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892章 湄公河不是天谴(上)

第892章 湄公河不是天谴(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柳川平助很恼火的看了眼辻政信,畑俊六这句话分明是对自己很不满.但他一时也拿不出好办法,暹粒的法军已经换成中国海军陆战队四师,而且他们还控制了机场,通过空陆运输,三天内兵力已增至两个团近万人,强攻的话代价会很大,还容易导致陷入消耗战。这恰恰是畑俊六等陆军部高层不愿意看到的,大陆派虽然将中国视为死敌,口口声声叫嚷决战,但南洋资源消化的速度却远远低于预期,所以也不愿意这么早就决战。

    所以他立即改变战术,让百武晴吉改攻为守,配合一一四师团和战车团牵制暹粒。让山崎四郎率55联队骑车翻越扁担山脉,走柏威夏进攻磅同,切断中国海军陆战队四师的退路。还发电报给二十九师团,让他们加强对占巴塞进攻,牵制守军的同时派部队向下游孟孔绕道进攻后方。上村利道得悉电报后,立即末长常太郎率38联队也骑自行车向下游孟孔运动。

    就在曰军祭出马来亚战役中奇兵制胜的银轮战术,派两个联队骑自行车浩浩荡荡出发时,通往占巴塞唯一的泥路上,中国海军陆战队二师也顶着瓢泼大雨,蹒跚跋涉。

    开路的,是一个营涂上橄榄绿伪装色的37型“海蛇”两栖坦克。这是一种专门为陆战队研制的轻型水陆两栖坦克,自重15吨,外形酷似著名的PT-76,采用L35型70毫米线膛炮,炮塔外形和25式类似。后部安装钩状通气口,底盘为更简单的弹簧平衡悬挂(类似M4底盘)。后面是两百余辆“猎蜥”和“水獭”两栖装甲卡车,分别采用4*4和6x6底盘。前者是汉江大吉普车的改型,后者酷似DUKW,自重6吨,可以运载16名士兵或者一门105毫米轻型榴弹炮,也可以用于火炮牵引车、防空车、自行迫击炮、自行无后坐力炮等,非常适合交通差,水网密布的雨林地区,所以战争开始后三种两栖装甲车的总装地都被放在广东、广西和云南三省,以每月五百辆的速度交付部队。

    师长张连生坐在“猎蜥”里,穿着与车子同色的长袖雨林作战服,外面套着胶皮雨衣,和士兵一样叼着烟,望着似乎怎么也不会停的瓢泼大雨,愁眉苦脸。由于每年五到十月是东南半岛的雨季,所以从岘港登陆后,暴雨就没停过。

    大雨不仅让部队速度减慢,还将占巴塞公路冲得坑坑洼洼,一发子弹都没打,他的师就损失二十七辆坦克和卡车,且无一例外都是陷入泥潭或洪水不得不暂时放弃。比起坐车的士兵,那些走路的士兵更是苦不堪言,双脚长时间泡水后,很多人都出现危险地溃烂征兆。所以将士们必须轮流坐车,确保双脚能保持一段时间的干爽。

    “还要多久?”来自浙江的张连生很不适应这里的气候,总觉得肚子里仿佛有团火没处发泄。

    “快了,师长您看,前面就是普高山,看地图应该还有十公里。”

    “怎么又是十公里?从岘港到占巴塞才270公里,这车加满油能跑350公里,就算雨林越野也能跑130。可你算算,我们都加几次油了?”张连生有些压不住火气。

    参谋指着雨林和泥路嘴角泛苦,拍拍车上雾气蒙蒙的里程表:“团长,参谋部那帮家伙算的是直线距离。您看,连绕道我们跑了都快500了。”

    “混蛋!”也不知是骂参谋部还是天气,张连生气呼呼扔掉香烟屁股。

    参谋缩缩脖子,还好最后这段路地势较高没有积水,所以行进速度加快了很多。穿过一片田庄后,普高山高地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山腰上的瓦普庙尖塔,仿佛一盏灯塔指引着前进方向。

    “师长,我们到占巴塞了。”见到法军设置的路障,参谋率先跳下车,喊来向导和翻译。

    占巴塞是曾经的占巴塞王国古都,也是中湄公河流域最重要的渡口。由西向东跨过这里,就可以登上波罗芬高原俯视整个广南平原,威胁岘港和顺化,所以战略位置非常关键。曰暹进宫后,一度被暹军两个步兵师占领。但别看法国战役让法军蒙羞,实际上法军的战斗力还是很不错,面对两个暹军师,以不到两千士兵就夺回这个战略要地。但随着曰军抵达对岸,法军逐渐不敌,所以又调来一个伪军师试图依靠普高山高地死守。

    二师到达时,大雨已经下了三天。暴涨的河水让曰军二十九师团没法渡河,所以阵地内静悄悄地几乎听不到人声。

    法国士兵对陆战队来支援非常开心,很快就打开鹿砦放行。趁着这个机会,张连生向警卫连做了个手势。他这次来除了接管占巴塞外,也得到命令要解除这里的法军武装。因为在法国投降后,一切约束都已经消失,自然不用再客气。

    轰鸣的引擎声很快吸引了成群结队的法军和越南伪军探头张望,很快部队四周就云集起上千人。“长官,空降一师三团侦察连连长何海向您报道。”占巴塞指挥部设立瓦普庙内,张连生带着警卫连和军官抵达后,率先赶来支援的空降侦察连连长带着几十名法[***]官前来迎接。

    “这是普利德上校,他负责这一带的防御。”何海指着一位满脸大胡子,五十多岁的法[***]官为张连生介绍。

    “您好,我是普利德,很高兴你们能来。”普利德上校非常高兴终于有援兵了,但他的手才伸到一半,张连生身后的警卫连就猛地举起枪,对准了在场的法国官兵。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满眼的冲锋枪,让普利德上校和军官们心惊肉跳,几名法国士兵刚想拔枪,就被早有提放的警卫连按倒在地。见到这名中国师长如此不讲理,一句话都不说就要自己缴械,普利德气得如吃了苍蝇般,眼球鼓突气愤的大喊:“你们这是犯罪!我是法兰西陆军上校。”

    连何海都很诧异,询问道:“长官,您这是?”

    “没有法兰西了!”张连生摆摆手打断何海,一把拉过翻译:“告诉他现在的情况。”

    翻译连忙将法国投降,还要求在外军队不得参与进攻德国和其盟友的条款添油加醋的说了遍。由于消息闭塞加上战事紧急,所以普利德上校和军官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国家竟然已经投降。一个两个瞪大眼睛:“我不信,你们这是污蔑!是对法兰西的污蔑!”

    “普利德上校,我已经得到授权。为避免冲突,你必须立刻下令部队解除武装!”张连生懒得多解释,看看四周怒气冲冲的法[***]官,说道:“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和你的士兵,我们会护送你们回岘港。”

    “这不可能,不可能!我要立即联系西贡!”普利德上校还是不信。为了让他死心,张连生命人拿来电台。十几分钟后,西贡的回复让普利德和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

    解除武装并不难,先不说伤亡惨重的法军已经没多少心思打下去,光是二师那些装甲车和大炮就足以让他们闭上嘴巴,就连安南伪军都被遣返。不过他们并不会被解散,抵达岘港后他们会被交给军情局处理。

    趁着交接的机会,张连生问起了附近的情况。“曰军的浮桥被冲垮了,不过暹军撤退时,已经把四周的渡船都开到对岸,所以我估计天晴后曰军就会再次进攻。”何海的介绍下,张连生逐渐了解了情况。普利德上校留下的摊子还算完整,最起码利用雨季让曰军没法渡河,还留下几十门75毫米速射炮,并在沿岸建立了完善的反坦克阵地,就是防空做得很差。

    “对岸的曰军呢?有什么动静吗?”

    “对岸地势洼,害怕洪水所以已经退到五里外。不过早上有一支银轮部队,向南去了。”

    “银轮部队?”张连生一愣。

    “其实就是自行车部队。”何海连忙解释。别看自行车不起眼,但在这种环境里绝对比卡车好用,而且还能抄小路,所以张连生立刻警觉起来:“走了多久?为什么不追击?”

    “大概两小时。”何海有些懊恼道:“长官,这一带全是原始森林,最近能渡河的地方就是下游55公里的孟孔。我们没有船,都被曰本人抢走了,就算有坦克开路。”他看了眼远处的装甲营:“也起码要绕200公里!长官,我看还是等兄弟部队去拦截吧。”

    “拦个屁!一路过来,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怎么拦?”张连生骂骂咧咧,一路小跑带着何海回到指挥所,在地图上找到孟孔的位置后,头也不抬就追问道:“河道里有没有水雷?如果你带队,骑自行车去孟孔要多久?”

    “现在是洪水期,没法布置爆炸物。”何海很纳闷,不知道张连生要干吗,心里计算一下:“对岸环境和我们差不多,就算自行车也要绕路,估计六到七小时能到。”

    “那就够了!”张连生一拍桌子,兴奋地叫来警卫员:“去,把我们的皮筏全部充气,绑在坦克和装甲车两边。再告诉黄营长,给他半小时加油,半小时后立刻出发。”何海还以为张连生没听清楚,准备用坦克强行在雨林开道,连忙阻止:“长官,雨林里有很多烟瘴和沼泽,你们过不去。”

    “谁说我要走雨林了?”张连生嘴角一歪,连天气带来的心火都消去大半。

    等半小时后何海和张连生赶到河边他才发现,整整二十辆两侧绑满充气橡皮筏的“海蛇”、四十辆“水獭”和十二辆“猎蜥”上已经坐满士兵。

    “长官?你打算从河里开过去?”

    何海惊讶地目光中,第一辆“海蛇”顺着斜坡冲入了浑黄的湄公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