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16章 突袭(一)

第916章 突袭(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一九四零年的盛夏炽热难耐,世界大战的烽火已经持续一年。中亚战火纷飞,英吉利海峡硝烟弥漫,北非中东鏖战依旧、开罗宣言后的世界不仅没因为中英结盟而平息,战争规模反而越来越大。就在不列颠空战爆发的第二天,中苏彼得巴甫洛夫斯克战役也拉开序幕,十个军总计一百一十万国防军将士在两千架战机、八千辆坦克、四万门大炮的掩护下,仅用一周就歼灭被包围在三角区内已经断粮一个月的苏军主力,正式将兵锋推到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城下。同时,在第一装甲师和两个步兵师的配合下,五万波兰军团从巴甫洛达尔出发,向鄂木斯克东面的卡拉钦斯克发起进攻。严峻的局势,让铁木辛哥顿感兵力不足,不得不从巴尔瑙尔等地抽兵回援防止西伯利亚铁路大动脉被切断,同时还在奥伦堡集结兵力,试图从阿克纠宾斯克(今阿克托别)出发夺回阿尔卡雷克。

    大江南北再次奔走相告中亚第三次超过五十万的大歼灭战的胜利喜讯时,东南沿海却已经悄悄笼罩上一层的阴霾。东条英机出任日本新首相后的第三天,中国海军三艘巡洋舰首次打破默契,时隔二十年后向海参崴增派重巡洋舰。对普通的民国百姓来说,往北方国土调几艘巡洋舰没什么了不起,但对日本来说就完全两样了。因为在这之前,中国海军在日本海一直只保持由驱逐舰和潜艇组成的分舰队,现在一下子增加三艘巡洋舰,其中还有一艘重巡洋舰,非常耐人寻味。一方面日本不断表示要协商解决库页岛石油问题,还任命驻华大使阿部信行为全权特使,商讨解决争端的办法,同时却又向鄂霍茨克增兵三万,并向函馆调集古鹰、加古、高雄、爱宕、鸟海、摩耶号六艘重巡洋舰和十几艘驱逐舰。还将驻扎在大阪,拥有五十六架零战的第二十三陆上航空战队调往北海道。最后还将伊势、日向(欧战后购买英国的狮级,大改后与金刚相当)、扶桑、山城四艘战列舰派往佐世保,同时重新武装的松岛和严岛号战列舰(欧战后购买的英国不倦级战列巡洋舰)调往那霸,还宣布将于八月底在小笠原群岛进行海军联合演习。

    就在北方火药味渐浓的时候,傍晚的基隆港内,焕然一新的琉球号电子侦查舰也准备起航。

    琉球号的前身是欧战后购买的联合力量级战列舰特格霍夫号,在北京号战列舰服役后。当时购买的特格霍夫号和欧根亲王号两艘联合力量都被拆除武器交给海上国民警卫队,命名为琉球号和纳土纳号,并改装为海监巡逻舰。随着海军急需一种排水量在万吨,可以安装大型雷达和电子设备的军舰,这两艘老舰再次焕发新生,经过一年的改装后成为世界第一种专用电子侦查舰。还为其安装了大量的防空火炮。改装后两艘标准排水量都是一万五千吨,安装两套雷达和一套电子监听设备。拥有十门双联120毫米高炮(艏艉各两门,两侧各三门)和二十门双联40毫米速射炮,不仅改为适航性更好的大西洋舰艏,更换了从北京号级上拆下的动力组,保留部分装甲。采用浅水重炮舰常用的外设浮筒式防雷隔舱,增强侧舷的防御能力。由于主炮被拆除,吨位减小四千吨后,两舰的适航性和续航力反到增强许多。

    引水船的带领下。琉球号和两艘秦岭级驱逐舰缓缓驶出了水道。后者是在吸取泰山级(法国空想)后,民国海军与1937年开始批量建造的一级远洋防空驱逐舰。采用单烟囱、三角桅杆和方形舰艉设计,外形非常漂亮,和英国部族级一起被评为战前最优美的两种驱逐舰。它也是世界上第一种将声纳和雷达作为海军标准配备的驱逐舰,拥有非常强的综合作战能力。标准排水量2730吨,满载3550吨,最大速度36节,续航力15节/4500海里。安装三门双联120毫米/l56高平两用舰炮,两座四联550毫米鱼雷发射管、六门双联40毫米速射防空炮、八门单管25毫米机关炮、两座24联装刺猬弹发射装置、两条布雷/深水炸弹导轨。电子方面安装有一座“鹰眼”三型对空雷达。最大高空发现距离187公里。还有一座“海平面”对海雷达,天气良好时可以发现37海里外的驱逐舰目标。

    三艘军舰从八尺门基隆船厂前驶过后。就立即转向沿台湾岛海岸线向巴士海峡前进,开始例行的海域巡逻。见到编队掉头,船厂后面的一扇窗户内传出几声相机快门的咔嚓声,然后迅速关闭窗户。房间内,大田正安迅速收起照相机,小心翼翼的抠出胶卷放在桌上。他是日本海军情报员,主要负责监视基隆港的动向。

    一串富有节奏的敲门声突然打断了工作,吓得他连忙摸出手枪。直到节奏连响三次,才松口气拉开门。门打开后,一名穿着普通苦力服,黝黑矮小的男子迅速钻了进来。“大田君,炮台和登陆点的情况摸清楚了吗?”来人显得非常焦急。

    大田正安通过猫眼确定没有人跟踪后,才摊开亲手绘制的地图和胶卷交给来人:“这是炮台的地图。”他指着两处红点压低声音:“武安君你看,这里是和平岛尖鼻山,山上有两门406毫米岸炮,射程可以覆盖整个基隆港。和平岛对岸的八尺门有一个150毫米岸炮阵地,有五门岸炮,所有岸炮都有很厚的水泥钢筋掩护,从海上很难打开。这里是苏澳,也有一门380毫米和四门150毫米岸炮,只有这里新城,最适合登陆。”

    “很好。”来人迅速收好地图,继续询问刚才离港的三艘军舰。“琉球岛号只是巡逻舰,看航行方向应该是例行巡逻。”大田正安想了想得出结论。

    “大田君,你做的很好,我会立刻汇报给大本营。”来人迅速收好地图和胶卷,通过猫眼看清外面没人后,谨慎的拉开门。但就在门打开的瞬间。一支枪托狠狠地从左侧墙壁后面扫了过来,没等大田正安反应,几名士兵就冲入房间将他压在身下。

    “舰长,基隆港报告,目标已经清除。”

    “很好,发电报,青鱼出巢。”琉球号舰桥内,孙宝桢擦擦手。走到舵手旁边:“航向270、方向正南,二十三节。”电报发出后五分钟,马尾港内三艘隶属美国美华公司的货轮缓缓驶离码头,同时杭州湾方向也有两艘万吨轮解开缆绳。这五艘船都是常年来往美国运送生丝和桐油的货轮,所以码头工人和大家都以为,他们此次也是前往美国送货——

    板垣征四郎中将走进仁川的朝鲜派遣军司令部。面带微笑打量着满屋子站立的朝鲜派遣军的军官们。一双双狂热求战的眼神,让他非常满意。“诸位,战争要开始了!”言语一出,早就在等这一天的陆军军官们爆发出低沉的喝彩。他们等这天等得太久了,从关东军改名为朝鲜军,对他们来说就是倒退和耻辱,所以无不想恢复昔日的番号。只是面前的老对手早已今非昔比,所以他们在狂热后,也保持着相当的冷静。尤其是朝鲜军总司令的板垣征四郎。更是时时刻刻研究中国国防军。待众人稍稍冷静后,他才一挥手,脱下手套率先坐下。

    “各位,天皇陛下对支那在南洋的小动作非常不满,在法属东印度地区,支那人违背承诺采取敌视帝国的态度,严重威胁帝国南方的安全。作为一个亚洲国家,支那不思考大东亚共荣,却与英米鬼畜结盟。为鬼畜的利益。威胁要切断桦太岛的石油,这样的国家是不能代表大东亚诸国的!所以我们陆军应该承担起惩罚支那的责任!不论是朝鲜军还是关东军。都是帝国陆军最精华的力量,天皇陛下将这个重任交给我们,就是要我们奋战到底。

    东条首相和阿部信行大使的外交活动,已经迷惑了支那人,所以我们对面的北朝鲜还没有增加任何兵力。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支那人必将为他们的懈怠和背叛付出代价。诸位也可以完全放心,我们不是孤军作战,广田弘毅阁下已经亲自出访莫斯科和柏林,相信进攻前,帝国就会与德国、苏联和意大利正式的结盟!所以我要求军官立刻取消休假,物资也尽快的发放下去,飞机保养应该加强,做到随时可以出发。”板桓征四郎说到这里,突然地再次站了起来:“现在开始通报作战计划。”

    哗的一声,坐下没多久的军官全都直立起来,从东京赶来亲自通报计划的濑岛龙三大佐夹着作战计划,迅速走到他们面前,摊开了蓄谋许久的北方作战计划:“此次的进攻,将从朝鲜、鄂霍次克和台湾同时开始。”

    濑岛龙三将作战计划曾现在日本军官们面前时,沈阳的东北战区司令部内,张孝准也在灯下详细的查看地图。作为最早的国防军将领之一,他被调到东北后承担着相当重要的作用。但他现在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由于西北战事进入最关键的八月,所以能分配给东北战区的大部分都是新兵。整个战区加起来也才五个军和三个新兵师。所以对提前动手打击日军有生力量,他是格外支持的。因为这可以改被动为主动,缓解一线的压力。

    只是到目前为止,总参谋部依然没有下令向朝鲜派遣增援部队,这样一来在南北分界线上只有两个步兵师和十个朝鲜师。朝鲜军在西北表现出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但问题是那边有优势的空地火力掩护。自己这边飞机是不差,但分界线上的陆军火力却不怎么充足。要是分界线失守怎么办?如果日军推进到平壤要怎么应对?朝鲜山地众多,装甲部队只能从西面沿海的细细狭窄处向前推进,非常容易受海上炮火威胁,一旦海军挡不住日本舰队怎么办?南朝鲜中央山区范围广袤,二十年来日军建立了大量的掩体和小型要塞,该怎么攻坚?那里作为突破口?这都是需要他和参谋部立刻拿出计划来的。

    这种大战前的迷雾时期,让他这样的老资格军官,都很操心。“益之,你说总统和参谋长到底打什么注意?既然是主动进攻。为何却又不向朝鲜增兵呢?南北分界线上的兵力恐怕不够。”他一扭头,询问坐在旁边翻看文件的朱培德。

    朱培德是国防大学一期生,参加过东北战役和青岛保卫战等建国战役,但却没有像刘明诏他们那样好运。欧战时被留在国内陆军部任参谋,负责盟军内部联络工作。与如今光彩耀人的龙云等人相比,他办事谨慎进退得体、顾全大局不计名利,所以在陆军内相当低调。只是这份低调难掩他才军事上的才华。日本南进的战争初期,他被调往西南稳定军心。现在又被调至东北,足见总参非常清楚他临危受命、善稳阵脚的能力。听到张孝准的询问,合上文件微笑道:“这不奇怪,如今总理正和日本大使谈判,增兵的话反而有可能会暴露。而且南朝鲜地域狭窄,主要平原在西部沿海。日本朝鲜军又憋足劲,二十年里修建大量的永备工事,打防御战的能力很强,倒不如把他们勾引出来消耗有生力量。再说现在又值中亚关键时候,等部队回援起码要九月底,所以我估计总统也是想先在朝鲜耗一耗。”

    “你是说,总统有意敲打敲打金九?”张孝准听出了弦外之音。

    “我可没说。”朱培德一贯不插手政治,所以笑笑也不解释.继续说道:“庙街至外黑龙江一带,只有八到九月能作战。进入十月气温会一下子降到很低,所以总统肯定希望我们先解决这里。至于朝鲜北方不足为虑,这里山地众多,正好能多磨掉日本一些血肉。在朝鲜死得越多,日本本土的防御就越是弱。”

    朱培德的话一下子将张孝准心中的迷雾驱散大半,笑道:“老了老了,越是事急越糊涂,反倒不如益之你看得透彻。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益之你什么都好。就是太爱藏拙。什么总统的意思。我看分明是你心里早想好了吧?”

    “我与司令您是同年,您要是喊老。培德也要告老还乡了。”

    “哈哈。”张孝准哈哈大笑起来,刚要去拿烟,办公室的门却被忽然推开。“秋山(余磊字),你怎么来了?”进来的正是空军副司令余磊。见到两人立即解开军装纽扣,一个劲的扇风:“这天,真热死人了。”

    “那还不简单,派飞机去天上转一圈弄点冰激凌消消暑。我可听说了,你手下那帮小子,天天用飞机做冰激凌,哄基地外的大姑娘。”

    “别提那帮混球了,昨个还为这事挨了顿批。”余磊笑骂着。也不知是谁发明的,随着天气转热,精力充沛没处发泄的飞行员们纷纷用副油箱改装成冰激凌制造机,然后挂在俯冲轰炸机上,去上万米高空造冰激凌。你说自己吃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人拿出基地勾搭女大学生。为这事好几所大学都投诉到教育部,说部队纪律差,治军不严,害得他和几位空军将领被宋子清臭骂一顿。

    “对了,还没说你大半夜跑我这里来作何呢?”

    余磊接过朱培德的水杯,一口喝完后,才正色起来:“我是座联络机来的,日本海军主力已经与四小时前离开横须贺。”国防军密码也不是无懈可击的,尤其是日本陆军在密码破译上很有一套,所以大战前军队往往更喜欢使用交通联络机传递机密消息。

    张孝准的脸色一凝:“要动手了?”

    “嗯。来之前陈绍宽已经下令15舰队出发,提前封锁宗谷海峡,准备将日本海军的注意力勾引过去。”——

    海参崴,灯火通明。以南昌号重巡洋舰为首,十五艘水面舰船已经全部打开舷梯和灯光,一车车的补给品被迅速搬上舰船,粗大的油管发出呼噜噜的流动声。每隔半小时,加油员就会向油管内注入一次润滑油,以免粘稠的重油堵塞管道。水道中央,率先准备好的潜艇排成长龙,逐一开始离港。

    “长官,最新的密码。”悬挂着旗舰旗的南昌号重巡洋舰内,15分舰队参谋长廖文海拿着刚收到的密码,与分舰队司令阮劭文、南昌号舰长一起,核对检验后各自取下脖子上的钥匙。这是海军传统,舰队作战前往往都不知道具体目标,只有在收到海军司令部的密码,并集起三把钥匙,才能打开由宪兵提前放置在保险箱内的作战计划。

    “命令!即日起封锁宗谷海峡至北方四岛海域,封锁阿尼瓦湾、捷尔佩尼耶湾、严禁日本运兵船和运油船停靠南库页岛港(科萨科夫港),并保护鞑靼海峡安全。如遇不听劝阻、冲撞或威胁靠近,可立即予以击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