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46章 金九下台

第946章 金九下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岳鹏带大家回到安东后,又坐飞机去视察长春和茂山铁矿的防御。恰好苏小虎和马奎都在长春,两位当年的老战友让他改变行程,留了一夜叙旧后,才和李宗仁回北京。随后的三天里,张孝准连续在顺川发动反攻,依靠制空权和四门巨炮,不仅将日军第九师团打得缩回大同江以南,还歼灭总计一万余日军。如果不是板垣征四郎见状不妙抽调两个师团支援,恐怕樋口季一郎已经要切腹尽忠了。

    见到顺川打不开局面,板垣征四郎只好改变计划,西面以牵制为主,将主要进攻放在长津湖和清津方向。长津湖是进出朝鲜北方山区的关键咽喉,为堵住日军,北朝鲜国防军和东北战区调集四个师,在这里与日军三个师团爆发大战,经过两天两夜的鏖战,才撤出回守江界和惠山。与此同时,在清津登陆的日军也遭到通化赶来的中国空军的猛烈轰炸。轰炸造成七艘舰船沉没,其中刷三艘是运兵船,付出死伤数千人死伤的代价后,日军才攻下古茂山。随后的几天,日军一度向垂涎已久的茂山铁矿发起进攻,但却遭到整整两个210毫米重炮团和国防军三个主力步兵师的堵截,只能暂时休整。不过长津湖的失守,让顺川的反击不得不停止,于是张孝准带两个朝鲜装甲师和五个步兵师后撤至龟城。至此,朝鲜百分之八十的领土被日军占领,开战前拥有五个军的朝鲜军仅剩不足七个师,国防军也因为一些原因,暂时退守鸭绿江南岸的山区,依托山高林密的地理优势,层层阻击日军。

    与此同时,哈尔西磨蹭几天后终于抵达关岛。但他来得太晚了,在关岛升起国旗后的第二天。陈世英就利用夜幕掩护,率两艘战列舰和三艘重巡炮击了塞班和天宁岛日军机场,一举摧毁岛上仅剩的四十多架日军飞机,彻底瘫痪两座机场。随后,他又利用xn219支援战斗群抵达的机会,将五千名陆战队士兵分别送上帕甘岛和天宁岛。xn219支援战斗群携带了两万名陆战队士兵和15万吨各类物资,光各类油料就有三万吨,还有数万吨快干水泥和港口设备。它们的抵达。也意味着北马里亚纳再也没有美军的立足之地。虽然詹森提出抗议,美国政府还向国联申述,但杨秋和北京外交部却给予了毫不客气的回绝,甚至将矛头直指罗斯福。驻美大使罗正恩向美联社记者出示了美国舰队抵达关岛的照片,还指责美国政府不负责任,不顾国际局势和传统友好关系。坐视中英法等同盟国遭纳粹进攻而不救援,反而利用时机大捞好处。总理顾维钧最后还要求国际联盟将关岛和北马里亚纳托管权交给中方,以便更好地打击日本法西斯。

    这番毫不客气外交攻势,在美国和欧洲引发了不小震动。尤其是被德军炸得几乎弹尽粮绝的英国和寄人篱下的自由法国中,也对美国颇有微词。他们中的激进派更认为,是美国不加节制的出口纵容了纳粹,帮助重新武装苏德和日本。最后,眼看中美很可能会闹僵,丘吉尔不得不站出来。在他的调停下。加上北马里亚纳已经没有落脚之地,罗斯福不得不让金梅尔撤回舰队,但拒绝将关岛和马里亚纳归转交给中国托管。让秉文遗憾的是,哈尔西这个老狐狸果然不上当,不愿意在外海长期逗留,见没有机会,就立刻高速撤回威克岛,让大家没法欣赏九三鱼雷痛揍美国海军的景象。

    这次外交矛盾让罗斯福陷入极大被动,参议院的林白等孤立主义议员更是站出来指责海军和政府。说他们正试图让美国人民卷入战争。受此影响。罗斯福的支持率一下暴跌至不足百分之五十,选情岌岌可危。

    哈尔西离开后。陈世英派两艘航母、五艘巡洋舰和十六艘驱逐舰,保护两千名战斗工兵和两千余陆战队猛攻乌利西环礁、加费鲁特岛和雅浦岛。前两个岛根本没日本守军,雅蒲岛有不足千人的守备队。在进攻雅蒲岛时,还和日本海军第三、第五舰队爆发小规模战斗,日机还从特鲁克赶来协。但在航母和关岛轰炸机的支援下,最终用两天就将四千名士兵顺利送上岛。

    秉文的策略很简单,就是趁着日本海军大败,慌乱中兵力调配不够及时的劣势,不求稳扎稳打,只强调先将陆战队送上岛,然后依靠战前的一千多万吨海运总吨位和数百艘登陆舰/艇完成后续输送。说白了,就是先抢地盘,再慢慢打。这种策略起到了很好的效果,随着第三批船队起航,关岛和各占领岛屿纷纷开始修建机场和临时锚地,日军陷入全面被动,只能走珊瑚海保持南北联系。到九月底,马里亚纳和密克罗尼西亚等地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已增至五万,舰船六十余艘、飞机超过五百架,其中光海军轰七就有150架,还首次将一个完整的陆军轻装师运抵关岛。

    同时,国内第二批改装的护航航母中的前两艘正式交付,利用这个机会,秉文让第二舰队的李牧和王翦号两艘护航航母保护第三批由45艘万吨轮和30艘登陆舰组成的船队前往关岛,这样xn21战斗群就有四艘航母可以使用。他们到达后,陈世英决定立刻发动帕劳战役。北京可不是历史上仓促的美国,为夺取关岛和附近岛屿,已经准备数年之久,去年还从陆战队和东南沿海一些部队抽调士兵参加西北大战,积累战斗经验,所以此轮攻势极为迅猛。加上日本海军损失惨重,已经彻底失去进攻能力,最后在四艘航母、两艘战列舰和六艘巡洋舰的配合下,七千余名陆战队和陆军士兵成功登岛,在这里驻守的两千日军死伤大半后退缩密林,半个月后被全部剿灭。

    围绕着关岛帕劳等战役的外交纠纷和战斗,并未在国内引起多大动静,相反国民还很支持海军控制马里亚纳和密克罗尼西亚。因为这是将士们用牺牲和鲜血打下来的,谁敢夺走就是和中国开战!反倒是大半个朝鲜沦陷的消息,让大家有些不安,很多人都担心鸭绿江防线是不是能守住。只有将军们清楚。朝鲜只是总统丢出去的一根没几两肉的骨头,不是不反击,而是时间没到。

    杨秋和北京政府能对朝鲜局势视若无睹,但金九却坐不住了。早年的对日走私和出口政策被渐渐捅露出来,很多朝鲜官员和议员都开始要求其下台,所以急急忙忙赶到北京,希望寻求支持。

    总统府内,杨秋设下家宴。招待金九。比起当年在辽宁,金九的变化很大,身着笔挺的西服,鼻梁上架着镶嵌金丝的眼镜,镜片后面的小眼睛微微眯起,配合额头的皱纹。似乎在焦急国内战事。但其实他一直在暗暗打量杨秋,见他一脸淡然,内心更加的不安。

    因为是家宴,杨秋特意让吕碧城来作陪,至于苗洛已经率领妇女慰问团前往西北,芮瑶的身体不好,所以没有参加。除了他们外,从朝鲜归来的张宗昌也坐在边上。不过他是聪明人,知道此时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所以只和吕碧城聊生意上的事。“白凡先生,昨天我的参谋长还告诉我,我军已经有七个师通过鸭绿江进入贵国,怎么还不够呢?”因为没有外人,他直接以号相称呼金九,更显亲近。

    “不够。”金九很坦白,心里却暗暗生气。七个师听起来是不少,可其中有四个师都被部署在茂山和惠山,只有三个师在作战。何况日军在朝部队已经超过百万。就算有技术优势。但这么大的兵力差也是难以弥补的。只不过他现在是自身难保,只能低声说道:“杨总统。此战日军准备之充分前所未有。为打消飞机上的弱势,还故意将很多进攻放在晚上,这样一来我们的飞机和大炮优势就发挥不出。我国北方山地又多,很多地方还没有电灯,夜间作战实在是差强人意。所以我和朝鲜上下,都希望您能尽快再支援二十个师,实在不行就让我国去西北的部队先回来应急。”

    杨秋佯装惊讶,为金九夹了一筷子菜,故作凝重:“这个办法倒是可以。西北那边也快入冬了,冬季苏联应该也不会发动大攻势。不过。”他停顿一下,露出为难之色:“部队回来需要时间,还要安排轮换接替,怎么算也要三个月左右。”

    “三个月?这不行。日军已经越过顺川,就在龟城和新义州外。清津那边。”听说要三个月,金九坐不住了,心底更是恼怒。当初杨秋提出要朝鲜抽调部队去西北作战,他可是咬着牙拿出五个师。现在朝鲜都快没了,居然还要自己等三个月。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杨秋要的是“亚洲墨西哥”,而不是另一个接壤的强国。这么做完全是因为看不惯自己前几年对日出口和走私,换取工业设施发展经济的事情。但这件事他不后悔,朝鲜和辛亥年之后的中国一样,建国之初,国内混乱派系复杂,他又没有杨秋那样的威望和部队控制权,所以贸然走共和民主道路的话,肯定越来越乱。所以他才收回兵权、操纵选举,连续出任总统,学杨秋用时间培养民主土壤。但朝鲜本身资源有限,工业上也只有北京支援的采矿和一些普通民用加工业,利润价值低,无法迅速让民众富裕起来。没有钱就别提真正的独立,所以他只好秘密向日本出口矿产换取急需的建设资金。但他没想到,战争爆发的这么快,还没安排好好善后,中苏就已经打得不可开交。紧接着中英开罗宣言,更是直接让朝鲜成为中日交锋的主战场。

    见他眉角隐藏怒意,杨秋不疾不徐放下筷子:“金先生。”

    这个突然更换的称呼,让金九面色大变,连旁边聊天的张宗昌和吕碧城都望了过来。但杨秋却视若无睹:“作为领导人,您应该清楚军队调动需要的时间。我国和苏联的战争还没结束,又要在其它地方面对日本,还要确保各个盟友都得到支援,您觉得我还能动用多少军队?这么说吧,如果是境内作战,别说六七百万,就是一两千万我也是能动员起来的。但境外作战,需要大量后勤和准备时间!当然,作为盟友,对于法西斯日本入侵贵国,我国也是有责任的。我希望,不,是全世界的期望。希望你们能在阻挡几个月,只要能将日本主力拖在半岛半年。我国海军就能完成南线包抄,将日本全岛彻底的封锁,并最终打败他们。反之,如果你们拖不住日军,战争规模就会变得非常难以控制。你也不希望看到,付出那么重大的牺牲。却最后失败的结果吧?

    我也知道,贵国为反抗日本法西斯已经付出很大代价,或许未来一段时间还要付出更大损失。这点我是要感谢你们的,所以请你放心,朝鲜政府和人民在抵抗日本法西斯侵略中的贡献我会记在心里。我在这里可以保证,会马上责成国会讨论启动第二批对贵国的援助,帮助你们组建更多部队,并且我还在考虑将战后利益多交一些给贵国,以补偿你们为这场战争做出的贡献。”

    先是困难。然后贷款,最后又是战后利益,这一串的话听在金九耳中却无比的痛苦。因为杨秋根本没说提供支援的时间,至于战后利益也还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杨秋越不管他越来越难看的神色,忽然轻轻地叹了口气:“白凡先生,这段时间你也累了,不妨带孩子们去长白山疗养院休息一段时间。你我毕竟都几十年没亲自指挥打仗了,这些事还是交给将军们去做吧。虽说我不能给你太多保证,但我可以告诉你你。我是绝不会坐视贵国被日军长期占领的。”

    疗养?金九的脸色彻底变了。连后面的话都没听清。呆板的坐着,连筷子落在桌上都没注意。良久后才脸色煞白的起身道:“总统先生。我有些不适,先告辞了。”他是一刻都不想留在这里了。对他来说,政治生涯已经结束,能保住安东金氏,为将来留口气,已经算偷天之幸。

    两日后,金九在新义州朝鲜临时政府驻地内宣布辞去总统职位,由议长崔安仁出任战时总统,朝鲜对苏作战派遣军军长朴恩星,接任三军总司令——

    印度东北石油城,迪格博伊城内。数百名英国石油公司的外籍工人和技术员紧张的收拾行囊,任由来自中国石油公司的技术人员接管油田和炼油厂,自己则拖着家眷往机场赶。短短十几天,从昆明飞来的中国工兵和当地工人就用水泥和蜂窝钢板,将原来只能起降小型飞机的机场扩大为可以起降大型客机的固定机场。

    等外籍工人赶到机场时,这里已经被临时封锁。

    跑道尽头停着几辆汉江大吉普,中间那辆车内两名军官窃窃私语。左边那人个子不高却很精壮,右边那位是有一张传统的印度人脸庞,身材要高大些,戴着眼镜和船帽,眼睛一直盯着天空。他们就是印度东北独立军费文华和印度民主党领袖,独立军总司令的钱德勒=鲍斯。

    “来了。”费文华眼更尖,率先发现五架从密支那方向飞来的运十战术运输机。这种酷似美国c-46的双发运输机经多次改进,使用更大马力更安全的发动机,改为增压机舱后,已经成为中国国防军装备数量最大的战术运输机。它的载重能力比运六和美国的dc3大一倍,一次最多能运送60名士兵或五吨货物,并在泥土野战机场降落,最大转场航程能达4700公里。缺点就是速度较慢,加上昆明到这里的空中航线受缅甸起飞的日军飞机威胁,所以同时抵达的还有八架护航雷电战斗机。

    随着橡皮轮胎摩擦水泥的声音传来,五架运十安全的降落在了跑道上。“李司令,您终于来了,欢迎欢迎。”费文华和钱德拉开着车,向第一架飞机驶去。等白崇禧走出机舱,两人立刻上前敬礼。

    “你就是费文华吧?不必多礼,来之前还听你们司令唠叨,说你在这里已经两年多,要我多听听你的。”李宗仁笑着和费文华握手后,转向钱德拉:“鲍斯先生,很高兴见到您。”

    和中国打交道久了,钱德拉也学会不少汉语和“中国规矩”,握手拉住李宗仁说道:“谢谢您能在这个危急的时候来帮助我们,我要为您接风洗尘。”

    “呵呵,鲍斯先生客气了,还是先去指挥部给我讲讲战况吧,接风什么的稍后再说。”李宗仁笑着和大家寒暄几句后,率先上车。但颠簸不堪的泥路和满目的原始森林,让他开始感觉到一丝压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