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40章 关岛,战旗飘扬(七)

第940章 关岛,战旗飘扬(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九四零年八月底到九月初这段时间,围绕着关岛,这个西南太平洋十字路口,面积才549平方公里的小岛,中日海军互相厮杀。在这场角斗中,双方势均力敌。一边是开战第一天就损失六艘战列舰,两艘航母,上千架飞机,并且还毫无防备。另一边偷袭登岛成功后,却因为两艘航母的意外损伤而让计划出现破绽。正因为这个破绽,马里亚纳制空权始终被日军牢牢控制。但无论从国家实力、海上运输能力、海军总吨位、战舰数量还是航空优势,随着中国海空军加大向关岛派遣力量,天平逐步的向北京倾斜。有意思的是,在这场争夺中,岛屿的原主人却被双方丢在了旁边。美利坚合众国浑身肌肉,但国际地位却比中日好不到哪去,相反因孤立主义还频频失去机会。因为一次重大的战略预测失误,罗斯福面临着西南太平洋从指缝丢掉的危险。他不甘心,所以让海军派舰队执行“威克岛运输队”任务,即使最终失败,他也要展示美国的能力,告诉菲律宾、安南和其它势力,太平洋除了中日还有美国。

    北京比关岛提前两小时苏醒,白富安击中由良号轻巡洋舰时,杨秋已经在花园里晨练。“总统,顾总理来了。”东南沿海枪炮密集的同时,北京在前几天也完成了战时内阁的调整。顾维钧走上前台成为民国第六任总理,王正廷退下来后接替年老的胡惟德出任众议院议长,并成为国社党第二任主席。根据顾维钧的提议,施肇基出任外交部长,董用威任民政部长,邝煦堃成为首任劳工部部长。退役从政的石小楼接任司法部长,清华大学校长陈寅恪应邀出任教育部部长,而前司法部部长慕容翰出任第一副总理统兼战时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最大变化是卫生部长郑毓秀女士首次兼任第二副总理。这是建国以来首次有女性出任副总理职位,其余内阁成员和职位未做变化。

    所以听到他来了,杨秋立刻结束慢跑,拿起毛巾向卧室走去:“让他等一会,我换身衣服就来。”

    新官上任三把火,顾维钧也不例外。得到杨秋的支持后。他上任伊始就大刀阔斧的对政府机构进行调整,提出新的战时经济刺激法案,提倡各地商品在全国无障碍自由流通,努力打破地方省市的各项壁垒。还学习英国创设劳工部,加强社会化改革。鼓励私有化,促进国民流动,逐步取消早年为加强国家监管采用的户籍制度等等。而且他很聪明,知道和平时期这么大的改革会触动多方利益,所以特意在此时动手。因为民国是总统制,国会势力相对较弱,实施战时紧急法案后。杨秋的权利又几乎是无限大。这个时候谁敢阻挠改革,司法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不介意多送几顶“危害国家安全”的大帽子。

    杨秋本来还想对军方进行调整,毕竟岳鹏等人都年岁不小,但考虑到关岛战役和彼得巴甫洛夫斯克战役都在进行中。只能暂缓。借这股春风,几乎一见面,顾维钧就竹筒倒豆子般洋洋洒洒商量起改革的步骤,但辜玉文却打断了他:“总统。总理。英国大使卡尔爵士、美国大使詹森先生来了。”

    被打断的顾维钧有些郁闷,杨秋也诧异为何英美大使会一起来。问道:“是一起来的?知道来意吗?”

    “卡尔爵士是昨天就约好的,与您商讨建立同盟军亚洲联合指挥部和采购飞机高炮的事情。”辜玉文说道:“詹森先生没有和他同车,听警卫说,两人相隔约五分钟。”

    “那应该是巧合,估计还是为关岛。”顾维钧看了眼杨秋。他知道杨秋现在压力很大,因为关岛战役是他提出设想并建议的。但事情没结束,美国舰队就跑来捣乱,而且国内反对控制关岛的人很多,国会也持否定态度,担心这件事会造成中美冲突。

    所以杨秋最近深入简出,一直在等待关岛的战报。其实他也知道此战打得太急,但他害怕!因为没人知道罗斯福会在什么时候介入。更没人知道,没有珍珠港事件,日本海军主力和国家军事力量都被拖在亚洲后,实力丝毫未损的美国太平洋舰队会先进攻那里。世界已经面目全非,所有的历史记忆都必须抛入大海,他只知道一旦美国海军利用自己和日本在近海纠缠的机会,将珍珠港、威克岛、关岛和菲律宾连成一条线后,那么等待这个国家的,依然是太平洋战略上的失败!在这种决定性地的战略问题上,他不敢消极去等,更不会吝啬兵力,宁愿用一支舰队的全部牺牲去交换。所以他甚至做好如果再出意外,就让海军拉出两艘北海级航母,再让印度舰队从澳大利亚绕道回来参战的打算。

    当然这些事他不会对旁人说,所以放下文件后朝顾维钧说道:“走,去会会他们。”

    客厅里,英国大使克拉克卡尔爵士礼貌地和詹森握手。卡尔身材消瘦,有着四分之一的西班牙血统,还出任过英国驻美大使,所以他清楚詹森的来意。没有昨晚的糟糕消息,他不介意一边喝茶一边看中美吵架。但现在他却等不了了,见到杨秋和顾维钧走进来,立刻上前要说话。但有人却比他更快,詹森没有任何寒暄,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总统先生,我需要立刻和您商谈关岛问题,罗斯福先生希。”詹森的语速很快,分明是要霸占话语权。但这次他却没得逞,向来以慢三拍闻名天下的英国外交官这次却一改形象,卡尔毫不客气的打断对话:“等一等!詹森阁下,我知道您非常着急,但我希望给我一分钟。”

    不等双方回答,卡尔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协议,极为郑重的递给杨秋:“总统阁下,丘吉尔先生和英国政府委托我向贵国采购5500门高炮/弹药、2500架f-7型战斗机(雷电)、500架轰十攻击机(主要用于近距离对地支援)、5000具备用引擎我国已经将交易需要的所有硬通货运抵阿曼。”

    谁说英国外交官的代名词是迟钝固执和慢三拍?这位卡尔爵士。很好诠释了当火烧屁股时,英国外交官的效率有多快。你看,前几天才向国防部询价,现在居然连价都不还,直接就把钱运到阿曼准备交易了。也难怪卡尔急,英国的形势已经极不乐观。受中国空军轰炸日本九州,突袭日本海军的影响,前几天德英双方同时打破默契开始轰炸对方城市,半个伦敦都成了废墟。双方都开足马力制造各式各样的飞机。论制造能力英国也不差,但轰炸影响了工厂效率,所以英国政府只能继续从中美身上想办法。丘吉尔和英国政府本来首选是美国货,问题是皇家空军在分别试飞p40和雷电后,表示除非是万不得已。否则拒绝接受p40。

    杨秋和顾维钧很想笑,当然,不是因为又从英国身上榨出几两油,而是这位卡尔爵士分明是故意的!他知道詹森的来意,但更清楚中国现在的重要性。别的不说,光援英飞行团就已经击落上百架德国飞机,如果不是他们。皇家空军能不能撑到现在都难说。至于美国,虽然也很重要,但罗斯福苛刻的条件和国内孤立主义,让英国政府不敢押宝。加上正好有急事。所以他不介意帮杨秋一个小忙,避开纠缠。而他故意当詹森的面拿出清单,也是深有含义的。潜台词就是借詹森的嘴巴告诉美国政府,现在中英是盟友。为一个英国不能染指的破岛,他们是肯定不会站在美国这边的。

    当然。要是美国立即参战,那就是另一回事。

    詹森既有些生气,也很眼红。虽然美国得到的订单比中国多十几倍,但卖几百船粮食纱布,也没有几千架战斗机赚的钱多啊。

    出售雷电战斗机是早就计划好的,一来雷电每月的产量已经超过五百架,再加上天权和双头蛟等战斗机,月产各类战斗机接近千架,大于实际消耗,现在最急需的反倒是轰炸机,所以出售一些不是问题。二来民国已经有好几款喷气机已经通过定型试验,军方也迫切希望能尽快帮助航空企业回笼资金,逐步向喷气时代过渡。至于高射炮也是英国急需的,所以杨秋没看清单,交给顾维钧说道:“先生请放心,我们会抓紧时间向贵国交付飞机和装备。另外请转告丘吉尔阁下,我已经在督促国会,准备向贵国提供贷款等更多帮助。”

    “谢谢总统先生。”卡尔嘴里感谢,脸上没有一丝高兴。这让顾维钧很奇怪,问道:“卡尔先生,您还有事吗?”

    卡尔的脸色一下子无比凝重,点点头:“是的!总统先生,我代表英国政府和丘吉尔阁下,希望您立即提供支援!”

    “立即支援?”

    要说卡尔还真精明,先帮忙再拿订单,施以恩惠后才求支援,让人不好意思拒绝。但此时谁还有心思夸他,杨秋和顾维钧已经被搞得一头雾水,连詹森都忘记刚才的不快,瞪大眼睛吃惊道:“卡尔阁下,难道德国人已经登陆了?”——

    “敌机!小心炸弹!”

    杨秋这边错愕惊讶时,刚夺下阿加尼亚机场的陆战队一师就迎来了从塞班岛提前起飞的日本轰炸机。跟随在步兵后面进驻的高炮营才刚展开,炸弹就落了下来。“轰轰轰。”两架日军九七重爆机迎着炮弹从机场上空掠过,成串的炸弹被倾泻而下,瞬间机场和陆战队中间就出现十几团火球。

    更远处,七八架日机更是将陆战队建立的机场地面防线炸得七零八落,有几十名士兵被当场炸死。在飞机的帮助下,日军也开始反攻,成群结队的发疯突击,想夺回机场。“师长,你怎么来了?你们怎么搞的!也不劝劝,这里多危险啊,难道不知道日本人已经拼命了吗?”轰炸机还没飞远。戴安澜就头戴钢盔冲入机场,吓得夺取机场的一团团长梁仲书冲着警卫员就是劈头盖脸一通大骂。

    也不怪团长着急,丢掉机场后日军已经发疯了。地面上是一**发动连续冲锋,还不断有抱着炸药和手榴弹来同归于尽的日本兵,空中也是一波接着一波,根本容不得他和士兵有半点分心。“日本人能拼命,你手上就是烧火棍吗!”但戴安澜却不理他,继续沉着脸走向空旷的跑道。没有彻底夺取制海权,完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能撑住十天,还一举夺下最重要的机场,足以让陆战队一师的将士们自豪。但任务还没结束,阿加尼亚机场对关岛乃至后续的马里亚纳战事太重要,所以听到夺下机场。他就立刻驱车赶来检查。万幸的是,刚才的炸弹都炸偏了,一团进攻时也注意了火炮使用,所以跑道基本完整,只有些拳头大的小坑,士兵已经在用快干水泥和钢板修补。

    可没等他高兴,又是一阵尖啸当空传来。两架九六舰战从海面方向低空扑来。没等反应就迎着跑道扔下两枚50公斤炸弹,然后又对跑道和高炮营进行了扫射。啾啾的子弹扫在戴安澜四周,差点让他成为第一名牺牲的陆战队高级军官。“混蛋!梁仲书,配给你的高炮营呢?怎么不开炮!”起身看到跑道被炸出两个一米见方的大洞。戴安澜眼睛都红了。要知道,他昨晚给舰队发电报是说了大话的,其实阿普拉和梅里佐的两处野战机场目前连降落都困难,所以拼死也要保护这里的安全。

    “搞什么鬼?怎么不开炮。你们到底。”梁仲书也火冒三丈,向最近的一个硝烟弥漫的炮位冲了过去。但刚骂两句。钻进硝烟的他就身体猛震,跟在后面的戴安澜连忙大喊:“怎么了?”“师长!”梁仲书大喝一声,紧握拳头,眼泪都出来了。等他缓缓扭开半个身子,戴安澜才看清楚,这个由两门40毫米单管高炮和两门双管25毫米链式机关炮组成的高炮阵地内已经堆满尸体,到处都是被刚才那两架九六舰战扫烂的碎肉和鲜血。

    “敌机!”不等从悲痛中走出,远处天空又出现两架九九舰爆。日军太清楚陆战队缺乏制空权的弱点了,所以集中力量想炸掉机场跑道。见到是精度较高的俯冲轰炸机,戴安澜连忙大喊让警卫员和四周的士兵军官都去帮忙。但就在大家想接替炮班开火时,刚从座位上抬起炮手的遗体,尸体上半身就陡然断开,鲜红的血液和奶黄色的肠肚如牛油般一下子滚涌而出,淌得到处都是。这种可怕的画面吓得士兵忘记工作,还是当过高炮兵的梁仲书率先清醒,不顾血腥,一屁股坐到淌满血浆的射击椅上:“还愣着干什么?装弹,给我装弹!”警卫和士兵这才清醒,强忍呕吐打开弹药箱,将炮弹塞入弹膛。

    在戴安澜的亲自坐镇下,高炮终于响了起来,密密麻麻的炮弹冲着两架九九舰爆猛扑过去。“来啦!小日本,看看谁的骨头硬!”梁仲书的怒吼中,第一架九九舰爆还没靠近机场就被击中,一头载入旁边的密林。但第二架却带着一枚500公斤炸弹向机场高速俯冲下来,“打,快打!击落他,一定要击落他!”戴安澜拼命的大喊,一枚500公斤炸弹,足以毁掉百米长的跑道!梁仲书和炮兵们更急,死死扣住扳机,将全部炮弹都撒了过去。就在这个危急关头,被瞄准已经俯冲到一半九九舰爆却突然临空爆炸。“打中了?是我们打中的?”梁仲书和大家都有些懵了,抬起头才发现,一架涂成铅灰色,机头绘有鲨鱼大嘴突然的“闪电”战斗机擦着日机爆炸的火球,迅速拉起扶摇直上。

    片刻后,一股巨大的喜悦感,将所有在关岛浴血奋战的将士包裹起来。

    “是闪电!是海军,是我们的战斗机!”

    “冲啊!进攻,进攻!”

    “杀光小日本!”

    苦等十天,挨炸十天后,将士们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战斗机,很多人都抑制不住的跳出掩体,向飞行员挥手致敬。在喜悦的眼泪中,一架架闪电从四面八方呼啸而下,刚才还嚣张无比。炸的步兵死伤惨重,还让戴安澜担心害怕,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日机在顷刻间,就被击落七八架。剩下的日机见状根本不敢应战,立刻慌不择路的往塞班方向逃窜。与此同时,塞班岛和帕甘岛的日军机场也遭到进攻,警戒的九六舰战和零战根本挡不住“闪电”的迅猛攻势,只几分钟就被强行击溃,一架架夜叉俯冲轰炸机将刚才戴安澜和高炮炮兵们遭遇的一幕。全部还给了日军。

    “有几艘?”塞班遭轰炸后不久,小泽治三郎就收到塞班岛侦察机发现航母的报告。但因为侦察机失去联系,谨慎的他没有立刻下令,而是询问发现了几艘航母。“暂时只看到一艘航母,但是有五或者六艘巡洋舰。十艘左右驱逐舰。”

    “一艘”小泽脸色变了变。国内的情报说有三艘航母消失,怎么会只出现一艘呢?难道是早晨的云层挡住视线,所以还没发现?

    “报告!将军阁下,关岛、塞班报告,他们遭到大量支那舰爆机的进攻,请求我们立即支援。”

    “报告,发现支那战列舰编队!”小泽和军官们还没从前两个情报中反应过来。就被第三个情报吓了一跳,连忙走到海图旁:“在哪里?有几艘,看到航母吗?”

    “这里,帕甘岛西南160海里。侦察机汇报后就失去了联系。”参谋指出发现的位置。侦察机失去联系,大半是被击落,所以小泽此时更糊涂了。难道说剩下两艘航母在战列舰编队里?连一直叫嚷出战的草鹿龙之介此时都不敢轻率决定,拿起笔在发现的航母和战列舰中间量一下。说道:“八十二海里,或许是航母派过去的飞机。”

    他的分析是有道理的。飞机的作战半径很大,派战斗机保护一百多公里外的战列舰不是什么难题。但这只是个猜测,小泽需要证据,表明航母和战列舰是分开活动的证据!所以想了想,说道:“去询问一下遭到进攻的陆军,支那到底投入多少舰爆机。再联络塞班的侦察机,我要知道舰爆离开后往哪个方向飞。”

    “嗨!”参谋点点头离开后,花了十分钟才重新回来:“报告,陆军说至少有一百三十架舰爆机,他们离开后都是向发现航母的方向飞,陆军的零战已经跟随上去。”

    “这些没有用的马粪!”小泽肯定不信步兵的话,他们连战斗机和俯冲舰爆都分不清楚。不过就算打个折,应该也有六十到七十架俯冲舰爆。按照支那航母的配备,这已经是两艘航母的量!但他那里知道,潘杜恒用了几十架闪电伪装成轰炸机,还故意让完成任务的俯冲轰炸机往白起号方向飞,其实这些飞机都不会降落,他们会甩开日本侦察机后,回已经控制的关岛阿加尼亚机场加油挂弹。

    如果是两艘航母,就可以让第四舰队和塞班的飞机夹击,自己打战列舰。但如果是三艘,靠两艘轻型航母和还不知损失多大的塞班陆航根本不够,还白白给对手休息加油,从容支援战列舰的机会。其实此刻他还是有机会辨明是几艘航母的,只要等陆军零战靠近白起号后实施第二次武装侦察就行。但问题是,这需要大概一小时,还不能保证躲过“闪电”的绞杀。而且现在对方只投入两艘航母的俯冲舰爆,就是说还有一艘航母的舰爆和全部鱼雷舰攻没有出现。他们是不是已经起飞,是不是想自己来了?继续等下去,或许要承担先被敌人先杀上门的危险!如果因为犹豫被对方先进攻而出现巨大损失,那就太无能了。所以草鹿龙之介放下笔,直着腰大喊一声:“将军!”

    小泽还是不放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时间不等人,见到他还在犹豫,站在边上的赤城号航空队长,在琉球海战中被击落差点死掉的渊津美志雄大佐上前一步:“将军,如果您还有担心,可以让塞班出动飞机进攻支那战列舰编队,将他们拖住。这样即使我们找错方向,他们之间也只有九十海里,可以在半小时内赶到,不会影响进攻的。”可不是嘛!航空作战,又不像战舰速度那么慢,所以草鹿龙之介和其他军官也纷纷建议使用这个办法。因为始终想不到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所以小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疑心太重,盯着海图又看几眼后,终于下定决心:“是时候让帝国勇士去建立功勋了。渊津美大佐,一切拜托你了。”

    “嗨!”渊津美志雄脸色狰狞。虽然他在琉球海战中率先命中四川号,但被击落的事情,已经成为人生最大耻辱,所以伤势未愈就主动请战来关岛。向小泽一鞠躬后,他立即冲向甲板,搭乘交通艇回赤城号。

    十分钟后,21架零战、46架九九舰爆和26架九七舰攻告别两艘航母向西南飞去。同时一直在关岛东面潜伏的龙骧号和祥凤号也出动了26架零战、20架九九舰爆和16架九七舰攻,一起向潘杜恒故意抛出的白起号冲去。飞机离开后,小泽又下令近藤信竹从海面突击白起号,还让赤城号、加贺号加速向南,汇合第四舰队,自己带两艘金刚级战列舰和两艘最上级重巡跟在后面。

    但小泽此时不知道,在他的机群离开后半小时,潘杜恒也已经下令起飞。而且和他留下10架舰爆和10架舰攻不同,这位新一代的航空专家一出手,就投入目前可以拿出的全部攻击力量!三艘航母总计36架“闪电”、62架“夜叉”、71架“鱼鹰”全部离开甲板,向小泽的方向飞来。同时进攻关岛和塞班的白起号30架“夜叉”也开始折返关岛阿加尼亚机场,并在那里加油装弹等待命令。

    早上六点四十分,参与清晨首轮进攻的战斗机被收回待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