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33章 朝鲜和美国

第933章 朝鲜和美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战争来到了家门口。

    关岛战役开幕的同时,日本的反击行动还在持续继续。继广州香港等地遭菲律宾日军轰炸机光顾后。日军两架九六式陆军攻击机利用夜幕掩护,首次来到上海。虽然雷达捕捉到了轰炸机,但其中一架还是在被击落前投下了炸弹。炸弹落在吴淞口码头,没造成人员伤亡。夜间凄厉的防空警报,让东南沿海的国民首次感觉到战争距离自己并不遥远。其后大连、烟台、台湾等地也连续遭到日军飞机的零星进攻,他们中大部分都被击落,但也有少部分投下炸弹逃之夭夭。在海上,连续两天有船只被日本潜艇击沉,海岸警卫队每天都能收到上百起疑似潜艇的报告。各式各样的防空和战备演习在东南沿海全面铺开,一些重要工厂的保卫换成了国民警卫队士兵。一百五十万由退役士兵,工人、渔民和志愿者组成的防空海岸巡逻队被迅速征召起来,不分日夜的巡逻海岸线,架着小船操作仪器,搜索任何试图靠近国境线的不明目标。

    中亚太遥远,对普通人来说,唯一感觉就是满大街的标语、饭食和生活质量的稍稍下降。但东南沿海也出现敌人后,战争开始改变国家和人民的性格。地铁标识牌被贴上防空洞指示牌,每晚六点准时的宵禁、高楼顶部的防空哨所、密布城市上空的防空气球、公园里的高射炮,十字路口的消防车,一幅清晰的战争画卷在人们面前展开。但没有人抱怨,尤其是新闻总署故意将琉球海战后战舰惨烈的损失照片标上宗谷海峡后,顿时激起了全体国民的愤慨。大部分人都选择乐观团结的去面对未来。工人师傅们二十四小时连轴转、剧院坚持着演出,商铺敞开大门,连街边的连环画店,都推出一本叫“三打扶桑”的小人书,让孩子们看得津津有味。

    没有人畏惧。因为大家知道,自己前面还有数百万枕戈待旦的子弟兵。

    值得庆幸的是,因提前对琉球和朝鲜等地的日本海空力量进行打击,将数百架日机摧毁在地面,才让日军的反击始终形不成规模,零星的轰炸和潜艇伏击根本改变不了大局。反倒是民国空军始终没放弃对九州岛、琉球和南朝鲜的轰炸,在八月二十三日突袭后,又接连发动数次规模较大的夜间行动。最大的一次是八月二十六日。三百余架轰炸机从青岛上海和连云港等地起飞,将一千吨弹药和三十吨宣传画投到熊本,摧毁了熊本的海军工厂、仓库,发电厂和工厂区,总计造成一万余日本人死伤。原本空军还准备对东京和濑户内海实施轰炸,但由于彼得巴甫洛夫斯克战役进入关键阶段。大量轰七远程轰炸机被调往中亚执行对乌拉尔和西伯利亚的轰炸任务,所以东南任务只能暂时靠航程较短的轰五承担。不过空军并没放弃直接打击日本核心的想法,开始囤积弹药和燃油,储备新飞机,为全面轰炸积极准备。海军近期的主要目标虽然在关岛和马里亚纳,但也利用潜艇和航空兵的连续出击,仅开战后的四天内,就击沉十六艘日本商船、三艘军舰和四艘潜艇,总计七万吨。

    八月二十五日上午。杨秋签署总统令,宣布从即日起停止除国家广播电台外的所有无线电广播,禁止任何私人和企业使用无线电,以防被日军利用航空导航。授权国防军、国民警卫队、警察、民政等部门采取联合行动,将国境和控制区内的所有日本侨民和日本企业无限期监禁,大约五万日本在华人员和十五万有日裔血统的人被强行送入隔离所,另外有五百余名在1938年对日全面禁运后参与对日本走私的商人被捕,超过两千人被以间谍罪逮捕。这样行动还扩展到越南和婆罗洲等中国控制区,岳鹏甚至亲自写信给正在筹备建国的胡志明等人。要求其尽快配合逮捕日本人的行动。最后。国会通过了国防部提出的《对日无限制战》提案,即在日本彻底的无条件投降前。中国武装力量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对所有日本乃至帮助日本的军事和民用目标发动进攻。

    如果说东南沿海的日军反击只是疥癣之疾,是政府利用战争推动紧张气氛,改变国民性格,凝聚团结的一种决策手段的话,那么北方就是实打实的厮杀。库页岛沦陷后,日军和苏联游击队总计三万余人,从鄂霍次克海向庙街和外黑龙江流域发起进攻。三万国防军和四万国民警卫队将士在王庚的亲自指挥下,连续数次击溃日苏联军守住过境。最危急的还是北朝鲜,遭羞辱性突然空袭后,板垣征四郎统领的日本朝鲜军似乎要将恶气全部撒出来,部队打得极为疯狂。仅用三天就全面突破南北实际分界线,占领开城和高城,四万余朝鲜军被包围后投降。面对北朝鲜国防军的迅速溃败,按照中朝防御协定驻守分界线的两个国防军步兵师不得不后撤平壤南面的沙里院一线,重新构筑阵地。

    平壤城内一片的兵荒马乱,到处都是逃难的难民。前往中国的火车被挤满,轮渡更是一票难求,飞机票被炒到一千元(北朝鲜币值与民元一比一兑换)一人的天价。一边是由南往北的难民队,而一边却是源源不断从安东驶来的军列。军列上,都是满当当的物资油料和武器弹药,短短几天内,北京总参谋部就向北朝鲜政府和国防军无偿提供了五十万吨汽油,两个步兵师的全部装备和弹药。还有五十架化蛇乙战斗/攻击机、三十架轰五轰炸机,和十架在库尔加森坦克大会战中首次亮相的轰十“炸弹卡车”。

    即便如此,朝鲜人依然不安心。因为截至目前,中方只有一个二线步兵师和国民警卫队防空旅进驻平壤,传说中横扫苏联的重装甲部队一个都没见到。“慌什么慌?瞧瞧你们,那有点我老张家的样子!”大同江江畔的张府外,下人和保镖们惶急慌忙往车上搬东西。府内,张宗昌穿着居家长袍,手里捏着一只小布袋,怒目叱责身边哭哭啼啼的几十名妇人和张氏子弟。

    说起张宗昌和张家。那绝对是除北朝鲜中央政府外最大的招牌。当年杨秋安排张宗昌来朝鲜发展后,靠着强大的后台和一身混世功夫,硬生生弄成北朝鲜最大的工商世家,还插手电话电报等国防产业。尤其他的“张氏银行”,开到东北、南朝鲜和日本不说,居然还参股北朝鲜中央银行,拿到了货币发行权。所以整个朝鲜,就没有不知道他张宗昌的。不过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对女人和钱财过于热衷,光朝鲜和日本老婆就有十几房,还有两房俄国老婆,所以厌恶和敌视者私下里都叫他“朝鲜恶霸”“北方毒瘤”“花花太岁”。

    但就是这个“花花太岁”,连北朝鲜政府领导人都时常来走访。没办法,老张背后的人太强势。他本人也和民**方关系很好。当年化蛇战斗机刚服役时,北朝鲜政府就非常眼热,但民**方却不愿意出售,最后金九只得来张家求助。张宗昌不负所望,弄来五十架的配额,虽然价格上被剥了几层皮,但好歹让北朝鲜组建起了现代空军。有了此事开头,金九还通过他买到了民国淘汰的几艘老式巡洋舰,把海空军全都搞起来。甚至连日本人都不愿意动他。因为张家是中日两国最大的民间贸易中转商。

    日本南下前,中日两国民间贸易还是很频繁的,每年有超过约合十亿民元的贸易额。这是因为随着民国经济发展,国内制造业即使扩张再快,有些产品也要进口。但欧美产品大部分价格贵,相反日本货却便宜而且质量也不错。同样,民国自己也面临着出口需求,尤其是来自新几内亚的棕榈油和可可(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几内亚就是德国最主要的棕榈油和可可来源地。借欧战日本占领几内亚后。移民数十万人,继续大力推广种植棕榈油、可可和橡胶。成为继生丝和染料后,日本最主要的出口物资),一直是中国从日本进口的最大宗商品,所以从未禁止两国民间贸易往来。只是因为杨秋的个人喜好,地方政府也不敢放肆胡来,所以国内在对日贸易上卡的比较严。于是商人们想到从朝鲜中转,地头蛇张家也就顺理成章成为最大的代理商。战前两国贸易的四分之一,都是张氏财团控制。正因为如此,张家银行才能开到日本。但也因此让很多人看不惯,尤其是被挡了财路的,说张宗昌叛国投敌,是日本买办,因为贸易利润足够每年给日本送几艘重巡洋舰。甚至日军南进后,英国当局还要求中方拘捕他,但因为他经营的都是合法生意,不涉及任何敏感物资,反而还从日本搞到大量棕榈油(棕榈油当时属于战略物资),所以最后此事也不了了之。

    今天老张有些急,眼看几十年的心血即将灰飞烟灭,没人能坐得住。但日军攻势越来越猛,距离平壤不过几十公里之遥,他也只好收拾细软,准备过江暂避。但这么大的家业哪能说带走就带走,所以越说越急,最后更是指着几个孩子一个个骂过来。“张老板,何事如此大动干戈?不就是几家铺子嘛。”就在他拿孩子和老婆出气时,门口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扭头看去,顿时高兴地连跑几步。“这不是伯陵老弟吗?稀客,稀客!你可真是大稀客啊!废物,还站着干什么?这是你家薛叔叔,还不问好?去,告诉下面别收拾了,先给老子整一桌酒席来。”张宗昌骂骂咧咧让子女上前问好,又连忙吩咐下人准备酒席,哪还有刚才那副心急上火的样子。

    “哈哈,张老板,你这是要干嘛?莫非也准备学人跑路?”

    “伯陵老弟,你这可是打我老张的脸啊。什么张老板,若是不怕我老张如今满身铜臭,就叫我张长腿得了。”张宗昌拉着来人,神态罕见地亲昵。因为今天来的这位可真是稀客,他就是保定陆军大学,装甲学院院长薛岳中将。

    欧战一举成名后,薛岳研究装甲战术的劲头更积极,国内最早的装甲部队都是他和杨秋一起搞出来的。后来还转入文职,出任装甲学院教官。可以说,国内装甲部队的军官近半都出自他门下。连最近名噪世界的“装甲屠夫”的卓凡。“波斯虎”李晋,“大刀”赵登禹军,拼命三郎杜聿明等人都受过他的指导。如果说张宗昌是杨秋放在朝鲜的代理人,那么薛岳就是其全部现代装甲思想的代理传播导师。

    近十年薛岳专心装甲研究,已经极少露面,所以张宗昌才说他是大稀客。靠着一身混世本事,三言两语张宗昌就和薛岳以兄弟相称,坐下后吃惊地问道:“伯陵老弟。你怎么来这里了?区区小日本,还请不动你这尊大神吧?”

    “沈阳弄出了些新东西,过来看看。到了后听说你这里出事了,这不也闲着没事,就来打个前哨。”薛岳打了个哈哈,没说新东西是什么。张宗昌也是人精。知道这是军事秘密,立刻绕开问道:“伯陵老弟,不是说要年根底下才对日本下手吗?怎么提前了,搞得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效坤兄倒是消息灵通。”薛岳知道他和高层关系密切。据说每年年初一都会亲自上门给杨秋和王正廷等人拜年,知道些秘密也很正常。所以将日本高层变动,要偷袭东南的计划说了出来。“难怪了!我说呢,总统做事一向谨慎,怎么会突然提前呢。原来是要趁日本偷袭前,先灭他们的威风。总统好算计啊!”张宗昌一拍大腿,隔着千山万水也不忘拍杨秋的马屁。

    薛岳见到他手里捏着布袋,还时不时传出金属碰撞声,微微一笑:“这就是总统留下的三颗子弹吧?”“是啊。”杨秋送张宗昌三颗子弹的事情已经传遍天下,所以他也不隐瞒,倒出黄橙橙的子弹托在手心,感慨道:“当年我老张做错事,差点魂飞身灭,幸亏总统网开一面。所以我辈子最开心的事。就是有了这三颗子弹。哎。可惜现在时局动荡,也不知何时才能见总统。”

    “效坤兄怎么变得多愁善感了?放心吧。薛某此行一来是看看朝鲜这边的情况,二来嘛也是受总统所托,接你回北京暂时避避。”

    “总统让老弟来接我?”张宗昌霍然而起,见薛岳点头,顿时神色激动:“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总统是念旧的人,怎么会忘记我呢。你们看看,老子就说了,日本人怕个球!总统这是没空,要不还能让他们猖狂。”说完,他还不忘训斥几句刚才慌张地家人。众人听到薛岳是奉杨秋的命令来接张家,也都一个两个感动起来。

    “妈的,一帮点头虫,还是我家三儿有本事。”张宗昌看不惯几个子女的不争气的模样,又想起远在西北的三儿子。薛岳笑着摇摇头,其实张家几个孩子还是很有本事的。老三张纯现在是空军少校,老大是沈阳大学校长,老二把张家的生意打理得仅仅有条,其它人也都参军的参军,经商的经商,不像有些世家子弟游手好闲。

    很快,下人就将酒席摆好。张宗昌还让几个儿子亲自作陪,但吃吃喝喝一番后见薛岳似乎言之未尽,所以很快挥退众人,带他来到书房密室:“伯陵老弟,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

    薛岳点点头:“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效坤兄。薛某此来却是有任务,一来是接你回去,二来是看看朝鲜地形和日本装甲部队。你也知道,朝鲜这边山地多,和波斯中亚均不同,打法肯定要改。加上我听说日本也搞出几款新坦克和反坦克炮,还被朝鲜军弄到几辆残骸样品,准备要回去研究一下。”

    “这事简单,等会我就打电话给他们,把缴获的样品送来。”没等薛岳说完,张宗昌就拍起胸脯。以他在朝鲜的地位,这种事还真不算大事。其实不靠他薛岳也能拿到,不过还是谢了两句,才继续说道:“第三嘛最近海军有些吃紧,所以我们准备在朝鲜这边先打一次小反击,吊住日本的注意力。另外,总统让效坤兄帮个忙,带我见见这些人。”说完,他拿出一份名单递了过去。

    “小反击?怎么,不准备救朝鲜了?”张宗昌先是讶异一声,然后接过名单细细看了起来。名单上都是朝鲜军政两界的要员,而且都有个共同点。就是和金九不怎么对付。张宗昌是谁?人精!一看名单,就隐隐明白了。薛岳看他神色,继续说道:“不瞒老兄,总统对朝鲜高层不怎么满意。是不是拿掉金九暂且不说,光说他这些年办的事,你就应该清楚。”

    张宗昌点点头,朝鲜这点事他还不知道吗?虽然金九是杨秋和民国扶持上台并建立北朝鲜的,还结盟签署了防卫协定。但随着世界经济危机后北京的注意力逐步转向西方和自身硬件建设。减小了对朝鲜的援助,引起金九的不少微词。另一个冲突是民国开发的惠山铜矿和茂山铁矿,朝鲜一直希望希望收回一半股权,但考虑到这两个战略矿每年可以提供两千万吨铁矿石和五十万吨铜矿石,所以只愿意按当时的协议给20%的股份,而且还必须回购全部矿石。金九表面乐呵呵同意。但私下却非常不满,所以事后加大了向日本出口铁矿石的配额(不是茂山开采的),还美曰其名要增加出口,提高人民生活条件。这些事让杨秋很不满,但因为当务之急是建设国家,也不想给外界造成民国欺压盟友的印象,毕竟当时他已经开始考虑组建亚盟的事情,所以没提出反对。没想到见北京不反对,金九却愈发胆大。居然将对日铁矿石出口比例从每年三十万吨增至两百万吨,占日本全年铁矿石输入的两成。

    要知道,日本战前每年需要消耗一千万吨铁矿石,其中三分之一是从美国进口废钢和矿石,剩余部分都从马来亚、鄂霍茨克和朝鲜。(九一八后日本钢产量是550万吨,需消耗矿石1200万吨左右,但同年日本从中国总计获得的矿砂只有150万吨。而1930年时,日本在华进口矿砂仅有60万吨,所以说日本二战钢铁完全靠中国的说法。是值得商榷的)所以金九的做法无疑是增强日本钢铁能力。而且他还以支援南朝鲜抵抗军为借口。向南朝鲜秘密走私石墨、菱镁矿等重要资源,这些东西也全部落入日本手中。以1935年为例。北朝鲜总计产出1500万吨煤、2500万吨铁矿石、60万吨铜矿石、1500万吨菱镁矿石、50吨石墨、30吨黄金、20吨白银和2万吨锌等矿产,除了煤、金银(作为央行的储备存放在北京)和铁矿石以外,其中六成出口中国,换取粮食石油等援助,两成自己消耗,剩余两成都被出口或走私日本。这种走私活动一直到日军南下,世界各国对日禁运后才收敛。最气人的是,金九迟迟不愿接受杨秋的建议修改宪法。从1920年建国后,就长期霸占总统的位子,至今已经连任五届(北朝鲜1920年5月1日独立,所以是五届。宪法模仿民国,五年一届),而且看趋势还想继续干下去。要知道民国才只能连任三届,这还是当年杨秋为赶上世界大战搞的鬼,最近他一直在考虑修宪改为最多连任两届。却没想家门口有个人比他还厉害,直接当了二十年总统。

    这些事情和平时期不好下手,就算拿到走私证据,最多也是警察抓贼的游戏。毕竟民国当时承认北朝鲜是独立国家,还有日本这个霸占南朝鲜的对手,和美国这个未来对手。无论哪个国家,政治大地震都会成为大国的角逐战场,杨秋不想给别人机会,所以张宗昌多次汇报,都被他压着隐忍下来。但现在就没那么多顾虑了,所以他故意以兵力不足为借口,不立刻救朝鲜,一方面是考虑要利用朝鲜的特殊地形在这里消耗日本有生力量,同时也是想让金九背上失败这个黑锅,把他和他的小团体搞下台。

    张宗昌才不管金九的死活,只要是杨秋说的,即便让他派人去刺杀都没问题。但自家的生意却是他的心病,看完后问道:“伯陵老弟放心,我等会就打电话让他们送坦克样品来,顺便给你制造机会见见这些人。不过话说回来,总统真的不救朝鲜了?”薛岳是享誉世界的装甲兵导师,也从未听说过他参加政治活动,所以利用查看日本坦克的机会联络名单上的人,无疑是最佳掩护。

    “效坤兄别急,总统说了,他迟早让你去日本本土当接收大员。”薛岳哈哈的笑了起来:“不过嘛。琉球不灭,朝鲜这边就不会大动,因为我们要用这里拖住日本陆军主力,消耗日本的国家力量。”

    “伯陵老弟说笑了,不过老张也算是个闲人若是他日真有机会当日本接收大员,必定是要挖地三尺,让其百年内不能兴风作浪。”张宗昌听明白后,也笑了起来。他至今还在外交部挂着个办事员的闲职呢。说起来也算政府人员。只是两人现在还不知道,薛岳竟然一语成谶,后来张宗昌还真被派往日本,发挥了一把刮地三尺的本事。

    到下午,张宗昌终于知道薛岳的小反击是什么了。

    三门用迷彩布和伪装网包裹的1938年式铁锤重型列车炮抵达平壤。同时一艘海军试验船从葫芦岛启程,海岸警卫队的水兵们用帆布。将甲板那门全国唯一的480毫米实验舰炮覆盖起来——

    1940年的八月下旬,英吉利海峡和中国黄海无疑是最引人瞩目的两个地区。但有识之士都知道,随着苏德意日四国的结盟谈判加快速度,真正能改变同盟国力量的,依然在北美大陆。那个拥有全世界最强制造能力,拥有一亿三千万人口,独处漩涡外,甚至没有任何边界问题的美利坚合众国。

    此时的美国人正享受着战争爆发后来自世界各地的订单,制造业时隔十年后再次变得生机勃勃。一台台机器全速运转。一幢幢摩天楼破土动工,海边的船坞里停满了船只。这是个随便在仓库里扫扫地,都能卖出天价的岁月!歌剧院、酒吧、电影院川流不息,证券交易所内全是上涨的呐喊。流金溢彩的生活,让美国人联想到二十六年前,同样世界级大战,同样如雪片般的订单。

    当然,还有最后那个该死的参战决定。

    华盛顿郊外的哈德逊庄园内,医疗顾问正在为罗斯福检查身体。在他旁边。霍普金斯坐在边上。刚掏出烟就被医生阻止,只得笑笑又收起来。从包里拿出文件递给罗斯福:“这是胡佛和多诺万的报告。参议员查尔斯-林白先生最近非常活跃,大量联络孤立人士,试图阻止我们向中英出口物资和商品,鼓吹不要参战,不要和德国为敌。他还将矛头指向犹太人,认为这一切都是犹太人在搞鬼。后面是英国的损失报告,局势非常糟糕,丘吉尔阁下面对着极其严峻的形势,如果不是杨秋提供的飞机和航空志愿队,我都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坚持。另外,意大利已经全面进攻北非和中东,军队出现在叙利亚、利比亚、埃塞俄比亚和埃及等地,有迹象显示,德国似乎也正在考虑进军北非。英国政府正在积极应对,还向中国发出求援,希望能从波斯战区抽调部队帮助防守。最后是苏联的消息,英国情报部已经确认有三个苏联步兵师进入亚美尼亚和伊拉克北方的库尔德地区,白厅已经发出警告,要求土耳其提高戒备,并告诫伊拉克人不准与苏联接触。中**队也已经包围彼得巴甫洛夫斯克,还切断西伯利亚铁路,目前他们正在对鄂木斯克以东的西伯利亚地区发动猛烈空袭,主要是毁粮食仓库、农田、发电厂和燃料,我认为杨秋阁下是想摧毁这些基本设施和越冬的必需品,让这些地区在严冬中自动崩溃。这是史迪威少校发来了电报,他已经确认,截止目前中国海空军已经摧毁日本八百多架飞机,还击沉六艘战列舰、两艘航母、四艘巡洋舰、十一艘驱逐舰、三艘潜艇。”

    “这么多?”一直没反应的罗斯福听到这里后,目光凝视手里的文件,突然间有些烦躁。中日是开战了,今天的敌人和未来的对手互相撕咬,对美国来说怎么看都是好事。当年在野时推动菲律宾独立,故意不管关岛诱使日本军国主义放纵自大,现在看来都非常成功。问题是,他一直以为杨秋因为中亚的压力,还要兼顾西南和波斯湾,会在东南沿海采取退让态度,所有先动手的肯定是日本。却没想到杨秋居然会抢在日本前动手!并取得如此大的战果,直接一巴掌将日本海军从云端扇落。

    所以这份战报让他首次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

    本来按照他的想法,日本抢先进攻肯定会让中国海军出现损失。然后双方在台湾琉球和南海互相绞杀。这时他就可以以美菲保护协议的名义,让麦克阿瑟重回西南太平洋。但现在事情有些失控,中国的航空技术和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他的想象。而航母取代战列舰的步伐,也比美国海军之前预测的速度快了很多很多。可以这么说,他预料到大部分,但却偏偏没想到技术和战争样式改变的这么快。

    “杨秋阁下需要先突破日本海军的岛链封锁,我们还有时间。”霍普金斯看出他的担忧,安慰两句后继续说道:“您现在最重要的是获得大选胜利!这是最新的民意调查报告。从数字看,人们并不愿意打破传统,所以您的连任遭到了强有力的挑战!共和党也已经将全部矛头对准您在扩军和支援中英的问题上,认为您这是要将美国再次带入战争。”

    得知自己的选情不理想后,罗斯福的心情更糟了。正要询问具体的应对办法,就看到一辆轿车快速开了进来。眨眼的功夫。轿车就来到别墅门口,艾森豪威尔和国务卿赫德尔冲出车厢。见到他,后者连忙飞奔过来,走到耳旁说了几句。短短的几句话,却让罗斯福脸色大变,霍普金斯见状连忙询问艾森豪威尔出了什么事。

    艾森豪威尔冷着脸:“金梅尔刚刚给我打电话。昨天下午,中国海军陆战队已经登上关岛!”

    “什么?这,他们怎么过去的?难道日本海军全体放假了吗?”霍普金斯这样沉稳的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惊愕的瞪出了眼珠。艾森豪威尔更是嘴角苦涩:“还不知道。但金梅尔说,他有一艘在菲律宾海活动的潜艇,曾经见到大量中国水上飞机向台湾飞去。”

    罗斯福刚才还在恼怒自己没想到中国在航空和战争运用上的超群实力,没想到居然又是飞机坏了自己的好事,顿时气恼的拍拍轮椅扶手:“戴维,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关岛虽然不是美国领土,但罗斯福可没真打算放弃,他还想着回菲律宾时一起收回呢。艾森豪威尔一时半会也想不到办法。只得说道:“总统先生。可以让金梅尔向威克岛和马绍尔群岛增兵。”

    “就这些?”

    “是的,除非。”艾森豪威尔顿了一下。看看霍普金斯,摊开手:“您能获得国会授权。”

    “该死的!”像来在外人面前都是儒雅和蔼的罗斯福真急了,不由的骂了句。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连忙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才追问道:“戴维,如果国会授权,你们需要多久准备?”艾森豪威尔想了想,回道:“舰队需要至少十周,才能做好去西南太平洋的准备。陆战队需要二十周,陆军至少要二十四周。”

    “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可以向北京要求归还,或者向国联抗议。”国务卿赫德尔说完后,连自己都摇摇头:“当然,我不认为有成功的希望,这比我们抢在中国人前面占领塞班岛的几率还要小。”

    罗斯福有些痛恨的捏捏眉心,原本他还有希望,只要能连任,就可以找借口参战重回菲律宾。但现在即使重回菲律宾,航道也会被关岛挡住。中美目前是合作,但未来呢?谁喜欢脖子旁有一把随时能插进喉咙的刀?就在众人都拿不出办法时,霍普金斯突然俯下身,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富兰克林,这或许是个好机会。”

    “好机会?”罗斯福愣了下。

    艾森豪威尔和赫德尔见状知道两人有话要说,立刻避开几步。“哈里,你想说什么?”罗斯福心情很糟,没时间兜圈子。霍普金斯也很直接:“我们失去了关岛,不能再失去菲律宾。所以我建议尽快重启和菲律宾的保护协议。”

    “哈里,你疯了吗?现在提出履行这份协议,民众会以为我想参战。”罗斯福摇摇头。

    霍普金斯却脸色严肃:“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让您获得连任的办法!富兰克林,你还记得缅因号吗?美国人不喜欢战争,但如果有人强加给我们,那么没有人会胆怯。”罗斯福心抖了两下。缅因号事件是美国的最高机密,当年为夺取古巴驱逐西班牙,自导自演后嫁祸给西班牙政府。他的叔叔老罗斯福,也是凭借这场战争成为美国总统。但这种小把戏玩一次没什么,第二次恐怕就有人会怀疑了。但霍普金斯却坚持认为可以,嘴角线条冷得可怕:“富兰克林,这不需要我们来安排。或许您应该让夫人代表您和我们美国的妇女,去看望战争中的英国孩子,为他们带去些食物和玩具。而且它还可以帮助你获得连任,就想杨秋那样。”

    罗斯福的瞳孔猛然缩成寒星,双颊猛地涨红,非常生气:“我不需要像他!也不需要靠这些来获得连任!”

    “抱歉,是我的错误。”霍普金斯没有生气,相反却继续步步紧逼:“但是富兰克林,我们我们你尽快做出决定!苏联和德国合作已经非常严重,一旦苏德意日四国完成结盟谈判,丘吉尔阁下恐怕无法坚持到年底。在太平洋,失去关岛的日本本土和南方已经无法再有效联络,原材料船队面临北京的全面袭击!所以他们已经不能继续牵制北京。最糟糕的是,杨秋手中掌握的力量已经超出我们的预料,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但我能知道,我们和全世界都上当了!如果猜测没有错误,接下来他恐怕不会急于在朝鲜发动攻势,而是利用陆地换大海,用陆地上的空间和时间,为海军制造西南太平洋的机会!或许几周后,他的军队就会登上密克罗尼西亚,半年后就是小笠原群岛、琉球,然后是几内亚、拉包尔、所罗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