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45章 激荡的九月

第945章 激荡的九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九月十二日,北京国家新闻社公布了关岛海战的胜果,消息一出在国内掀起了不小的海军热潮,很多年轻人更将佩戴海军徽章作为一种时尚。同日下午,为缓解平壤丢失朝鲜局势恶劣的紧张气氛,国防部还将压了几天的彼得巴甫洛夫斯克战役胜利的消息也正式公布。

    与海军的艰难相比,陆军在西北似乎已经打疯了!八月初包围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后仅一周,南哈萨克集团军第16军和第33军就在波兰第二装甲师和103中央警卫师的率领下,强行突破五个苏军师的防御,占领巴拉宾斯克。不仅将鄂木斯克圈入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包围圈,还正式切断了西伯利亚铁路,将巴尔瑙尔、新西伯利亚、托木斯克、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等一串苏军东方要塞甩在身后,完成预想的中西伯利亚大包围战略。

    包围后第三天,空军正式向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和以东的所有要塞城等地发动全面轰炸,总计二十天的轰炸中,共投下六万余吨各类炸弹,摧毁各类坚固要塞和掩体数百处,炸毁桥梁四十多座,彻底摧毁和瘫痪这些地方的道路、发电、饮水等基本生活设施,还用燃烧弹对粮食和即将收获的农田进行了大规模破坏。由于马上就要进入严酷的冬季,没有这些设施,中西伯利亚荒原根本不能住人,所以居住在这些地方的总计110万斯拉夫移民和其他民族的居民被迫向西西伯利亚的乌拉尔地区撤退。与此同时,龙云和刘明诏也抓住难民撤退的混乱机会,向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和鄂木斯克发动总攻。

    历经三周的血战,付出七万余人伤亡的代价后,铁木辛哥的部队终于弹尽粮绝。两地整整二十万苏联守军被全部歼灭,光被打死的就超过十一万。随着扼守中西伯利亚和哈萨克西北部的两座要塞城彻底落入国防军手中。历经一年的厮杀后,民国终于将咸海以东的中亚全部解放,并对中西伯利亚实施半包围,还一举将防御线推到距离西西伯利亚乌拉尔工业区不足八百公里的地方。

    至此,一九四零年春夏攻势中的语气目标全部完成,一条从咸海至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并向北延伸至鄂木斯克北方捷夫里兹镇的防线全面形成。得知两地被攻破后,驻扎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东岸的西伯利亚集团军第9、22、33和47军也向西岸发动猛攻,并与五天后全面占领。不过就在莫斯科担忧彻底失去中西伯利亚时。国防军却停下脚步,对巴尔瑙尔、新西伯利亚和托木斯克形成三面包围后,就开始修建铁路、机场、掩体和防御工事,并开始储备越冬物资。

    得知这个消息,朱可夫急的立刻去见斯大林。要求他尽快下令,让三地的二十万西伯利亚方面军士沿唯一的缺口鄂毕河,向北面的苏尔古特突围,并从那里绕道南下秋明和库尔干,加强防御。但斯大林却视若无睹,不顾当地民生和越冬物资基本被空袭摧毁殆尽的现实,将朱可夫叱责一顿后。强令当地军民继续坚守。朱可夫非常生气,又没办法违背命令,最后找乌拉尔方面军参谋长罗科索夫斯基,以“逃离的难民”为掩护。秘密制定撤退计划,从三地撤回七个师总计十二万士兵。

    铁木辛哥并不知道两人的做法,到十一月底得知消息后,立即汇报给斯大林。并将两人逮捕送往莫斯科。斯大林也一度很生气,直到进入十二月得知中西伯利亚的惨状后。才重新审视自己的命令,释放了两人。因为这个,朱可夫也重新回到一线指挥岗位。

    这都是后话。

    春夏攻势完成后,鏖战了五个月的西北终于进入大战间歇期。在总计五个月的战斗中,国防军虽然连战连捷,也付出五十五万伤亡(含受伤)的代价,总计有一千一百架飞机和超过四千辆坦克装甲车损失,总消耗各类物资1300万吨(按运输量算,包含运往前线的所有东西)。都说战争打的是后勤,这个数字也能从侧面解释为何国防军能连战连捷,相反连续失利的苏军即使在境内作战,从开始到彼得巴甫洛夫斯战役结束,也仅向前线运输了500万吨物资,还不足国防军的一半。

    无论是后勤压力还是运输线延长,连续作战数月后,将士们都到了需要大规模休整的地步。所以岳鹏果断下令停止大规模交战,抓紧时间恢复部队,储备越冬物资,并疏通道路,修建更多铁路和机场同样。当然,这也给了莫斯科喘息的机会,苏联欧洲和高加索地区的完整,让斯大林还有继续打下去的资本,所以越来越多人都开始披上军装,大量的坦克飞机源源不断被制造出来,这也预示着来年的战斗将更加激烈残酷。不过随着彼得巴甫洛夫克斯铁路和机场的修复速度加快,乌拉尔工业区已经笼罩在中国轰炸机半径内。更糟糕的是,失去中亚和哈萨克这几个大粮仓、肉类、棉花、镍矿、鄂木斯克的铜矿等等资源后,莫斯科的物资也开始紧张,尤其是粮食压力越来越严重,不得不采取限购,压缩普通人口粮的办法来维持庞大的军需。

    严格的限购令和每日只有三个黑面包的景象,让一些老人仿佛回到了欧战最困难得岁月。与此相反,重新武装并更大的部队却像吞金巨兽,不停地将苏联几十年发展的血肉嚼碎吞噬。加上中英的宣战,苏联已经完全无法得到外部粮食支援,即使印度这样的大粮仓已经倒向苏联,也得不到一刻粮食。在这样的压力下,莫斯科也想求变,很多苏军将领都提出,应配合德意,攻占产量的巴尔干半岛、攻打中东夺取苏伊士运河,打通与印度海上的联系。从这里获得粮食补充的建议。

    相反,由于咸海以东中亚地区的全面解放,民国从蒙古等地支援的畜牧种苗也纷纷运抵,中亚五国下半年粮食生产已经基本恢复。同时为履行约定,安南保大帝和胡志明也将首批征集五十万吨军粮交付给中国,极大缓解了西北军粮压力。为加快安南建国速度,北京国会也已最快速度通过和安南的边界划定协议,将红河以北纳入掌中,并与广西省合并。这次合并引发了英美的牢骚。两国都对北京借机扩张表示不满,但红河以北地区到底属于谁他们也拿不出资料和具体文献,加上安南临时政府的不合作,以及最后北京大学联合全国几百所院校,数百位历史学家出示了“自古以来的历史文献”后。这件事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九月十三日上午,保大帝在顺化宣布建立独立的越南国,采用君主立宪制,由胡志明出任总理大臣,胡学览出任国防大臣兼总参谋长,吴庭艳出任外交大臣。随后还宣布加入同盟国,分别向日苏意德宣战。并答应组建五十万陆军,交由同盟西南太平洋战区司令部联合指挥。最后按照协议,将金兰湾、昆仑岛和原法国在西贡以东的巴地-头顿的军事基地租借给中国政府,租期九十九年。为庆祝越南建国。不仅新任民国总理顾维钧和财政部长贝祖贻亲自抵达顺化,英美沙特伊朗等国也纷纷派特使来道贺。随后的建国仪式上,贝祖贻代表北京政府,向越南提供三亿民元贷款。用于国家建设和军事国防需求。出人意料的是,美国政府也同时提供了五千万美元贷款。作为美越友好的象征。

    虽然此时的越南一片欢欣鼓舞,人民更是载歌载舞庆祝摆脱殖民统治恢复独立。但这次各派临时妥协的内阁和美国贷款,成为战后美国在西南太平洋失败,并全面撤出南亚的导火索。

    逐鹿西南其实才刚刚开始。

    西北和越南屏障的同时稳固,让两面作战的杨秋终于能稍稍轻松些,注意力开始转向朝鲜和印度。

    为缓解印度压力,他让邱文彬在西南摆开积极进攻的态势,不断越过湄公河对日军和暹罗保持压力的同时,还对缅甸日军实施轰炸。并还再次向婆罗洲、苏门答腊油田区增调五个步兵师和一千多门重炮,隔着马六甲与新加坡日军对峙。并在纳土纳和刚拿到手的昆仑岛、西贡头顿基地部署三百架轰五和其它轰炸机,对新加坡、菲律宾和马来亚实施骚扰式轰炸。在这片不引人注意的南洋战场,战火其实已经烧了整整十天,但因为中日双方都将在注意力集中在琉球和马里亚纳,各自的舰队又都损失严重,所以均采取了袭扰为辅,防御为主的态势。但随着平壤的攻克,不甘心失败的日本陆军似乎坐不住了,不断向拉包尔等地增兵,还通过长达万里的拉包尔远航线,向菲律宾和南洋增兵,试图充当日本的擎天柱,逆转败象。

    而刚刚赢得马里亚纳海战的中国海军也需要时间休整,还要尽快控制附近的海岛和日军基地,以免被别人浑水摸鱼,所以暂时还无法袭扰远航线。但即使有远航线,失去关岛的恶果还是让日本痛彻心扉。从关岛出发的中国海军潜艇和轰炸机部队成了日本的噩梦,在九月到十一月底的三个月内,日本就损失总计78万吨商船,占全部海运总吨位的七分之一(战前450万吨,开战后抢到约50万吨,还有暹罗等仆从国50万吨)。

    面对失去南洋物资输入中断的危险,日本陆军愈加疯狂,急切希望彻底占领朝鲜,将亚洲最大的茂山铁矿和惠山铜矿收入囊中,缓解国内资源压力。同时还对东北的庞大工业垂涎三尺,试图仿效德国占领捷克,一举控制亚洲数一数二的工业区。即使面对开局不利的情况,板垣征四郎为达到迅速越过鸭绿江的目的,占领开城后就立即派部横穿阿虎飞岭山脉实施中央突破。利用山地掩护,总计七个师团迅速前进,同时对元山和平壤实施包围。憋了二十年的日本陆军真的进步了,突破包抄得心应手,士兵也非常善战,所以很快就连续突破北朝鲜国防军数道防线。

    到八月三十日。日军已经占领延山和新坪,距离平壤不足四十公里。九月三日,平壤战役打响,为一鼓作气夺取平壤摧毁北朝鲜的抵抗意志,板垣征四郎一鼓作气投入六个师团轮番进攻。虽然北朝鲜国防军和三个中国国防军步兵师顽强抵抗,还出动两个朝鲜装甲师,空军也不断出击,但在日军亡命冲击下,付出五万伤亡的代价。坚守七天为城市撤离赢得宝贵时间后,部队不得不撤出战斗退守顺川。夺取平壤的消息传回东京,日比谷公园内欢声雷动,天皇万岁的感恩声响彻日本列岛。日本陆军甚至将此战吹嘘成“歼灭中国国防军三十万,为九州遭轰炸的死难者报仇。惩罚卑鄙偷袭者,夺取满蒙指日可待”原本海军对此嗤之以鼻,但谁想到两天后便传来马里亚纳海战惨败的消息。裕仁震动!东条震动!日本高层震动!面对海军的再次惨败,日本政府甚至不敢公开真相,不得不假称在关岛取得重大胜利,击沉十艘民国主力舰,一举消灭南洋舰队。

    但无论怎么宣传。日本海军彻底让位给陆军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原本以源田实、黑岛龟人和山口多闻为首的进攻派还坚持不能放弃马里亚纳,应该继续进攻。因为他们相信,中国海军xn21战斗群在此战中也不是完好无损,所以应该集合剩余四艘航母和四艘金刚级战列舰。甚至脸两艘长门也拉上,继续搏一把。如果输了就干脆向中国投降,如果赢了,就可以重新夺回马里亚纳控制权。虽然他们的话很有道理。如果日军继续投入四艘航母和六艘主力战列舰,秉文或许还真的会难以应付。但永野修身等守旧派却不干。日本国土狭窄资源稀少,省吃俭用毫不容易攒下这些家底,开战一个月没到就损失近半主力,纷纷认为应该放弃进攻采用死守战术。

    前文就说过,海军是进攻型兵种,一旦放弃进攻,那么海军的意义也不存在了。日本高层的决定,让日本海军彻底成为陆军附庸,加上正巧平壤大捷传来,所以连最痛恨陆军的山本等人都不敢多言半句。只能寄望于船坞里的大和等战舰尽快造好,舰队的使命也从进攻转为保护各个海港和运输线,当陆军的“运输队”。急于扳回损失继续扩大战果的日本陆军完全成了赌徒,在占领平壤后第三天,就急不可耐兵分三路。西路沿铁路线向北面、顺川和安州挺进。中路走阿飞虎岭山脉和元山出发,进攻兴南和长津湖。东路从釜山出发,出动“陆军舰队”和两艘重巡洋舰,登陆瑞川和津清。东条英机和裕仁也已经对海军失望,将全部赌注都压在朝鲜,甚至不顾国内空虚,又从本土抽调五个才刚组建不足一个月的师团支援朝鲜。

    但就在樋口季一郎率第九师团从平壤出发进攻顺川时,却遭到当头一棒。

    灵活地运六战术运输机在四架雷电的保护下,缓缓降落在顺川野战机场。刚下飞机,李宗仁就听到一阵熟悉的尖啸声,然后就是响彻云霄的爆炸。再看南面,地平线上已经卷起数股巨大地蘑菇云。“乖乖,益之,还是你这里热闹。听声音,起码三门铁道重炮吧。”西北几次大战,李宗仁和他的第七军都不是主力。看着老伙计们一个个杀得畅快淋漓,他在边上也是心痒难耐。但西北已经结束大规模战役,至少明年四月前不再会有大战,所以见到这种场景,拉住来接他的朱培德,开玩笑要请求调来朝鲜,过过手瘾再说。

    朱培德和李宗仁都是陆军九杰之一,两人在国防大学时就是好友。听到玩笑也眯起眼睛:“看来在西北没白待,听几声就知道动用了几门炮。不过今天你可是走眼了,我这边出动了四门。”

    “哦?那我倒要见识见识。你可是不知道,我们那边铁路稀少,别说铁道炮,就连305毫米的牵引榴弹炮都运输费力。”由于是战区,所以负责接送的都是猎犬装甲车。两人才聊没几句,李宗仁就看到前放出现大批士兵,士兵后面的树林里,三门一字排开的战锤305毫米远程铁道炮已经扬起炮管。

    “走吧。总参谋、张司令和薛岳都在呢。哦,对了,颜佑冰也来了。”

    “薛岳和佑冰都来了!呵呵,板垣征四郎的面子也太大了吧?”李宗仁一讶。薛岳和颜佑冰可不是泛泛之辈。前者是装甲兵应用和战术大师,陆军九杰。后者虽然没排入所谓的九杰,但人家可是国防军老炮王和国内弹道学之父。两人都是在欧战中一举成名,享誉世界的名将,怎么会突然云集朝鲜呢?

    朱培德才不喜欢这种虚名,九杰不过好事者的玩笑。真要排名,当年的中央警卫师师长,现任国防大学校长的王卓,婆罗洲十一军的张自忠,越南二十一军的欧阳楠,那个是泛泛之辈了?更别说后面的卓凡、李晋、叶为询、杜聿明、徐象谦和粟多珍这些新生代,哪个是轻易之辈?

    所以丢了个钢盔给李宗仁,笑道:“走吧,总参谋长可等你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