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908章 独立辛秘(下)

第908章 独立辛秘(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九四零年七月十五日,夜十一点。

    城南的法国步枪营外,两挺哈乞开斯重机枪从沙包后面探出来。自从法国投降后,法属东印度局势就越来越乱,尤其是开罗宣言中中英均表示将在战后承认参战国和地区的自主权利,更刺激了安南的**运动。虽然让德句总督依然控制着西贡、顺化和金兰湾,拒绝交出权力并宣誓效忠维希政府,但中国国防军大摇大摆的进驻行动,无疑刺激了革命党人,所以这段时间东印度的法军都非常警惕,尤其是顺化更是重中之重。

    两名宿酒烂醉的法国大兵搂着妓女,摇摇摆摆的向着营门走去。高层军官们保持警惕,但对士兵来说这样的日子实在太煎熬。国不国、家不家的生活,只能靠酒精和女人来刺激。一路东倒西歪的法国大兵不断地在妓女身上摸来摸去,连远远看到的营门岗哨内,都响起了口哨声。很快,士兵搂着妓女就走到营门哨所,岗哨内的伙伴根本没有检查,反而一把拉过妓女上下其手。两个衣服越来越少的妓女刺激着眼球,越来越多的法军哨兵从哨所内走出来,眼看一场无遮大会就要在营门发生时,两柄寒光闪闪的匕首陡然打破平静。

    “你们。”上下其手的哨兵还没反应,匕首就从脖子上划过。鲜血如泉水般涌出的画面,吓得其它士兵全身发寒,连忙拿枪准备将这两名伪装成妓女的革命党人击毙。就在这时,两个女人已经将两枚木柄手榴弹抛入机枪掩体内。轰轰!橘红色的火焰和爆炸拉开了安南**之夜的序幕,陈文明带着大队的安南民主党起义军士兵从黑暗中钻出,噼里啪啦的枪声中。很快就将营门哨所扫荡一空。

    枪声惊醒了门内的法国步枪营,士兵们慌里慌张的拿起枪,很多人连衣服都来不及穿。但为时已晚,五百多起义军冲破营门后,立即散开冲入军营大开杀戒,机枪的扫射和爆炸映红了古城顺化。城南的爆炸如同冲锋号,三千多安南民党起义军士兵同时向顺化机场、法国步枪营和皇宫发起进攻,高呼着推翻保大帝,建立自由安南的口号。兴兵而起。

    就在同一时刻,安南国社党的武元甲和胡学览等人也各自率领五千士兵开始进攻西贡、金兰湾和河内。“总督,总督先生!”奢华的诺罗敦宫内,让.德句总督从睡梦中被吵醒,负责安全的上校甚至来不及敲门。就撞进来大喊道:“总督先生,革命党发动了暴乱,他们就在外面。”

    “有多少人?”让.德句倒是很沉稳,穿好衣服,佩戴好手枪后才追问情况。

    “很多!他们同时在进攻河内、顺化、金兰湾和这里。”

    “同时?”刚才还稳重的让.德句猛抖两下。他在位的这些年,一直对法属东印度革命党保持高压,所以没有外部支援的话。光靠安南本地党人根本无法组织起这么大的攻势。毫无疑问,一定是中国插手了。“这该死的黄皮猴子,他们竟然趁我们虚弱的时候策动**革命。”让德句很快就猜到此次暴动的幕后黑手。他也明白中国为何要策动安南**,因为拿不下金兰湾和西贡。中国就不能算控制安南,也不能威胁马来半岛和菲律宾。而这两个地方,他一直不准中国国防军进驻,这才酿成了今日的苦果。

    “总督先生。我可以让雇佣营去逮捕中国大使。”上校提出建议,出动驻扎在西贡的法国海外兵团。法国海外兵团是法国最精锐的部队。大部分驻扎在叙利亚和非洲,法属东印度只有一个营。但别看只有一个营,真要打起来,安南起义军恐怕一个师都挡不住。不过让.德句拒绝了,逮捕中国大使就等于向中国宣战,这等于给驻扎在法属东印度的中国国防军插手的借口。

    让德句想想,问道:“有没有联系中国大使?”

    “那位大使先生说,他们会遵守协定,不会派军队卷入内政。”

    “该死!”让德句心底怒骂。中国不派兵可不是好事,这意味着他已经得不到任何支援。要知道中国借机对付日本扣押了很多法军士兵,目前他手上只剩不到五千人,却要防守几个城市,根本挡不住革命党。就在让德军左右为难时,顺化已经一片火海。枪声一响,负责皇宫保护的法军立即调来八门75野战炮和大量机枪,不顾城市内的平民,对准暴动的起义军和城内建筑连续开火。短短一小时,有四百多士兵和上千平民被炮弹炸死。这次炮击激怒了顺化百姓和起义军,开始向皇宫发动连续不断的冲锋,到第二天早上,除了皇宫内的一个营外,机场和城南的法军已经被全部剿灭。缴获大批武器弹药的吴庭艳立刻亲自率领士兵将皇宫团团包围,逼迫法军投降,同时要求保大帝退位。

    同时,西贡也传来了好消息,武元甲率领五千子弟兵连续冲击后,终于在十六日上午攻占机场和兵营,并开始向防守最严密的诺罗敦宫发起进攻。只有进攻金兰湾的胡学览比较倒霉,虽然是偷袭,但金兰湾早已被法国海军打造为要塞,所以多次进攻都被要塞重炮瓦解,死伤惨重。不过靠着人数优势,他还是将金兰湾半包围起来,加上法国远东舰队早已全军覆没,剩余舰船都被中国海军押到香港看管起来,所以也形成了对峙局面。在河内、顺化和西贡都传来好消息的刺激下,安南各地纷纷举事,数以万计的年轻人开始冲击警察局和当地殖民政府机构。但随着白天到来,法军开始出动飞机轰炸革命军后,局势开始一点点向法国殖民政府转移,这让吴氏兄弟和胡志明等人心急如焚。

    就在安南遍地战火时,民国驻顺化外交代办处内,却也迎来了阮氏王朝的要员们。客厅内伍朝枢端着茶杯慢悠悠吹去热气。眼角停留在旁边的几个人身上。除了老态龙钟不时咳嗽的潘佩珠外,阮氏王朝首相范琼和尚书裴绷团神色紧张,嘉隆亲王强柢更是焦急地直搓手。对他们来说,**是好事,但吴氏兄弟打出的要保大帝退位的口号却不怎么好了,一旦保大帝退位,阮氏王朝终结,他们这些人恐怕都会得到清算!所以他们既想趁这个机会**,又想保住保大帝和阮氏王朝。

    “大使阁下。”范琼是阮氏王朝首相。他明知道现在开口肯定要被人趁火打劫,但却一点都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开口:“安南和中国一衣带水,一直以来都是友好领邦。值此**时刻,我们希望获得大使的帮助。只要能让保大帝亲征。让国家**,我们愿意世代友好做贵国的西南屏障。”他的话一说完,潘佩珠等人也是连连点头,连嘉隆亲王都连连说是。伍朝枢心里暗笑,轻咳两声说道:“首先阁下,其实我不想瞒诸位,总统先生和我国国会都很希望看到安南**。同时也希望推翻保大帝,所以我可以帮助你们进行调停。”

    范琼等人一听,纷纷高兴起来,不过还没多久伍朝枢已经拿出一叠厚厚的文件资料摆在他们面前:“但在这之前。我们必须先确定两国基本的领土划分,否则我很难有交代。这里面是我国一百多位历史学家和著名大学教授的联合签名,他们通过大量文献和资料证明,红河以北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我国不可分割的领土。所以若是要调停和支持你们**,首先必须确定下我国和贵国的领土。以免将来有纠纷。”

    “自古以来。”

    范琼等人倒吸冷气直抽眼角,没想到这一刀如此的狠!满清时期安南确实是臣属国,称臣纳贡,但红河以北一直就划分不清,直到法国占领后才有了明确划分,定为东京保护国,怎么能算自古以来呢?但范琼又不敢得罪伍朝枢,现在中国是唯一能保住阮氏王朝的国家,所以急的搓手道:“大使先生,东京地区的划分是不是太早了?这里有不少都是我国京族。”

    “首相阁下,你听我说完。”伍朝枢笑笑,继续说道:“明确红河边界划分,是我国保住保大帝和阮氏王朝的基础,要是你们坚持用法国殖民者的地图,那我也无话可说。但如果可以,那我可以向你们保证,立即出面调停起义军和政府的关系,组建联合政府帮助你们**,同时还可以向贵国提供两亿民元无息贷款,在领土上,战后我们也会向国联建议,将湄公河以东的寮国地区划分到贵国。当然,现在正是打击法西斯纳粹的战争时期,所以联合政府组建后需要立即和我们签署防卫协定,按协定上缴粮食用于军需,昆仑岛、金兰湾和西贡的法国空军基地都要租借给我们。当然,我们也会效仿沙特的例子,绝不干涉贵国内政。”

    等伍朝枢一口气说完后,范琼等老臣顿时沉默下来。虽然失去了红河以北,但东京(河内)总算是保住了,而且还能拿到两亿无息贷款。最重要的是,湄公河以东的寮国和红河以北面积相当,足以弥补红河的损失。但范琼还是有些不甘,问道:“大使先生,我等都是做臣子的,这种大事恐怕无权答应。保大帝那边。”

    “没关系,我可以等。如果保大帝有难处也没关系,您说对不对嘉隆亲王?”伍朝枢最后重重地提了一下坐在旁边的嘉隆亲王。范琼顿时一头冷汗,这句话暗示太明显了,要是保大帝不答应,恐怕阮氏王朝就要换一位皇帝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