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89章 决战吧!海军(三)

第989章 决战吧!海军(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春天的阳光,依然无法给鏖战双方带来温暖。

    一九四一年的战争,越来越残酷。丘吉尔在伊比利亚半岛的闪电攻势,帮助英军取得战略主动权,他的老对手虽然反应慢了点,但却拥有一群素质更高的将士。在铁路被炸、枢纽中断、翻越比利牛斯山的道路被切断等种种不利下,古德里安依然靠着滚滚铁轮,率领20个师快速绕过中路最难翻越的地区,由纳瓦拉进入半岛,并利用西班牙长枪党和蓝色师提供的情报,仅用五天就攻占潘普洛纳,正式打开向纵深推进的大门。

    与西班牙的磕磕绊绊不同,重新掉头的隆美尔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中却进展迅速。四月十二日,南斯拉夫投降的当天,德意东非军团7个师,在250辆坦克、500架战机的配合下,与巴顿的第三集团军在阿尔及尔东面的布阿拉里季堡爆发激战。面对老辣的德军,美军虽然逐渐适应了战争,但“劣质”的m3系列坦克却铸就了隆美尔的辉煌。两天两夜的鏖战中,巴顿的第二装甲师几乎被彻底歼灭!超过300辆m3系列坦克被德军的四号坦克和88炮摧毁,三千余名美军死亡,六千人受伤,如果不是奥兰赶来的b-25轰炸机和英国第八集团军的救援,恐怕第三集团军的损失会更大。

    一边是德军进入西班牙,一边是北非的岌岌可危,英美陷入了开战以来的最大危机。为缓解兵力的问题,丘吉尔疯狂地向西班牙增兵,罗斯福也几乎将所有商船都动员起来,还动用约1千架各类运输机,将一支又一支部队送往欧洲。但他同样遭遇了杨秋在中亚的尴尬,那就是运输线长。消耗太。在国家制造能力还没彻底达到顶峰前,不得不靠血肉之躯去阻挡德军。同样,南斯拉夫的沦陷也让希腊和土耳其暴露在德军炮口下,前者在英美的支持下进行了全国动员,试图阻挡德军进入,后者也因为害怕遭到入侵,首次进行了全国动员。

    巨大的地中海磨盘缓缓启动时,中亚也烽火再燃。为延缓日本的失败脚步,苏军乌拉尔方面军集中五十万大军,向科斯塔奈和伊尔吉兹河再次发动猛攻。中国中亚战区司令部也争锋相对。调动6个装甲师、30个步兵师、5个波兰师和20个中亚联军骑步师,在战机和重炮的配合下,死守防线等待反攻击会。同时波斯集团军也出动12个师,向伊朗北方发起进攻,试图牵制苏军的有生力量。

    陆地上陷入僵持时,中国海军却在太平洋上狂飙突进。继四月八日登陆马朱罗环礁后,又连续在米利环礁、贾卢伊特环礁和埃林拉普拉普环礁登陆。到四月十四日,xn23战斗群已经攻占日军防守较弱的吉尔伯特北方布塔里塔里环礁、还占领了南方毫无防御的贝克岛和豪兰岛,并对防守较为严密的塔拉瓦岛和瑙鲁岛实施轰炸。摧毁了日军在这里的最后海空中力量,将吉尔伯特包围。

    与此同时,中国海军在西南太平洋的另一门“重炮”xn21战斗群也不甘示弱,在日军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集中两艘轻巡洋舰和十二艘驱逐舰,保护十艘运兵船,从帕劳群岛出发,在新几内亚岛北面乌头湾的比亚克岛实施登陆。四千名陆军和工程兵完全没遇到抵抗就占领该岛,正式将战火烧入新几内亚。

    随着西南太平洋的据点不断崩溃,菲律宾和日本的联系全面中断。日军大本营一片恐慌。加上中国空军持续不断的“彩虹轰炸”,本土损失惨重外部联络又全部中断,让日本海军陷入四面楚歌之中,在此情况下,山本五十六和海军高层决心孤注一掷,背水一战。

    海上大决战的气氛,随着琉球方向的紧张,愈发浓烈。

    在这样的气氛下,瑙鲁岛西南210海里处,榛名号战列舰编队的神经也越来越紧张。

    婆娑的细雨中,榛名号战列舰内一团漆黑,舰岛司令塔的舱门紧紧锁闭,然而透过舷窗里面的厚厚幕布,执夜的水兵依稀能发觉里面惨淡的灯光。舰长木村进大佐这段时间过得不好,先是在威克岛海战中受轻伤,然后为特鲁克的安全不得不带伤,带着四艘巡洋舰汇合那里的熊野号重巡。但还处理好战舰伤口,特鲁克就遭空袭,他又不得不率部撤退到拉包尔。随着决战在即,大本营要求他留下大井号和木曾号两艘轻巡洋舰加强拉包尔第六舰队,将战列舰和三艘重巡洋舰带回去参加决战。更重要的是,他此行还要保护三十三艘装载9万吨重油的货轮回去,以缓解国内的石油紧张。

    原本他想从最近的马绍尔群岛和密克罗尼西亚之间穿过去,但随着马绍尔群岛全面崩溃,大量中国海军的巡逻机进驻,这条路已经不通了。菲律宾回国的路又因为帕劳、关岛和台湾的夹击,同样不安全。所以他思来想去,只能趁着中国海军没关门前,从吉尔伯特南面的图瓦卢传过去,然后绕过危险地夏威夷前往千岛群岛回国。

    这是一条危险的路,但相较中国轰炸机密集的密克罗尼西亚和马绍尔,却要好很多。“希望能安全的回到国内。”木村进悄悄地撩开幕布,黑暗中缓慢的运油船队让他很不踏实。就在他撩开幕布的时候,在他的西面,杨天成所在的239驱逐舰编队,正在以27节的速度搜索前进。虽然小杨同志志向远大,但他刚从护卫舰升上来,军衔也是少校,所以只能跟在中途汇合的嵩山号驱逐舰后面听从指挥。

    嵩山号是中法合作建造的泰山级驱逐舰(法国空想级),速度快吨位大,更像欧洲流行的驱逐舰领舰,所以造价非常昂贵。海军当时吃不消那么高的造价,所以在建造六艘后就取消后续计划,改为建造秦岭级驱逐舰。秦岭级的造价要比泰山级底百分之十,但作战性能、适航性、续航力上却不弱,就是速度慢了些。编队此时采用的是单翅编队,嵩山号在最前方,五艘秦岭级驱逐舰依次跟在后面呈倾斜线,而乌蒙山号的位置就在最后。

    “修好了吗?还要多久?”杨天成推开舱门,穿着雨衣来到桅杆下,大声询问正在维修雷达的电子兵。出航后不久,自己的无线电和雷达天线双双被闪电击中损坏。这很要命,因为现在编队保持着无线电静默,连导航桅杆灯都关闭了,所以没有无线电和雷达的话,乌蒙山号只能靠瞭望员的目视作战。而且如果接前不能修复,就很可能无法配合编队。

    “快了,舰长,最多半小时。”

    “好的,注意安全!”虽然他很心急,但也只能选择相信电子官,心里却暗暗把妹妹骂了顿,因为秦岭级驱逐舰装载的雷达恰好自己家的产业,妹妹杨思思毕业归来后,就从三娘吕碧城手里接管了家里的生意。

    无奈的回到舰桥后,他刚要脱下雨衣,航海长忽然手指前方:“舰长,快看。”

    “怎么了?”

    “转向了,好像速度加快了!”航海长说话间,左前方的天目山号驱逐舰开始右转,速度也好像加快了些。“搞什么,不是告诉他们我们的无线电坏了吗?怎么不发信号?”杨天成恼怒的抓紧栏杆。

    他的恼火有理由,因为按正常,排在自己前面的天目山号应该通过桅灯信号告知转向和加速,毕竟乌蒙山号在最后,而且无线电和雷达也坏了。但这次,天目山号似乎忘记了后面还有战友。这种失误看似不可理解,但其实也属正常,因为随着海军短期内急剧扩大,有经验的舰长大部分都被调走,很多驱逐舰舰长都和他一样,是从护卫舰,或者干脆海岸警卫队升上来的,经验不足不说,一上战场就会紧张忘事。

    “要不要先发灯光信号?”

    “算了,让瞭望员盯紧点,偏斜五度尽量错开航向角度,跟紧点。”

    航海长点点头,立刻转舵远离了天目山号一些,然后加速希望能追近些。但大家都没想到,天目山号居然越来越快,很快就超出了五公里夜视距离“混蛋啊!全速!注意观察海面。”杨天成气得差点想飞过去,揪住天目山号舰长暴揍一顿。你倒是给个信号,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啊!他心里着急,却又不能主动开桅灯发信号,因为很可能是发现了什么目标,否则编队不会无缘无故地加速。

    此时雨也越来越大,海面上一片模糊,加速追击了十分钟,依然看不到编队的踪迹,这让他有些慌了。

    就在这时,几团明艳的火球陡然从左舷亮起紧接着一阵沉闷的炮击声就滚滚传来。这下杨天成终于明白出什么事了,可问题是他此时才发现,因为刚才自己害怕夜间碰撞故意多错开了五度,而天目山号和编队却明显是进行了大角度左转,所以自己的位置竟然和战场相隔了七海里。

    “靠,跑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