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39章 关岛,战旗飘扬(六)

第939章 关岛,战旗飘扬(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来,接一下。”

    帕甘岛以西220海里,旗舰台湾岛号重巡洋舰上,陈世英侧身推开舰长室舱门,一手端着点心,一手拿着两个茶杯,胳膊下还夹着电报文件夹。“尝尝,宁波赵有大的糕点,出发前我特意让人去买的。”放下点心后,他将盘子推到一夜未眠的秉文面前。

    “嗯,味道不错。”秉文拿起一块点心,尝了两口见到盘子旁放着文件,问道:“这是什么?”

    “差点忘了。”陈世英将文件递给秉文,开始为自己泡茶:“227号潜艇报告,白富安在关岛正北的阿迦纳外海30公里处,与日军第五舰队发生交火,目前交战正在进行。据潜艇声纳员说,听到强烈的爆炸声,估计是舰船的弹药库被击中。不过爆炸的肯定不是我们,否则白富安那小子早就嚷嚷汇报了。”他将茶递过去,自己端着杯子杯子走到窗口。舷窗外面,是北京号和姊妹舰南京号战列舰,以及重巡洋舰海南岛号,轻巡洋舰长江号、黄河号和六艘秦岭级驱逐舰,十二艘军舰列成菱形编队,正以28节的高速向东直扑。

    “小泽没投入战列舰吗?”

    “没发现日本战列舰的踪迹,只有两艘重巡洋舰参加了今夜的行动。其中一艘已经确认在罗塔岛北面触礁翻覆,有三百余人在上岛后被陆战队抓住,舰长木村昌福下落不明。”陈世英搅拌着咖啡。在欧多年后,他喜欢上这种既能提神又能解乏的东西,说道:“看来小泽的赌性不大,不如司令您,直接拿战列舰当诱饵用。”

    秉文喝不惯咖啡。更喜欢浓得发苦的普洱茶。笑骂道:“你这是夸我还是挖苦我?这回我可是提着脑袋呢。要是再有点擦伤,陈司令非得劈了我。”他说的严重,可实际上却并不在意。对他来说,战列舰也好,航母也好,只是达到目的的战争工具。只要值得,哪怕用战列舰去掩护一艘渔船他也会做。

    相交三十年,陈世英当然知道他的脾气,笑而不语。走到桌前拿出另一份电报:“再看看这个,总参发来的,我们有同伴了。”

    “同伴?”秉文一愣,立刻打开电报,看完后神色凝重起来。因为电报上说。战略情报局发现,五天前对外宣称向威克岛送战斗机的美国海军萨拉托加号航母编队并没按时抵达。”

    “带兵的军官叫哈尔西,是美国海军中最积极的开战派。编队里除萨拉托加号航母外,还有两艘重巡、两艘轻巡、四五艘驱逐舰和六百多名海军陆战队,我估计应该是直奔我们这边来了!”陈世英的言语中有些不安:“这帮美国佬,还真是会来事。从时间算,哈尔西应该已经靠近马里亚纳。我现在担心天亮后侦察机会找错目标。”

    “你说,罗斯福就不怕小泽顺手干掉哈尔西?”

    “怕?哼!恐怕罗斯福恨不能亲自送几枚炮弹给山本五十六,让他打沉哈尔西呢。”秉文渐渐冷静下来。美国航母编队不请自来,的确很意外。但五天前得知萨拉托加号为威克岛送战斗机。他就做好了应变准备,所以也不慌,冷冷说道:“你也别担心,萨拉托加号外形和日本航母很不同。应该不会出错。”

    陈世英继续问道:“我听说罗斯福竞选前景不好,能不能连任都有问题。为何还派舰队进入战区?难道他想学我们,直接进入战时法案?”政治上秉文也猜不透,不过军事上却显然易见:“我以前学棋时,先生说过。落子交兵,弈棋如战,取角杀龙、弃局夺势。说的是下棋如交兵,杀龙先取角,宁弃先手也要先夺势。美国现在落后我们,可西南又是太平洋上最重要利益之一,至少要保持存在,争取夺回势头,所以不能排除他想登岛的可能。”

    “登岛?他有那么大胆子?”陈世英吃了一惊。

    秉文说道:“你小看美国人了,他们一向是先做事后动嘴。金梅尔派谁不好,偏偏让哈尔西这个出了名的强硬派来,你觉得他是来度假的?要是此战日本赢了,一切不提,哈尔西肯定乖乖掉头。要是我们赢了,恐怕会出幺蛾子,要求进入阿普拉港加油避风什么的。”

    陈世英脸色一僵,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要真让哈尔西找借口进入阿普拉港,天知道会出什么麻烦。要知道,国联那边,至今关岛都是名正言顺的美国托管地。秉文见他焦虑,呵呵一笑:“别担心,只要这次我们不死,到时候我亲自去会会哈尔西。”

    陈世英还是觉得不安,嘀咕道:“哎,都怪我们考虑不周,杨国昌那次吃亏太大,早知就多准备几个月再动手。”

    “多准备几个月,你就能确保轻松拿下关岛了?现在关岛日军最弱,才几千守军,要是增至几万,再修筑些工事,没十倍代价谁敢说稳胜?真要花十倍代价,都够我们造几艘航母了。这么多钱白白消耗在日本身上,不值得。”秉文眼皮一翻,放下杯子。将点心推到旁边,摊开海图问道:“行了,不说这些了。告诉我,现在各舰的位置在哪里?”

    “白富安在关岛北面,武汉和长沙号在塞班岛西南正赶往汇合。白起号位置在我们东南80海里,距离白富安约137海里,距离关岛150海里。潘杜恒带安东号和孙膑号在我们后面80海里。你看,从航行图看,重巡编队在最前面,我们、白起号和潘杜恒已经成倒“品”字形,双方间隔均在80海里左右。按照我们这些年的演习经验,航空搜索的最大目视距离约为50海里,所以除非运气特别差,否则小泽只能看到我们三个中的两个。

    按照计划,天亮后我们先出动水上飞机和侦察机,前往帕甘岛和关岛高空搜索待命。日本战斗机的发动机不行。爬到七千米高空,应该能减少被发现的概率。然后由白起号进攻塞班机场,支援关岛,它自己向南加速前往关岛,继续拉大和我们的距离。然后我会让白富安主动带三艘重巡故意向白起号靠拢,既能加强白起号的防空能力,又能把日机引过去。潘杜恒也会让孙膑号战斗机中队伪装成俯冲轰炸机(闪电可以携带250公斤炸弹),绕道至白起号方向进攻帕甘岛,主动把我们暴露出来。他自己躲在后面。

    塞班是附近唯一能近距离支援关岛的日军大型机场,根据之前的情报,岛上基本都是陆航战斗机和轰炸机,没有鱼雷机,俯冲也少。所以小泽肯定要救。因为没法确定白起号是一艘还是三艘都在,所以他需要靠我们出击的轰炸机的数量来推测。首先,他肯定不知道我们的三艘航母都是超载,所以按照常规,我们最大只能出动80架俯冲。所以白起号会出动30架俯冲、18架闪电,孙膑号支援的20架闪电会先挂炸弹冒充俯冲轰炸机,这样看起来就有50架俯冲。起码是两艘航母的量!其次,龙骧和祥凤都是轻型航母,攻击型飞机不超过30架,没法对付我们的“两艘航母”。所以他只能在我们和白起号方向中选一个。从今晚他没投入战列舰看,也害怕再损失主力舰。除非他先发现安东号,否则我们的战列舰对他压力不大。所以全力进攻白起号的可能性最大,就算出错起码能打沉一艘。

    只要看到敌机出现的方位。侦察机就能顺路搜索,同时潘杜恒也会提前起飞。跟在后面。我大致估算过,小泽距离关岛绝不会超过两小时的航程,所以日本舰载机群从被我们发现到进攻白起号,约要一小时。那时就算察觉到错误立刻掉头,我们也能跑出60海里。加上白起号的反向机动,至少再要一小时才能找到我们。两个小时,足够潘杜恒找到小泽的主力!不过我们要做好损失白起号的压力,这边也肯定要先抗塞班的陆航,还要迎接一波舰载机的进攻。”陈世英一丢笔,笑道:“所以说,要么我们两个学杨国昌去教书,要么回头请哈尔西喝咖啡。”

    “我选后面这个。”秉文自信的笑笑:“还有多久天亮?”

    “大约四十分钟。”陈世英看看表:“航母应该在准备起飞了。”——

    关岛以北,交战还在继续。

    龙田号的爆炸,让日军第五舰队感觉仿佛被打了记闷棍,脑门上都是金星乱窜。因为没雷达,对面的白富安又故意将齐射的间隔时间搞得完全不一致(夜晚无法直视时,可通过炮口火焰间隔来测算弹道和距离),军舰还不断地机动规避,所以他们必须先拉近距离。“这些狡猾的支那人!”近藤信竹脸色阴冷,站在指挥塔内手拄军刀,向西村点点头示意发动雷击攻势。

    高速雷击,是日本海军最拿手的战术,尤其是可怕的九三氧气鱼雷出现后,如果没有雷达,恐怕全世界找不出一位敢面对日军雷击而不变色的海军将领。经过多年摸索和发展,日军的雷击战术已经形成很多套路,比如此刻近藤下令后,立即有九艘驱逐舰扑出本阵,以本方为起点,西安号舰艏方向为终点,一艘艘叠加向左同时展开弧线突击,每一艘都和前一艘都保持一公里的距离。如果从天上看,就像九条左弧线,层层叠叠,非常整齐。同时,本阵的三艘轻巡、熊野号重巡洋舰、四艘驱逐舰和五艘特设巡洋舰保持和西安号并行,舰艏偏斜十度,一边拉近距离一边炮击袭扰。

    这种最常规的夜晚突击看似简单,其实非常考验配合能力,当本阵和突击集群拉近到特定距离后,就会同时从两个方向打出鱼雷扇面。如果没有雷达不知道氧气鱼雷,白富安百分百会吃亏,因为近藤的第五舰队能同时打出180枚超过50节的氧气鱼雷,这个数字是极吓人的。而且日本驱逐舰普遍在37节以上,甚至超过到40节,反观西安号和富春江号最高只有33节,即便两艘秦岭级驱逐舰也才36节。

    但依靠雷达,白富安却很快发现了突击的日军驱逐舰。“左满舵。让富春江和驱逐舰插到我舰左舷后面,准备好对付驱逐舰。急转警报!一分钟后左转287刻度。航海,还有多久天亮!”

    “三十分钟!”

    “控制好时间,天一亮副炮立刻换近炸弹!”

    白富安声嘶力竭中,急转警报响起,大家刚抓住固定物,近两万吨的战舰就猛然左偏,所有物体都向左倾斜坠落。巨大的惯性,甚至让人感觉脊骨都被强行拉开。底舱里一名没注意的厨师拉开冷库大门后。就被急转甩入冷库,货架上成片的猪肉、蔬菜和水果将他掩埋。直到几分钟后,他才脖子挂着一堆腊肠艰难爬出来。

    完成大回转后,此时舰队的舰艏由北改为向南,日本舰队却正在向反方向高速突击。所以瞄准原来位置的第五舰队只能在西安号舰艉浪费炮弹。

    “报告距离。”

    “一万六千米。”

    得到距离数字后,白富安并没立刻下令炮击,而是喊出了另一组数字:“基准,26节/12000米。”

    或许有人不懂了,这个“26节/12000米”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很简单,这是他假定自己的航速和日军发射九三氧气鱼雷的距离。从得知日本研制出绝密高速鱼雷,并不知从哪里获得图纸和数据后。海军就召集最好的雷击舰长和军官研究对付手段。最后从一系列推演和演习中估算出,氧气鱼雷虽然射程和速度吓人,但最大有效发射距离其实只有一万米,超出这个范围即使航速高达50节。也很难击中速度超过25节,有准备的舰船。所以白富安假定在12000米发射鱼雷,自身速度25节后,航海部门就按照基准计算时间和规避等数据。这种计算非常复杂。包括刚才急转的失速,日军驱逐舰的弧线航程增大。追击速度、鱼雷的速度、发射后扇形面积的宽度、预计碰撞的时间等等。比如日本高速驱逐舰每分钟可以拉近米373(26节目标),鱼雷发射后每分钟能跑1333米,追击目标时每分钟拉近640米,躲避鱼雷扇形区域需要四分钟。看到这里有人会说,计算那么多干嘛?等日本驱逐舰靠近一万米直接跑路就是了。可惜海战不是这样的,海军是纯粹的进攻军种,一万米恰好是战舰发挥最佳火力的时机,除非是有特别因素,否则舰长们首先考虑的,是在规避前尽可能摧毁对方,而不是被别人追着无休止的一路逃跑。

    这就是目前技术下最真实的海军!绝非计算机时代的游戏。所以有人说过,这个时代的海军才是真正的海军,一群男人驾驶着由齿轮轴承和各种零件组成的钢铁堡垒,完全靠头脑和精密的计算,完成一系列战术,在生死间绽放生命,寻求一剑封喉的机会。

    不到一分钟,航海长就将计算数据交给白富安:“我们有二十五分钟,规避余量定为十分钟!”

    “减到26节,十五分钟后右转130刻度。”白富安看完后,主动减速还扭头大喊:“枪炮!”

    “明白!十五分钟。”枪炮长得到数字后,立刻高声回应,重新通过电话组织炮击:“十五分钟,常速,敌编队一号目标,开火!”枪炮长没有选全速射击,毕竟那是非正常状态(常态每分钟三到四发),否则不到半小时就没炮弹了。而白富安主动减速,也是希望火炮能打得更准,多消灭几艘。他和将士们的努力没有白费,重新开始进攻后仅第二轮齐射,对面黑暗中就出现数团火焰。

    最外侧的日军由良轻巡和后面的熊野号重巡同时被富春江号击中。

    作为一艘轻巡,富春江号无法和西安号相比,但它的十二门l55型/155毫米舰炮可不是花架子,发射60公斤穿甲弹时,最大射程超过二十三公里,射速每分钟十发。所以西安号还在重新校射时,它已经洒出五轮炮弹,并且击中了两舰的甲板,虽然无法造成致命伤害,但却能引发火苗。

    此时近藤最郁闷,因为直到白富安重新开火,他才发现目标已经转向。“电侦,肯定是电侦!”错过雷达发展良机的日本海军终于尝到苦果。但他也没办法立刻变出雷达,只得下令驱逐舰和本阵一起转向。就在此时,由良号的后甲板上燃起大火,原来155毫米炮弹击中了几捆来不及收起来的绳梯。夜战起火,对任何军舰来说都是致命的,因为火焰会成为光学测距仪的最佳坐标!不过这也让熊野号躲过一劫,因为天黑无法分辨两舰具体型号,所以枪炮长选了火焰更大更易瞄准的轻巡,而不是后面的熊野号。

    由良号瞬间成了炮弹磁石,短短四分钟就被七枚210毫米穿甲弹和十三枚155毫米炮弹击中,整个甲板都被炸得七零八落,舰桥被炮弹打穿,连桅杆都倒了,左舷水线部位更是被穿甲弹开出两个大洞。近藤虽然下令由良号紧急撤退,但这艘巡洋舰在海上坚持一小时后,最终还是沉没于关岛以北56公里处的深海中。

    白富安取得今晚第二个战果时,将炮口扭向日军驱逐舰的富春江号,也配合两艘秦岭级连续击伤三艘日军驱逐舰。但此时西安号和富春江号也吃到几枚炮弹,后者的四号炮塔更是被熊野号的一枚203毫米穿甲弹击中失去了作用。此时规避的时间已经快到,急转警铃即将响起,担心成为“由良号第二”的他,果断停止进攻准备撤退。

    但就在此时,他却收到了台湾岛号的水上飞机发来的电报(舰队无线电静默时,传递消息一般都靠水上飞机的无线电)。

    “靠拢航母?!”如果不是通讯参谋反复确认电报旗舰发出的,恐怕他会认为这是假消息。因为天马上就要亮了,他相信天一亮近藤就会呼喊飞机支援,所以此时靠拢航母,不是自己暴露了吗?要知道,琉球海战中黑龙江号拼死保护航母的事情早就传遍全国,所以舰长们发现敌机后,都恨不能带着飞机跑天边去,哪有往航母身边带的道理?!

    “舰长,还有三十秒!”航海长见他愣在那里,大声提醒。“拼了!通知各舰,立刻撤离关岛海域。右转210刻,向航母机动!注意靠近的驱逐舰,让甲板做好防空准备,”白富安不知道司令是什么意思,但命令就是命令,立刻下令支援陆战队的军舰撤退,同时战舰再次急转。

    “快看,天亮了!”

    当西安号和三艘伙伴舰划出一道巨大地弧线,将近藤信竹和日军第五舰队再次甩开的同时,东面的海平面下,缓缓升起一丝朦朦白光。

    如果将时间停止会发现,那一刻日军驱逐舰已经打出第一轮鱼雷齐射,叶子山和空降兵们抵达约纳镇的最后一道日军防线,陆战队占领了垂涎已久的阿加尼亚机场,数十架战鹰已经距离关岛、塞班和帕甘岛不足十分钟航程。

    天亮了,困扰雄鹰的暮色终于消散。谁能掌握西南太平洋主动权的这场游戏,将在几小时内彻底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