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37章 关岛,战旗飘扬(四)

第937章 关岛,战旗飘扬(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夜晚十一点,罗塔岛以北20海里。

    温暖的海水中,蛟232号潜艇在汪洋中起起伏伏,潜望镜从耐压指挥塔内探出,忽左忽右,确认没有敌情后,才开始向东缓慢行驶。舰长非常小心,因为这里是菲律宾海,是世界最深的海洋。早在1899年,英国水纹船就在东面一百一十公里的内罗渊,测定到9660米的深度。1929年美国海军测到9814米,1935年中国海军调查船也测出过9427米的深度。而且从1920年期至今,海军更有三艘潜艇在这片大海失去踪迹。

    就在蛟232开始夜晚巡逻时,罗塔岛四周还有三艘潜艇也向四周同时散开。

    说起来也是海军鸿运当头,本来罗塔岛有一个中队的日军防守,但关岛遭突袭后,塞班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关岛,居然忘记加强这里的防守。结果重巡编队将陆战一师主力送上岛后,发现罗塔岛的日军居然没有增加,于是带着1500名陆战队和工兵,仅用四个小时就在宋宋完成登陆,然后用四天清剿干净。可惜的是日军在岛上根本没建机场,重巡编队带来的机械设备和快干水泥都已经运上关岛,所以登岛部队只能暂时先清理出空地。不过海军还是以最快速度在岛上建起了野外移动雷达站,这样只要塞班的飞机一起飞,就能迅速告知关岛提前准备。

    潜艇的任务,就是在主力抵达前保护罗塔岛并监视从日舰,防止他们炮击纵深狭窄的岛屿。蛟232号是黑鲨鱼级的33号舰,酷似xxi级u型艇,通体采用黑色涂装。双壳船体,雪茄状流线外形,舰员60人,取消了各国通用的甲板炮,只安装两座低阻双联25毫米炮塔。水上1700吨(水下2300吨)、水上最高航速18节(水下17节),最大续航力水上13000海里/10节(水下300海里/5节),六具鱼雷发射管全部在舰艏(备弹24枚),安装有一部对海雷达和一部对空雷达(有效距离均为10公里),还有一部主动声纳(有效距离4100米)和一部被动声纳。电池、静航电动马达和发动机减震橡皮筏技术均来自战前的德国,并由国内改进后自行生产。

    黑鲨鱼是海军最新的主力潜艇,也是首款采用模块化建造的潜艇。全舰分十个部分,可由分散在全国制造,通过铁路或海运在船厂最后组装。平均每艘建造周期为七个月,船台占用时间仅需81天。1936年定型,但海军用了两年时间才完成各家工厂和零配件标准化的整合,所以正式大批量制造到1938年初才启动。首批订单48艘,已交付36艘,开战后追加了160艘的订单。

    以通气管向东北行驶10海里后,舰长下令关闭发动机。虽然德国减震消音技术很好。但发动机的自身噪音还是会影响声纳。“升起雷达搜索海面,释放通信浮标,声纳!注意警戒。”舰长将潜望镜交给大副继续监视后,走向声纳室。声纳室是艇内最重要的地方。全部由隔音材料建造,里面除了密码机、声纳操作台外,还有海空雷达操作台。正因为都是机密设备,所以声纳长是舰内唯一一名可以公开佩戴手枪的军官。连吃住都在这里。

    雷达刚升出指挥塔开机,操作雷达的士官就惊呼出来:“长官!快看!”听到声音。刚到门口的舰长也被雷达屏幕上的光点吓了一跳,立刻叫喊起来:“快,计算距离,报告目标数量!”

    “1到6号发射管加压!电池加热(二战时期的电动鱼雷发射前需要先为电池加热),通气管收回,检查舱门,一分钟下潜准备。”

    “准备发电报。”

    “打开战斗灯!左舵7度、准备战斗。”

    “1、2、3报告,已发现12个目标,方位012、距离6500米,速度25节,预计三分钟后进入目视距离!我听到了,声纳捕捉到目标。老天呀,这帮家伙在吹唢呐吗?”雷达兵刚汇报完探测参数,听声员就差点想摘掉耳机。这不能怪他,日本海军完全没有反潜意识,发动机没做任何减震消音处理,哪像国内,连国民警卫队的巡逻护卫舰都恨不能在发动下面装减震弹簧。

    “保持潜望镜深度、舰艏水平,全体安静!声纳,提供坐标和速度。”

    “4500米进入目视距离!”声呐长汇报进入目视距离的同时,几个黑点就跃入了潜望镜内。蛟232号遭遇的正是从塞班出发的日军第五舰队,由于中国海军潜艇活动频繁,接连有数艘舰船被击沉,所以离开锚地后近藤信竹就下令保持25节的最低速度,还连续进行数次大z字变向。

    舰长很小心的操作潜望镜,因为日本海军的夜战能力非常出众,尤其是传说中的“猫眼”。至今海军情报部门都不知道“猫眼”有多少,加上日本海军内部一直夸赞有佳,久而久之就成为水兵中最神秘最热门的话题。据说能成为“猫眼”的瞭望员都有极佳眼力,能在没有月光的深夜发现十公里外的舰船,据说他们每天都要进行特殊的训练,还要吃各式各样的动物眼珠滋补。

    吃啥补啥嘛,反正普通水兵是这样认为的。

    “3500米!长官!”大副掐着秒表,脸颊满是热汗,四周的水兵们也都屏息凝气。“1号3号鱼雷管准备等等!”舰长刚要下令发射鱼雷,声纳长立刻喊住他:“舰长,有两个新目标进入雷达,反射强度很大!”目前的雷达无法分辨目标种类,但雷达兵们再长期使用中发现,越大的目标反射强度越大,所以渐渐总结出一套靠反射的电磁波强度判断大小的办法。

    此时舰长已经通过潜望镜分辨出至少两艘轻巡洋舰。那么比轻巡更大的目标众人都咽咽口水。舰长也激动了,要知道大家这几天一直在搜索日本主力舰队,所以思量再三,决定暂缓进攻:“左舵五度,速度3节,让我看看后面是什么。”

    十分钟后,日军第五舰队总计21艘舰船从蛟232号右侧向南而去,最近的一艘驱逐舰距离潜艇不足500米,听声员甚至能听到甲板上日本士兵的叫喊声。那密密麻麻的人头,首次让舰长懊悔没开火。不过一分钟后,他就忘记了自己的懊恼,两艘起码有180米的大家伙从后追了上来。

    “重巡,肯定是重巡!”虽然夜晚无法准确看清型号。但浏览过所有几百张日舰照片的舰长还是认出了种类。

    “报数!”

    “航向西南、距离5700米,速度25节、角度。”

    “4000米、3200、2800、2500、20001号3号发射!”由于目标速度高达25节,舰长一直憋到两千米才下令发射鱼雷。没等出舱的轻响结束,又再次下令:“右转一度,2号4号发射。”

    “收潜望镜!十五度下潜!计算撞击时间!”四枚鱼雷出膛后,舰长立刻收回潜望镜,潜艇以15度角紧急下潜。大副和声纳长一手拉住扶手。一边紧握秒表,计算鱼雷撞击时间。蛟232此次携带的是鱼-七型550毫米电动鱼雷,与德国研制的g7et1相比,采用可靠的触发引信。拥有两个更大的电池组,最大射程5000米/30节,雷头装230公斤猛炸药。

    海军没发展氧气鱼雷,反而一心研究电动鱼雷。好处是铅酸电池鱼雷和氧气鱼雷一样没有航迹,缺点是目前的电池技术不是很完善。射程近速度慢,还要长时间保持鱼雷温度,发射前几分钟更要再次加热电池,才能达到最佳效果。30节就是每分钟800米,算上提前量,鱼雷需要三分钟才能撞击目标。这是最漫长的三分钟,水兵们甚至担心被“猫眼”发现规避掉。但事实证明,日本海军的“猫眼”们已经不适应新时代的技术战争。“5、4、3轰!”指针还没归零,一声巨响就从船壳外传来,听声员甚至需要拉掉耳机才能躲避噪音。不等水兵们兴奋,第二声爆炸接踵而至。

    被击中的正是小泽治三郎派来支援,并希望诱出潘杜恒的铃谷号重巡洋舰。作为最上级的三号舰,比历史更早退出海军条约的日本海军在设计之初,瞄准的就是台湾岛级重巡。要知道,当年海军条约中例外的台湾岛级重巡一度以13000吨的标准排水量被各国条约重巡视为噩梦,因为三千吨装甲可不是那么容易抹平的,于是退出后日本立即将超越台湾岛级作为目标(本来本还想造更大的,但实在是没钱)。所以现在的最上级标准排水量是13520吨,装备五座双联203毫米/l50舰炮,还有四座双联127毫米高平两用舰炮。

    但就是这样一艘省吃俭用折腾出的重巡,开战后却一炮未发,就被两枚鱼雷连续击中左舷舰桥和舯部。

    海面上已经彻底乱套,急促的警铃和水兵叫喊声此起彼伏,外侧的姊妹舰熊野号舰艏加速规避偏斜,连前方开路的第五舰队都被吓了一跳,两艘驱逐舰立刻打开探照灯,回身急速扑来。

    “是铃谷号!”

    “支那潜艇,打开探照灯搜索海面!深水弹准备。”

    西村祥治抓住舱门,大声叫喊提醒反潜要领。身后的近藤信竹更是眯起眼睛,上次他就栽在潜艇手里,丢了两艘运兵船,没想到这回居然连铃谷号都没能幸免。

    鱼七的威力比日军九三氧气鱼雷还是有很大差距的,但连中两枚后,低不成高不就的铃谷号还是没能幸免。甲板上燃起大火,数以百吨的海水涌入船体,舰长木村昌福大佐不得不下令注水保持平衡,然后带着满甲板的火焰向罗塔岛冲去,试图驶搁浅护舰,但最终还是与一小时后在罗塔岛东北的浅海翻覆。

    回头的驱逐舰开始向海面抛掷深水炸弹。脑门上接二连三的爆炸,让蛟232号的水兵们都吊起了心脏。但不得不说,日军的反潜能力真的很差,或许主要精力都放在高速雷击战术上,所以至今都没有列装声呐。等蛟232号以五节航速飘到三海里外释放出通信浮标,日本驱逐舰都还在盲目的扔炸弹,让潜艇舰长和水兵们目瞪口呆。

    “加快速度,一定要将陆军送上岛。”近藤信竹不想在这里耽搁。爆炸和火光肯定会引来更多潜艇和军舰,所以他必须加速快速将陆军送上关岛。就在他离开的同时。收到蛟232的电报后,一直在关岛西南游弋的西安号重巡洋舰和富春江号轻巡开始加速,下午假装救援阿格里汉岛正在折返的武汉号和长沙号重巡洋舰也同时提速到32节——

    “中将,铃谷号遭到支那潜水舰攻击。”铃谷号遭偷袭后不久,帕甘岛东北的榛名号就收到了消息。

    参谋长草鹿龙之介一听。急得跳了起来:“损失情况呢?能不能挽救?”

    “木村大佐正在尽力挽救。”参谋将重巡起火,准备搁浅罗塔岛护舰的消息说一遍后,南遣舰队的军官们脸色都极不自然,纷纷看向默不作声的小泽治三郎。

    小泽是日本海军中的异类,海军兵学院毕业后,一度拜师当时的世界头号鱼雷战专家铃木贯太郎,但随后却又迷上飞机。投入航空派怀抱,跑去研究航空战术。但因为资历等问题,先是在南进攻略中输给南云忠一,后来竞争第一航空舰队司令时又败给冢原二四三。连山口多闻这个后辈都超过了他,最后更被送到出任横须贺海军镇守府留守这种半赋闲的工作。幸好他人缘好,琉球海战意识到航空的重要性后,山本挑选南遣舰队司令时终于想起家里还有这样一位“资深”专家。

    小泽知道大家想让主力立刻出击。但他犹豫再三还是下不了决心。不是他胆子小,而是此行实在是太凶险!虽然他有两艘金刚级战列舰和四艘航母。但金刚对北京毫无优势,而四艘航母也是问题多多。赤城号和加贺号在琉球海战时损失大批精锐飞行员,所以两舰此战两舰只有41架零战、56架舰爆和36架舰攻,总计133架作战飞机,这还是临时从国内紧急抽调的。龙骧号有32架零战和8架舰爆、祥凤号10架零战、12架舰爆和8架舰攻,总计才飞机。反观对方,根据战前的情报,辽宁级航母是94架、将军级是60架,总计214架飞机。而且琉球海战显示,支那海军的防空火力很强,飞机上也要比日本更厉害,所以正面进攻完全没有把握。唯一希望就是塞班岛的陆航,所以他才让第四舰队停在关岛东面,又让近藤信竹出击,利用第五舰队和塞班岛陆航把对方吸引出来,分散飞机后发动制胜一击。

    现在的形势是,双方的航母都已经在关岛附近,都在等对方先暴露。“也许是我多虑了。但是我相信,支那舰队就在附近等着我们暴露。”小泽神色凝重地说道:“那种压力,真是让人有些喘不过来气,我相信支那人肯定准备好了航空攻击计划所以我们不能主动的暴露。”

    草鹿龙之介一惊:“司令官阁下!近藤的第五舰队急需要我们去支援,如果您担心支那的航空力量,可以让榛名号和雾岛号去进攻,只有战列舰才能对付支那的重巡洋舰。”

    小泽还是摇摇头,走到海图旁手指八重山群岛,盯着自己的新参谋长:“三天前,支那的北京和南京号战列舰在海空的保护下从这里进入菲律宾海。从航行方向看,他们并没有和航母组编。如果一直用26节的速度前进,现在也已经在我们西方的黑暗里。如果我让榛名和雾岛去支援近藤君,谁能挡住他们呢?”

    “阁下!”草鹿不怎么看得起小泽,以为他没有必胜信心,慨然道:“我们有四艘航母,还有塞班岛的陆航支援,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目前我军都占有优势!我更觉得,如果出动战列舰,更能吸引支那人出来进攻。只要支那舰队出现,就是我辈建立武勋之良机,洗血琉球耻辱,将支那人赶回大陆。”

    “你是这样想的吗?”小泽目光渐冷,扫视四周的军官:“你们也是这样想的吗?”

    军官们垂头不语,但脸上的神色却出卖了他们。“帝国已经牺牲八艘主力舰,所以在胜机出现前,我要为天皇陛下的主力舰负责!”小泽冷冷地扭过头,军刀轻轻跺跺甲板,发出沉闷的声音道:“所以,再发现支那航母前,我不会下令出击即使第五舰队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