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56章 首战次大陆(完)

第956章 首战次大陆(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十月的印度正处雨季末期,被泡了几个月的大地松软坑洼。从焦达讷格布尔高原流淌而下的雨水,带来磷钾等微量元素,滋养恰尔肯德邦的农田的同时,也让道路愈发泥泞。但这难不倒经过大改,特意增强热带作战能力的25丙型“狸猫”坦克。作为国防军装备的第二代坦克,25型是以德国三号坦克为模板,与1925年定型的轻型坦克。目前它已经逐渐被31型和36型取代,但在雨林和热带等通行率较低的地区,它依然无法替代。

    为最大化利用好它,设计人员早在战前就对其进行改进,并装备西南集团军。但那次改进依然不能让陆军满意,所以去年初又再次动大手术。这次改进是颠覆性的!酷似36型外观的新炮塔,采用300马力柴油机,中等负重轮,加宽履带,无需准备就可以泅渡一点二米深的河流,公路最大速度提高到每小时53公里,越野35公里。

    最大变化还是外观!改进后的“狸猫”重22吨,已经完全看不到三号的影子,反而更像m24霞飞坦克。为满足陆军无底洞般的火力需求,设计师还将炮座圈扩大,原来的40毫米炮被换成l25型/70毫米低压炮。最大创新,是在主炮旁增加了一门25毫米并列机关炮!两种火炮使用同一个瞄准器,看上去就像著名的bmp-3步兵战车的翻版!出于反装甲需要,保证25毫米机关炮可发射高速钨合金穿甲弹的同时,70毫米低压炮也配置了空心装药破甲弹,可在600米内击穿110毫米/垂直均质钢板。本来还打算使用三倍口径破甲深度的新式破甲弹,但因保密等原因放弃装备。炮塔顶部的7.62毫米机枪也被换成12.7毫米毒牙重机枪,车体前面的7.62毫米航向机枪保留。经过这番大改后。无论是速度、威力还是火力,都比早期型号提高数倍,“狸猫”也从轻型坦克一跃成为战场多面手。

    军方对这次改进非常满意,不仅决定将全部的老25型坦克都收回,按照这种样子改,还再次下单订购一千辆新车。

    当李宗仁指向地平线上的钢城,喊出“杀进去”三个字后,二十五辆新“狸猫”快速冲出森林,从满地丢弃的十公斤铁皮空油桶上碾过。列成纵队向地平线上的钢城杀去。跟在它们后面的,是数十辆装有7.62毫米机枪的t2型装甲车,每辆车都挤满了精锐的山地步兵。他们微微弯着腰,拎着已经上膛的突击步枪,目光冷锐注视前方。

    “敌袭!”装甲集群突破三公里后。一声凄厉的叫喊就从道路旁的暗哨掩体内响起。来自阿尔巴尼亚gc国际的卡迪尼奇少尉发现了快速逼近的装甲集群,立刻用步枪和手榴弹发起进攻,爆炸声响和火光为后面部队提供了预警时间。但火光也暴露了他的位置,数挺12.7毫米重机枪快速对准了他。“哒哒哒。”没有丝毫怜悯,机枪子弹就轻易穿透哨所的沙包。沙包崩塌的同时,他和几名国际纵队的士兵也被子弹打断身体。

    卡迪尼奇的死为防御赢得了时间,等“狸猫”越过哨所。dp轻机枪独特地嚯嚯声同时从几个方向响起。“一排,掩护!四点,高爆弹!”带头的“狸猫”是内,是一名有着数年装甲经验的老营长。当机枪的火焰亮起。就立即下令一班停车,压制固定哨点,保护战友继续突破。“轰轰轰。”两分钟内,四辆停车的“狸猫”就纷纷锁定目标。70毫米低压炮齐刷刷打出排射,将一个个机枪点摧毁。为确保不留残敌。车顶的重机枪还不断扫射隐蔽哨所。

    一排停下的同时,跟在后面的“狸猫”则从他们隔出的通道加速通过。“展开扇形突击队列,保护装甲车,全速冲过敌人的拦截线。”在黑夜行进中,遇到敌人的拦截,又不知道到敌人的具体防御情况时,军官的个人经验就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老营长在这个时候展现出优秀装甲兵的素质,果断命令坦克营展开,全速向前,凭借钢铁强行突破敌人防御线。

    在他的命令下,坦克营由纵队快速行进迅速改为扇形突击列队,搭载山地步兵的装甲车也从后面加速,紧随“狸猫”向未知的防线冲去。同时摩托车也开始加速,向两翼快速展开,迅速越过坦克装甲集群。这就是典型的机械化突击队列,虽然摩托车本该换成轻型坦克,“狸猫”应该由31型“金钱豹”或者36型“东北虎”替代,t2应该改为半履带车或者全履带步兵战车,但即使这些条件在补给困难的南亚次大陆都没有,装甲团依然用一堆七拼八凑的轻装备,打出了猛虎下山般的气势。

    低压炮是专门对付步兵、轻目标和非坚固型掩体的火炮,配合并列的25毫米机关炮,迅速对所有冒出火光的敌目标进行有效压制。一枚枚炮弹如长了眼睛般,不断射入混乱的国际纵队防阵型里。

    “坦克!是坦克!师长同志中国坦克!”钢铁厂指挥部内,萨尼罗曼还在用电话联系达莫德尔河询问情况,一名惊慌失措的参谋就撞门而入。“该死!该死!中国坦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是从哪里来的!”萨尼罗曼举起望远镜后,整个人都呆住了。半天才破口咒骂,下令全部作战人员进入阵地。

    部署在钢城屋顶上的76毫米高炮被放平炮口,之前缴获的英军75毫米榴弹炮也被拖了出来,连钢铁厂的工人都被动员起来。“进入阵地,快快快!准备好集束手榴弹!把燃烧瓶拿过来!”四十多岁的埃里克上尉来自意大利,是一名犹太人,更是坚定地gc国际主义者。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他,很清楚坦克的威力。见到地平线上冲来的黑影,立刻大声叫喊让大家准备好集束手榴弹和在西班牙芬兰一举成名的“莫托洛夫鸡尾酒”。

    “下车!躲在装甲车后面!注意节约子弹。不要让敌人靠近车辆!”为避免被流弹击中,在距离钢城外围防线还有一段距离时,带队的师辰飞上尉就招呼大家下车。16旅虽然是山地旅,但也接受过配合步坦战术训练,所以士兵们下车后都能很快找到自己的位置。“小心,是摩托车!”装甲团的推进速度超乎寻常,埃里克上尉还没部署好防线,两翼的摩托车就已经冲了过来。

    “射击,射击!”墨西哥gc国际的保罗中士咬紧牙关。死死扣住马克沁水冷重机枪的扳机。哒哒的弹雨中,好几辆冲刺的摩托车都被击中跌倒。但没打多久,两辆同时发现他的“狸猫”就快速停车,将炮口扭了过来。“小心!”埃里克上尉飞身扑到保罗的同时,炮弹也在他们身边爆炸。幸好机枪和掩体挡住了大部分破片。所以两人都没受伤。等他们从硝烟中重新爬起来,第一辆“狸猫”已经越过障碍。

    “把手榴弹给我!”一名国际纵队的士兵见状,立即从愣神的伙伴手里夺过集束手榴弹,抱着它发疯般冲向“狸猫”。当他左冲右突试图靠近狸猫时,身后却传来了急促而紧张的叫喊声。“皮特,小心左边!”这名叫皮特的士兵下意识往左一看,两辆跟在“狸猫”后面的t2型装甲车上。就已经喷出长长地火舌。“嗤嗤嗤。”子弹瞬间击中他的胸口,还引爆了集束手榴弹。

    “轰!”皮特的身体在爆炸中断裂的同时,钢城内的炮兵终于开火了。轰隆隆,轰隆隆一枚枚炮弹落在装甲营四周。不断有士兵被弹片击中倒下。但更多的山地步兵却利用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冲入几乎全是钢铁设施的小城。

    “挡住他们!挡住他们!快,让雅夫上校回来,我们上当了!这里才是敌人的主攻点!”指挥所内。萨尼罗曼已经乱了章法,只是胡乱地让刚才去增援二十师的部队回来。然后又拼命地向坦克集群正面投入兵力,希望用血肉挡住冲击。“萨尼师长,要不要炸掉钢铁厂!”莱昂弗里曼见到他忘记了钢铁厂,连忙大声的提醒。

    “再等一等!相信我们的战士,他们可以挡住敌人!”萨尼罗曼咬着牙,拒绝那么早就炸掉钢厂。毕竟钢厂是他们能否在印度长期打下去的命脉,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舍得炸掉。但他还是算错了,以为今夜偷袭的都是装甲部队,所以还有时间,却不知跟在装甲集群后面的李宗仁,已经为他准备好了第二道大餐。

    十六辆拖着107毫米火箭炮的t2型装甲车接近钢城后,迅速展开,炮兵们根据火光和建筑物阴影,迅速锁定诸元。十二管107毫米火箭炮一出现,就成为陆军最抢手的装备。这种制造简单,却火力强大的新武器,都快成了陆军的象征。要不是火箭弹制造跟不上,秦章书甚至想过定造一万门普及装备到各个营。“开火!”随着一声命令,192枚火箭弹以每秒16发的速度,冲入虚空。一道道橘红色的尾焰流彩,成了苏印师士兵眼中最可怕的死神火花。“轰!轰!轰!”几乎无法分辨的连绵爆炸声中,小小的钢城瞬间被集火覆盖,数以百计的火球在黑夜中腾空而起,剧烈的爆炸中,不断有建筑被推倒。

    苏印军中那些在阿富汗打了几年的老兵对火箭炮并不陌生,即使没见过,也听过它的传说。但埃里克上尉这些gc国际战士,却被这种瞬间满火力覆盖吓到了,以至于七八辆“狸猫”从自己的阵地上冲过,都忘记阻击。国际纵队是英勇善战的,这点从西班牙内战就能看出,但他们今夜遇到的对手不再是陈旧的西班牙国民军,也不是没出全力的德军,而是陆军战术和装备都屹立在这个世界顶峰的中国陆军!更糟的是,这里是印度大平原,这里没有崎岖不平的山地,更没有数量众多可以掩护的建筑,波卡罗钢城只是一个占地十平方公里。全部是钢铁厂、矿场和机械厂组成的工厂区,最近的城镇也在五公里外的达莫德尔河。

    没等这波强火力带来的震惊被消化,第二波火箭弹就再次袭来。排山倒海、震荡胸腔的爆响中,无数的国际纵队士兵被炸死,皮焦肉绽肢体残破,厂房营地和炮兵阵地,全都遭到了密集炮轰。埃里克上尉牙齿都快咬碎了,冲向旁边的马克沁机枪,但刚要扫射t2装甲车后的步兵。就被一颗不知从哪里射出的子弹击中大腿,疼得再也无法动弹。

    “司令,突破了!”吴焕先手指钢城,将望远镜递给李宗仁。镜片里,坦克营和装甲车已经冲入钢铁厂区。交火在每一幢建筑、每一台机器旁爆发,密密麻麻似萤火虫般闪烁的光点,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奇怪的是,李宗仁却没有任何高兴,还不经意地微微摇了摇头:“留一个装甲连支援步兵,其余全部的去东北,堵住回撤的敌人!”

    吴焕先点点头。让参谋去传令后,才问起刚才他摇头的事情:“司令,怎么了?是不是哪里打的不满意?”

    “没有,只是有感而已。”李宗仁微微一笑。手指钢城反问道:“如此重要的地方,要是放在西北,没有几天来回争夺是拿不下来的。可现在焕先你知道这是为何吗?”

    吴焕先想了想说道:“没有装甲兵,没有重武器。掺入印度士兵后实力下降很多。”

    “你只说对一半!总统教我们打的仗,其实就是多兵种配合。步坦配合。空地配合,捏合起来使其大于一加一。但这个打法,目前只有我们能用,为何呢?因为别人就算飞机好,坦克好,也没有我们这么多战术。苏联也一样,有自己的打法。重火力、大纵深、大兵团可入印苏军没这些条件,其实他们已经不能算苏军了。”

    吴焕先开始还不解他为何说这些,慢慢才反应过来:“司令,你的意思是,我们不用再往南打了?”

    “不知道,不过占领这里后,英国人恐怕不会让我们再往西南两面打了。何况我们的任务是断掉日本和印度两派的联系,现在饭田已经被我们包围,总统那边也要考虑盟友的意见。”

    吴焕先点点头,夺下钢城,控制恰尔肯德邦,就等于包围了加尔各答和孟加拉,还将印度大半资源弄到手。英国人要是再放自己打下去,恐怕就会担心印度被自己这边吞并了。想到这些他才理解李宗仁为何摇头,因为印度战区根本不能展现他的能力。不过一场即将到手的大胜,还是冲淡了这种情绪,问道:“那么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先扫荡!”李宗仁淡淡地吐出了三个字。

    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着,突破防御的装甲团分出一半兵力,快速堵截从西北方回援的苏军。另外一半留在城内,加紧时间清剿残敌。虽然已经握住胜利的尾巴,但gc国际里那些拥有坚定信念的士兵,作战意志还很顽强,如果不是山地步兵比他们更娴熟,更老辣,或许还真会出现意外。好在第二批骑自行车和步行的主力步兵很快赶来,终于让胜利的天平逐渐倾斜。

    到早上五点,从朗布尔赶来的两架运三炮艇机和十余架炸弹卡车压垮了第七苏印师,眼看钢城已经插上中国国旗,萨尼罗曼不得不丢下三千多具尸体和伤兵,率领第七苏印师和第二十印度国民师残部向南面的兰契突围——

    那格浦尔,充满了欢乐的气氛。印度独立的国旗让很多激进的印度青年都欢欣鼓舞,即使天空才放亮,印共和崔可夫设在这里的征兵点就挤满了年轻人。一列列满载物资运往北方根据地的火车,一门门缴获的大炮,数不尽的武器弹药,让刚来此地的亚贝舍夫合不拢嘴。短短几天,印度战场的主动权就被崔可夫的一次突袭掌握在手中,只要能尽快攻下孟买,会师尼赫鲁的印度国民军,资源丰富,拥有钢铁基地的南亚次大陆。就会成为新的苏维埃根据地!甚至不需要多久,就能拉起百万以上的军队。配合日军横扫被誉为大后方的中国西南各省!

    从十几万残兵败将,到如今欣欣向荣,一路走来真像做梦一样,难怪他来到司令部后,就没合拢过嘴巴。“亚贝舍夫同志,埃卢鲁的情况怎么样了?”政委切烈潘诺夫也是很高兴,早早就将胜利的消息发给莫斯科,他能想得出,现在的克林姆林宫有多兴奋。因为莫斯科已经掌握印度战场的主动权。无论是向东横扫海德拉巴,还是向西先赶走英国人,都非常从容。

    “埃卢鲁的英军已经撤完海德拉巴,他们不敢躲在沿海了。”

    “巴特那和日本人那边呢?有没有最新消息?”崔可夫保持着冷静,残酷而失败透顶的中亚战争。让他实在无法不保持警惕。

    “巴特那?呵呵,崔可夫同志,你会笑死的。”亚贝舍夫想起印度国民军在巴特那的拙劣表现,嘲讽道:“他们的一个师从巴特那渡河后,却忘记对大桥进行保护,也没有带任何浮桥设备。结果大桥被炸断,一个师全都在北岸无法撤退。眼睁睁被包围,还差点让敌人从贝古瑟赖过河包围。”

    “哦?贝古瑟赖被突破了?”

    “没有,他们说,已经击溃敌人。还炸断了浮桥。”

    “那就好,那就好。”崔可夫放下心来。要知道,贝古瑟赖距离钢城只有200公里,虽然有焦达讷格布尔高原阻挡。但几百米的高原真不能算天堑。

    切烈潘诺夫也问道:“那么日本人呢?还有科孜洛夫同志那边打得怎么样了?中国人有没有投入反击?增兵到了吗?应该告诉他小心些。”

    “日本人暂时被挡在了锡尔杰尔和因帕尔。”说起朗布尔,亚贝舍夫的脸色渐渐凝重:“朗布尔遭到很强的阻击。科孜洛夫同志说,大约有四到五个团的敌人,还有很多火箭炮。不过援兵不多,只增加了一个团,不知道是不是。”

    “等等,你说六天里只增加了一个团?”话还没说完,崔可夫突然脸色一变,扭头看向亚贝舍夫紧张起来:“亚贝舍夫同志,记得你上次是不是说,中国空军每天可以运送一个团来印度?”

    “对,我是按照每天100架运输机的运输量计算的。现在已经过去六天,就算不增加飞机,也有六个。”亚贝舍夫说到这里,也想起了什么,脸色猛然大变!

    唯有切烈潘诺夫不明所以,还沉静在大胜的喜悦中,问道:“怎么了?”

    “六个团,起码是六个团!如果增加飞机的话,或许已经有七到八个团增援过来!那为什么,朗布尔才增加了一个团?锡尔杰尔和因帕尔只有两个日本步兵师,那里山高林密地势崎岖,增援部队不可能全部都投到那边!”崔可夫自言自语,说到最后一下子跳了起来:“来人!立刻发电报询问尼赫鲁,亚贝瑟赖的浮桥被摧毁用了多久!有多少敌人完成渡河!再联系日本人,问清楚他们那里到底有多少。”

    “司令员!司令员同志,轰、是轰炸机,很多轰炸机!”

    没等崔可夫说完,大门就被卫兵撞开,然后嗡嗡地吵闹声就临空而至。等到崔可夫拨开军官走到窗口,西面天空已经出现一片金属云。六十六架波斯湾集团军轰7远程轰炸机,由中国援建的卡拉奇机场转场,飞跃1300公里出现在那格浦尔上空。

    没等轰炸机靠近,十余架精灵般灵巧的夜叉俯冲轰炸机和闪电战斗机从云层里钻出,对准地面上的苏印师目标尖啸着俯冲下来。“轰轰轰!”一列疾驰的军火列车,毫无准备的被炸弹命中,四散爆裂的火球点燃了整个那格浦尔。“舰队!是舰队!中国海军印度舰队!”夜叉俯冲轰炸机和闪电战斗机的一出现,崔可夫的脸色就一变再变!在最关键的时候,中国海军出动了!

    几分钟后,毫无防备的那格浦尔在一串串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陷入混乱,一百四十吨炸弹,顷刻间被播撒在城市各处。密集的地毯式轰炸,不仅击碎了印度人的独立梦,更震醒了之前还梦想统一印度,以这里为基地进攻中国西南和中亚的崔可夫等人。

    印度女皇炼钢厂、火车站、印染厂、发电厂全部在爆炸烟尘中倒塌燃烧。“司令员同志!”连绵不绝的爆炸声还没结束,一个更响亮的声音在众人耳旁炸开:“萨尼罗曼同志报告,他们遭到从焦达讷格布尔高原冲出的中国坦克师的进攻!波卡罗钢城已经失守!”如同被一枚炸弹击中,无论是崔可夫还是亚贝舍夫,全都眼前发黑全身冰凉!占全印度百分之九十钢铁加工能力的波卡罗钢城!百分百的铜矿!百分百的焦炭!百分百的磷!苏维埃印度的希望全没了!最气人的是,敌人竟然还使用了和崔可夫一模一样的战术,秘密从盟友战区过境,然后横穿整个高原发动偷袭!

    没有钢铜磷焦炭这些战略资源,无法和国内联系,即使能继续打下去,又能坚持多久呢?协统日军夹击中国大西南的计划,还没开始就彻底夭折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