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20章 突袭(五)

第920章 突袭(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飞行在四千米高空,酷暑一扫而空。东海的波涛一刻不停拍打着日本海岸,这个从明治维新崛起的岛国,在一次旷世海战后让世界重新认识了亚洲。所以在日本国内有一种说法广为流传,说是日本打败满清北洋才开启了现代中国,所以中国人应该感恩,服从日本的领导。这个说法在辛亥前后有着相当大的市场,民党先驱默认,很多中国年轻人也被吸引前往日本学习。但事与愿违,当杨秋和国社党横空出世,利用欧战前的种种矛盾将日本逐出大陆后,日本的重要性迅速下降,并最终在沙特建国后被彻底取代。

    所以日本怀恨在心,三十年来无不梦想着再用一次甲午式的进攻,以弱胜强夺回亚洲老大地位。为了这个目标,在国家经济和资源每况愈下的情况下,日本依然对内盘剥,对外积极和苏联勾结,从美欧遏制中国的政策中获利,大肆从欧美手中购入廉价的钢铁等原材料,还积极拓展太平洋殖民地,并最后通过对外扩张的模式穷兵黩武,在陆地大海和天空持续与中国进行着无声地军备竞赛。

    今天,这场竞赛终于来到终点。

    周志开看看手腕上的飞行员专用手表,经过近一个半小时的飞行,已经是晚上八点十分,距离预定的“台风登陆”仅剩二十分钟。窗外两架同样安装雷达的海轰七和他一起组成三角队形,十二架刚刚服役的空军歼八天权战斗机保护在外围。“队长,那是什么飞机?”首次见到天权的投弹手很好奇,脸颊贴在窗户上,满眼的求知。

    “北方雷声公司的歼八,外号天权。流线机身、马克姆座舱。层流翼、前缘襟翼、1500马力水冷v12发动机、六挺12.7毫米机枪,作战半径和速度比双头蛟还强。”周志开是海军一级飞行员,参加过海军对天权的考察,介绍起来头头是道。但其实这款以著名的p-51野马为原型开发的战机和野马有很多不同,当然这些都是飞行员们不知道的。他只知道,天权因为大量采用新技术和制造复杂的流线外形,所以价格昂贵、生产难度大,单架工时足够制造两架闪电,所以连财大气粗的空军都不得不咬牙将最初的两万架预产合同减小一半。不过与天权的先进相比。他更在意此次突袭的手段。夜晚利用雷达导航,进行机群跨海长途奔袭,这应该是人类空战历史上的第一次。虽然还没发现佐世保,也不管成不成功,此次行动都能为日后的大规模航空夜战提供宝贵经验。

    夜色是战争的最佳掩护。由于日本没装备雷达,所以他率领的“滚雷”中队颇有点如入无人之境的感觉。但这不代表就能轻易找到佐世保。下方稀稀落落的灯光,让他担心地皱起眉。日本毕竟不是欧洲,城市发达率和电力供应连民国东南发达地区都比不上,所以至今无法准确定位。拖得越久肯定越不利,日本没有雷达但有耳朵,机群的噪音在夜晚可以传播很远。所以为最后定位。海军会用潜艇向天空发射灯光信号。

    但到此时还没见到信号,他有些焦急,如果二十分钟内无法见到信号,他就不得不主动降低高度。采用深入陆地目视搜索的方式,但这样一来肯定会在进攻前被发现。“让战斗机散开,准备下降等等,队长。看那边。”就在他准备采用备用方案时,副驾驶猛地手指左侧大喊起来。顺着手指。海面上出现了三盏成一字排列的红色灯光,忽闪忽闪不断发送莫尔斯码。导航员立即拿笔记录下密码,核对确认无误道:“是我们的潜艇,目标就在东北147公里。”

    “检查炸弹。滚雷一号呼叫,目标方向东北147公里,二号、三号跟着我下降至2500米高度,成一路纵队准备投弹。第一骑兵小队负责引导,下降至1000米高度,发现目标后投放照明弹,其余小队注意四周空域保护轰炸。”因为不知道日本的无线电技术达到什么程度,所以为避免被发现,一路上滚雷中队都保持着无电线静默。

    下令后,两架天权率先下降至一千米,同时三架海轰七也降至2500米高度,机枪手开始进入战位,投弹手和导航员钻入弹仓,检查刚刚出厂的“滚雷无电线引导炸弹”。这种炸弹和德国的弗里茨x原理一样,但外形不同。全重一点六吨、装药两百公斤tnt、头部尖锐、橄榄状弹体更细长、没有环状尾翼。四片尾翼曾十字星状,且比较宽厚,尾翼末端有四组红色灯泡。炸弹投出后,控制员能通过尾翼的红光来判断轨迹,并用无线电控制方向舵,实现较高命中率。当然,要想用好“滚雷”,必须使用专用瞄准具并进行长时间训练。

    轰七模板来自b24,算不上纯正的战略轰炸机,相比原型,机身更宽更扁,弹仓也更大,可携带十吨级的超级炸弹。为人诟病的弹仓卷帘门也被改为传统向外打开的硬质舱门。但不得不说,轰七的机体结构强度和耐揍能力还是不如b-17,这不是技术和制造的原因,而是上单翼飞机本身的缺陷,不如下单翼飞机强度高。不过对付日本还是可以的,因为日本战斗机普遍装备的是7.7毫米机枪,虽然射速快,但威力实在是不怎么样。

    和往常不同,周志开并没采用俯冲急速下降的战术,而是缓慢盘旋逐渐降低高度。这是因为“滚雷炸弹”和传统炸弹不同,无需低空投弹。如果不是夜晚,甚至可以从六千米以上高度投弹。

    一百多公里飞机来说也不过几分钟,等周志开下降到2500米空域,佐世保港终于出现在眼前。

    和岳鹏说的一样,今夜的日本很乱。不算激烈的宗谷海峡拦截战让日本海军吃了个小亏,连幸存人员都没找到,到现在都没人知道到底是下面军官自作主张。还是中国栽赃诬陷谁也不知道,所以高层在提前动手和等待山本五十六主力就位后动手间犹豫不决。加上事发突然,所以战备警报发布后,佐世保港依然灯火通明,水兵们忙碌着为各艘战舰补充物资。高须四郎中将站在交通艇甲板上,手扶佩刀脸色严肃。作为第二战队的指挥官,在后面的一天一夜里他要面对中国海军第一舰队的三艘北京级战列舰和两艘航母。虽然数量上是四对三,还有那霸的两艘帮忙,但他却没有任何言胜的把握。因为北京级大改后已经换成九门l50/380毫米舰炮。无论口径还是威力都能压制他的四艘扶桑和伊势。

    顺着舷梯爬上旗舰扶桑号战列舰后,军官们都已经等在甲板上。“支那人有动静吗?山本大将到哪里了?”高须四郎向参谋长福留繁询问情况。

    “支那人已经开始动员,有四艘巡洋舰离开青岛和旅顺,但三艘北京级战列舰和航母都没离开。”福留繁大佐递上电报:“这是山本大将发来的电报,他已经在全速赶来。二十小时后就可以抵达。大将要求我们确保黄海和对马海峡的安全。”

    听闻中国第一舰队的主力还在青岛,高须四郎摸摸额头心底松口气。扭头看向正在接受补给的几艘军舰,问道:“还需要多久?”

    “三个小时。”

    “好的,我先去休息一会,出发时来叫我。”高须四郎说完,向司令塔走去,但走了几步却又停下。手指四周的照明大灯:“让所有准备好的战舰熄灯,岸上的灯光也要熄灭一些!这样太亮了,会将支那侦察机吸引来。”吩咐完后,才钻入船舱。

    福留繁立刻去舰桥传达命令。但就在扶桑号打出灯光信号,要求减少光亮时,一阵轻微的飞机马达声随风而至。“支那侦察机!”一名参谋率先大喊起来,在他的叫喊中。两架天权已经从黑暗中钻出。突然而至的战机让佐世保先是一愣,然后迅速拉响警报。随着警报响起。无数准备休息的水兵冲出居住舱,钻入炮位,连刚脱掉外衣的高须四郎都重新穿好衣服。“中将阁下,应该是支那人的新型侦察机。”福留繁和大家都没见过刚服役的天权,所以误认为天权是海军侦察机。

    作为日本最重要的军港,佐世保防空部队的反应很快,两架天权刚掠过扶桑号,还没接近码头,地面就蹿出数道火红的线条。岸上的高炮开火后,几艘一直在戒备的驱逐舰也迅速加入进来。但两架天权却没有因为高炮逃离,反而迅速爬升到一千米,扔下六枚照明弹。如同天女散花般盛开的照明弹,将整个锚地照亮,四艘庞大地战列舰立刻在炽白光芒下暴露出身形。“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锚地西北角的第一艘交给我,准备投弹。”当扶桑号在照明弹的光芒下投射出巨大阴影后,趴在机头的投弹手立刻高声地叫喊起来。

    “不好!是轰炸机!起锚,快起锚!”照明弹亮起后,高须四郎就觉得不对劲,等头顶的噪音越来越响,才意识到这不是侦查,而是在给轰炸提供照明。霎时整个佐世保都陷入慌乱,越来越多炮弹从地面和海上锚地冲入虚空,两台大功率探照灯也被迅速打开。

    但已经晚了!

    周志开打开弹舱后,第一枚滚雷迅速脱离颤抖的飞机,弹尾的红色信号灯在夜空中划出一道绚丽的流彩。“稳住,稳住飞机!给我十秒钟。”投弹手趴在特殊的光学火控仪上,双目透过带有刻度的玻璃镜片死死咬住红光,左手则握住操作杆,慢慢的将红点套入海面的黑影中。

    “轰!”巨大的爆炸从扶桑号左侧六百米外发出,高达数百米的水柱让投弹手和机组战友都懊恼不已。由于弹仓打开后气流导致轰炸机抖动,影响了投弹瞄准,所以第一枚打偏了。“再来!保持稳定、3、2、1、脱离。”周志开见状,咬牙死死握住飞机操作杆,在他的鼓励下,第二枚滚雷再次呼啸而下。

    “全力开火!启动备用电力,左满舵规避。”高高的水柱,吓得高须四郎和日本海军官兵浑身发寒,连忙启动备用电力,希望能让扶桑号缓慢移动起来。舰艏的绞盘上,粗大的锚链不断被盘起,一车车的高炮炮弹被推到炮位旁,当第一个弹匣插入高炮的同时,第二枚滚雷已经当头而至。

    砰三号炮塔附近的所有日本水兵都听到一声巨响,等他们回头看时,瞳孔立刻被从甲板下澎涌而出的橘红色火焰塞满。第二枚“滚雷”准确命中了扶桑号三号炮塔旁的甲板,并从这里一直贯穿而下。1600公斤的重量,帮助炸弹一口气穿透七层钢板,直接深入最底下的锅炉动力舱后发生爆炸。两百公斤tnt和镁粉混合而成的新型炸药的威力被瞬间释放,数千度的高温和弹片横扫整个动力舱,然后又撞开旁边的三号炮塔弹药库!

    胡德号的那一幕在扶桑号上再次发生!由于扶桑号在建造之初强调火力,所以安装了六门双联356毫米舰炮。但又因为船体狭窄,所以中间的三四号两座炮塔的弹药库和发射药仓库都挤在一起,仅有几块50毫米镍钢钢板相隔。这么一点点厚度是无法阻挡爆炸的,所以在三号弹药库殉爆的同时,四号炮塔弹药库和更危险的发射药包被诱爆!

    轰隆隆!

    一千一百一十六个极为敏感的蚕丝发射药包,两百四十六枚365毫米炮弹,整整128吨弹药同时殉爆!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数公里外的码头建筑玻璃窗全部爆裂,平静的海面如气球般鼓胀数米。

    天空盘旋的滚雷中队的照相枪和高速摄像机记录下了这个瞬间,火焰先从三号炮塔位置亮起,这个部位的炮塔、船体、烟囱等等所有东西猛烈膨胀,然后脱离船体四分五裂。一团直径五十米的巨大火球从海面下涌起并向四周扩散,冲击波更是直接将三万多吨的舰体从中间直接折断!黑褐色的火球裹挟着无数细小物体直冲千米高空!形成一朵巨大地蘑菇云。

    四十秒钟,扶桑号消失!

    全舰1400名官兵,加上高须四郎在内的旗舰57名军官,无人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