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17章 突袭(二)

第917章 突袭(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盛夏未过,宗谷海峡已经是白浪翻天,来自北太平洋的寒冷洋流既卷起波涛,也带来了丰富地渔业资源。正是这种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让日本成为世界第四大渔业国,也因此养活数百万普通日本人。除渔业外,宗谷海峡也是日本北方最重要的能源和资源通道,每年都有上百万吨原油和其它原材料从这里被运回国。其中,从1933年始逐步增产的库页岛油田就能每年给日本带来五十万吨原油,而且因当初美国调停签署的中日南库页岛租借和石油协定,日本政府只要支付成本价格就行。正因为库页岛油田的增产,日本才能在南下前囤积七百万吨石油储备。这件事在民国国内也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国会指责政府不该增加库页岛油田开采量,白白便宜日本,却忘记正是库页岛油田的增产,让海参崴、庙街和外兴安岭等地区不再依赖西北和海外石油,极大促进了这些偏远省份的工业和经济发展。

    除石油外,历经二十年开发,付出数万名朝鲜劳工伤亡的代价后,鄂霍次克海沿岸地区已经成为日本最重要的原材料来源地。仅黄金和炼焦煤两项,价值就超过一千万日元,铝铁甚至逐步的超过了朝鲜,成为日本南进战略的助推器。截止1938年,日本每年从北方获得的工业资源,占据日本全年输入的四成。不过这个比例近来迅速下降,尤其在夺取被马里亚纳群岛和菲律宾后,海运路程的缩致使得日本加快了从南洋获取资源的速度。仅去年一年,南洋输入日本本土的各类资源总额就高达四亿日元,同时北方资源所占比例下降百分之十五,这还没算获得的浮财和每年数百万吨的粮食。考虑到日本占领南洋才两年。这种下降比例其实非常快,据海军情报部预测,如果日本能继续稳住南洋两到三年,那么北方资源比例将下降到百分之十,工业能力会增加百分之三十。所以从年初开始,海军内部就一直高呼要对日宣战,以免养虎为患。

    为确保北方资源安全,多年来日本海军一直北方海域部署着一支由海防舰、十六艘峰风级和睦月级老式驱逐舰、以及十艘潜艇组成的舰队。实力高于海参崴的15分舰队。不过15舰队的驱逐舰整体质量要高于日本舰队,无论是六艘老长风级驱逐舰。还是六艘海参崴船厂自建的新锐秦岭级驱逐舰,都比欧战后建造的峰风级和睦月级好很多。此外15舰队还有十二艘潜艇,其中六艘是最新的黑鲨鱼级远洋潜艇和二百架海军厉风等飞机。而且民国海军在北方有两座较大的船厂,分别是第三个五年计划中建设的海参崴船厂和黑龙江船厂,前者具备制造万吨级巡洋舰的能力。后者能建造驱逐舰和潜艇,大大增强了海军在北方海域的后勤能力。

    阮劭文看看手表,放下这些情报,走上南昌号航海舰桥。作为国内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款条约重巡,海军内部其实是不满意的。且不说武汉级标准10350吨的吨位和台湾岛级的13000吨相差极大,光是设计上就很不成熟。造成这个情况原因是因为当时民国海军造船技术不如欧美,台湾岛级还能用超额排水量来弥补。但武汉级不能超额后,很多设计不得不推倒重来。即使有图纸拔高,但要同比例仿造也是很难的,造出来的东西往往都是偏重偏大。这也是为何武汉级后海军连续八年不造重巡的原因。但随着莱茵兰计划成果被彻底吸收,1929经济危机后五年大量欧美技术人员的涌入,加上北京级和山东级的相继服役建造,民国造船技术终于接近世界水平。所以才有了脱胎换骨的西安级重巡洋。不仅战前就下了六艘订单后,开战后又追加了六艘。足见技术上的成熟。

    “侦察机有消息了吗?”来到舰桥后,阮劭文从参谋手里接过望远镜,走到舷窗旁观察起四周。他虽然是广西人,但却身高马大,近一米九的魁梧身材如同一座宝塔,站在阳光直射的窗户前,直接让舰桥内光线一暗。

    “十分钟前的消息,宗谷海峡上有两艘峰风级由东向西行驶,还有三艘日本商船从南库页岛港出来,有一艘海防舰伴随。海防舰的型号还在辨认,反正不是吾妻号就是磐手号。”身后的参谋长廖文海刚介绍完,南昌号舰长沈世才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这些日本人,养那么多老舰干嘛?”他也是一名海军世家子弟,其祖父沈维雍是致远舰枪炮教习,曾在甲午海战中亲自操炮多次命中日舰。

    日本南进后,军队规模迅速扩大,海军为应对更多战争,将相模号、丹后号、常磐舰、吾妻号、出云号、春日号、敷岛号和朝日号这八艘老式战舰全部启用,还同时启用十余艘老防护巡洋舰,编为海防或训练舰。这种举动在各国看来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其中很多军舰都能追溯到甲午战争时期,养护成本极高,甚至能采购三到四艘重巡洋舰。“日本海军向来惜舰,何况现在打下的地盘已经超出管辖能力,新舰来不及造,也只能在数量上做文章。”廖文海说完,将泡好的浓茶递给阮劭文,继续说道:“刚才收到基地电报,日本海军已经知晓我们离港,驻扎在函馆的舰队正在全速追来。有四艘重巡就在我们屁股后面大概250公里,另外还有两艘进入太平洋,从时间和航速算,应该已经在色丹岛,距离我们大概450公里。另外,马加丹方向的丹后号、朝日号两艘海防舰和两艘驱逐舰也已经起锚,正在向东北海峡靠近。”

    “马加丹怎么有那么多海防舰?”沈世才吸了吸鼻子。日本的八艘海防舰都是老式前无畏战列舰或装甲巡洋舰,火力强装甲厚,但速度慢,更类似浅水重炮舰。虽然想捕捉15舰队很难,但如果被缠上。上面的305毫米舰炮威胁还是很大的。所以他想不通,日本为何在北方有这么多海防舰。“世才你刚来,不知道东北这边的情况。”廖文海将情况介绍了一遍。原来自从马加丹科雷马发现大量有色金属后,日本立刻视为珍宝,所以在五到十月通航季节都会派四到五艘防舰驻守马加丹和南库页岛等地,不仅可以巡逻海域,危急时还能充当临时炮台。

    “这么说,六小时后我们就会包围在海峡里?”一直没说话的阮劭文放下望远镜,走到海图桌前细细查看参谋标示的日本舰队的方位和可能的运动轨迹。“没那么简单。从这个规模看,日本人恐怕是想动手了!”廖文海严肃的说道:“毕竟对付我们,根本不需要六艘重巡。一下子在北方部署这么强的兵力,只能说他们已经做好准备要对我们下手。我们只不过是恰逢其会,提早出来打破了他们的部署。”阮劭文点点头。日本海军对待重巡洋舰和国内不同。民国海军只把重巡视为巡洋舰,主要是保护航母和战列舰,或出任驱巡编队旗舰。而日本海军因一直觉得自己主力舰不如欧美,所以大肆建造重巡洋舰,并将其作为决战使用的次等主力舰。所以在民国北方只有一艘重巡两艘轻巡的情况下,竟然一口气出动六艘,只非常不寻常。

    既然是次等主力舰。就不可能单独出来,所以起码要有一到两艘轻巡和六七艘驱逐舰保护,再加上原本部署在北方的舰队,15舰队四周已经云集起近三十艘战舰。“命令虽然是让我们封锁海峡。但应该是希望我们闹出点事来,不然也不会写可以立即击沉。不过现在敌众我寡,要是继续封锁海峡,恐怕会被堵住。所以我建议。既然上面明摆着是要我们闹事,干脆将海峡里的日本驱逐舰和货轮击沉。然后向北运动,从东北海峡进入鞑靼海峡。”阮劭文点点头,从口袋里抽出烟捏在指尖迟迟没有点燃。他此次出来一共带有一艘重巡、两艘轻巡、十二艘驱逐舰和十艘潜艇,其中四艘驱逐舰和四艘潜艇已经前往鞑靼海峡保护航道,手里仅剩南昌号重巡、图门江号轻巡、辽河号轻巡和六艘秦岭级驱逐舰、两艘长风级驱逐舰,至于潜艇因速度慢还在后面。靠这样一支舰队是不可能打败日本海军的,连长期封锁海峡都办不到,即便白天空中支援,晚上也是挡不住的。其实他心里明白,此次15舰队就是来当诱饵,为主力打掩护的。所以如果光是草草击沉几艘日本破烂驱逐舰和商船,还起不到作用,必须抽冷子给日本海军来几下厉害的。只是宗谷海峡和南库页岛地区海面开阔,又处于日本飞机作战半径内,连打游击都不行。“必须找个好地方。”阮劭文暗暗想着,目光游移到东面那串破碎的岛链。

    “要不别在海峡纠缠了,直接向东去堵从太平洋过来的。”沈世才刚准备说去堵色丹岛方向的两艘重巡,身后就响起了电子通讯官的呼喊:“长官,雷达报告,左前方前方大约27公里,有两个目标正在快速靠近!”

    “拉警报,做好战斗准备。”沈世才一听,立刻跳了起来冲到舷窗旁。连阮劭文和廖文海都拿起了望远镜。凄厉的警报声响起后,九艘战舰立刻如呲牙咧嘴的猎豹忙碌起来,连南昌号的三门三联装210毫米/l50舰炮都缓缓转向雷达报告的方位。不到二十分钟,两艘日本峰风级驱逐舰从海平面下约了出来。阮劭文对这种欧战后建造的老式驱逐舰完全没兴趣,直接摆摆手:“靠近后,立即击沉它!”

    “司令,我们还没宣战呢,应该先警告。”廖文海想提醒阮劭文,两国还没宣战,即使是来闹事的,也应该先警告然后找个由头灭掉。但阮劭文却懒得花这种心思,眼皮也不抬依旧是冷冷地四个字:“击沉它们。”

    廖文海开始对阮劭文还有点怨气,但想到命令中的含义,也就释怀了。军人哪有那么多废话,能达到目的就行。后面的到底是谁先动手,什么借口等等这些,都是上面的事情,至于目击者证人什么的全部战死就可以了。命令下达后不久,两艘峰风级驱逐舰接近至一万米,就在日本水兵打出旗语询问15舰队为何来宗谷海峡时,图门江号和辽河号同时开火。“轰轰轰。”两艘标准7200吨,各自拥有四座双联155毫米舰炮的轻巡对付两艘标准排水量只有1345吨,舰龄超过二十年的两艘老式驱逐舰根本就是屠杀,没等对面的日舰反应,十六门l50/155毫米舰炮就喷出一个个硕大的火球,同时跟在旁边的八艘驱逐舰也齐齐开火,四十八门120毫米高平两用舰炮的加入,一瞬间就在日舰四周打出无数道白色水柱。面对如此强大的进攻,两艘峰风级驱逐舰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寥寥打出几炮后,整个上层建筑就被削平。

    一场世人都没想到的突袭战,就这样阮劭文蛮横毫无道理的进攻中拉开帷幕。

    “图门江号带两艘驱逐舰留下清扫。用长波电台联络潜艇,让他们继续封锁海峡。通知战斗机大队,两小时后我的上空要有战斗机保护。其余各舰左转20度,去海湾。”阮劭文直起腰,目光从两艘起火的峰风级驱逐舰上划过:“我们没多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