵,他不得不告别心爱的战马,来到琉球任第二军参谋。威克岛得而复失后,被冲绳方面军军长梅津美治郎派来防御久米岛。

    孤岛防御战,尤其在海军不占优势的情况下,需要极大地毅力和勇气。梅津美治郎正是看中了他的骑兵出身,希望靠马背上积攒的豪勇,守住重要的琉球东大门。栗林忠道也非常尽职,一来久米岛,就率领36师团大肆挖洞,修筑地下工事,取消一切暴露在地表的掩体,要求所有工事都要做好掩护,必须有良好的通风和防火准备。最后,他还放弃反登陆战中,将兵力布置在沿岸的传统手段,因为他认为中国海军肯定会反复炮击沿岸一公里的登陆场,与其在这浪费兵力,不如全部收缩到三座死火山和中央地区。

    “打开。”

    栗林忠道走到最高的观察哨后,几名日本兵立刻用厚布包住手,将滚烫的厚厚钢质井盖向外推开。阳光洒入的洞穴的同时,一幕凄惨无比的画面出现在他们面前。几周前还被大片大片绿色灌木植被包裹的姑米山已经满目萧瑟,树木全部被烧焦炸断,裸露的地表黑黄色相间,密密麻麻的弹坑,犹如高倍望远镜下的月球表面,原本清澈见底的火山悬湖。也已经变成泥黄色。

    “西南,还有东南。”哨兵的提醒下,只见到,密密麻麻的两栖装甲车和登陆艇,在水线尽头的波涛中起起伏伏时隐时现,道道白浪再告诉大家,登陆战已经开始。“传我的命令!终战(决战)已经开始,尽忠天皇的时刻到了!军官们都要上一线。不要随意冲锋。要多利用地势和掩体,近距离射击,每个小队都要求能互相支援。要让支那人知道,每杀死我们一个士兵,他们就要付出十具尸体!”

    在他的命令中,上万的日军兵从坑道和岩洞里钻出。刚才还见不到人影的久米岛霎时活跃起来。焦黑的地面上,一个个厚厚的钢铁井盖被用木棍撑起,露出一条条细窄的射击窗,各式各样的枪口从里面伸了出来。还有一些大的井盖掀开后,露出了地陷式高炮阵地,在士兵操作下,三四门20毫米98式高炮快速扬起炮口。山崖悬壁的一些大石后面,还探出不少37、47毫米和70毫米步兵炮。

    “三分钟!”

    日军这边准备时,登陆艇上。艇长竖起三根手指,大声地提醒。

    “不要乱跑!跟着我,要注意隐蔽,日本兵的枪法不错记住我的话,我不希望给你们家里寄信。”保护战地记者的步兵班长,一边检查两人的头盔和救生衣,一面大声地告诫登陆注意事项。张水生握住扶手,连连点头,身为战地记者。他太清楚班长嘴里的“寄信”是什么意思。本来还想说几句让人家放心。可嘴一张,自己却先呕吐起来。

    “给。多抽几口,上岸就好了。”班长见状呵呵一笑,将叼在嘴里的半截香烟硬塞到他嘴里,继续关照道:“记住,舱门一开,立刻往两边跑!艇上的机枪会掩护。”

    “一分钟!”

    不等说完,艇长高高翘起一根手指。此时连班长都不说话了,死死握住自动步枪,大口大口的深呼吸,等待舱门开启。“吱。”当艇底接触到沙石,发出牙酸的摩擦声后,最前面的士兵立刻放下桥门。同时,登陆艇两侧的各一挺12.7毫米重机枪,也不管岸上有没有人,直接就扫了出去。“咚咚咚咚。”就在耳旁的重机枪,让两名记者脸愈加苍白,四处蹦跳的弹壳从高处溅撒而下,砸在士兵的钢盔上,落在积水的船舱里,发出叮铛脆响。

    随着舱门一点点打开,视线慢慢开阔。正当大家要跨出桥门,左边焦黄色的阿拉山悬崖上,两团火球霎时刺入眼帘。“炮击!冲出去,冲冲冲。”

    “跑起来,轰轰!不要停在这里,去岸上,岸上!”

    “海马呼叫老鹰,海马呼叫老鹰!西南山体突出部,两门速射炮!”

    张水生还没看清楚景物,就被班长按住头一把推出船舱。齐腰深的温暖海水,让他霎时清醒,顾不上查看四周,将塑料袋封装的手提式摄像机高举过顶,跟着士兵快步向岸边跑去。等接近岸边时,他才瞅准空挡,躲到一块水泥三角体后面,撕开封袋,快速打开摄像机对准身后。黑白的镜头中,一艘接着一艘登陆艇打开舱门,释放出数以百计的陆战队士兵。士兵们弯着腰,快步冲刺,两辆“海蛇”两栖坦克在他身边不远停下,掉转炮口,对准悬崖突出部的日军速射炮阵地,连连开火。更多地两栖装甲车从它们身边绕过,快速爬上海岸,搭乘两栖车的士兵纷纷跳下建立滩头阵地。

    两架盘旋的夜叉俯冲轰炸机发出尖啸,快速而下。“跑!跑起来,不要停在这里!”张水生正要拍俯冲轰炸机投弹的英姿,班长的脑袋却冲入镜头,手指前方大喊大叫,吓得他不敢再逗留,重新起身拼命地跟着大家向前跑去。短短百米,就耗干了全部力气,当看到一团焦黑的灌木,迫不及待地卧倒,然后翻个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快点,不想当靶子,就脱掉救生衣!”尽职的班长却不敢歇息,一把扯掉身上的救生衣,拔出匕首几下就将张水生的救生衣丢到边上,这才卧倒小心观察。“班长,怎么不对劲啊!”机枪手快速冲到旁边,一边手忙脚乱撕开塑料布。一边安装子弹大声摇头。

    “怎么不对劲?”张水生很纳闷。

    机枪手翻翻白眼,手指后面正在跑来的战友:“自己看,真他妈算抢滩吗?”开始张水生还没明白,但班长解释后才发现,宽达两公里的登陆正面,几乎没遭到任何抵抗。只有寥寥几门速射炮。居高临下从奥武岛和阿拉山悬崖上向沙滩开火。“昨晚连长在动员会上说,岛上差不多有一个师团呢。可你看,这里连一个中队都不到。”

    “肯定被炮击和燃烧弹炸死了。”乐观的荆启伦从后面爬了过来,他是张水生的助手。一边爬,还不断地仰头张望深处。班长连忙按住他的钢盔,大家最害怕就是这类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附近的士兵却纷纷白他一眼,就算火力覆盖再多几倍,总有尸体吧?可以路过来,除了障碍就是障碍。连根毛都没看到。

    本以为要血战一场的抢滩战,竟然风平浪静,别说突击队了,连设在“周亚夫号”护航航母上的登陆指挥部,都被惊动。亲自指挥的廖长风丢下作业笔,抬起头看着来回报的军官:“什么意思?”他是陆战队的参谋长,也是龙云和刘明诏的同学。

    “张师长说,两个方向都没有抵抗,也没发现大股日军。部队上岸很顺利。”参谋想想。又加了句:“应该是太顺利!”

    “没抵抗,也没日军?”廖长风愣了下。要说登陆战也打了不少。从关岛到还在打的吉尔伯特群岛,大大小小十几次,那次不是上岸时遭日军阻击损失很大的。难道说,久米岛的驻军已经撤离了?“不可能,侦查舰一直在四周盯着,最近半个月基本没有运输船靠近。”张兆洋肯定的摇摇头,他是第12航母战斗群的司令。

    渤海海峡海战时,他还是安海号战列舰的甲板左舷枪炮副官,和现在的海军司令秉文一起,向程璧光提出过“伤十指不如断一指”的战术,最终重创比睿号。那次战斗,打出了民国海军的精神和士气,虽然实际上两艘安海受伤严重,且因为当年技术差迟迟无法彻底修复,但依然引起世界海军大国的注意,将中国拉入了海军协议。

    和秉文不同,张兆洋身材高大,尤其是那双鹰目,总会给人很大的压迫感。有意思的是,他和廖长风“恩怨颇深”,因为他儿子不声不响已经和廖长风的二女儿秘密结婚。而且是拿到结婚证后,才告知双方父母,气得廖长风差点让士兵去抓人。

    “告诉张师长,先守住滩头,等第二批部队上去,再深入。提醒他,要特别注意观察。对了,让重炮连上去,再让海骑兵中队做准备,一会可能要用。”

    一听部署,张兆洋就明白了,问道:“你意思是,他们故意放弃了滩头?”

    “怎么?你还真以为一顿炮弹,就能把日本人都送上天?”廖长风没好气的瞪着这位“便宜亲家”。张兆洋哈哈一笑:“我说老廖,不就是你闺女那点事嘛。放心放心,等回去,我亲自上门向嫂夫人赔罪。”

    廖长风哼哼两声,拿起望远镜走到窗口。

    升降机开始将一架架“海骑兵”直升机提上甲板。经过多次实战摸索后,海军和陆战队逐步摸索出一些直升机的使用经验,飞机公司还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了些改进,比如采用更大马力的发动机,减重和增强海上起降能力,安装机枪架等等。

    一小时后,第二批一百余辆坦克/装甲车,和6600名陆战队士兵登上海滩,十余艘坦克登陆舰也向西南狭长的沙洲驶去,试图在那边冲摊释放第三批部队。第二批战友上岸后,已经趴在沙地里,晒得头晕眼花的突击队纷纷爬了起来,开始向内陆挺进。“出发,小心点!注意观察。”张水生和班长跟在一个两栖坦克连身后,慢慢地向岛内搜索前进。让大家奇怪的是,一路上虽然有不少日军尸体,但几乎看不到任何成建制的抵抗。“不会是真的死光了吧?”班长心里嘀咕着。

    “我就说嘛,五艘战列舰外加十几艘巡洋舰,怎么还有人能活。看,那边有个掩体。”年轻的荆启伦觉得班长和大家太小心了,一边拍摄,一边嘀嘀咕咕。当见到一个被炸开的掩体,他立刻想跑过去查看。“小心!”班长连忙伸手抓住他。

    “放心,没,啪啪。”荆启伦直起腰,刚要说没事,两声枪响传来。等张水生扭过头,荆启伦的胳膊上已经冒出大片鲜血。“小心!卧倒!”没等他明白出了什么事,班长和几名士兵就已经将两人压倒在地。几乎是同时,装甲连就仿佛成了无意中捅破马蜂窝的熊瞎子,当深入一公里后,原本连鬼影子都没有的山坡上,突然射出无数的子弹和炮弹。

    “卧倒!”

    “躲在坦克后面!”

    “后面,后面也有机枪。”

    “妈的,小日本都在纵深!”

    “啊!我中枪了,我中枪了,快救救我!”

    步枪、掷弹筒、歪把子轻机枪、92重机枪等等等等!只要听说过的日军轻武器,几乎全都向装甲连射了过来。更可怕的是,弹雨不仅仅来自前面,左边。右边甚至后面,都喷射出很多子弹。“蜥蜴三号呼叫,蜥蜴三号呼叫,伊福海滩以东1200米。遭到伏击,遭到伏击请求支援。”

    张水生的身边,全是爆炸嘶喊,感觉就像踏入了暴风雨中,满耳都是啾啾作响的子弹飞速声。为了记录下真实的战争,他咬着牙,举起摄影机继续拍摄。单镜头的画面,却让他胆颤心惊。只见到,满屏都是战友被击中的画面,短短几分钟,就有十余名士兵被打死,鲜血喷得地表到处都是。一名被炸弹腿的士兵,在泥浆里拼命打滚,卫生兵冲上去想将他拉回坦克后面进行包扎,不知从哪里窜出的子弹,就从卫生兵脖子中间穿了过去。

    他的手再抖,身体蜷缩成一团,忍着呕吐,透过缝隙将镜头对准前面的敌军。黑白色的画面中,数以千计的日本兵像潜藏的寄居蟹一样,正在从精心伪装的永备火力点、工事和暗堡中进行猛烈阻击。很多紧贴着地表的地方,都露出了伪装巧妙的射击孔,精心构筑的火力陷阱,让突击队伤亡惨重,惨烈的战况,让他想起了人间地狱这个词。

    与此同时,另外几支深入的部队也同时蒙受惨重损失,短短片刻,就有近百名陆战对士兵被打死,受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收缩!坦克和装甲车收缩,环形防御。”

    “坚持住,支援马上就到!”连长大声地叫喊着,指挥坦克迅速靠拢,将步兵保护起来,然后不断用70毫米火炮向日军开火。跟在最后的两栖装甲运兵车也快速冲了上来,用“身躯”构筑临时阵地。但日军实在是太多了,居高临下还是不断有士兵被打死。

    “攻击机来了,卧倒!”

    关键时候,一架轰七改炮艇机,出现在海岸线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