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18章 突袭(三)

第918章 突袭(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时间向蒋百里预测的日本偷袭日缓缓前进,月初还平静无波的东亚局势突然变成所有人的话题,执意在合同期满后收回南库页岛主权和中止中日石油协议的北京政府此次出人意料的强硬。作为《上海公报》后唯一一个没收回主权的租界,南库页岛因为地理偏僻,所以很多国民并不知道在祖国北疆,居然还有半个大岛没收回。但对两个东亚大国来说,库页岛却牵动着他们各自的国家战略,关系到东北亚和西南太平洋的力量对比。这是因为日本先天不足,严重缺远洋油轮,空有世界级的两大南洋油田也无法利用,所以更关心距离近且稳定高产的库页岛油田的归属。相反,中国其实并不缺油,西北三大油田的持续高产、波斯湾和苏门答腊米纳斯的输入、还有最新曝光的萨尔图大油田(大庆),并在战前就建立起一千三百万吨的原油储备。

    所以中日库页岛石油争夺,更可以看成是中国政府对日本的野心,尤其是在西南太平洋扩张的深深不满。

    基隆港内,横七竖八停靠着十余艘登陆舰和运兵船,大队大队身着热带橄榄绿制服的官兵背着沉重地装备,登上祖国的东南宝岛。两艘从珠海赶来的滚装轮也张开大嘴,吐出一辆辆崭新的装甲战车。坦克、卡车、摩托、高炮、重炮等等,在这片绿色的海洋中,全都是冰冷刚硬的战争机器。码头上的工人一边吆着号子帮忙卸货,一边抬头看天窃窃私语。天空中,数架战鹰如迁徙的候鸟,轻盈展翅冲入蔚蓝色的深海。更远的和平岛尖鼻山炮台内,两门406毫米岸炮虽然还盖着炮衣。但炮兵班的战士们却已经披挂整齐,静静地坐在炮位外的战备室内值班待命。和平岁月久了,国民对这种紧张的战备气氛还很新鲜,纷纷议论是不是要打仗了。和谁打?怎么打?作为大陆屏障的台湾岛,是不是又要陷入几十年前的战乱局面?谣言四起人心浮动,借回国省亲避祸的人流开始暴增,每个人都想知道到底出什么事了。但往日交好的官员和军官们此刻却纷纷闭上嘴巴,谁也不敢多说半字。大街小巷上,宪兵和巡警的数量逐步增加。各家工厂和商店里一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人被突然闯入的警察拘捕,让紧张气氛愈加浓烈。

    旁边的澎湖列岛已经全部戒严,马公军用机场内上百架的俯冲轰炸机和鱼雷机正在做最后保养。“司令您就放心吧,演习都做过很多次了。大家的求战**也很高,肯定不会放一艘日本军舰靠近。”大队长和台湾防空司令卖力地为来视察的秉文和陈世英介绍准备情况。为麻痹日本。国内沿海的一线机场和军港均未进行动员,只有陆军向台湾增派两个步兵师,所以类似澎湖这些远离视线的二线机场,成为了此次计划的主要进攻发起点。

    基地内的忙碌备战气氛,让他们仿佛置身在当年的日德兰前夜。“世英,还记得德国海军备战的情况吗?是不是有点像?”秉文走出机库,面对阳光深吸口气:“三十年筹备。我们总算追上来了!只可惜战争的样式已经变了,鲁登道夫元帅的总体战变成现实,想通过一次大舰队决战,摧毁敌人的思想已经过时。战争变成综合国力的较量。可惜我们的邻居还沉迷在对马海战和日德兰的大舰队决战美梦中。”陈世英认同的点点头,又想起北方的阮劭文,问道:“司令,你说阮劭文这次能逃脱吗?日本第六舰队一下子多了六艘重巡。还真是为他捏把汗。”

    秉文知道他的意思,15舰队虽然隶属于第一舰队。但阮劭文却是实打实第二舰队出身的海军少将。自己手下的兵遇到危险,谁都是坐不住的。但15舰队此次的任务确实非常凶险,要想在三十多艘敌舰的夹击下完成诱饵任务并全身而退,很难!但他不想在这么多军官前表现出担忧,说道:“劭文这个人看似粗放,可谁要是小看他倒也要吃些苦头。”

    陈世英知道他想不多说,只得转移问道:“司令,你说总统这次为何突然改变初衷先出手呢?为何不让日本先出手,这样也能名正言顺。”其实像他这样想法的军官有很多,但秉文却停下脚步无声地摇摇头,目视海湾内的西安号重巡洋舰:“世英,库页岛是我国领土,这是上海公报承认的,到期收回何错之有?至于收回油田,也是为履行开罗宣言对盟友的承诺。再说了,我们的行动泄密了吗?没有吧。既然没有泄密,山本五十六依然佯装演习准备偷袭,这说明就算我们不打,他也是全力发动的,因为他害怕了!六月前,日本海军对我们还保持着数量和总吨位的优势,他们自己又觉得自己的经验更丰富,所以还不会很担心。但我们现在在总吨位全面超出,质量上也不差,他们能睡得着吗?你要知道,日本这个国家有很深的忧患意识,所以他们决不能继续等。因为如果等山东号年底服役,优势最大的长门也等于废了,能不急吗?加上我们此刻的力量有六成被拖在中亚和波斯湾拖住,西南又牵制住三十多个师,国家后勤的一大半都需要优先供应西面。相反日本却能集起七成力量,换你,你是赌一把一战定胜负,还是等我们打败苏联掉头使出全力呢?何况日本自身的扩张也已经到了没路走的地步,继续南下澳大利亚,就会碰上美国,继续向西去印度却遭遇了我们和英国结盟。加上迟迟不履行与苏联的结盟协议,遭致斯大林的屡次指责,所以东条肯定也是想借此机会正式确立与苏德意的结盟关系,联手来夹击我们。”

    “他们就不怕失败?”陈世英继续问道。

    “怕,所以才更要先下手为强!因为日本海军自认还占有优势,所以只要偷袭掉我们一支舰队,即使输掉全部大陆和东南半岛,还是能依托大海拖到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其实要不是我们破译了日本海军密码。恐怕他们还真能得手,总统现在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秉文解释完后,追问道:“对了,各支队都安排好了吗?”

    “我已经安排两艘将军级秘密入港,把两艘四川级换出来,还在四周还搭了维修铁架,只要不是从天上近距离看,一时半会分辨不出型号。两艘安海也已经掉头,随时能出港口。加上前晚六艘潜艇进入菲律宾海的六艘潜艇。我们已经有三十七艘潜艇在赶往马里亚纳群岛的路上了。突击船队送时间算也应该快和琉球岛号汇合了,不过他们目前处于无线电静默,还联系不上。”陈世英将布置说了遍:“国昌已经从上海回来了,他会率23舰队亲自去关岛。”

    “让他小心些,万一这边暴露。山本五十六肯定会把航母调往马里亚纳群岛的。”秉文刚叮嘱要小心日本航母,一名上尉参谋就迎面疾奔而来。“司令,总参急电!15舰队在通过宗谷海峡时,遭日舰拦截死伤数十人,目前交火还在继续。”

    秉文猛地一握拳,与陈世英对视一眼,加快脚步向跑道上待命的运输机走去——

    北京国会大厦前记者云集。闪烁的镁光灯将从大厦内走出来的日本驻华大使,全权谈判代表阿部信行笼罩起来。中国海军增兵北方、陆军增兵台湾,日本联合舰队主力出航演习、朝鲜军的异动,侦察机频繁出没黄海上空等等事件。让各国记者们云集于此,都希望能第一时间得知两国的谈判进度。

    “大使先生,请问贵国会准时归还库页岛租界吗?”

    “大使先生,贵国海军前往小笠原群岛进行联合演习。是针对北方的紧张局势吗?”

    “大使阁下,你们是准备进攻了吗?难道你们还想继续一次青岛惨败?”

    “听说广田弘毅阁下已经前往莫斯科和柏林。你们日本真的准备与苏德结盟吗?这种挑衅结盟必将导致两国战争,东条首相真要与我国为敌吗?”

    “您好,我是美联社记者,请问贵国是不是已经准备用武力解决纠纷?”

    “您如何看待我国海军增兵北疆?听说贵国已经向北方增派数艘主力舰,是不是真的?”

    “我是伦敦日报记者,朝鲜军正在向朝鲜南北分界线集中,是进攻的预兆吗?贵国的军事行动,是天皇在背后推动和默许吗?东条阁下准备何时投降?”

    记者们将阿部信行团团围住,问题中既有美国记者的中立,也有英国的刁难,更多则是中国记者的提问和愤怒。这些或刺耳或难堪的问题让随行的日本谈判代表面色恼怒,但阿部信行此时已经得知z计划,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示好,用谈判和华丽辞藻来美化中日关系,为军部争取调度时间。所以他并不为这些问题生气,相反还大声的向记者保证道:“诸位先生、女士们。刚才我已经在国会大厦内,向数百位中国议员阐述了我们日本的立场。在这里我想重复一遍,中日两国不应该成为对手和敌人,作为亚洲国家,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更加的团结,为整个亚洲的人民谋取福利。所以,我可以向各位保证,我们日本从来就没有考虑用战争手段解决问题,并且正在尽一切善意,用外交手段来解决南桦太岛问题。虽然我国希望继续石油开发合作,但更尊重中国政府收回南桦太岛的意见,所以我国政府和天皇陛下已经授权我,将在石油开发协议谈判结束后,将南桦太岛无条件归还。”

    “这是真的吗?你们真的要无条件归还南库页岛?”几名记者还不相信,高声询问希望得到确认。等阿部信行再次大声清晰地重新说一遍后,几名英美记者脸上顿时脸色戚戚,似乎非常遗憾和可惜。但库页岛危机就这么解决了吗?中日战争真的不会爆发了?记者们似乎还有不信,因为怎么也没想到让他们担心半死的纷争竟然会出现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就在这时,几名身着军装的男子突然从国会内冲出,粗暴用力地推开记者和议员,急迫的走到顾维钧和陈果夫耳旁窃窃私语起来。

    还没见说几句,顾维钧和陈果夫的脸色均是一变!

    这一幕顿时让职业敏感的记者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要知道这里是国会,军方代表如此的失态,肯定发生了重大事情!阿部信行也猛地皱起眉头,心底突然有种很怪异的感觉。“顾外长,陈议长,出什么事情了?”一名常驻国会的新华社记者大声的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顾维钧看看四周的记者和议员,最后将目光落在阿部信行的脸上,注视几秒后,似乎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慢慢举起手:“诸位,我刚刚得到非常不好的消息!我国海军派往海参崴和库页岛的巡逻军舰在巡逻至宗谷海峡时遭到了日方军舰的野蛮进攻!已经确认有至少一艘驱逐舰损伤,数十人死亡!”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