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91章 决战吧!海军(五)

第991章 决战吧!海军(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敌人的炮弹,自己人的炮弹,稀里哗啦的在乌蒙山号四周爆炸。反反复复发送的橘红色信号完全没用,因为距离远能见度太差。而且西安级重巡在夜战时,是完全靠射电火控雷达引导火炮的,所以微弱信号很可能被瞭望手当成炮弹闪光点,反倒给8公里外的熊野号提供了坐标。“轰!”一枚210毫米炮弹在舰艉近距离爆炸,水柱拱得舰艉往右一歪,等杨天成努力站稳后才发现,驱逐舰的速度开始迅速下降。

    “怎么回事?那里中弹了?”

    “是螺旋桨,右桨好像被近失弹击中了。”

    “这是要玩死我啊!”杨天成和军官们仰天长叹。没有速度的驱逐舰,和靶子有什么区别?更可气的是,听声音好像还是自家的210毫米炮弹!真要吐血了。仗能打到这个程度,都不能用倒霉来形容了。“舰长,怎么办?”航海长的脸已经扭曲,歪歪的嘴巴一个劲抽动。

    “拼了,大不了混个烈士!”既然跑不掉,杨天成干脆破罐子破摔。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反正不管哪一边,总归是要干掉一个的,不然怎么都是死。于是一把揪住枪炮长的衣领:“鱼雷重新装好了吗?”

    “已经装好四枚。”

    “好,听我口令,准备发射!”

    “发射?舰长,向谁发射。”

    “屁话!”杨天成狠狠瞪一眼傻了的枪炮长,拿起电话大喊道:“主炮听我命令,防空弹准备,汇报日本重巡的距离。”

    “8500码、8000码轰轰轰左舷,近失弹!甲板上水7500码、7000码!左满舵,向熊野号发射鱼雷!”杨天成下令后,飘摇中的乌蒙山号用仅有的一个螺旋桨。迅速右转向熊野号打出四枚鱼雷。不等鱼雷命中目标,他再次高喊:“主炮,防空大倾角,全速开火!”

    “轰轰轰。”三门双联120毫米高平两用炮,以每分钟16发的速度,向夜空喷洒炮弹。冲天而起的炮弹,组成一串串暗红色的流彩,在雨夜里格外明显。

    “长官,好像不对劲!”这一串炮弹,终于让带头的昆明号重巡感觉到异样。要知道。现在是半夜,外面又是风又是雨的,谁会吃饱了没事进行防空作战?“难道想投降?暂时停火!用国际频道呼叫目标。”昆明号舰长立即喊停炮击,还让军官用国际通用频道呼叫被射电雷达瞄准的小点。但不管通讯员怎么努力,电波却像泥牛入海般了无音讯。

    “舰长,距离在接近!”昆明号舰长满头雾水,但不断接近的距离却让他不敢乱来。就在他准备重新炮击时,那艘朝天乱开火的“日舰”后面,居然亮起一团火球。“王八蛋。来啊!你到是来啊!日本杂种,想打我,再练几年吧!”当赌博似的鱼雷终于命中熊野号后,杨天成和水兵们全疯了。完全没有形象,挥着手、跳着脚,歇斯底里大呼小叫发泄刚才被追着打的怒气。

    “长官!发现莫尔斯码,那艘向天射击的军舰在发送莫尔斯码。”此时。昆明号的瞭望手终于在暗红色向天喷射的火线中,发现了海浪中时隐时现的桅灯信号。

    “说什么?”

    “说、说。”

    “快说,说什么!”

    “信号说。我是乌蒙山号,是那个混蛋打老子。”

    “。”

    乌蒙山号得救了,虽然灯光信号能把人气疯,可总不能因为被骂几句,就继续向战友开火吧?

    从跑错路开始,到奇迹般穿越敌船队偷袭榛名号战列舰,再到被敌我双方的28门主炮瞄准夹击,挨了上百发的炮弹后,还反戈一击用鱼雷击中日本熊野号重巡舰艏,最后还能想出在能见度极差的情况下,用高炮通知战友这一夜的乌蒙山号堪称传奇。而最最不可思议的是,遭了一夜罪后,乌蒙山号驱逐舰竟然只是擦伤桅杆,右螺旋桨被近失弹砸得脱落,四名水兵轻伤而已,一时间“幸运之舰”的美名传遍世界。事后,乌蒙山号被海军授予集体一等功,杨天成和军官均被授予国会勋章。在记者的大力宣传下,甚至还有导演看中这个故事,将其改编为一部叫《孤胆猎航》的电影,不仅让杨天成和乌蒙山号一夜间家户喻晓,也让他在三十年后子承父业,当选为民国总统。

    昆明号和南宁号知错能改,立刻重新设定目标,将火控雷达对准舰艏起火的熊野号重巡洋舰。

    4月16日凌晨一点三十分,台风登陆前七小时,后来被誉为世界最大海战的琉球大海战的前哨战,纳努美阿海战进入**(海战地点在那努美阿环礁)。发现自己打错目标的南宁号和昆明号及时调整,在火控雷达的引导下,成功锁定在马里亚纳海战中逃脱的日本熊野号重巡洋舰。作为一款专门针对台湾岛级的条约重巡,熊野号比乌蒙山号还倒霉,因为它不仅中雷进水,速度下降了5节,此刻面对的还是两艘标准排水量18700吨的西安级重巡洋舰。

    一场堪称“洗甲板”的炮战开始了,短短八分钟内,18门射速高达每分钟8枚的210毫米/l56舰炮,在四部射电火控雷达的指引下,向14000外,降速明显的熊野号倾洒了522枚330公斤特重型穿甲弹。即便后来统计命中率只有百分之十,但连续52枚穿甲弹,就算是战列舰都要颤栗。一枚枚炮弹,钻入薄弱的装甲发生爆炸,居住舱、锅炉舱、动力舱等等,远远看去,整艘军舰都被火球覆盖。

    熊野号被两艘西安级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时,那边的宁海号和定海号战列舰,开始了一场堪称“炮术训练”的对轰战。曾在金瓯角海战中,击沉日本青叶号重巡洋舰的徐增堂也完全没想到,是这样一幅场面。当他带两艘战列舰逼近榛名号,以为会有一场龙争虎斗热血沸腾的炮战时,却发现,榛名号的甲板已经倾斜11度,八门主炮根本没法瞄准。

    痛打落水狗,好机会啊!

    徐增堂毫不犹豫,下令拉近到15000米,用18门l55/330毫米舰炮,上演了一出“惨绝人寰”的炮战。在整整27分钟内,榛名号只打出了三轮齐射,无一命中,相反宁海号和定海号在射电火控雷达的引导下,连续命中对手83次,不仅将榛名号整个上层建筑全部扫平,还连续打击对方的水线主装甲带。最终,穿透力极强的330毫米炮弹连续命中炮塔地井和弹药库,在几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后,近三万吨的榛名号战列舰断裂成三截,带着木村进等1315名日本海军官兵,沉没在距离环礁东北110海里的深海中。

    到早上五点,纳努美阿海战结束,榛名号和熊野号双双被击沉,还有2艘日本特设巡洋舰和12艘商船被击沉,其余21艘商船全部被缴获。只有速度较快的古鹰号和加古号重巡,利用海面能见度较低的机会,逃回了拉包尔——

    小笠原群岛,聟岛东面的象头湾内,长门号和陆奥号肩并肩停靠在一起,旁边是金刚号和比睿号战列舰。

    在海湾的前面开阔处,翔鹤号、苍龙号、飞龙号、飞鹰号、隼鹰号和龙凤号六艘舰队或改装航母上,停满了舰载机,利根号、筑摩号、妙高号、那智号、足柄号、羽黑号、高雄号、爱宕号、摩耶号和鸟海号十艘重巡拱卫在中层,最外面还有阿武隈号、五十铃号、名取号、鬼怒号、阿贺野号、矢矧号、能代号和酒勾号八艘轻巡、以及三十余艘驱逐舰。

    这是日本联合舰队最强大的阵容了,短短大半年,旭日旗就随着一串串被击沉名单,在太平洋上迅速退败。除了躲起来准备用于最后决战的大和号与武藏号外,此时的太平洋上仅剩菲律宾的第四舰队和拉包尔的第六舰队。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中,联合舰队参谋长宇垣缠捏着电报,快步走进长门号的司令塔,头一点,将电报双手摆放在山本五十六面前:“大将,是木村君的尽忠电报!”

    “尽忠?!”旁边的冢原二四三和南云忠一等军官听到这两个字,严肃地豁然而起,纷纷看向面无表情的山本五十六。

    “他是一名好舰长,却没有尽职。”山本五十六仿佛早已料到般,拿起电报看上两眼,又淡淡的放在桌上。虽然他装作料事如神,若无其事,但实际上却很心疼。因为联合舰队停在这里,有一半原因是在等榛名号的消息。按照他的设想,如果榛名号能突围出来,那么就尽其主力,不管琉球,直扑威克岛和马绍尔,重新打通从珊瑚海航道。

    因为在日本海军看来,只要还有石油通道,那么现在就决战是很不合算,起码要等武藏号战列舰舾装好。然后靠陆军在琉球岛大幅消耗对手后,再出其不意打击对手。可木村进没完成任务,不仅宣布珊瑚岛通道被关闭,日本海军在南太平洋全面失败,也让联合舰队继续向南变得毫无意义。

    既然向南的路彻底断了,那就只剩下最后的工作。

    提早决战!

    “黑岛君,请以我的名义,联系大本营,转告冲绳的梅津美治郎阁下,执行捷一号作战计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