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61章 摧毁塔兰托!

第961章 摧毁塔兰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政治上的潜流暗cháo,没有影响表面的军事合作。

    一九四零年十一月三ri,周六。

    距离美国大选揭晓还有两天时,经过一系列佯动和掩护,朱斌侯带着三艘航母和十一艘护航舰,跟随坎宁安抵达第勒尼安海。此时,他并不知道霍普金斯刚离开běi jing,更不知道美国的宣战态度已经让蒋百里后悔此次行动。

    兰州号是辽宁级航母的二号舰,也是第一艘服役的辽宁级航母。三万多吨的舰体静卧在平静地第勒尼安海夜幕中,甲板上忙忙碌碌,像极了一头随时会发飙的巨兽。身后两翼,是稍小的xi zàng号和西康号,同样在做迎风起飞的准备。拖在最后体型和四川级航母差不多的,就是英国光辉号航母。在更远,坎宁安的旗舰反击号正率领双方总计二十二艘护航舰,向四周散开,摆出标准的护航防御阵型。“这些英国老油子,真有两套,意大利的眼珠子恐怕还集中在伊奥尼亚海。”邓浩乾走了过来,举起望远镜盯着光辉号,希望看看英国海军航空兵和自己有何不同。

    朱斌侯也很佩服坎宁安。能在狭窄的地中海内连续机动,躲开遍布大海的耳目,将舰队安全带到被西西里岛和撒丁岛环抱的意大利“内海”,足以说明他的能力和英国海军的底蕴。要知道他们现在距离意大利海岸不足七十海里,就等于在意大利的鼻子底下。“按常规,从亚历山大港进攻塔兰托,肯定是走伊奥尼亚海,可这家伙绝了!一路过来,我们的声纳愣是连一艘意大利潜艇都没发现。”

    “人家好歹是上百年的海洋霸主。”邓浩乾也很羡慕英国海军的底蕴。但对英国的人品却满肚子恼火:“底蕴深厚,实力不俗。不过嘛,这人品可就太差了!”一边说一边还摇着头:“你猜,江哲跟我说什么?玛德!那几个英国领航员,居然趁着他不注意,想爬到桅杆上去看我们的雷达结构。出来这几天,机库,升降机、动力要不是电子舱和禁止使用照相机,我估计这帮家伙的底片都能用箱子装了。”

    江哲是辽宁号舰长。作为目前世界最新锐的航母,这么好的机会,坎宁安当然要好好“考察”一番。朱斌侯呵呵一笑,这种事很正常,何况他也不是省油的灯。且不说此次跟在坎宁安后面学到很多舰队航行机动的技巧。白玉堂带来的几十名参谋人员,还不都是以各种名义进入英国舰队了。

    按两国海军的商定,这次指挥由坎宁安负责,所以两人清闲很多。朱斌侯将特意泡好茶递给邓浩乾:“尝尝,正宗的大红袍。”

    “哦?这可不多见。”邓浩乾抿了口,果然是存齿留香回味无穷,于是很干脆的将放在桌上的小茶盒收进口袋。朱斌侯见状哑然失笑:“你这家伙。就见不得我喝点好茶。”

    “这叫有福同享嘛。”邓浩乾倒是脸皮厚,还故意岔开话题:“司令,我去查戈斯那边看过了,进度很快。他们说过完年就能进驻。这边嘛美国大西洋舰队有两艘航母和十艘战列舰呢,肯定会派几艘来,估摸着我们不走,坎宁安也要赶我们走了。”

    朱斌侯点点头:“管他呢。反正轮不到我们cāo心。倒是印度进展很快,李司令他们已经攻下兰契和贾姆谢德布尔、彻底占领恰尔肯德邦。白司令往孟买派的两个师也马上要去海德拉巴。准备南北夹击奥利萨邦。只要能占领,就能把ri本占领的东西孟加拉包围。所以打完这次,我们肯定要回收拳头,明年的主要任务就是安达曼,苏门答腊、并策应北非之角和波斯的陆军。”

    “呵呵,眨眼的功夫,一年就过去了。对了,我还听说,秉司令已经向总司令和总统递交报告,要停建开战后通过的六艘辽宁级航母,是不是有这事?”

    “是有这事,不过不是停造,是要升级。ri本就剩四艘航母,还有两艘飞鹰过完年能交付,剩下的起码要等明年年尾。这还是没切断航道,我们不轰炸的进度表。我们这边呢,算进度,下月初山东号战列舰可以交付,过年前第一批最后两艘辽宁级可以交付。明年三月还有山西号战列舰,第二批辽宁级的前四艘也是明年,再加上三批十六艘护航航母,明年年底前起码能有二十五艘航母和十二艘战列舰,已然有些超出需求。所以秉司令他们认为,一旦轰炸开始,ri本海军后面的几艘航母很难造完,对ri战争很可能会在42年结束,所以第二批的最后两艘和第三批的六艘明显是用不上。上月初,流星、空客和北方雷神都已经拿出我们海军喷气机的招标方案,但他们一致说,现有的辽宁级必须安装弹shè器,还要进行大改,否则很难确保作战起降。所以秉司令和陈司令他们研究后,决定趁着现在军费预算充足,要把第二批最后两艘改成一种新的两栖攻击舰,第三批取消改为三艘超大型航母,免得战后预算缩减耽误喷气机上舰。”

    “两栖攻击舰?超大型航母?”邓浩乾眼睛一亮。航母成为海军核心已经毋庸置疑,身为最坚定的航空派,朱斌侯当然也希望航母升级,并且使用最尖端的喷气飞机。但此事还是机密,他也只知道个大概。

    两人探讨未来战局和海军发展时,参谋大声叫了起来:“司令,出发信号来了。”

    晚上八点整,中英联合舰队转向西南,四艘航母迎风全速。十分钟后,第一攻击波的16架闪电战斗机、26架鱼鹰鱼雷轰炸机、20架夜叉俯冲轰炸机、12架剑鱼鱼雷机和4架管鼻燕先导照明机离开甲板。

    八点三十分,第二波10架剑鱼、12架闪电、18架夜叉、30架鱼鹰出击。

    九点整,第三波4架管鼻燕、12架夜叉、18架鱼鹰冲入夜空。

    第三波机群离开后,朱斌侯立即下令准备好光学助降系统、打开消防栓、清空航母甲板上的一切物品,做好迎接困难的夜间降落的准备——

    此时塔兰托还沉浸在周末假期中。

    但严格的灯火管制,让喜欢浪漫的塔兰托居民愤恨无比。他们更愿意漫步在沙滩上,流连于酒吧夜市,而不是黑灯瞎火躲在家里。可战争从来不是普通人能支配的,即使再不情愿,也只能一遍遍数着海港内整齐停靠的舰船,直到睡意上涌。

    塔兰托基地司令,里卡迪中将如同守财奴般,习惯xing地入睡前巡视一遍自己的领地。塔兰托港位于萨伦蒂纳半岛西南,塔兰托湾北悬臂的臂弯深处。内港是两个呈横8字形的内湖。入口的小岛将海港完美遮蔽起来,只有左右两条狭窄水道能通航。得天独厚易守难攻的环境,曾是意大利海军的骄傲。但随着飞机的迅速崛起,让海军拥有了从天空翻越障碍,打击内陆的手段。其代表。就是八月底的中国海军对佐世保和那霸港的空中突袭。

    不过里卡迪中将却认为,只有疯子才会让飞机来自己的塔兰托。因为这里有九十多只悬浮于半空的气球,海岸线和城市里有二十一个防空阵地总计三百门高炮,还有十台大型侦听器。电话更是贯通了所有阵地,连水下也部署了防雷网,用固若金汤来形容都毫不为过。所以他对罗马的担心很不以为然,并认为将塔兰托和东方小矮子的佐世保摆在一起。是对他的侮辱。

    当然,里卡迪中将也不是全无担心,至少他现在一架飞机都没有。顽固的戈林当年就极力否定齐柏林号航母计划,还大骂雷德尔是浪费纳税人的钱。要不是哈坎等参加过中国海军建设。并对中美ri三国的航母有充分研究,或许齐柏林计划就会夭折。即使如此,至今德国海军也没有自己的飞机,舰载机也都是用空军的bf109和ju87改装。不过和墨索尼里相比。戈林还不算最顽固的,前者干脆连航母计划都不看。甚至还认为意大利海军不需要飞机,因为意大利就是不沉的航母,打起仗来只要海空协同就可以了。

    问题是,空军直接拒绝了接受海军的调配!而且他们到现在,都无法确定坎宁安的位置,也无法确定中国舰队是不是进入地中海。没有飞机,缺乏自己的侦查力量,所以里卡迪只能玩“数军舰”的游戏。

    最深处的一号和二号码头被维内托号、利托里奥号、加富尔号和凯撒号四艘战列舰霸占。靠外面是扎拉号、阜姆号、博尔加诺号和格里亚奇号重巡,还有克雷奥尼号轻巡、巴比阿诺号轻巡和驱逐舰。水道入口的小岛上,还有一个潜艇码头整整二十三艘水面军舰、十二艘潜艇,四艘军用辅助船和两艘大型油轮,全部被防雷网隔开,紧密地挨在一起。

    因为宣布了宵禁,除防空值班人员外,大部分的水兵们都只能放弃享受周末休假,老老实实躲在船舱里呼呼睡大觉。

    八点三十分,刺耳的防空jing报声响起,里卡迪连忙跑回自己的司令部:“是谁下令拉响劲爆的?”

    “将军,四号侦听站汇报,听到螺旋桨噪音!”负责防空指挥的军官立刻指出四号侦听战的位置。意大利也没有雷达,所以侦听飞机噪音是夜晚唯一的预jing手段。里卡迪脸sè一变,难道敌人真的来偷袭了?所以立即下令关闭全部灯光!一瞬间,整个塔兰托都陷入黑暗,居民匆匆钻入防空洞,水兵们冲上战位,港湾里的舰只升起锚链准备疏散。港湾东山的高shè阵地内还打出一串串曳光炮弹,遍布天空的曳光线条,让空气凝固起来。但jing报很快就解除了,事后才知道,发出噪音的是空军一架从西西里岛赶来的联络机。

    “这些该死的混蛋,他们应该先告诉我飞行计划!”里卡迪愤怒地拍着桌子。在一片咒骂声中,塔兰托慢慢恢复了寂静。但没等大家睡熟,晚上十点时,电话铃又将里卡迪吵醒。“是六号侦听站。”军官手指一扫,扫到位于海港西北。面对内陆的侦听站。

    西北?有了刚才的事情,里卡迪犹豫了。敌人应该来自南面大海,怎么是内陆呢?“将军,要不要发jing报。”军官催促着。

    “拉jing报吧。”里卡迪犹豫三分钟后,刺耳的防空jing报才姗姗来到。就是这次犹豫,延缓了塔兰托的防空火力。当高炮兵再次从床上爬起,用撬棒砸开密封严实的弹药箱时,第一攻击波已经抵达塔兰托上空。“少校,你真的能分辨出维内托级战列舰吗?”率领他们的。正是以低空偷袭阿瓦士出名的谭振少校。见到海面反shè的月光,他立即追问坐在俯冲轰炸机后座的英军指挥威廉森。

    “当然,我记得它的每个地方,即使是夜晚。”一路飞过来,两人已经聊得很熟:“但是谭。你的任务是引开高炮。”根据计划,俯冲和战斗机不会进攻海港,因为防空气球对俯冲机非常危险。

    “当然,我知道。”谭振嘴上答应,可眼睛还是不住的往海港瞟。

    两架英军管鼻燕舰载战斗机首先在高空投下照明弹,刺眼的光芒不仅将海港照得如同白昼,还将意军炮火都吸引过去。见到进攻信号。因为要和剑鱼鱼雷机编队,不得不慢腾腾打瞌睡的鱼鹰们顿时如见到猎物的狼群,迅速甩开剑鱼,加速向码头冲去。

    “少校。他们违反了规定!速度太快了!”威廉森见状,抱怨连连。在他看来,应该让熟悉地形的剑鱼打第一枪才对。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中国同行飞的极为完美。居然能cāo作挂载1100公斤鱼雷的鱼雷机。在气球钢索间翩跹起舞,在曳光弹交织的密集火线间穿梭疾行。宛若jing灵。

    美妙而壮观的战争感觉还没维持多久,后座的威廉森就激动地手舞足蹈:“打中了!我们打中了!”顺着他的手指看去,第一艘被击中的战舰赫然是停在中间,被誉为欧洲最好的扎拉号重巡洋舰。

    为这次任务,鱼七-戟戈鱼雷已经全部换成磁xing引信,能避开粗麻编制的防雷网。在二十米高度投下的鱼雷,带起一道翻滚的白浪,准确击中扎拉号重巡的一号和二号炮塔之间。170公斤奥克托金猛炸药连战列舰都挡不住,何况是条约重巡。高大骇人的水柱中,11500吨的舰体猛烈颤动,舷窗的玻璃纷纷爆裂,内部电线火苗四起,水兵们摔得东倒西歪。

    不等扎拉号查清损失,又有两枚鱼雷快速冲来。

    紧密排列的六艘轻重巡洋舰成为了鱼雷的活靶子,泊位内水柱冲天,火焰四起。“我看到它了,是维内托。”当一枚鱼雷击中加富尔号战列舰时,威廉森看到了躲在yin影中,被坎宁安忌惮,正在起锚的维内托号和利托里奥号战列舰。“少校,你系好安全带了吗?”

    “你说什么?”威廉森正在指挥后面的剑鱼进攻两艘维内托级战列舰,没听清楚说话。谭振一脸坏笑,瞅准两个随风飘荡的气球,将cāo作杆狠狠往前一推:“希望你系好了安全带!”

    平飞的战鹰,陡然偏转俯冲,爆裂般的发动机尖啸中,触不及防的威廉森一头撞上面前的cāo作台。“混蛋!你这个混上帝!你疯了吗?小心!”急剧增加的压力,将威廉森压在座椅上无法动弹,只能咒骂谭振,但不等骂完,就见到两个巨大的防空气球迎面撞来。

    “抓紧!”谭振一声暴喝,猛扣扳机,两挺12.7毫米机枪用一串曳光燃烧弹,将充满氢气的气球点燃。不等火球扩大,他驾驶的夜叉俯冲轰炸机猛地一斜,快速从两团火焰中穿过。距离近得,甚至能让威廉森触摸到火焰,吓得他死死抓住两侧的固定扶手。

    钻过火球后,维内托号优美而庞大地身影,就立刻被套进反shè式瞄准具的靶心。“轰!”500公斤穿甲弹从三百米高度被投下,炸弹从舰桥左边贯穿四层甲板,在机电舱内发生爆炸!爆炸将整个舰桥都裹挟进去,黑红sè气浪冲天而起,火焰来回翻滚,无数的意大利水兵叫喊着跳海逃生。这一幕,让威廉森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兴奋地大喊着:“干得漂亮,谭,太漂亮了!”

    谭振的炸弹为后面的剑鱼指明了方位,12架剑鱼立即将全部鱼雷都shè向两艘维内托级战列舰。凄厉的jing报声中,被列为头号目标的两艘维内托级战列舰遭到鱼雷机的围攻,一道道高高腾起的水柱,沉闷而撕心裂肺的爆炸,震撼了整个港湾!

    维内托号、利托里奥号、加富尔号和凯撒号、扎拉号、阜姆号、博尔加诺号、格里亚奇号、克雷奥尼号轻巡、巴比阿诺号整齐列队的意大利海军主力完完全全成了靶子,训练有素的中英飞行员能轻松在500码内,毫无妨碍地轻松投雷,命中率之高连他们自己都目瞪口呆!

    高大骇人的水柱接连升起又纷纷扬扬地洒下后,一艘艘战舰相继倾斜,内部燃起的大火还从敞开的舱门中呼呼地往外冲,烈火浓烟,直冲云霄!

    尽管意军的二十一个高shè炮阵地全部开火,但没受过夜战训练的士兵们连目标都捕捉不到,至于探照灯更是早早被夜叉俯冲轰炸机干掉。更令里卡迪气愤的是,当第一波敌机离开之后, 高shè炮仍在漫无目标地向南方shè击,好像在欢送凯旋而归的敌人。

    好不容易等军官稳住惊吓士兵停止shè击,第二波攻击机群又从东北面的黑暗中杀出。

    “上帝啊!”

    数百门全速开火的高炮,以每分钟上千发的速度向天空喷shè炮弹,密密麻麻的弹道和曳光、组成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褐红sè“天网”。在这个几乎无法生存的“天网”中,一架架战鹰却如同浴火而生的凤凰,轻盈展翅向着军港发动连续的进攻。

    当第三波攻击机群中,一名实在找不到目标的鱼鹰飞行员,将鱼雷对准码头一艘满载着四十万加仑汽油,准备明早前往利比亚的运油船后,就彻底宣布了塔兰托的完蛋。

    雷鸣!火焰!水柱!翻滚的蘑菇云高达千米,然后连接成更大的片状黑红sè云团,遮天蔽ri。飘落的火星飞舞城市,在大风中越来越旺。泄露的汽油在海面上燃烧,几小时前还雄纠纠气昂昂的一艘艘战舰,此刻却如火海中的破布娃娃,爆炸、进水、倾斜、翻覆、沉没。

    末ri般的景象,让所有塔兰托人目瞪口呆。触目所及,到处是冲天的火光和震耳yu聋的爆炸声,整个城市都变成一个被捅破的马蜂窝, 乱作一团。

    短短一个半小时,由四艘战列舰、四艘重巡、两艘轻巡组成的意大利海军主力就不复存在。

    今夜,塔兰托沐浴在火海中!

    明天,整个亚平宁都会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