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41章 关岛,战旗飘扬(八)

第941章 关岛,战旗飘扬(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七点二十五分,王坤和战友驾驶着“闪电水侦”,躲在7500米高空云层中。“闪电水侦”是闪电战斗机的延伸型号,采用串联双座布局,拆除了全部装甲,加装浮筒,速度每小时410公里。国内通常一艘重巡洋舰带三架闪电水侦,轻巡带两架。他是西安号航空小队队长,因担心夜战中损坏飞机,所以随同其它十架侦察机转移到梅里佐泻湖,并在天亮前起飞搜寻日本航母。

    这个高度已经是水侦的战斗极限(最大升限和战斗升限不同,前者需要很多准备),稀薄寒冷的空气让发动机变得迟钝,需要更小心的操作飞机。侦察飞行是孤单危险地,尤其是水侦,为扩大搜索范围都是单机行动,如果遇上敌人战斗机,基本都是九死一生。

    “队长,听说嫂子又给你生了个大胖小子?”后座的导航观测员一边搜索水面,一边聊着天。

    “是啊,呵呵五斤八两呢。怎么,你小子也思春了?行,等回去后让你嫂子给你介绍个对象,她那个单位里,漂亮姑娘可不少。”王坤炫耀着,将脸贴到特殊的潜望镜上。这是专门为侦察机研制的装备。因为侦察机往往人员少,光靠观测员恐怕会出现遗漏的情况,所以飞行员也需要承担观察任务。搜索一会后,他才抬起头轻拨操纵杆,让飞机向东偏移一些。

    “好啊,要是成了,我保证给小侄子封个大红包。”

    “滚你的,不帮你介绍对象,你就准备把礼金赖了?”

    “哈哈。”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很快机翼左前方就出现一个细小的绿点。“队长,那是什么岛?”王坤看看,对比夹在仪表盘上的侦查照片,说道:“我们刚才看到的是塞班岛。这个应该是梅迪尼利亚岛,是马里亚纳第二小的岛。”

    “这么小,那应该没人住吧?”

    “没有。听说当初选水上飞机起降场时,还考虑过这里和西北面的阿纳塔汉岛,不过后来发现这两个岛四面都是悬崖,就选了日本人防守最差的阿格里汉岛。”王坤介绍两岛时,一阵大风忽然让他的飞机不稳起来。他连忙停止观察重新握紧操作杆,但这时右边云下仿佛有什么东西亮了下。“右边!好像有什么东西。”他立刻提醒观测员。不过今早的云层很厚。观测员搜寻半天都没发现什么。

    “队长,云太厚了。”

    “我下降点,你注意观察,小心敌机。”王坤不敢大意。从过往的遭遇记录看,零战偶尔也会爬到这种高度,所以他小心翼翼的操作着飞机。尽量让飞机躲在云层里。就在飞机越过两朵白云间的空隙时,一支分成三组,间隔不超过一刻钟的庞大机群,赫然出现在下方。“老天爷!起码有八十架!队长,要不要。”观测员说着,手就要拨无线电,王坤连忙阻止道:“等等,一定要先找到航母。”

    观测员这才冷静下来,立刻记下发现敌机的方位和数字。又计算一下出现的角度,才提醒道:“东北,他们是从东北面飞来的。”

    “好,注意观察。”王坤立刻回到高度向东北飞去,不到半小时,观测员就兴奋地高呼出来:“队长,快看!就在我们下面,是航母,肯定是航母!”听到呼喊。王坤也立即凑到潜望镜上。几乎一贴上去。他就看到了海面上的黑烟,紧接着就是十几艘高速向南的战舰。战舰中间。两艘甲板宽大的航母赫然清晰。

    “快汇报!小心敌机!”王坤压住自己的兴奋,大声叫喊着。因为他知道,日本海军也装备了无线电定位器,只要自己发出信号就能被侦测到。所以他立刻紧握操作杆,拉下护目镜,打开机枪保险。果然,观测员将攻击机群和航母的位置发出后仅两分钟,对方航母就开始机动,数架零战呼啸着向他的高度冲来。

    “坐好!”王坤暴喝一声,驾机迅速向西狂逃,后座的观测员也急忙转身,握住身后的双联机枪。虽然水侦上有四挺12.7毫米机枪,后面还有一挺双联7.62毫米机枪,但王坤可没信心和零战缠斗。十分钟后,他的飞机被击中尾翼。好在他的驾驶水平不错,在坠毁前改出,迫降在梅迪尼利亚岛。两人最后在岛上待了一周,才修好无线电联系到舰队来救援。为表彰他和战友做出的贡献,回国后两人都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勋章。遗憾的是,他们发现航母后没有继续往前飞,否则就会发现跟在航母后面不足50海里的两艘金刚级战列舰。

    信号发出后,白起号护航航母上整装待发的36架战斗机全部升空,提早起飞的攻击机群也立即向坐标处飞去。有人问,白起号不是只有24架战斗机吗?多出来的12架是哪里来的?其实这是潘杜恒的小战术,他知道自己的总飞机量落后(日军有塞班),于是连夜将三艘航母上拆成散件的16架备用“闪电”也组装好。但这样一来飞机就太多了,根本无法确保起降顺序。所以他又将白起号的俯冲轰炸机转移到关岛,等鱼雷机中队出击清空甲板后,就在参加首轮进攻的战斗机中留下36架给白起号,毕竟他们这里的压力最大,使得白起号的战斗机总数超过一艘舰队型航母。

    与此同时,秉文立即下令战列舰编队转航向西,以31节的速度继续与白起号拉大距离。潘杜恒此时手上还剩34架闪电,但他没有立即起飞,而是下令航母和战列舰保持同航向机动,只留下八架在天空。不是他大胆,而是从侦察机的汇报看,小泽已经上当了!所以他这边还没必要立即升空浪费燃油。

    七点五十分,第二个消息传来,龙骧号和祥凤号机群出现在关岛东南。

    “不对!这是柴油,我要航空汽油!看到没,油桶上带三道黄线的就是。”

    “把炸弹抬高。一二三起!对,就这样扣好。别忘记解锁。”

    “长官,什么是解锁?”

    “看到没,头上的红色绸带,挂好后这样拔掉插销!明白了吗?那就快去,快去!”残破的阿加尼亚机场内纷乱忙碌,刚刚降落在跑道上的30架夜叉俯冲轰炸机被士兵们团团包围,零星落在机场外围的炮弹更增添了几分紧张。由于空勤人员严重不足,所以昨晚和送炸弹的“海上霸王”一起赶来十几名海军空勤士官将戴安澜的维修兵全都拉来帮忙。没有专用炸弹推车就用吉普车,没有油罐车就拖着汽油桶跑,或者干脆十几个人扛着走,最后连飞行员都跳出机舱来帮忙。

    “长官!”得知发现日军机群后,背着电台的海军联络士官连敬礼都忘了,对戴安澜大喊:“敌机来了!我需要全部的防空火力。确保机场能收拢飞机,全部!”白起号太危险了,一旦出现意外,又会出现琉球海战中飞机无处降落的麻烦,所以阿加尼亚机场是否能在接下来的进攻中保住,格外重要。

    “放心,老子今天就站在跑道上!看哪个小日本能炸死我!”戴安澜也血气直冲,说完一把揪住梁仲书:“还愣着干什么?告诉前面,反冲锋!一定要把日军挡在外围。再去把能调的高炮拉过来。把机枪也用三角架全部架起来。”

    “看,我们的机群!”

    机场还在忙碌,从白起号起飞的战斗机群就已经横穿关岛,向罗塔岛方向飞去。“妈的,这次糟了!”戴安澜一看机群运动方向,顿时脸色发黑。看这架势,这次空战的区域就在关岛和罗塔岛之间,这要是有那个不开眼的往机场扔炸弹,说不准真要在跑道上壮烈了。“看什么看?来人。去把缴获的日本机枪也拉过来老子还就不信这个邪!”

    海岛上。戴安澜一口气在机场堆了二十多门高炮和一百多支通用机枪,还把有机枪的吉普车和卡车都拉来防空。就差没打坦克的注意,最后还将缴获的日军歪把子和九二重机枪都拿出来,忙着组建机场铁桶大阵。和地面相比,天上第五航空大队的王牌飞行员,余小宁上尉可沉稳多了。海军有海军世家,飞行同样也有航空世家。他父亲就是在当年辽东战役首创余磊转弯(殷麦曼转弯),后来逐渐成为空军战略轰炸之父,现任空军副总参谋长的余磊。家里四兄弟全都是飞行员,三位哥哥在空军,他加入了海军。

    “骑士呼叫堡垒,骑士呼叫堡垒,请求引导。”刚到关岛上空,余小宁就呼叫罗塔岛雷达站。

    “堡垒收到,三个目标,东北72公里、东南86公里、正北29公里。”堡垒是罗塔岛雷达站的代称。这种野战雷达被装在卡车上,整个雷达班由五辆卡车组成,所以日军多次空袭都没发现。收到王坤的电报后不久,雷达就捕捉到正在靠近的日本机群。

    一听有三波机群,余小宁狠啐一口:“还真看得起我。骑士一号、二号跟我迎战北面。骑士三号,东南交给你了。”

    “骑士三号收到,三中队,跟着我。”

    36架“闪电”在关岛上空分裂成两波,余小宁带着24架“闪电”还没完全抢占高度,塞班岛来的17架日军陆航轰炸机就到了。一见到“闪电”机群,护航的4架零战、8架陆航隼式和6架九六舰战就急扑过来。余小宁可不是国内的菜鸟飞行员,作为临时加强给xn21战斗群的第五航空大队王牌战斗机飞行员,仅琉球海战就击落九架敌机,其中四架是零战,战绩仅次于队长章鹏。

    所以见到护航战斗机上来,就立刻带12架迎战,让剩下的全部去对付轰炸机。“笨蛋!侯军,你在干什么?打轰炸机还绕什么?混蛋,想打老子。”见一名新手飞行员居然用对付战斗机的尾追攻击法去对付轰炸机,余小宁气得破口大骂。不过他现在忙得很,才提醒完,两架零战就从侧面冲了过来。见到零战,他毫不犹豫带着僚机直接俯冲,利用“闪电”更快地俯冲速度拉开距离后,又迅速改为急升。和僚机玩了个x型换位。这两架零战明显不适应这种精英级飞行员才敢做的高速剪刀战术,很快就被余小宁的僚机咬住击落一架。

    “怎么回事?队长,这家伙好像有点怪。”轻松干掉对方后,僚机却直皱眉,怎么和琉球海战遇到的那帮人不一样呢?余小宁也很纳闷,望着被自己击落的第二架零战,觉得太轻松了。其实他们完全想错了,塞班岛虽然有不少零战和隼式战斗机。但驾驶它们的大部分都是陆航飞行员。和海航相比,日军陆航的实力要差很多,甚至很多人才刚刚换装零战和隼式,反而几架九六舰战的表现更好。

    面对“闪电”的绞杀,日军陆航根本不是对手,尤其是遭重点进攻的九九舰爆和九七重爆机。不到几分钟就被二中队全部干掉。不过余小宁也没高兴多久,三十架零战就从南北两面冲入战圈,当即有两架“闪电”被击落。

    小泽的主力和日军第四舰队的机群到了。

    “骑士一号,跟着我隔开战斗机。二号,继续进攻轰炸机!”

    面对数倍的日军轰炸机,闪电虽然拼命进攻,但还是被不少突破防线向白起号冲去。

    海面上,西安号已经严正以待。和白起号汇合后,武汉号和长沙号重巡也相继赶来。这样白富安身边就有了三艘重巡、两艘轻巡和八艘驱逐舰的防空力量。有琉球的前车之鉴,他可不敢采用自缚手脚的密集编队,所以第一时间就布下环形防御阵型。“看我们的了!开火!把小日本打下来!”白富安的咆哮中,西安号重巡洋舰率先开火。作为新锐重巡,西安号的防空炮数量看似没增加多少,但密度和中近程搭配却更强。在拥有6门双联120毫米半自动高平两用舰炮的情况下,中远距离还有6门单装85毫米高炮。近距离是12门双联40毫米高炮和16门单管25毫米机关炮。其中120和85毫米高炮都是可以发射无线电近炸炮弹的。强大的防空火力下,冲在前面的两架九九舰爆很快就被击落。

    这是第一波日本轰炸机,总计12架零战。10架俯冲舰爆和11架鱼雷舰攻。与陆航相比。日军海航明显高出一筹,缺乏攻击力的零战吸引炮火。俯冲舰爆和鱼雷舰攻从不同方向发动进攻。“咚咚咚。”西安号重巡开火后,舰队的中大口径高炮紧随其后,剩下的40毫米和25毫米小口径高炮也严正以待,随时准备对付漏网之鱼。就在这时,一个不好的消息让白富安陷入两难。“长官,九点位置!”舰桥观测员的大喊中,追了一晚上的近藤信竹出现在雷达边缘。一艘重巡、三艘轻巡和十三艘驱逐舰的出现,顿时让他暗叫不好。

    “让轻巡缩到后面,枪炮,挡住他们!航海,基准23节,10000米!”

    “开火!轰轰轰。”白富安毫不犹豫,立即下令主炮进攻近藤的第五舰队。十八门210毫米舰炮向25000米外的日军第五舰队猛烈开火,同时轻巡洋舰的36门155毫米舰炮也快速抬起。

    “雷击,雷击!”

    近藤可不傻,不会用仅有的一艘重巡和对方三艘重巡死拼。见到白起号编队遭战机围攻,立即下令实施鱼雷突击。狂飙而来的日本驱逐舰让白富安越来越紧张,环形防空阵容无法发挥舰队全部对海火力,所以他立即变阵,让轻巡保护航母继续向南机动,自己带重巡和驱逐舰在外围。

    近藤的骚扰让原本缜密的防空网出现一丝漏洞,四架九九舰爆率先突破重围,向白起号发动进攻。轻巡和航母的小口径高炮立即启动,数千发炮弹瞬间撑起一道保护伞。但在防空作战中,吃亏的永远是高炮,所以四架九九舰爆还是完成了投弹。万幸的是,其中三枚炸弹投偏,只有一枚击中富春江号轻巡的四号炮塔左舷。远远看去,漂亮的舰体仿佛被挖去一块“肉”,伤口不断向外喷烟。炸弹让三号和四号炮塔同时失效,全舰一半电力失效,还好动力没有损失,依然能跟上舰队的速度。

    富春江号的危机还没解除。又有3架九九俯冲舰爆和5架舰攻突破外围防线冲入内圈。这一波的进攻非常凶猛,日军飞行员完全无视炮弹亡命的冲击舰队。白富安还没找到如何同时迎战海空两面的最佳办法,就再次听到一声巨响,白起号护航航母的甲板上冒出了滚滚浓烟。

    “该死,报告损失!”

    “白起号舰艉甲板中弹,有六门高炮失效。”

    “报告,白起号的旗语,他们说可以维持航速。”

    “小心鱼雷!轰!”白起号的危机还没解除。武汉号那边又传来一声爆炸。一枚鱼雷击中了舰艏左舷,爆炸将重巡推离航线,还将舰艏切断一半,露出了里面舱室。“武汉号失速了!”这么严重的损伤,顿时让武汉号迅速减速,舰艉注水后水线都被压倒海里。“不行。马上就要到鱼雷发射距离了,武汉号不离开,会被日本驱逐舰围攻的。”航海长将计算好的数据交给白富安后,又迅速估算了一下武汉号和日本驱逐舰的角度,开始担心。

    “想吃我一艘重巡?没那么容易!”白富安跺跺脚,握住扶手的手背上青筋暴突,下令驱逐舰编队主动迎向日军雷击编队,同时让武汉号向阿普拉港撤退。驱逐舰对击,是一种危险地进攻战术。虽然可以破坏近藤的雷击,但驱逐舰自身也要受九三氧气鱼雷的威胁。但驱逐舰舰长们却无所畏惧,得到命令后,立即脱离编队迎面冲向日军驱逐舰。他们的主动进攻起到了明显效果,一下子就将整齐地日军雷击编队搅乱,双方的驱逐舰顿时绞杀在一起。事后统计,总计有四艘中国驱逐舰损伤,两艘沉没,日军也有三艘沉没。五艘被击伤。

    “长官。第二波敌机来了!”

    武汉号离开后不久,电话里又传来了雷达兵的报告。日军第四舰队的12架零战(剩余14架被闪电拦住),16架九九俯冲舰爆和16架九七鱼雷舰攻从西南面直冲过来。白富安的心往下沉,要知道刚才那波才仅仅是四艘航母的三分之一力量,就导致自己三艘军舰受伤,即使能打败这波,剩下那波恐怕也会要了整个舰队的命。

    不过他并不知道,最后那波已经不会来了。

    “为什么只有一艘?为什么?!”渊津美志雄坐在机舱里跺脚大喊。第四舰队机群进攻白起号时, 他已经率领的第三波整整50架攻击机和16架零战已经在周围绕了两圈,但始终没发现本该在这里的另外两艘航母。“八嘎,一定是上当了!不要恋战,跟我去攻击支那战列舰编队,剩下的航母肯定在哪里!”到这个时候,渊津美志雄知道中计了,所以立即将白起号扔给第四舰队攻击机群,自己向发现战列舰的位置冲去,还怕战斗机不足,又让第四舰队的12架战斗机跟自己一起去。

    “一艘?!”

    收到渊津美志雄的报告,小泽治三郎和草鹿龙之介也同时变色,后者更是发疯般揪住前来汇报的参谋,拿起电报反复查看很不相信。“上当了!上当了!支那人的航母肯定在战列舰和那艘航母的中间!”小泽终于明白错在哪里了,所以立即下令全部零战起飞,还将留下应变的20架攻击机也全部派出去进攻潘杜恒的主力,还下令舰队掉头撤退。最后这道命令救了两艘原本拖在后面,现在却变成箭头的金刚级战列舰,但忙中出错,他忘记自己本来是赤城和加贺号最重要的支援力量,这样一掉头,两艘航母反而变成了殿后。

    “在那里!投石机二号呼叫,发现日本航母,坐标。”

    最后20架攻击机离开后不到十分钟,一直在搜索前进的首批16架闪电和24架夜叉发现拼命向北逃的赤城号和加贺号。带队的闫少柏发出信号后,就见到四周巡逻的零战全部冲了过来。“战斗机隔开零战,准备投弹!”闫少柏就是当初跟随雷少保进攻凤翔号,第一个投弹却炸偏的那名飞行员。其实他上次并不是抢攻,相反他的投弹技术是大队排名前五的,但因为当时太紧张导致失手,所以他一直非常懊恼。这次再见让23舰队折戟沉沙的赤城号和加贺号,立即调整心态,深呼吸几口后才推动操作杆带大家爬升到6000米俯冲高度。躲在云层里列成一字纵队后,才呼啸着冲向航母。

    零战的性能明显不如闪电,有了琉球的初战,“闪电”飞行员们已经没首战那么紧张。所以16架“闪电”很快就逼开零战,隔出一条俯冲通道。“轰轰轰。”海面上的日舰也发现了俯冲机群,两艘航母和十二艘护航战舰上近百门高炮喷射着火球。从天空看下去,整个日本舰队就像只浑身喷火的怪物。但日本海军的防空火力真的很弱,一直接受本国密集防空网训练的俯冲机群没费多少力气。就突破了内圈。

    “王八蛋,老子这回和你拼了!”一架零战从旁边冲来,将一架“夜叉”在自己眼前击爆。但这已经无法影响闫少柏的心情,目光专注的他现在就像只瞄准猎物的金雕,眼睛里只有赤城号宽大的甲板,手指死死的放在扳机上。眼睛在甲板和高度表上徘徊。当指针进入五百米的红区后,他又特意缓了几秒,在三百米高度投下炸弹。

    他这枚炸弹可不是普通航空穿甲弹,而是出发前连夜从武汉送到基地,专门准备对付超级战列舰的21号弹。21号弹,是当初空军对付要塞的20号弹的精细小型化型号,全重800公斤,弹身用镍钼合金制造,弹头更是坚硬的钨合金。要是其它国家看到21号弹。绝对会说败家,因为航空穿甲弹本身就够厉害的了,还用碳化钨造弹头,实在是太奢侈了!不过他们也只能说说,谁让中国的钨矿生产占世界百分之七十以上,开战后还限制出口存货多多呢。

    只配发有经验精锐飞行员的“败家”弹不负众望,在闫少柏的精准控制下,成功命中赤城号的中部升降机。可以对付五米水泥的炸弹鱼贯而下,不仅凿穿钢制升降机平台。还贯穿了二层机库甲板和三层海航甲板。最后又连续穿透水线甲板并一直深入到锅炉舱后才爆炸。220公斤猛炸药在锅炉舱炸开后,整个锅炉舱和数根高压蒸汽全部爆裂。几十名日本水兵被瞬间烫死烤熟。冲击波、硝烟和蒸汽混成一股气浪,从赤城号甲板中间腾空而起。“哈哈锅炉舱,肯定是锅炉舱!”见到硝烟中的乳白色蒸汽,闫少柏就知道自己炸中什么了。锅炉舱是战舰的核心动力舱,这里爆炸就等于废掉了赤城号半条命。果不其然,在闫少柏命中后,赤城号迅速舰队,让夜叉投弹更加轻松。几分钟内,就有两枚炸弹击中后甲板。

    剧烈地爆炸震耳欲聋,产生的黑色烟柱高达百米,灼热的气浪将赤城号后甲板全部掀起,钢梁扭曲着翻卷形成奇怪的模样。就在赤城号遭到致命攻击时,旁边的加贺号也被一枚炸弹命中左舷的海面,虽然没直接炸中舰体,但溅起的海水不仅破坏了几门高炮,还在水下撕开一道裂缝。

    一时间,整个海面都被炸弹搅得混乱不堪,两艘航母和两艘重巡四周全都是爆炸后的水斑。当闫少柏以损失三架的代价,击伤两艘航母完成攻击波后,跟在后面的主力浩浩荡荡接管了战场。第二波整整38架夜叉和42架鱼鹰在战斗机的保护下,顶着日军炮火从四面八方蹂躏日本舰队。八点二十分,第五枚炸弹完成对赤城号的绝杀,炸弹从舰桥后方灌入甲板,爆炸导致储存着几百吨的航空汽油油库破裂,溢出的油气形成二次爆炸。飞溅的汽油和浓烟从舰舱里喷出,四处蔓延,紧接着高炮弹药库和鱼雷储存舱也纷纷爆炸,震耳欲聋的声音此起彼伏,日军官兵在炼狱火海中嚎叫、挣扎,但无论躲到哪里都是火焰和飞舞的碎片。火焰冲上主甲板,整个飞行甲板都开始燃烧。不到几分钟,这艘用战列巡洋舰改装,改装后满载高达41300吨,成为日本联合舰队第一航空舰队旗舰的超级航母,带着一千五百多名官兵沉没于浩瀚的太平洋。

    赤城号沉没的同时,“鱼鹰”鱼雷攻击机也吹响了加贺号的丧钟。这艘用战列舰改装的航母明显比战巡改装的赤城号耐揍多了,连吃几枚炸弹居然都没失速。不过再强大的战舰也有天敌,“鱼鹰”没有俯冲轰炸机的华丽,但绝对是最致命的刺客。两枚鱼雷率先命中加贺号右舷,终于让这艘巨兽逐渐降速,但让“鱼鹰”飞行员傻眼的时,本来加贺号的甲板已经右倾,没想到左舷吃到三枚鱼雷后又逐渐恢复了平衡。不过这也是它留给世人最后的印象,进水严重的航母终于彻底失速,停在海面上打转,成为了航空鱼雷的靶子。最后统计,总计有九枚炸弹和十一枚鱼雷命中加贺号。

    在赤城号沉没仅十二分钟,改装后满载高达42541吨的加贺号沉没于帕甘岛东北80的深海中。

    完成击沉航母的任务后,剩余的第三波“夜叉”和“鱼鹰”纷纷冲向还在顽抗的最上号、三隈号两艘重巡和其它几艘护航军舰。失去空中掩护的护航舰根本不是攻击机的对手,不到几分钟就冒起黑烟。但由于攻击机群弹药用光,所以两艘重巡只是受伤,并没立刻沉没。而此时闫少柏等率先完成攻击的飞行员全部都开足马力往回飞,因为大家都知道,战斗还没结束。两艘最上级重巡还在海面上,在关岛西南面还有两艘航母,日本第五舰队还在,两艘金刚级战列舰依然不知所踪……(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