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45章 印度四件事

第945章 印度四件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横跨大同江的铁路桥已经从中间折断,钢轨和桥面扭曲成麻花般,在烈日下诉说战争的破坏力。往日繁忙的河道变得萧瑟空旷,宽阔的水面空荡荡的,阵阵炮声中,大部分平壤市民已经携家带口逃入农村郊外,与之相反的是,越来越多的日本兵进入城市,烧杀劫掠无恶不做。

    但在半岛势如破竹的日本陆军,今天却遭到重创。

    25公里外的顺川北郊,三门可媲美德国k5的305毫米铁道重炮在十字形轨道上分别排开,在运七火炮引导机的指挥下,用450公斤低压重弹连续炮击30公里外的平壤城,巨炮下的城市建筑不断瓦解,大同江两岸涌起十数团蘑菇状爆炸云团。“快一点!加快速度,离桥边再远一点!”第九师团35联队队长富士井末吉大佐苦恼的站在岸边,拼命叫喊让士兵加快速度。桥上的日本兵却全身紧张,眼睛时不时看向天空,生怕那种可怕的炮弹又落下。

    但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几分钟后,五百米外的河面就再次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轰!”高达百米的水柱从江面腾空而起,波浪迅猛的向浮桥冲来。“让开,让开。”桥上一名小队长还想急冲过河,一米高的浪头就将浮桥冲断,一百多名日军士兵全被浪花卷走。没等富士井痛心损失,又是一枚炮弹临空而下。“大佐,小心。”几名观察的步兵连忙将他压倒在地,但还是太晚了。炮弹在他们旁边不足十米的地方炸开,冲击波将几人同时撕碎,只留下一个数米深的大坑。

    没有制空权,区区三门铁道重炮就将日军整整一个师团压制在地表无法动弹。毫无防护的日军士兵在爆炸中呻吟嘶喊,如此远距离的进攻,让他们连最拿手的冲锋战术都用不出。“八嘎!这些支那胆小鬼!”掩体内的樋口季一郎见此情景,也气得破口大骂。怒斥自己的炮兵:“有没有找到支那人的火炮位置?”炮兵联队长芹川秀大佐更是双颊如血,紧紧攥住拳头大喊道:“将军,支那人动用的是铁道炮,距离太远,我的野战炮射程不足。”国家资源不足,日本陆军缺乏炮兵,师团级的部队有几门105野战炮就不错了,根本无力发展价格昂贵的巨炮。至于海军淘汰下来的舰炮。基本都用于本土、琉球和拉包尔等地的岸防。没有制空权,没有能匹敌的巨炮,难怪急得他面红耳赤。

    “那就组织敢死队!停在这里,只会伤亡更大!”樋口季一郎神色也不好,但他没有放弃,第九师团好歹也是跟随乃木军神打过残酷的旅顺攻坚战的。面对俄军机枪大阵一天内损失上千人都没叫苦,怎能被几门大炮困在地表。

    第九师团被三门铁道炮打得灰头土脸损兵折将时,李宗仁也爬上了观测台。“参谋长。”卫兵递上望远镜,但他接过后没急着看战果,而是先走到岳鹏面前敬礼问好。

    两人握手后,他刚要询问为何召他回来,岳鹏却笑笑,指指前面:“不急,先看看。这幅景象可不多了。”旁边的张孝准也目不转睛,笑道:“德邻,你眼福好,这种东西可是看一天少一天了。”李宗仁不解,不就是三门铁道炮吗?西北那边已经投入了六门同类火炮,还进行过五十几公里的超远程炮击,也没见多出奇。就在他纳闷时,一声不同寻常的爆炸声猛然从平壤方向传来,举起望远镜才发现。地平面上竟然出现一股数百米高的云柱。

    一阵比刚才更猛烈的地表震颤。将樋口季一郎和第九师团的军官们吓得脸色苍白。再看爆炸产生的蘑菇云,他们顿时明白遭到什么东西的进攻了。“海军重炮!是支那海军的战列舰!快。发电报。该死的海军笨蛋,怎么会让支那战列舰靠近海岸!”樋口季一郎躲在掩体内连连跺脚,急得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出舰炮范围。可他没有翅膀,整个师团连卡车都没几辆,面对射程高达四十多公里的大口径舰炮,怎么逃得掉呢?

    “轰轰轰。”不到两分钟,第二枚威力绝伦的炮弹再次落下,同时顺化的三门铁道炮也再次开火。等爆炸过后,不远处的平壤体育场已经被夷为平地,躲在那里的整整一个中队的日军被炸死大半。如此可怕的破坏力,让一股凉意从樋口季一郎和所有日军军官脚心升起。他们实在是想不通,到底是多大口径的巨炮,才能造成这么大的破坏?要是不能尽快突围,恐怕整个师团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出动轰炸机了?”李宗仁也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空军动用了特种炸弹。旁边的朱培德见他一个劲看天空,笑着解释道:“在清川江口的海面上呢,是海军的480毫米实验炮。”作为高级将领,李宗仁知道海军几年前研制过480毫米超级舰炮,还将其装在已经退役改为试验舰的青岛号巡洋舰上(青岛战役中的原奥匈伊丽莎白女王号装甲巡洋舰)。但因为射速和一些其它原因,最后海军选了更成熟的406毫米舰炮。既然是实验炮,炮弹肯定不会很多,加上现在是制空权时代,海军也不会再订购炮弹,难怪连岳鹏都说不多见了。

    重达一点五吨重的炮弹落在地表,威力是难以想象的,加上三门305毫米铁道炮的配合,不到半小时,平壤城就被被烟尘全部笼罩。通过镜片可以清晰看到,城市建筑迅速崩溃瓦解,日军修建的工事支离破碎,几辆日本坦克更是被爆炸冲击波掀起几米高,重重落在后面的大同江内。李宗仁甚至相信,有这四门炮在,只要能确保制空权,日军就无法越越雷池半步。“朝鲜装甲师上去了。”众人都在观看巨炮的威力时,薛岳先喊了出来。顺着他的手指,只见一百余辆25c型(c是朝鲜开头的拼音,代表这是外销给朝鲜的型号)坦克跃出隐蔽的柴垛,向日军第九师团发动反击。

    北朝鲜国防军有两个装甲师,装备的都是25型坦克。只有仿效国内中央警卫师建立的警卫旅,有五十多辆出口型31c型坦克。因为朝鲜装甲师和中国装甲师演习过多次,所以进攻队形保持得还不错,看得薛岳和颜佑冰嘀嘀咕咕。但李宗仁却很纳闷,拉拉朱培德的衣角,带着疑惑悄声问道:“益之,怎么这么快就反击了?金九和朝鲜政府撤到哪里了?”

    总参谋部虽然会根据战局变化调整作战部署,但总体战略不会变。朝鲜从一开始。就是拿出来当骨头,诱使日本这条疯狗往这里投入兵力。所以这几年政府还故意将茂山和惠山的铁铜矿储量泄露出去,就是看准日本的贪婪。总参这样做,也是针对日军人力和资源不足的弱点,否则让朝鲜和南洋的130万军队撤回本土或琉球,反而对后续战役不利。现在见到不仅投入四门巨炮。还动用装甲师,他还以为总参改战略了。“这次是配合海军,给日军施加压力,免得他们肆无忌惮往南面增兵。”朱培德笑道:“朝鲜政府已经撤到新义州,至于金九嘛,他现在可惨了。听说平壤失守后,很多朝鲜官员都不满他早年对日出口的事情,说他养肥了日军,所以赴北京找总统去了。”

    “总统会支持他继续执政?”李宗仁一声冷笑。

    “这些事我可不懂。你要有兴趣,一会问参谋长吧。”朱培德笑笑。身为东北战区参谋长,其实很多事他都知道,说不懂是因为他和蔡锷岳鹏等人一样,不喜欢卷入政治。此时岳鹏已经放下望远镜,见到两人在聊天,问道:“德邻,西北的日子还过得惯吧?看你瘦了不少。”李宗仁是广西人,对西北的苦寒不是很适应。笑道:“谢谢参谋长关心。当兵嘛。哪里需要就去那里。再说了。我这不是听您的命令,躲回来休假了嘛。”

    薛岳在旁笑了起来:“参谋长你看。我就说德邻会偷懒。要不你让我去吧,整日待在学校里,闲的我骨头都发慌了。”在路上,李宗仁就猜可能是有新任务给自己,听到这几句话,眼眉一亮:“参谋长,是不是有新任务?”

    也难怪他心急,与他同期的楚南、龙云和孙传芳都已经是集团军司令,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刘明诏更是在热兹卡兹甘反击战和彼得巴甫洛夫斯克两战中大放光彩,连欧美都称其为二十年来中国出现的仅次于蔡锷和岳鹏的陆军将领,并很可能在年底晋升一级上将。而朱培德和白崇禧更已经是战区级别的指挥官,连后起之秀卓凡等人,都展露苗头。可他虽然挂着中将军衔,但至今还是军级,如果不能趁此战打出威名,恐怕他此生很难再进一步。

    大家当然知道他的心思,否则宋子清也不会推荐调他回来。不过现在人多嘴杂,岳鹏没有立刻说,而是招呼大家向等在后面的装甲车走去。进入战时后,军队内部条令规定,不允许两名以上的高级军官同机或者同车。所以避开众人关上车门后,岳鹏才拿出印度的情报,递过去:“先看看这个。”看到文件,李宗仁暗暗惊讶,没想到会是印度。他对印度不太了解,但大致的局势也是知道协的,因为总参每周都会给高级军官发军情通报,告诉大家各国局势和四周的战情。只是他和所有人都没想到,短短几周,印度局势竟会恶化到这个程度。

    “情况不是很好。尼赫鲁和印共的速度很快,已经分兵多路抓紧南下。尤其是那些苏联老兵,休整后实力已经全部恢复,还有不少日本提供的重武器,击溃多支英军师。目前,西线已经攻占拉合尔,前锋距离海德拉巴不足五十公里。中路攻到肯帕徳湾沿海,距离孟买350公里。最快的是东面,已经会师加尔各答的日军、还南下攻克了克塔克等地。孟加拉也已经基本沦陷,钱德拉已经被压制到孟加拉北面和锡金一带。而且他们此次行动得到不少印度当地人的支持,钱粮充足,物资齐整,武器弹药也非常多。根据情报,如果不能尽快遏制潮头,不派出武装起两到三百万大军的可能!”

    “这么多?”李宗仁倒吸口冷气,不过想想印度的人口和印共的组织能力,也就不稀奇了。

    “军情局在锡金和阿萨姆等地已经修建了机场机场。还组建了一些游击队。我们在当地的负责人叫费文华,中校军衔,是亚盟的印度东北独立师师长。人不错,脑子也灵活。”岳鹏一边说,一边拿出另一份文件:“这是前几天总统和英国政府达成的交易,英国政府已经答应将锡金、不丹、阿萨姆邦和那加兰邦的管辖权交给我们,换取我们出兵印度。”

    李宗仁知道,这四个地方以前都属于藏南和掸族地区。清早中期。一度将其纳入国土,但随着清廷**,英国势力渗透,最后都被割让。上海公报时,杨秋一度想收复这些地方,但英国拒绝。认为这是清早期的协定并已经生效多年,却没想到这次居然舍得拿出来。虽说是无奈之举,不过这几个地方都是经济落后,势力复杂的地区。而且中国站起来后,西南边疆已经稳固,继续扩大所谓的中印缓冲区已经不可能,所以就算拿出来也不算多大损失。

    “别以为是什么好消息。”岳鹏见他没发现关键之处,提醒道:“英国是拿出来了,但却包藏祸心!你看。这是阿萨姆的迪格博伊。这里有一个油田,是印度现在最大的油田,年产30万吨石油,还有一个能设备完整的炼油厂。除了油田外,英国还将马库姆煤田、莫兰的炼焦煤厂全部卖给了我们。你可别小看这些油和煤。印度缺油,斯大林派了几批专家也只在旁遮普沙漠找到一个年产8万吨的小油田,马库姆煤田的煤炭也很特殊,燃烧热值很高。莫兰也是印度最大的炼焦煤基地,塔塔钢铁厂一半的炼焦煤都靠这里。所以日军和尼赫鲁都已经在积极调兵。要抢走油田和煤矿。”

    年产30万吨石油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对缺油的印度和日军来说更是弥足珍贵。何况还涉及到塔塔钢铁集团的炼钢用的焦煤。难怪岳鹏说英国包藏祸心。这根本是故意将尼赫鲁和日军往东北部引,减少西面孟买的压力。

    “目前,英军在印度总计有十二个英印师,总兵力约二十万,有150架飞机,还有几艘驱逐舰和潜艇。司令部设在孟买、总司令是印度总督奥林莱克,实际控制人是从埃及调来的奎南中将。此人有勇有谋,是名不错的陆军军官。我已经和英军协商好,由你出任我国在印部队总司令。兵力方面,在阿富汗的两个步兵师会尽快去孟买,第16山地旅会空运去阿萨姆,白崇禧那边也能抽两个师给你。空军最多只能支持一个大队(约118架),超过了后勤恐怕吃不消。海军第三舰队暂时也不能帮你,因为他们和英国地中海舰队最近有个大任务,大概要一个月时间。本来我想调用穆盟和阿富汗的部队给你,不过英国怕他们趁机扩大,只允许在西线穆盟控制区牵制支援,不准进入中央平原,所以暂时我没法给你太多兵力。不过你也别担心,钱德拉和费文华手里有三个师,都归你指挥。穆盟方面的运输通道基本畅通,东北面你只要保住阿萨姆的机场,空军还是能确保基本补给的。但要想吃饱继续招兵买马,就得等到明年初打下伊朗后,还得看你能不能夺一个沿海码头。至于军官方面,16旅的吴焕先和费文华都是不错的军官,等年后我还会让徐象谦带些年轻人去支援你。”

    听完这番话,李宗仁心里有了些底。钱德拉和费文华的游击队他没放在心里,但阿富汗和波斯战区支援的四个步兵师和一个精锐的山地旅,已经够他先稳住局势。到是后勤比较麻烦,穆盟方向没问题,但孟加拉湾还在日军手中,空军飞跃喜马拉雅山的航线更是艰难,想当年空军为摸索高海拔地区的航空经验,不知摔了多少架飞机,这才勉强在藏南维持一个军用机场。不过即使条件艰苦,他还是决定接受这个任务。毕竟这是独立指挥战区级别的作战,能考量自己的能力。岳鹏见到答应下来,又竖起四根手指:“记住四件事。第一,印度将来用什么制度都行,就是不能走gc化和国家社会化,所以尼赫鲁你打不打我不管,印共必须给我彻底打死!第二,种姓制度要保留,千万别搞土地改革什么的破事,钱财方面能搜刮就多搜刮些。第三,别太相信穆盟。现在穆盟需要我们,所以你要好好利用援助的机会,把孟加拉的穆盟势力和移民给我压缩到锡莱特南面去,大不了将来帮他们从印度身上瓦块肉,也必须尽量减少我们控制区内的信教人口!第四,印度教地区不能分裂,但又不能同心同德,因为我们需要印度来牵制穆盟,确保南亚次大陆的力量平衡。这四条你一定要谨记。我和陈果夫说了,他会调几名搞政治的人帮你。”

    李宗仁呆了一下,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复杂的政治背景和博弈。不过他和朱培德等人不同,他比较喜欢政治。唯有第一条让他有些棘手,问道:“参谋长,听说钱德拉在投靠我们之前,就一心效仿德国法西斯的那套东西。投靠我们后,又在控制区大搞我国推行的国家社会化改革,推行全民福利。现在我还得支持他,这样下去岂不是。”

    岳鹏抽出烟,递给他打断了话,点上烟后陡然双目冷冽,一股肃杀感将李宗仁笼罩起来,不由得心底一寒。听他说道:“这世界上,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人何其多?再多他一个钱德拉,又有什么稀奇的?我要的是印度现在不能独立!印共彻底消灭!将来继续混乱!”

    李宗仁彻底明白了,用力点点头:“那我什么时候出发呢?”

    “不急,英国这不是还有口气嘛。等会你跟我去见总统,好好休息三五天再去也不迟。”岳鹏呵呵笑了起来,要不是刚才那股威压,恐怕大家都忘记他是国防双壁之一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