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57章 北美惊雷

第957章 北美惊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孟加拉北方重镇朗布尔,尸横遍野,密密麻麻的弹坑从戈罗多亚河一直延伸到小城。茂盛的树林被炸得稀稀拉拉,到处都是爆炸和交战的痕迹。弯弯曲曲几乎不成样的战壕内,被炸断一角的炮兵潜望镜悄悄探了出来。潜望镜的主人是166师一名少尉连长,名叫黄石安,他所在的团和集团军第五师两个步兵团,154师713团一起负责在这里拖住四个苏印师。为了不让苏印军发现问题,费文华一直摆出只有四个团的架势,即使此刻朗布尔的兵力已经增加至七个团,还有一个火箭炮团,他还是采用轮换制,确保不被敌人看出端倪。

    直到昨天夜里,也不知那帮在印度如丧家之犬的苏联人吃了什么疯药,竟然不顾弹药消耗整整炮击了一个晚上,还连续发动三波冲锋,才不得不多投入一个团。面前的战壕差不多已经被填满,阵地内到处都是尸体和鲜血,炎热潮湿的气候让战壕里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恶臭味。六天六夜的战斗,他的只剩下六十几条枪,还几乎人人带伤,机枪也只剩下四挺,唯一的支援火力就剩一门60毫米迫击炮。潜望镜伸出后,他就看到一双浑浊的死鱼眼睛,一名被炸断双腿的苏联少尉横卧在前方不到十米的地方,就这样了无生机的瞪着潜望镜。“玛德!吓老子!”少尉啐了一口,没有半点惊慌,连日的惨烈鏖战和厮杀下,他和战士们对待尸体早已经麻木。

    “连长怎么样?”

    “看不太清,好像在集合,起码有三四百人。”

    “艹麻痹的!怎么杀完不啊。”一名排长听完。带血的唾沫直接喷到旁边一具苏联兵的尸体上,还用脚踹几下,才从兜里掏出半包揉得皱皱巴巴的香烟塞进嘴巴,用煤油打火机点上狠吸两口,才呼出一口大气。抱怨道:“连长,你说我们大老远从昆明来这狗日的地方,到底是为啥子?”

    “打仗!还能做啥子?”黄石安从他手里夺过烟,也一屁股坐在尸堆里。

    “那也没必要来这里打啊?从云南往缅甸打不好吗?”

    “我也不知道,听团长说。上面是怕孟加拉的日本兵和这里的苏联人、印度人沆瀣一气互相勾结,威胁我国西南,所以才让我们来切断日本人和印度的联系。”

    “怕个球!印度当兵的,这几天又不是没打过。你看那些包头巾,连弯腰跑位都不会。枪一响就趴在地上。玛德,不知道印度娘们是不是也这德行,要是也这样,等空了我就带枪去镇上放两枪,连床都不用摊了。”

    “呵呵。”围过来的士兵都被逗乐了。连黄石安也虚踢一脚,笑骂道:“瞧你这熊样,一天到晚娘们娘们的。迟早死在女人肚皮上。”骂完,才正色起来:“说正经的,你们知道印度有多少人吗?我告诉你们,两亿!听清楚。是两亿!苏联人最擅长啥子?还不是蛊惑人心那套东西,要是被他们蛊惑起五六百万的兵,和日本人一起打我们云南广西,边界多少人家要背井离乡?何况我们还要打中亚、波斯和日本呢。哪有那么多精力。”

    士兵们连连点头,连排长都明白过来。怒道:“玛德!等会老子一定多干他几个毛子,怎么着也不能让他们蛊惑起那么多兵马来!”

    “对,等会大家都对准苏联兵打,看他们。”狙击手抱着枪,刚说到这里,一发炮弹越过战壕上空,命中后面的树林。“轰轰轰!”密集的炮弹似雨点般落下,黄石安和战友们如打了鸡血般各就各位。等他们布置好,就见一辆bt7坦克带着四五百苏印军士兵再次冲了上来。

    “小心坦克!掷弹,把80火准备好。”进攻朗布尔的苏印军又进攻了,连几日来只动用过一次的坦克都派了上来,显然是要一鼓作气压垮阵地。嘎吱嘎吱的声音中,bt7坦克越开越快,几分钟后就出现在阵地前。“掷弹!”黄石安的暴喝中,掷弹兵扛着80毫米无后坐力炮冲出阵地,单膝跪地对准坦克正面,狠狠扣下扳机。轰!一团火焰中,bt7坦克化为火球,掷弹一击得手刚要往回爬,就被后面的苏军子弹击中大腿,躺在地上无法动弹。“机枪掩护我!”黄石安见状,与两名战友箭步跳出战壕,连拉带拽将受伤的掷弹救回战壕。

    失去坦克的苏印士兵不仅没撤退,炮火反而越打越急,不断有士兵被弹片击中,倒在战壕里面。“参谋长!让我们上吧!”指挥所内,战役爆发后陆续来支援的三名团长捏紧拳头,面色膛红脖子上青筋乱跳。六天来天,从阿富汗调来的153和154师总计有六个团抵达印度,两个参加突袭钢城,一个去支援锡尔杰尔,剩下三个都被调来朗布尔,连第七军的火箭炮团都到了。但害怕一次投入太多兵力吓走科孜洛夫,费文华不得不强忍巨大的牺牲,故意将支援部队压在手里,造成阵地摇摇欲坠的假象,诱使四个苏印师继续进攻,拖住他们免得逃走回钢城。

    阵地的争夺战接近白热化,即使六天来丢下不少于四千具尸体,以苏联老兵为首的四个苏印师仍然如一股凶猛的浪潮,向朗布尔成外围阵地上涌动!战壕里面双方士兵已经滚成了一团,掐脖子挖眼睛,刺刀工兵铲在互相的血肉上面砍刺,手榴弹在人的头颅上面猛敲,间或还有人拉响了手榴弹,一声爆炸就倒下周围一片的人。所有人都拿出了最大的凶性在努力杀死自己面前的人,浅浅的战壕完全是修罗地狱一般的景象,双方死去的官兵层层叠叠。一枚枚信号弹从阵地内升起,这意味着该阵地已经接近崩溃急需援兵,等在后面已经伤亡近半的预备队见到信号弹,又再次顶着密集的子弹冲入战壕。

    这种近乎肉搏的绞杀,看得费文华汗流浃背。拳头都攥出了水。但李宗仁的命令是收到电报才能反击。“参谋长!”一名团长见他还不下令,眼睛都红了。要不是多年严格遵守的军规束缚,恐怕他已经绕开指挥部,带士兵冲上去了。就在指挥部内剑拔弩张,费文华急得全身热汗时,等待六天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报告!是司令的电报!波卡罗,波卡罗钢城是我们的了!”参谋激动地跳了起来!不需要多深奥的军事知识都能知道,拿下波卡罗钢城,就意味着国防军已经在恰尔肯德邦站稳脚跟。只要后续支援能跟上。不需要几天就能占领整个邦。这样就等于打破印共、国大党和日军的三面围剿,不仅一举对日军控制的东西孟加拉的实施了反包围!还直接威胁印共大本营的北方邦!

    “还等什么?进攻!进攻!进攻!”强忍六天,被敌军压着打得怒火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出来,喜悦和反攻的怒吼,让费文华全身都滚烫起来。早已蓄势待发的三个步兵团加入战场。隐藏起来的三十六门火箭炮同一时刻狂嘶怒吼,刚才还摇摇欲坠的阵地瞬间牢不可破。

    “连长,连长!快看!”黄石安刚刚打死一名苏联士兵,没等瞄准下一个目标,就被那名满身是血的排长强拉着扭转身体。当看到沿着战壕密密麻麻的支援部队,一股热血猛冲大脑,眼泪都出来了!“国防军。进攻!”随着这声从武昌而起的口号响彻朗布尔,中**人终于在南亚次大陆站稳脚跟。

    得知波卡罗丢失后,后路被断,早就打得山穷水尽。弹药基本耗尽的科孜洛夫没有任何挣扎,丢下四千多具尸体,借道日本控制的西孟加拉撤往贾姆谢德布尔。进攻锡尔杰尔和因帕尔的饭田祥二郎也是魂飞魄散,没想到一夜间西孟加拉就遭威胁。只好放弃进攻,先缩回达卡和加尔各答。与此同时。崔可夫也立即改守为攻,连夜和尼赫鲁的印度国民军达成协议,总计四十万大军死守布尔汉布尔和那格浦尔一线,等待战机出现。考虑到北方邦遭直接威胁,他还调四个前往瓦拉西纳,守住这个进入北方的恒河战略点。

    无论是奥金莱克还是奎南,得知李宗仁突袭波卡罗钢城后,全都兴奋地高呼起来。连丘吉尔都亲自致电印度盟军司令部,感谢李宗仁和中国印度集团军,一举将几天前还岌岌可危的印度战局拉入了战略僵持。

    10月23日,李宗仁占领波卡罗钢城当天,又派两个团进攻丹巴德。驻守着这里的印共第十九步兵师得知钢城丢失后,训练严重不足的印度士兵根本无心恋战,即使压阵的苏军督战营一连击毙上百名逃兵,依然没法挽回失败。战斗只进行了三个小时,就有五千名印度士兵被俘,剩余也全部溃散,只有少部分逃入西孟加拉,从这里绕道前往贾姆谢德布尔汇合科孜洛夫。

    由于印度士兵溃散太快,以至于连炼铜厂和铜矿都没破坏。遗憾的是,据印度士兵说,五天前,储备在这里,原准备运往英国的一万吨铜锭和波卡罗钢城的三十万吨粗钢已经被印共运回北方邦,还有大约三千吨铜锭根据协议交给了日本人。

    拿下丹巴德后李宗仁马不停蹄,又向西孟加拉的阿散索尔和恰尔肯德邦首府兰契发动进攻。丢失全部重型武器的萨尼罗曼根本挡不住装甲团的冲击,到第二天下午就退出城市,撤到奥利萨邦的劳尔克拉,和科孜洛夫一起,扼守兰契南下的通道。同时,李宗仁又秘遣部队,以搜查敌军的借口,占领波卡罗东北面的摩珂菩提神庙群和大量寺庙,将至少两千件珍贵文物和大量黄金珍宝连夜运回国。后来这种“搜查”还演变成例行任务,根据战后英国和印度政府的调查,战争期间至少有五万件印度文物、价值三十亿民元的黄金白银和珠宝被中国驻印部队抢走,中国还从印度掠走包括一吨矿石、两千万吨粗钢,五十万吨铜在内的大量物资。

    “波卡罗钢城损坏不到百分之四十?丹巴德只去了两个团,就俘获五千人?连铜矿和炼铜厂都保持完整?”阿巴丹波斯战区前线指挥部内,白崇禧在灯下反复翻着刚到手的战报,一脸的不敢相信。连旁边李明瑞和朱建德等波斯湾集团军的军官。也暗暗傻眼。“呵呵,我开始也不信,还让西藏号航母派侦察机亲自去确认了一趟。”朱斌侯在旁边笑道:“飞机才知道,驻守丹巴德的是一个全印度师,士兵训练还不满三个月。”

    “难怪了,我说老李怎么能这么神勇呢。”白崇禧呵呵一笑。他和李宗仁是同乡也是同学,还是最好的朋友,老朋友在印度一战成名,他也很开心。

    朱建德也是苦笑摇头:“这些印度人。何苦来哉呢?”

    “话也不能这么说,尼赫鲁发动的时机抓得其实很不错。我们被苏日夹击,英国自身难保,内部又有二十万苏军帮忙,依靠印度的人力物力。要是能保住几个钢铁厂和工业设施,武装起五六百万大军一点都不多。可惜啊!老李这回太狠了,一把掐断他们的七寸,如若不然恐怕孟买就要丢了。”参谋长李明瑞抽着烟,想起几天前的局势也有些后怕。要是尼赫鲁和印共真的攻下孟买,恐怕他们就必须分兵协防穆盟控制区。到时候就算印军战斗力再差,兵力上波斯湾集团军也会捉襟见肘。

    印度进入战略僵持。让白崇禧无需再担忧东面的穆盟,又把心思转回中东和地中海,问道:“苏联人有什么动静吗?”

    李明瑞说道:“没什么大变化,只有四五个铁道兵团调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还有十几辆铁路防空火车。估计铁路线被我们炸怕了,想加强防空。倒是高加索和巴库的防御增强很多,情报说巴库已经部署了大约两千门各类高炮和五六百架最好的战斗机,高加索的兵力已经增至八十万。加上波斯这边,总计超过一百五十万。据说苏联已经开始武装库尔德人。大概有十万库尔德、亚美尼亚等地的游击队被武装起来,准备投入中东战场。”从八月起,波斯湾集团军就不断轰炸大不里士和阿塞拜疆等地的铁路运输线,造成苏联伊朗方面军补给困难。“对了,情报还说,莫斯科已经任命叶廖缅科为伊朗方面军参谋长,不日应该就能到达。”

    “叶廖缅科是不是当年布琼尼手下那个叶廖缅科?”

    “是的,就是布琼尼那个老家伙推荐的。据说此人作战勇猛,乐观好强,缺点就是爱说大话。”李明瑞说道:“来之前,他就在布琼尼面前反复说巴甫洛夫不思进取,以波斯的地理位置,完全可以牵制中亚作出更大贡献。”

    “联系国内,尽快把这个人的资料送来。”说完,白崇禧又问了问伊朗内部情况。

    “摩萨台那个老小子现在积极着呢,正按照总统的要求,把全部脏水都泼到苏联和库尔德人头上,很多人都相信了他的话。不过他们内部好像有些不合,一些人觉得不应该和我们合作,尤其是伦敦遭轰炸后,很多人都不看好我们。巴列维好像也很担心,这几天一个劲催促我尽快北上。”

    “哼!一群短视之辈。”朱斌侯冷哼一声。

    李明瑞呵呵一笑:“也不怪他们。现在印度大乱,意大利发兵埃及和希腊,苏联人一边加强波斯,一边又对伊拉克虎视眈眈。我们这边呢?英国自身难保,我国又遭日苏夹击,马六甲航道也暂时中断,中亚铁路要到年初才能通车,只能走阿富汗和穆盟铁路补给物资。呵呵从整体形势看,也难怪人家会害怕,何况就算我们里面,不也有士兵嘀嘀咕咕嘛。”

    “他们只看到苏德意势力大涨,却不知道这些国家都软肋极大。光是粮食,三家合起来也撑不了三年!至于日本总统要不是想等等,哪还有裕仁蹦跶的地方。”

    “是啊。”白崇禧同意朱斌侯的话,要不是总统还想等美国的态度,恐怕已经把东京炸烂了。不过他这边的压力也委实大了些,没有马六甲,物资只能走阿富汗,然后通过拉哈尔到卡拉奇的铁路补给,因为阿富汗这段都要靠卡车,所以补给量很小。尤其是最近暴起的意大利,更增添了北非和中东的紧张局势。想到这些,连忙问起海军和英国海军的联合计划:“斌侯,你和坎宁安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西藏号最迟明天上午就能动身回来,等他们到红海后,我就去亚历山大港。我估计在11月初,否则坎宁安也要撑不住了。”

    白崇禧虽然是战区司令,但第三舰队隶属海军,他只有建议权。所以他比较担心舰队的此次行动,提醒道:“意大利海军还是颇有实力的,你的那些法**舰又不能越过运河,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些,可别耽误了安达曼的大事。”第三舰队被部署在波斯湾,除确保波斯湾和苏伊士运河的安全外,就是杨秋故意摆在外面,准备夹击安达曼和马六甲的重要棋子,所以大家都很怕出现琉球海战那种意外情况。

    “我会小心的,到是您这里等印度消息传回莫斯科,我估计斯大林会趁着北面冬季休战,从中东打开局面,牵制我们和英国支援印度。”朱斌侯也提醒道。

    “呵呵,我们正等着他呢。”白崇禧笑笑,端起茶杯刚要喝水,门外就跑来一名通讯参谋。气喘吁吁的冲进办公室,大声喊道:“报告,总参急电!今日傍晚十八点四十七分,德国潜艇在纽约外海,击沉了出港的英国皇家邮轮玛丽王后号。已经确认,上面至少有九百名美国公民!随后赶到救援的美国海军密尔沃基号轻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也遭到进攻,密尔沃基号被两枚鱼雷击中沉没,史蒂芬号驱逐舰也被击沉,另一艘麦基号返港后发生爆炸。”

    办公室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参谋第二次汇报,众人才猛然张大嘴巴,纷纷站了起来。但他们没有欢呼,也没有高兴,反而白崇禧和朱斌侯还微微皱眉。此时来一个美国这样的重量级盟友,从战争角度看肯定是大转折,能迅速改变同盟和敌人的实力对比。

    但从国家角度出发,到底是福还是祸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