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90章 决战吧!海军(四)

第990章 决战吧!海军(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是榛名号,肯定是!看,前后背负式,四座炮塔。”

    接着炮火余光,航海长和军官们纷纷叫嚷起来,可声音怎么听都有股子闷气。一心想着立大功,却没想出门就被“雷劈”,电子设备全部完蛋不说,还跑错了路这他妈算什么事!要说这都怪设计师,设计之初没有预留雷达位置,结果为安装雷达,只能把雷达和通讯天线全集合在前桅杆。再加上自动短路器和电路保护设计不合理,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杨天成气死了!更糟的是,乌蒙山号的位置现在处于敌舰右侧,接近平行。这就是说,万一再碰到天目山号这样的缺心眼舰长,一波鱼雷被对方避开的话,很可能就朝自己来了。

    “左舵。”

    “舰长,快看!”

    杨天成正全速赶回战场,航海长却再次高喊起来。在自己左舷,一幕壮观的景象出现在大家面前。只见到,在交战区和自己中间的余光区,数十个小黑点正在拼命转向,冲着自己这边驶来。“玩我啊!准备战斗!”这么大片的黑点,别说杨天成了,连甲板上战备的水兵都头皮发麻。这要是军舰,乌蒙山号怎么死都不知道。

    正当大家目瞪口呆时,电子官满身尽湿的冲入舰桥:“舰长,雷达修好了,通讯恢复。”

    “太好了,开机!准备联络。”关键时刻的关键好消息,让杨天成松了口气。雷达恢复后,起码能分辨目标想办法规避。可雷达一打开,一道惊悸的电流就从大家背脊上猛窜脑后。只见到雷达屏幕上。密密麻麻全是闪烁的亮点!“舰长,要立刻规避。”航海长是舰上为数不多经验丰富的军官,立刻反应过来大喊道:“左满。”

    “等等!”但还没等他说完,一个大胆的念头却陡然钻入杨天成的脑海,大声问道:“能不能分辨目标种类?”

    “雷达分辨不了种类,目视的话不行,太远了,完全看不到!”众人都不明白杨天成想干吗。他却大步走到通讯面前,抢过电话询问下面的雷达舱:“能不能测算出它们的速度?”

    “正在计算,需要两分钟。”驱逐舰不像主力舰,空间少,所以缺乏大型计算机,雷达诸元都靠手工计算。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处理。

    海上规避是需要提前量的,眼看时隐时现的黑点转向自己,大家都有些急。航海长更是焦急地频频扭头:“舰长!”“再等等。”杨天成看看表。一把撕掉雨衣,也不知是汗水还是刚才的雨水,鬓角上满是水滴。

    “是会嵇山号,会嵇山号被击中了!”“嵩山号让大家继续进攻拖延时间,徐将军他们40分钟内可以赶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电台里也响起各式各样的命令和信号。随着远处的激战开始升级,一次次爆炸从榛名号身后亮起,这说明本方军舰被击中了多次!

    战友拼死杀敌,乌蒙山号却保持着奇怪的航姿远远观战,这让战位上的水兵都疑惑起来。眼看着大家的耐心都要快被耗尽,电子舱终于传来数据:“榛名号编队速度23节。航向西北。不明编队航速12节,航向正南。”

    12节!没有军舰会这么慢,即使现在风浪很大,也起码是16节,所以对面的黑点是“是商船!”航海长和大家都松了口气。

    “左满舵,航向227!减速到25节!枪炮。让鱼雷准备!”一听到数据,杨天成立刻下达了命令,但这串命令更让大家看不懂了。因为左满舵航向227的话,就等于迎面从对方的商船旁穿过去!老天爷,虽然现在风大雨大,对方是商船,但保不定船队里会有驱逐舰或者改装的武装船啊。

    所以航海长和枪炮长对视一眼,立即走到海图前:“舰长,你。”

    杨天成嘿嘿一笑,举起手打断他们,反问道:“我问你们,现在的能见度是多少。”

    “雨太大,没有火光的话,最多3500米能见度。”

    “那就差不多了!你们看,我们现在的位置正处于背光,这就是说,从对面看我们,顶天了也只有4500米。如果我们采用绕行追击,起码要30分钟才能追上去,这么长时间,足够榛名号驱逐嵩山号他们,到时候就算我们赶到,也是单挑一艘战列舰和三艘重巡!所以我在想,既然我们看不清楚他们,他们自然也看不清我们。那么,不妨利用这个机会,直接这么干。”他的手一抖,在海图上划了条直线。直线的方位,竟然是迎头从日本商船旁边直穿而过!军官们纷纷倒吸口冷气,这也太大胆了吧!商船中间肯定有日本驱逐舰和武装船,这要是被发现,还不得遭夹击啊。紧张的同时,大家也看到了机会。因为如果能从商船旁悄悄穿过去,最多15分钟就能进入鱼雷射程,直面榛名号战列舰编队,而此时他们的注意力应该还在另一侧。

    自己舰上,可是有10枚550毫米鱼-5型热动力重型鱼雷的啊。按照全速50节的话,射程可以达到7000米,只要有一枚命中,榛名号也会失速。要知道,徐增堂率领的两艘安海级战列舰和两艘西安级重巡就在身后赶来。“要么被四艘主力舰夹击,要么让它们尝尝我们的雷击战术。”杨天成抬起头,目光闪闪。“干了!”都是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年轻,枪炮长几乎是一见到目光,就大喊出来。唯有年纪较大的航海长比较担心,因为日本海军有一群变态的“猫眼”,他们会不会发现乌蒙山号呢?而且远处的炮击闪光始终是麻烦。

    虽然杨天成是舰长,但他不能独断独行。因为一艘驱逐舰涉及上百名将士的生命。航海长盯着海图看了许久,又亲自打开舱门,用望远镜确认能见度,来回几遍后才扭头点了点。

    “准备战斗!关闭舱内灯,所有人禁止发出声音!增加甲板瞭望员。轮机舱,确保锅炉压力。电子!每30秒汇报一次雷达读数,航海组计算主目标角度,六分钟后输入鱼雷坐标!”得到航海长的支持。杨天成立即把所有可能暴露的内部灯光都关闭。

    舰长的命令很快传到甲板战斗岗位,见到自己的战舰正面向炮火余光冲去,水兵们都狂咽口水。三米高的海浪中,乌蒙山号就像一只摇篮,在波涛中起起伏伏,舰艏更是不断被海浪撞击出层层白沫。“不会被发现吧?”一名军官死死抓住扶手。瞪大眼睛看着四周。可实际上,此时别说他们,连甲板上的瞭望员都开始变成睁眼瞎。连远处的火光出现频率都开始变慢,而且似乎双方进入追击,渐渐远去。

    “船队长度13000码,正在交错,预计六分钟后通过。”

    “右舷,5700码!”

    “左舷还有一艘,距离7300码!”

    雷达电子官的声音在舰桥内回荡,完全靠雷达导航的“盲航”,让所有心脏都提到嗓子眼。虽然航海长亲自操舵,小心翼翼的将本舰控制在5000米目视距离外。但这么近的距离还是让人紧张得全身发抖。天知道商船里有没有日本海军大名鼎鼎的“猫眼”!此刻哪怕是打火机一亮,都会引发灾难。随着日本商船一艘艘从两舷黑暗中掠过。每个人都冷汗浃背,放轻呼吸生怕惊动对面,杨天成也一个劲咽口水,双手抓住栏杆,指骨发白。

    应该说他和乌蒙山号是幸运的,日本船队内的确有两艘特设巡洋舰。但出航前因距离等问题,木村进放弃了驱逐舰,所以船队里没有“猫眼”。而且四艘日本主力舰的注意力都在北面,随着239编队拉开距离,已经看不到炮火余光,黑压压的乌云让海面上伸手不见五指。“越过了,我们越过他们了。”大雨和风浪是危险地,但却完美的让乌蒙山号“隐形”起来,当雷达员兴奋地叫喊越过日本船队后,所有人都大舒口气。

    “鱼雷解锁!全速!联络嵩山号,告诉我们的位置,让他们再坚持五分钟!”杨天成的呼喊中,压力阀瞬间长到最大,汹涌的高压蒸汽带动两台蒸汽轮机,推动螺旋桨高速急转。乌蒙山号的速度一下子从25节飙升到35节,快速逼近被雷达跟踪的榛名号战列舰。

    “大佐,支那驱逐舰又过来了!”

    此时,榛名号的注意力还在北面,没发现快速逼近的乌蒙山号。司令塔内的木村进也在左舷吗,当他发现刚刚被自己逼走的驱逐舰竟然又饶了回来,心里逐渐焦急,抬头看了看航海钟。

    “船队离开多远了?”

    “按照计算,应该已经离开12海里。”12海里,在能见度不足4000米的雨夜,足够船队疏散到安全距离。但问题是,中国海军有雷达。所以必须坚持到25海里以上。这就是说,还要拦截至少30分钟。但木村进不想继续在这里逗留,因为从交战开始为掩护船队,他已经被拖住15分钟,相信对方的主力舰肯定在全速赶来,所以必须尽快离开。

    “转航向西,请古鹰号和加古号继续拦截,熊野号和我们先离开。”木村进是对的,如果有一双透视眼,就能发现徐增堂率领的两艘安海级战列舰和两艘西安级重巡已经出现在北面22海里的位置。以他说的方位转航向西,就变成追击战,安海级速度并不占优。但问题是,他和所有日本军官都没想到,乌蒙山号会从船队离开的南面出现。

    所以这次转向,反倒从舰艉对敌,变成右舷对敌。两百米长的巨大侧舷“要不要和他打声招呼?”航海长从电子官口中得知榛名号转向后,目瞪口呆,枪炮长更是握紧拳头,兴奋地开起了玩笑。

    “行,但必须等鱼雷打完。”杨天成顾不上玩笑。掐着秒表,主动缩减发射角度:“缩小反射角,设定为密集发射,开始倒计时开始。”

    “9200码、8500码、8000码、7700码。”

    “右舷,敌舰!”

    当距离接近6500码时,榛名号上的“猫眼”终于发现了海浪中起起伏伏的乌蒙山号。听到嘶喊,一股子冰寒,瞬间从木村进的脚心升起:“左满舵!规避鱼雷!”

    “右满舵。发射!”

    “满舵右,鱼雷发射!”

    驱逐舰急转的瞬间,烟囱之间的两座五联装550毫米重型鱼雷发射器,以每秒一发的速度,快速将10枚鱼雷全部打出。有人会问,为何要在鱼雷发射时急转呢?其实这不是为增加鱼雷入水速度。而是因为目前的鱼雷没有自导能力,所以发射时要尽可能的急速转弯,以舰艇自身的转向。确保让鱼雷入水后形成扇面,增大打击面积。

    10枚550毫米鱼-5型热动力重型鱼雷,如同离弦之箭,从发射管内爆窜而出,一头扎入温暖的海浪中。如果是白天,就能看到清晰地“白线”,但现在是夜晚,雨大浪大,所以航迹并不明显。“小心炮击!”鱼雷刚打出,对面的榛名号也开火了。舰艏的八门356毫米主炮喷出一串火球。炮弹落在乌蒙山号四周,掀起了骇人的水柱。万幸的是。因为在急转,所以它的14门152毫米副炮没有投入战斗,才给了乌蒙山号一线生机。

    “离开!离开!全速轰轰轰!”一枚枚炮弹,追着乌蒙山号不断爆炸,刺激着肾上腺素。杨天成掐住秒表,几乎将自己贴在舷窗上。和大家一起期待着。“10、9、8、7、6轰轰!”枪炮长还没数到零,两声沉闷的爆炸从后传来。

    剧烈的爆炸从榛名号战列舰舰艏右舷首先传来,350公斤猛炸药在水下爆炸后,形成巨大的空腔效应,将这里的钢板撕裂挤碎,最后形成一个七米长的大缺口。三万吨的战舰也被水团撞得狠狠一颤,包括木村进在内的军官全部东倒西歪。没等确认损失,第二枚鱼雷又在舰体舯部爆炸,百米高的水柱不仅让战舰再次颤栗,也将几名日本水兵拖入大海。

    “3号报告,观测到水柱,正在确认位置!”

    “后桅4号报告,命中!我们打中了,打中了!”

    “目标舰艏左舷,起火。”

    “减速了,目标减速了!”

    很快,遍布全舰的观察手纷纷报告看到的情况,雷达也在两分钟后计算出榛名号战列舰减速明显。“打中了!哈哈,我们打中了!”舰桥内也是一片欢腾,但大家还不敢大意,因为身边的水柱已经越来越多。“是203毫米舰炮!该死的,我们被重巡盯上了!”一听炮弹的呼啸声,枪炮长立即脸色大变。果不其然,就在榛名号爆炸的同时,护航的日本熊野号重巡洋舰已经锁定乌蒙山号驱逐舰。

    “轰轰轰。”在驱逐舰眼中,10门203毫米舰炮比榛名号的8门356毫米主炮更可怕,因为重巡主炮速度更快,往往一分钟能打三到四发,非常的密集。海面上,乌蒙山号东躲西窜不停机动,像是得手后,却乐极生悲被满街追杀的刺客。

    “右满舵,航向东北!联络。”

    “舰长小心!轰。”

    杨天成抱着扶手,刚下令向自己的主力方向机动,就感觉背上一沉,然后就听到一声砰的撞击声。但他左等右等,却发现没有想象中的爆炸。再看看身边,同样被卫兵压在甲板上的航海长等人也都面面相觑,一副搞不清楚的表情。

    “那里被击中了?汇报情况。”

    “是前桅杆!没有人,没有人受伤!是雷达!王八蛋,老子的雷达和通讯天线又完蛋了!”

    “。”

    二副的叫喊中,大家才知道,刚才一枚203毫米穿甲弹无巧不巧的击中了前桅杆。因为这里没装甲,所以穿甲弹扫平桅杆后,落在了另一边海里。“哈哈老子就知道,我们死不掉。”吃了炮弹都没人受伤,军官们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可还没高兴多久,一串激烈的,却不同与刚才的破空声陡然传来。

    “完了、完了!舰长,我们被夹在中间了!”有着一双灵敏耳朵的枪炮长听到声音后脸色大变。因为他发现,这是西安级重巡上的210毫米炮弹发出的声音。这就是说连续机动转向后,乌蒙山号此刻恰好挡在了日本熊野号重巡洋舰的前面,正处于本方重巡的火力覆盖下。

    自己的通讯天线,刚才好像也完蛋了。

    “发灯光信号!快点!我想好了,老子逃出去第一件事,就把这台破雷达拆掉炸烂!”一想到两艘西安级重巡变态的每分钟144枚炮弹的投掷能力,杨天成脸都绿了,破口大骂这台给他带来“霉运”的雷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