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69章 威克岛(四)

第969章 威克岛(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二月二十日下午两点三十分,威克岛以西170海里。

    舰艏受伤的瑞鹤号航母,在雪风号等三艘驱逐舰和8架零战的保护下,缓缓向小笠原群岛驶去。被炸弹“切除”舰艏的航母就像随时会倒塌的危岩,需要格外细心地去维持平衡。水兵们云集受创处,将残破的木质甲板抛入大海,用粗木簪塞住漏水的钢板,一条条水龙浇淋在起火部位以防死灰复燃。

    “舰艏消防栓全部打开,注意密封舱压力,左舵保持平衡。舰长,进水太多,需要抛掉一些东西!备用发电机不够,最好能恢复主机抽水。”为确保不会因短路引燃油气(二战航母强通风比较差,一大半航母都死于油气二次爆炸),舰长横川市平大佐切断了电力供应。

    横川市平不愿冒险,耗费三十年光阴,穷竭帝国国库,赌上百年国运,终于获得一场大捷的情况下,任何冒险都是对帝国的犯罪。“不行,内部电线非常危险。把不需要的东西抛掉!让雪风号为我们提供电力。”所以他拒绝重启电力。

    还好,瑞鹤号此次受伤不算很重,雪风号抛来电缆后,六台抽水机终于能满足舰艏排水。“舰长,水密舱压力正常,所有漏水处都已经堵住,看来我们能够回国了。”满身油污的大副跑进舰桥,开心的汇报损管情况。其余官兵也都和他一样,保持着热情地工作态度。因为大家已经得知两艘美国航母起火燃烧的事情,身为水兵,他们太清楚全舰燃烧的后果,除非神明出现,否则两艘列克星敦注定要沉没。而自己这边还有三艘航母完好无损,只要他们能稳住瑞鹤号的伤势,将航母开回日本,一场完胜就在眼前。

    从去年8月23日起。日本海军何尝获得过这样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等消息回国,全日本甚至轴心盟国都会被海军的胜利鼓舞的!但是,一声凄厉的叫喊,却横川市平和瑞鹤号陡然从天堂坠入地狱。“敌机!是舰爆机!”瞭望员的指尖尽头,白云之巅出现十几个银灰色亮点。护航的零战虽然快速爬升试图阻挡,但萨拉托加号俯冲轰炸机队长普里斯上尉,在很可能无法回航的情况下,还是勇敢地率队向瑞鹤号俯冲下去。

    11架sbd俯冲轰炸机。此刻就像它的名字那样,偏转机身,无畏的鱼贯而下。

    事后证明,正因为他们的勇敢和牺牲,才为第七特混舰队其余战舰赢得了逃脱生机。

    “右满舵!全速规避!”横川市平和水兵们怎么也没想到,敌人两艘航母已经完蛋的情况下。天空居然还有敌机!满载排水量三万余吨的航母,如同一只闪躲老鹰扑击的受惊小鹿,在海面上疯狂疾驰。转弯时巨大的惯性,甚至将舰艏几名水兵狠狠甩了出去。“小心,左边!”所有人都被发动起来,密集炮弹扑向敌机的同时,左舷瞭望手再次尖叫。“左满舵!”在他的提醒下,刚刚完成左满舵的瑞鹤号再次急转。用一个之字形机动,堪堪避开一枚从七百米高投下的炸弹。

    距离舰体不足三十米的水柱。似巨人的大手将舰体狠狠一推。“右转六十度,防空炮轰!”横川市平虽然竭尽全力,一连避开数枚炸弹,但最终还是没躲开普利斯上尉投下的500公斤穿甲弹。炸弹从甲板中部鱼贯而下,在机库内发生爆炸。原本就充斥着油气的机库内顿时火焰四起,冲击波横冲直撞,将一名名日本水兵击倒,扯断管道,引燃电线。

    “加强强压通风!强压轰!”不等舰桥命令发出。瑞鹤号再次猛烈颤动。第二枚炸弹命中左舷。依靠惯性紧贴着船壳舱壁钻到水线后爆炸。爆炸扯开了左舷舯部的船壳钢板,一道近四米长缺口出现在左舷水线部位。海面上顿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数以千吨计的海水从缺口狂涌而入。

    护航零战虽然竭尽全力,但还是没能挡住最后的第三枚炸弹。这枚炸弹击中已经严重损毁的舰艏,不仅如此,被击中的美军飞行员因无法控制飞机,还一头撞上瑞鹤号舰岛!几分钟后,瑞鹤号航母就开始左倾,整个甲板都喷出滚滚浓烟。“打开右舷注水管,启动抽水机!我们一定要救回航母!发电报给冢原阁下,我们遭到进攻!”

    “舰长,雪风号解开电缆,离开了!”

    “纳尼?!”

    等到电报发好,横川市平整个脸都被熏黑了。可当他冲出舰桥,却发现雪风号驱逐舰居然已经解开电缆,远远躲到边上去了!还打出旗语信号,是因为担心翻覆影响自身安全。八嘎啊!你靠近了,用水龙帮忙灭火会死啊!

    横川市平人都傻了,可灾难才刚刚开始,因为瑞鹤号燃烧的烟云已经被两艘美国潜艇发现。当天夜晚,好不容易稳住伤势的瑞鹤号被美军潜艇击沉于威克岛西北230海里处。最气人的是,贴身保护的雪风号同样遭鱼雷进攻,但击中它的两枚鱼雷因为引信缺陷居然没爆炸!还安安稳稳的插在舰壳上,回到横须贺。

    而击中瑞鹤号的,使用同样引信,被嘲讽为世界最差的三枚mk14鱼雷,居然全爆炸了。

    “什么!”

    接到横川市平的电报,正准备第二波进攻的冢原如同被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会不会是企业号?”在旁边的柴田武雄和军官们迅速收起笑容,也全都紧张起来。要知道,美国太平洋舰队有三艘航母,而企业号从头到尾都没出现!那么,袭击瑞鹤号的,会不会是企业号呢?一想到附近可能还有一艘美国航母,甚至可能已经派来大批攻击机,他们都觉得如同被一条吐信的毒蛇盯上,全身难受。要知道,此时三艘航母上满是重新加油挂弹的飞机。

    不得不说,日本海军的情报很差。战前美国可以用的只有五艘航母,因为突击者号正在弗吉尼亚大改。至少要十月底才能重新服役。而历史上利用海军吨位差建造的胡蜂号轻型航母在这里并没出现,这是因为因为当时中国海军的四川级服役开始服役,美国海军不想要轻型航母,加之预感到海军条约可能会解体,所以偷偷将胡蜂号改为约克城级的四号舰,目前正在舾装,至少要八月才能服役。

    冢原和日本海军只知道约克城号在马耳他受伤,起码要七月才能修好。但不知道罗斯福已经决定北非登陆,所以企业号早在十天前就被调往大西洋。如果知道,那么哈尔西和第七特混舰队将百分百全军覆没!但战争没有如果,一想到大批战机很可能已经接近,冢原要做的首先就是找到企业号,并全力保住胜果。所以他立刻暂停第二波进攻。并将提前回来的战机全部派出去搜索,还派出零战去保护南云。

    这就是说,原本应该在三点发动的第二波进攻被推迟,相反美军两艘列克星敦上逃回威克岛的f4f后,已经和那里幸存的战斗机汇合,集结成总计37架的护航机群。等到侦察机汇报在三点半确认附近没有航母,重新发动第二波进攻抵达美国战列舰上空,至少是四点半!而美军的f4f“野猫”已经在舰队上空以逸待劳了半小时。

    当然,这些双方目前都不知道。所以南云同样陷入左右为难。此时,他的四艘金刚级战列舰已经挡住菲奇少将的战列舰,但和美国的战列舰比,金刚级的战巡底子,注定它们无法排成战列线。面对四艘总计四十四门356毫米主炮的美国战列舰,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速度拖住对方,等到大和号和第二波攻击机抵达。

    大和号距离战圈还有45公里,要开炮,至少要拉近到26公里。但美国海军也在以20节突围。也就是说。即使大和保持全速,也要等到四点才能追上。更糟糕的是。目前舰队上空一架飞机也没有,都已经回航母准备发动第二波进攻。

    如果能找到企业号,那么就算四点追上,也有希望全灭美国舰队。问题是,能不能找到呢?南云开始担心,静静地站在舷窗旁。是冒险一搏,还是收手?

    就在冢原和南云艰难选择时,瑞鹤号东面120海里,威克岛北方110海里处,必须出一条血路才能突围的菲奇少将,已经率领三艘战列舰,快速组成了曾经称霸海洋的战列线。“舰艏向东,右转180度!夏克,我有多少时间?”他看向参谋。“中将正在收拢舰队,马里兰号和田纳西号还要二十五分钟!将军,日本舰载机已经离开四十分钟,计算加油补充恶化重新返回的时间,我们最多只有七十分钟!”

    “七十分钟。”菲奇少将黑着脸,双手扶着栏杆,微微地倾斜着身体。打到这个程度,美国海军和第七特混舰队的首战,用完败来形容都毫不为过。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敌人舰载机返回前,跑得越远越好。“愿上帝与我们同在!”历经过欧战,亲身在英国皇家舰队的甲板上,和德国潜艇作战的菲奇少将慢慢直起腰,凝重的压了一下帽盔,猛然提高声音:“还没有结束!联系威克岛,一定会有飞机幸存下来。告诉他们,四点前!必须出现在我的上空!先生们,做好准备我们要杀出去!汇报阵列,报数!”

    “a-内华达就位、b-俄克拉荷马号就位、c-亚利桑那号就位、d-宾夕法尼亚号正在靠近。埃迪舰长说,他们的大炮还可以使用!距离27000码,速度26节!将军,他们比我们快!计算角度!告诉我风速。”

    “将军!23000码,还在接近!上帝,他们开火了!”

    “轰隆隆。”

    下午两点四十分,航海长刚刚报出最新距离,率领四艘金刚的田中赖三先开火了。“还击,还击!斯科尼,我需要最猛烈的火力!让他们尝尝厉害!”

    “杰克!联系马里兰号,三点整我会释放烟雾,干扰那些杂种的视线!让他们加快速度!狠狠地教训他们!”菲奇少将的怒吼中,第七特混舰队的四艘战列舰同时还击。遗憾的是,由于宾夕法尼亚号失速。无法排列在战列线上,只能躲在侧后方用12门356毫米/l45型舰炮单独射击。轰隆隆,轰隆隆第七特混舰队的四十四门356毫米舰炮,以每分钟一枚的速度,向四艘金刚投射复仇炮弹。

    一边是试图继续扩大战果,彻底消灭美国太平洋舰队主力的三十二门356毫米主炮。另一边是刚刚遭遇惨败,决死求生的两艘内华达、一艘亚利桑那号总计三十四门356毫米主炮。还有拖在后面,放弃自身安危决意掩护主力撤退的宾夕法尼亚号的十二门356毫米主炮。短短几分钟内。密匝匝的高大水柱就从双方阵型中腾空而起。黑褐色浓烟从水柱底部扩散弥漫,似一层在海面流淌的水雾。同样的口径,几乎相同重量的穿甲弹,疯狂制造着最可怕的钢铁强音!七十六门舰炮和鸣同唱,连空气都被震裂。

    “命中!”

    “命中!”

    在这种程度的炮战下,任何自以为能完好无损的念头都是白日做梦!随着距离拉近到21000码。每分钟都有七十六枚炮弹发出嘶鸣,落在对手四周。一枚枚沉重地被帽穿甲弹,不是在海面上卷起骇人的浪花,就是落在敌人装甲上,爆出一团团炙烈的火球!柔软的铜帽被挤压变形,坚硬的弹头凿开看似几无可能被损坏的装甲。滚烫旋转的高速弹片,变成最可怕地杀手,在一阵磨牙般刺耳的撞击声中,洞破钢板。杀死爆炸点四周的所有生物。

    下午三点整,菲奇少将率先“得分”。强烈地求生**,加上比日本更好的火控,帮助内华达号与第十二轮中,在22000码命中离雾岛号。穿甲弹直接装上主装甲带,撕开一个大洞。紧随其后的十三轮中,第二枚穿甲弹也巧合的击中了这个位置,并深入下方的防雷隔舱发生爆炸。大爆炸让雾岛号发生震动,整艘军舰都战栗颤抖了几下。然后损管就汇报。左舷底部的水密舱开始迅速减压。海水如喷泉般从船底涌入。

    号称接受世界最严格的月月水火木金金式训练法,却被别人先“得分”。这让横川市平脸上挂不住。幸好,三分钟后比睿号帮他发泄了怒气。穿甲弹命中试图跟上主力的宾夕法尼亚号,炮弹冲入已经受伤左舷舯部的127毫米副炮炮塔内,并深入到弹药库后爆炸。一百余枚127毫米炮弹被诱爆,猛烈而可怕的火球从舰体舯部喷射而出,如同天文望远镜下喷发的日冕!等到硝烟淡去,战列舰左舷竟出现一个向内凹陷,看不清深度,宽近十五米的巨大冒烟缺口,战舰的速度从16节猛降到不足13节。

    “减速了!宾夕法尼亚号减速了!”金刚号上,一片欢呼。在距离夏威夷还有3700公里,距离中途岛2100公里,沿途没有任何岛屿和美军基地的情况下,13节航速就意味着死亡!“大佐,米畜施放烟雾了!”欢呼还未过去,对面的三艘美国战列舰和更远处护航舰,纷纷开始释放出烟雾。“这些笨蛋,现在是下午!拉开一点距离,大风会帮我们的忙。”

    “哈哈,米畜果然是怕死的,要不然怎么会在天空晴朗的下午,在广袤太平洋上释放烟雾呢?”田中赖三和日本军官见状,纷纷不屑的冷笑起来。

    “大佐,南云将军要求我们拖住米畜!”

    “太好了,大和号上来了!”

    “等到冢原阁下的飞机抵达,我们就可以击沉全部的米畜战舰!”

    南云决定进攻,因为他认为企业号肯定会进攻冢原的第二航空舰队。时间算,已经不够第二波轰炸,所以天黑前不用担心飞机。当然,他内心也是相信大和号不怕飞机的,所以希望能争夺些功劳。他的决定,让横川市平等军官连雾岛号的受伤都不在意了。但日本海军却没发现,烟雾笼罩下,排成一列的三艘美国巡洋舰后面,两个黑点已经快速接近。“我好想看到了什么!南面,在它们的后面。”桅杆顶部瞭望塔内,一名“猫眼”很狐疑的揉揉眼睛,又让伙伴确认。

    “是不是巡洋舰?”伙伴也看到了的灰点。但因为烟雾,而且战列舰后面还有大批护航舰,所以他们都不敢确认。直到巡洋舰露出一丝空挡,外形奇特的笼式桅杆才让他们猛地张大嘴巴:“战列舰!三点位置,正南!”横川市平和军官全都寒毛直立。这个时候,怎么还会有战列舰出现呢?

    此时两支舰队舰艏都指向东面,所以能从南面出现的,绝不是自己人!“科罗拉多,是科罗拉多!”直到距离接近28000码时,借助八倍蔡司望远镜,“猫眼”确认了目标。

    高亢惊恐的叫声,就传遍了整个舰队。三艘科罗拉多、两艘纳尔逊和两艘长门,是海军假期中最强大的战列舰。即使中国的北京级,都因为口径被排除在外。这也是日本海军能稳稳压住中国,自信能轻易击败他们的最大信心!所以横川市平对科罗拉多的外形太熟悉了,只看一眼,寒气就从脚心快速升起!

    “轰轰。”

    在烟雾掩护下接近的马里兰号和田纳西号迅速开火,双方的力量比一下子变成八门406毫米、四十四门356毫米对三十二门356毫米主炮(宾夕法尼亚号已经掉队),横川市平毫无胜算!“全速,拉开到35000码!八嘎!为什么飞机还没有来?”横川市平跺着脚,一边指挥加速规避,一边不断询问飞机什么时候到。

    烟雾战术起到了奇效,加上巡洋舰故意排成一列,利用地球曲线的掩护,马里兰号一上来就给横川市平一个下马威!短短四分钟内,八门406毫米主炮打出五轮齐射。拖在最后,正在转向拉开距离的雾岛号惨遭痛殴,一枚穿甲弹直接从舰桥钻了进去。剧烈爆炸将整个舰桥包裹,烟雾从底部升起,顷刻间如宝塔状的舰桥就燃起大火,造成包括舰长河野千万城大佐在内的二十九名军官死伤。

    幸好雾岛号并没有失速,但这两次严重伤害,依然让它在船坞里结束了战争生涯。

    逼走四艘金刚并没能让菲奇少将开心,相反危机已经越来越近。但他又不敢解散编队,担心被四艘速度更快的金刚各个击破。所以只好调整阵型,要求所有战舰都做好防空准备。但让他奇怪的是,一直到下午四点,本方从威克岛赶来的37架f4f“野猫”出现在头顶,也没看到日本攻击机出现。

    “怎么回事?”

    “海航钟是不是坏了?”

    “可是我的手表也是四点,是不是他们飞错了方向?”

    “怎么可能?金刚就在我们对面。”

    军官们议论纷纷,谁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本该已经出现的日军攻击机群,居然连影子都没有。“将军!菲奇将军!飞机报告,一艘从未见过的日本战列舰正在靠近!距离32000码!上帝应该是大和号!”正当他们疑惑时,迟来的消息,却震动了整个舰队!谁也没想到,日本海军居然将刚服役的大和号战列舰也派来了。

    30公里外,一个巨大的桅楼,在美军桅顶瞭望员惊讶恐惧的目光中,如同深海巨兽般,在海平面上一点点放大!

    “解散编队,各自突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