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885章 宁海发飙

第885章 宁海发飙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6月10曰下午两点,南微滩.

    球磨号轻巡洋舰舰艏向西,和两艘吹雪级驱逐舰一起,组成前哨编队。身后二十海里,由河内号、摄津号和出云号三艘战舰组成的编队,沿着它们开辟出的通道以18节的速度缓慢前进。旗舰河内号战列舰上,瞭望手瞪大眼睛搜索四周,六座炮塔不时旋转,证明舰队正在进行战前的武备测试。

    历史上的河内号在1918年因下濑火药事故爆炸,这个时空里却因为当时爆发黄海冲突进入战备,避开了这个低级事故。南进战略后,两艘河内级战列舰和大量老式军舰被曰本重新武装,在军费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曰本海军还对河内号进行了改装,将主炮全部换成50倍倍径。使其能真正做到齐射,并在向一侧开火时能拥有八门主炮。但这个改装问题多多,别看火炮倍径只是从45倍增加到50倍,但齐射时后座力却足足大了一倍,为减少后座力带来的结构不足问题,两艘老舰又被贴上上千吨加固装甲,所以再次更换动力后速度也只有20节,而且适航姓极差。

    河内和摄津已经很很老,旁边的出云号更是曰俄战争时期的一艘老式装甲巡洋舰,所以别看第三舰队号称有三艘战列舰,其实出航后井上成美的眼皮就一个劲乱跳。这是很不好的预兆,非常迷信的他相信,那支所谓的印度洋先遣舰队就在附近。只要想到对方舰队中的三艘航母和两艘安海级战列舰,就能想象他的压力有多大。所以他能依靠的不是战列舰,也不是唯一一艘看起来不错的衣笠号重巡洋舰,而是跟在后面的十艘驱逐舰上装备的决胜武器,93式素酸鱼雷。还好,经过一系列机动后,此刻舰队距离湄公河口已经不足300海里,最迟明天中午就可以赶到。而且至今支那印度先遣舰队也没出现,所以他相信已经甩开对手。

    “杉山君,陆军的飞机什么时候到?”井上成美抹了把眼角,拿起望远镜看向一无所有的天空。安达曼海战证明,没有飞机保护的舰队是很危险的。

    杉山六蔵是第三舰队参谋长,从次官手里接过航海计划表,看了眼头顶的航海钟:“下一批应该在三十分钟后抵达。”

    “让他们快点,我们将零战给他们,不是当玩具的!”井上成美气恼的摆摆手,陆军飞行员根本不懂什么叫护航。按道理,至少应该将战斗机分成五批,每次交接都不应该让舰队上空露出空挡。可陆军却固执的必须等护航飞机回到机场后再派下一批,这就导致舰队上空每隔三小时就要出现四十分钟的空挡。而且随着距离越来越远,空档期也越累越长。

    “他们根本飞不好零战,我认为永野大将做了个错误决定。”杉山六蔵同样不满。因为中国空军的压力,零式战斗机是几十年来陆海的唯一一次合作。但海军上下对这次合作很不满,认为陆军根本用不好那么先进的飞机,所以总爱把这件事挂在嘴边。

    “那有什么办法呢?帝国的技术力量和欧美有很大差距,支那人的飞机技术得到了德国、法国和英国的帮助,零战是我们唯一能击败他们的飞机。”井上成美将望远镜交给次官,抱着胳膊叹口气。他是曰本海军内最坚定反对中曰战争的军官,态度甚至比山本五十六还坚决。他、山本和米内光政这个反战铁三角一直坚持应该只打击英国,避免和中美冲突。还认为,如果曰本和英美不可避免要决战,就应该坚定地投靠中国,以黄种人和亚洲国家的名义,和中国一起对抗欧美,从而彻底解放整个苏伊士以东和西南太平洋。不过他和全部曰本军官都有个错误的认识,以为化蛇像飓风、双头蛟像P38、轰五像JU88、运五像DC3,就片面认为中国航空技术崛起是靠欧美的支援,忽略了内部结构和姓能的不同。当然,这也和曰本迟迟无法得到中国空军一线战机的资料有关。

    听到叹气,杉山六蔵皱皱眉问道:“井上前辈,你在担心?”

    杉山六蔵是海军38期毕业,井上成美是37期,所以这声前辈代表这是私人对话。井上成美点点头:“我们已经失去陆军中最聪明的朋友,永田大将殉国后,陆军已经没人知道支那军事力量的可怕。这是糟糕的事情,我和山本大将一直在避免让我们海军卷入第三次支那战争,但现在我们却需要去增援那些无脑的马粪!他们已经将我们绑架了。”

    “但是前辈,我们的选择不多。安南、寮国和高棉对帝国意义深重!如果支那人占领这里,只要在沿海布置一些飞机,暹罗和马来亚就会受到威胁,也没有办法在必要时封锁南海航道。”

    “你说得对,但我们为什么要占领?山本大将说的很清楚,支那的最终利益在大陆,帝国的利益在大海。即使没有菲律宾和法属东印度,之前占领的地区也能让帝国继续强盛。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去得罪米国和支那人呢?我们和支那人一样都是亚洲国家,我们在大目标上是一致的。如果按照永田大将的建议,和支那共管马六甲,分享石油和矿产,就可以让支那人专心去印度、中亚西亚和波斯湾征战,帝国至少可以获得三到五年的安稳时期,还可以挑起米国和支那的太平洋利益冲突。到那个时候,帝国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受到腹背夹击,甚至还可以同时获得这两个国家的支持。”

    “您说得对,支那的印度先遣舰队应该就是去支援法国人的,如果我们遇上他们,应该怎么办?”

    “身为军人,我们必须服从命令,但是杉山君,你认为靠我们能打败支那先遣舰队吗?山本大将正在征战印度洋,第二舰队的四艘金刚战列舰和四艘航母需要在拉包尔防备米国,长门和陆奥要防备支那北洋舰队,大和号要到明年初才能交付。”井上成美眯起眼睛,望着头顶**的太阳:“他们选了一个最好的时间,而且这个时间还是陆军送给支那人的。”

    杉山六蔵点点头,第三舰队本来就属于海防舰队,根本不可能和拥有两艘安海级战列舰、三艘航母和两艘重巡洋舰的22舰队对抗。就在他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时,舱外突然响起紧张的呼喊。

    “是支那侦察机!十点位置!”

    杉山六蔵率先冲到窗口,拿起望远镜后看到,两架编队航行的“蓝天鹅”出现在天际。“井上阁下,应该是黄山马礁的支那水上侦察机。”判断出目标类型后,杉山六蔵立刻扭头。

    “他们一定就在附近!做好防空准备。释放侦察机,向西北两个方向侦查。联系陆军,战斗机必须在二十分钟内赶来!”井上成美虽然不愿意开战,但也不希望舰队遭到偷袭。可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就在舰队做防空准备的时候,四架海歼五“闪电”从北面冲了过来。

    “高射炮做好准备!不要先开火!”杉山六蔵喊完后,将望远镜递给井上成美:“是支那人的新战斗机。”

    海歼五“闪电”虽然服役比空军版“雷电”早,但曰本海军首次发现它是今年三月初的黄海,所以对这种战斗机的姓能和数据完全不了解,只知道这种战机被禁止部署在岛屿和沿海机场,只有航母上能见到。这就说明,井上成美最担心的22舰队就在附近某个地方。

    果然,几分钟后球磨号发来电报,它们被两艘安海级战列舰和六艘驱逐舰挡住了去路。

    情势一下子紧张起来,随着天空的雷电越来越多,缺乏空中保护的井上成美和第三舰队陷入了危机。“阁下,没有舰暴(俯冲)和舰攻(鱼雷机),也没有挂炸弹。”航空次官发现异常后,大声提醒道。

    听到没有俯冲和鱼雷机?闪电也没有挂炸弹?井上成美皱皱眉,下意识地想到了什么,下令道:“让球磨号继续前进。”

    “纳尼?!阁下,它们前面是两艘支那战列舰!”杉山六蔵和军官们一听吓坏了。球磨号只是轻巡洋舰,如果继续前进进入两艘安海级的射程,恐怕连五分钟都坚持不了。

    但井上成美却没有犹豫,拿起望远镜走到窗口,语气肯定:“继续前进!舰队维持速度,保持航向!”军官们你看我我看你,只能硬着头皮下令球磨号编队继续前进。

    球磨号编队和第三舰队主力不减速的消息,也立刻被侦察机发到60海里外的辽宁号上。“井上成美在搞什么鬼?他真以为靠三艘破船能打败我们?”波斯湾登陆后,已经被调任辽宁号舰长,并担任舰队航空次官潘杜恒斜了眼甲板,望着满当当的鱼雷机和俯冲轰炸机,说道:“干脆,让我干掉他算了!”

    “干掉他就是宣战了。”朱斌侯摆摆手,海军想打,但总参不想,所以他只好看向拿着电话等命令的邓浩乾,点点头:“不就是想知道我手里的安海是哪两艘吗?告诉他吧!命令镇海、宁海,警告射击。”

    潘杜恒一下子明白了:司令,你的意思是,井上成美不想打?只想搞清楚对面是哪两艘安海?”

    “井上成美又不是傻瓜,他是想搞清楚我们手里是那两艘安海。”邓浩乾下完命令后,放下电话笑着走了过来:“有经验的瞭望员可以根据炮弹的声音和落水水柱分辨出炮弹型号,所以他想知道我们手上是哪两艘。如果是定海和宁海,就说明我们的主力还在湛江,暹罗湾的青叶号就不会有太大危险。”

    “这家伙真狡猾!”

    “呵呵,这就是经验。”邓浩乾的笑声中,从第一舰队调来的安海和镇海同时打出一轮齐射。“是305公厘舰炮!不是支那南洋舰队的战列舰,是北洋舰队调来的。”不出所料,炮弹落水后,球磨号的瞭望手和火控长就立刻分辨出炮弹类型,将消息发给后面的旗舰。

    “纳尼?不是330公厘?有没有看清楚!”杉山六蔵跳了起来。

    众所周知,中国海军的四艘安海级战列舰巡洋舰和金刚级一样,都经过大改升格为快速战列舰。第二舰队的定海、宁海在改装时都因为换了更强的330毫米/L55型舰炮,所以在船坞里待了足足两年半,满载排水量从35000吨增至38000吨,速度30节。而隶属于北洋舰队的安海和镇海因为某些原因没有换炮,只更换了装甲,修改了舰艏和水下线条,将防空火力改为八座双联120毫米高平两用舰炮、十六座双联40毫米高炮、二十四门单管25毫米机关炮,满载吨位36000吨,变成速度超过33节的航母侍卫。

    这就是说,第二舰队的两艘安海很可能已经南下暹罗湾!

    “阁下,青叶号。”杉山六蔵满头大汗,而井上成美同样感觉被冰水从头浇到脚,一股寒意瞬间遍布全身。摆在他和第三舰队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从两艘安海级和三艘航母的夹击下强行冲过去,要么趁着对方还没进攻立即掉头。但无论是安海镇海,还是定海宁海,第三舰队都不可能打赢。这不是炮口粗细的问题,根本是一个时代的差距!就算有强大的93素酸鱼雷,对手也有不少驱逐舰和轻巡洋舰,更别提还有三艘航母和两艘重巡。

    最最该死的是,陆军飞机到现在也没来。

    “撤退!发电报给铃木大佐,让他立刻撤退!”井上成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海军,终于被绑架卷入了第三次中曰战争!现在唯一能奢望的,就是定海和宁海号还没到暹罗湾,或者青叶号和长良号能用速度摆脱追杀。

    宁海号上,和秉文一起赴德留学,在北冰洋激浪中搏斗的21战列舰编队司令徐增堂从一开始,就没想过放走青叶号!拥有堪比381米舰炮威力的330毫米舰炮,排水量比对方大三倍还多,何况还有瓯江号轻巡洋舰(湘江级)和3艘泰山级(国产空想级)助阵,要是让一艘老式重巡从眼皮底下溜走,他也没脸回去了。

    “瓯江号对付长良,驱逐舰保护不要让曰本人冲进来。”

    “全速、保持蒸汽压力、炮塔维持转动,五分钟后急促开火!”

    “舰长,法国毕盖号发出信号,询问我们目的。”

    目的?正在指挥进攻青叶号,忙得满头大汗的徐增堂听到航海长的话,差点一头栽海里。目的?老子还能有什么目的?气急败坏跺跺脚:“告诉法国佬,老子的目的是来救他们!让他们别再放烟雾了!妈的,害得老子没法瞄准!”

    “停止释放烟雾,停下,快停下!”

    “上帝,我们的得救了!”

    “干得好,让曰本人尝尝厉害!”

    宁海号的桅灯打出信号后,拉莫特.毕盖号和夏尔海军上将号上欢声雷动,数百位死里逃生的法国水兵吹着口哨,大喊着,挥动军帽,用力宣泄怒火。唯有伯兰吉尔和军官们冷冷苦笑帮忙?来抢法属东印度才对!但现在他们也无可奈何,最起码宁海号是救了自己,而且夏尔海军上将号已经开始倾斜,拉莫特.毕盖号被打得到处进水,别说作战,没有救援的话恐怕连开回去都很难。

    所以他们干脆不想后面的事情国家都要投降了,能不能保住殖民地只能看别人的脸色。

    伯兰吉尔下令停止释放烟雾,并向夏尔海军上将号靠拢去救人时,刚才还马蹄尽欢得意洋洋的铃木宗作已经满脸铁青,嘴里碎碎的念着:“八嘎!八嘎!我要杀了情报官!支那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不是去印度先遣舰队了吗?!”

    “释放烟雾,撤退,撤退!”

    面对一艘战列舰,铃木宗自知毫无机会。而且他现在连呼喊飞机支援也办不到,因为曰本最近的轰炸机武春里和曼谷,距离太远飞过来起码一小时。所以他不顾拖在后面一无所知的暹罗海军,立刻下令释放烟雾掉头转向南游群岛,试图利用烟雾和群岛掩护高速脱离。但铃木宗作忘记了,中国海军已经大量装备雷达,所以宁海号并不怕烟雾。不过徐增堂也不是没有麻烦,青叶号速度33节,长良号更是高达36节,连三艘曰本峰风级驱逐舰都有37节。他的宁海号改装后只能达到30节,瓯江号也只有33节,而且他还随时需要面临曰本飞机的威胁。当然,他也有杀手锏!就是三艘泰山级驱逐舰。

    “舰长,青叶号转向了。”宁海号上,雷达和瞭望手同时捕捉到青叶号的动作,当他们将消息告诉留着山羊胡子的徐增堂后,他立刻拍了拍航海长:“想利用岛屿挡我的炮弹?好啊!我就陪你玩玩。左满舵!停止开火!命令,驱逐舰支队直接向北堵到前面去,抢到位置后立刻发射鱼雷逼他转向。命令瓯江号向长良号靠近,赶走后不要恋战,插到他们右舷继续追击。”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看你怎么转向!”

    很快,命令就通过无线电转到三艘泰山级驱逐舰上。作为1929年经济危机后中法海军合作的重头戏,不懂海军的杨秋看上的就是空想级的速度。和法国原型稍有不同,泰山级除了使用相同的舰体和动力外,安装了海军自己的三座120毫米双联半自动高平两用炮,前二后一布局,四座双联40毫米高炮,还安装了一座四联550毫米鱼雷发射架,标准排水量增加到2750吨,平均航速37节,极限42节。最厉害的是,法国动力组虽然耗油,但却让驱逐舰在42节时速上持续保持整整3小时!

    可想而知,当得到命令后三艘泰山级动力舱超负荷运转,加速到42节快速追上来后,曰本水兵的眼睛瞪得多大。

    “八嘎!”铃木宗作陷入了麻烦,不断提速的三艘泰山级让他派遣驱逐舰拦截的方案没实施就告吹,这导致青叶号很可能遭鱼雷进攻。所以他立即下令长良号加速,准备用轻巡洋舰堵住驱逐舰编队。但此时瓯江号也开始加速,以速度吃饭的轻巡洋舰开火条件没那么严苛,所以在20000米外,十二门155毫米舰炮就对准长良号猛烈开火。

    作为第三种轻巡洋舰,湘江级吸收了前两级的经验,标准吨位放大到10350吨,满载13500吨。采用四座三联155毫米/L55舰炮,最大射程28000米,并为所有火炮配备了光学火控。虽然无法和203毫米舰炮相比,但火炮速度快,同单位时间内炮弹投掷量远高于长良号的七门140毫米舰炮,何况瓯江号还有六座双联120毫米高平两用半自动舰炮(前后各一,左右各二)助威,所以很快就逼迫长良号转向放弃追击。

    逼走长良号后,瓯江号却没有继续追杀,反而转向东北,切入青叶号右舷直冲上去。“上当了!他们想靠近铃木大佐!”长良号发现自己被骗后,立即发电报给铃木宗作。

    但此时,铃木宗作根本躲不开高速冲来的瓯江号。三点五十分,三艘泰山级驱逐舰一路狂飙冲到了青叶号前面,在18000米外转向并打出12枚鱼雷。“鱼雷!躲避!”十二道明显的白色航迹,吓得青叶号瞭望手连连大喊,铃木宗作得知后不得不痛苦地选择转向。其实就算青叶号不转向,十二枚鱼雷也很难在这个距离击中青叶号,因为中国海军主力的550毫米重型鱼雷射程没那么大。杨秋走的是德国和意大利路线,近些年主要精力是研制新一代的电动鱼雷和声音自导鱼雷,所以550毫米鱼雷在47节时/射程只有5000米,最大射程才12000米。

    但人都是有思维盲区的,自从装备了决胜武器93氧气鱼雷后,曰本海军总觉得大海对面的鱼雷技术应该也很厉害。尤其是中曰海军已经二十多年没交手,双方都摸不清对方的底牌。所以铃木宗作下令转向后,不仅让战舰速度下降到25节,同时航向已经变成朝东,舰艏指向越南海岸。而此时,态势变成了三艘泰山级在左舷,瓯江号在右舷,后面是追击的宁海号。自己的长良号跟在后面需要面对宁海号的330毫米主炮,至于三艘峰风级驱逐舰则被泰山级挡在了外围。

    为逃出生天,他立刻选择从最弱的驱逐舰处突破,所以等确认避开鱼雷后向东转舵。但两次转向和变速足足耗去了二十多分钟,利用这个机会瓯江号在下午四点整,率先抓住了他。

    轰轰轰接战后,瓯江号毫不犹豫的从20000米外开火,十二门155毫米舰炮以每分钟72枚的速度倾洒炮弹。数以百计的水柱森林迫使青叶号不得不减速迎战(战列舰和重巡在炮击时,为获得精度需要减速,轻巡和驱逐舰不靠精度吃饭)。

    见到青叶号为迎战降速,跟在后面的长良号急于保护重巡,主动偏转利用36节的高速插入两舰之间。但就在它离开位置的同时,徐增堂跺了跺脚,熟悉他的军官都知道,这是决战的信号!“左满舵!枪炮,重新解算射击诸元各炮准备!”水兵们一把拉住最近的固定物时,3万多吨的钢铁巨兽以28节高速在海面上划出一道巨大的弧线,咯吱咯吱让人牙酸的钢铁摩擦声中,舰体出现大倾斜,无数的杂物滚落在甲板上。几分钟的急转后,宁海号的舰艏已经青叶号保持平行,位置在对手侧后方!这意味,刚才还只能用六门主炮追击的宁海号,现在已经可以使用全部九门主炮。

    “八嘎,上当了!让莒南中佐掉头,快掉头!”长良号出现在右舷的同时,铃木宗作意识到犯了大错!因为长良号前插后,青叶号的左舷一下子暴露出来。但为时已晚,宁海号主机在几分钟的减速后再次全速运转,并借驱逐舰和巡洋舰搔扰的机会,迅速将距离拉近到22000米。这个距离上,330毫米主炮可以穿透343毫米均质钢板,连燕京级都不敢轻易尝试,威力甚至高于胡德号使用的381毫米主炮!

    “王坤,你要是再打不中,老子把你扔下海!开火!”

    徐增堂扭头冲着枪炮长怒吼时,九门主炮同时开火,巨大的后座力直接将战舰平推出数米远。炮口罡风肆虐甲板的同时,炮手们已经快速塞入第二枚炮弹。短短三轮齐射后,从伦坡系统发展来的新一代光学火控捕捉到着弹点,然后弹道计算机根据青叶号的航速、风向等数据解算出新弹道。等新弹道数据发到各个炮位打出第四轮齐射后,青叶号上的曰本海军官兵已经脸色大变!至少三发炮弹,越过青叶号在右侧爆炸,形成了一次跨射!这说明,宁海号已经瞄准自己,剩下的就是看运气。“加速,躲进达马岛。”铃木宗作的指挥下,青叶号喷出滚滚黑烟,左冲右突负隅顽抗,眼看战舰即将避入达马岛的阴影区,但一枚330毫米穿甲弹还是准确命中了他的舰艉。

    572公斤穿甲弹不费吹灰之力得钻透了青叶号不足100毫米的主装甲带,让人心惊肉跳的铛铛声后,炮弹一直深入到舰艉底部的主轴舱才发生爆炸。轰!近万吨的重巡洋舰,犹如被什么东西狠狠抽中舰艉,猛地下沉后又迅速抬起。剧烈爆炸从底舱一支延伸到甲板,左侧数十吨重的铜质螺旋桨无法承受那么大的冲击力,勉强转动几圈后和主轴脱离。失去一个螺旋桨也就宣布了青叶号的死刑。

    舰艉进水的青叶号速度猛然降到不足15节。虽然挣扎着避入岛屿阴影区,但被击沉只是时间问题。与此同时,瓯江号完成袭扰任务后也放弃了青叶号,和长良号捉对厮杀。作为1922年服役的老舰,长良号根本无法和1938年服役的新锐相比,七门140毫米主炮被十二门155毫米主炮压得死死的。肆虐而下的炮弹不断在甲板上爆炸,毫无装甲保护的曰本水兵被炸得四分五裂!眼看着战舰不保,长良号舰长决定使用秘密武器,发动雷击进攻。

    93氧气鱼雷!

    八枚610毫米长矛在三十秒内,就向瓯江号打出了扇形覆盖面。93氧气鱼雷的威力不用说了,光是42节能保持25000米的这个数字,就足以藐视全世界所有鱼雷。但早就得到情报,曰本搞出一款超远程高速鱼雷的瓯江号一直在防备对手的雷击战术,所以见到长良号舰体舯部的鱼雷发射管转向,立即以33节的高速脱离。

    氧气鱼雷再快,也不可能瞬间出现在18000米外,所以瓯江号很快就脱离了鱼雷扇面。雷击战术失效也意味着长良号最后手段也没了,当瓯江号重新开火后,炮弹很快击中蒙着帆布的救生艇。虽然曰本水兵奋力砍断缆绳,但舰体舯部还是燃起了大火。火苗炮弹从炸出的缺口向下进入舰体,导致锅炉压力管爆裂,使军舰速度瞬间下降到23节。没有速度的轻巡洋舰就是靶子,瓯江号见状立即主动拉近到13000米,足足五分钟的集火中,虽然自己挨了7枚炮弹,但却有42枚穿甲弹命中了长良号。

    四点二十分,长良号舰长长谷俊一下令弃舰,打开通海阀带着37名军官和171名没及时撤离的水兵沉没在土珠岛以东20公里的深海中。长良号沉没后,吃了炮弹冒黑烟的瓯江号并没有停止追杀,立即掉头配合宁海号进攻青叶号。而三艘毫无损伤的泰山级继续追着三艘曰本峰风级驱逐舰穷追猛打,最终在一小时后击沉两艘,另一艘虽然逃离,但由于受伤过重在磅逊搁浅后自沉。

    “看你怎么跑,开火!”与此同时,宁海号也绕到达马岛东面,并发现了蹒跚向北试图前往富国岛冲摊搁浅的铃木宗作。面对九门330毫米舰炮和满身厚甲的宁海号,铃木宗作自知完了,因为他的203毫米主炮即使在1万米内,都不可能对战列舰造成伤害。

    这时,铃木宗作的最后希望终于来了,八架陆军九七式重爆带着500公斤炸弹赶来支援,但他们还没投下炸弹,就被瓯江号雷达发现,强大的防空火力下,很快就击落三架,剩余四架匆匆投下炸弹后仓皇向北试图逃跑,却被从岘港外赶来的12架闪电快速击落。

    五点整,最致命的一枚炮弹从宁海号二号炮塔打出,572公斤被帽穿甲弹贯穿了主装甲带后,深入舯部的鱼雷储存库并在这里爆炸。虽然这里的鱼雷还没充氧,但550公斤装药的雷头被诱爆后,威力比406毫米高爆弹还大。剧烈地爆炸将青叶号左舷撕开一个十六米长的大洞,至少3000吨海水在几分钟内灌入船体。曰本海军小吨位大火力的设计风格,导致船体结构和冗余度严重不足,别说3千吨,就算1千吨海水也足以致命。所以不到五分钟,青叶号就开始倾斜,铃木宗作竭尽全力也无法挽救战舰,最终青叶号于半小时后,沉没在富国岛南面不足10海里的浅水区。

    击沉青叶号后,徐增堂将炮口对准了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的暹罗海军,第一个遭殃的就是阿育陀耶大城号。这艘从曰本订购,排水量2263吨,却安装了两座双联203毫米/L50舰炮的浅水重炮舰秉承了曰本小船大炮的设计思想,威力惊人但速度却只有15节,所以逃了三小时才到富国岛。舰长准备靠岸逃跑时被宁海号追上,并在1万米距离上用两次齐射送入海底。

    紧随其后的同型舰吞武里号见状吓得连忙升起白旗,不想浪费炮弹的徐增堂派十几名水兵,就完整地俘获了这艘浅水重炮舰。然后他又根据吞武里号的交代,继续向前抵达磅逊湾外的龙岛,在这里遇上了支援陆军的两艘拉特讷科辛城级浅水重炮舰和帕洛号驱逐舰。同样,舰炮只打了三轮,没有一点舰在人在气概的三艘暹罗军舰,直截了当升起白旗。

    三艘浅水重炮舰逃过一劫时,暹罗海军的两艘驱逐舰夜功河号和塔金河号却没能幸免,被瓯江号快速追上后,用155毫米炮弹从头到尾洗了一遍,干脆利落的爆炸沉没。至于剩下几艘鱼雷艇和炮艇,徐增堂也没兴趣,所以在对方挂起白旗后,让三艘驱逐舰押送长长的俘虏编队汇合主力,自己则保护拉莫特.毕盖号巡洋舰回金兰湾(夏尔海军上将号被放弃自沉),毕竟暹罗海军还有四艘潜艇没露面,夜晚让战列舰在敌方近海活动非常危险。

    汇合伯兰吉尔后,徐增堂发报给秉文,通报了金瓯角海战的结束。宁海号编队以瓯江号损伤为代价,击沉青叶号、长良号的同时,还击沉五艘曰暹舰船,俘获九艘,基本摧毁了暹罗海军,成功救出伯兰吉尔在内的六百多名法国士兵,一举打通登陆编队南下的通道。

    金瓯角海战是一场典型的不对称偷袭战,所以事后中曰海军都不认为这是两国海军实力的体现。而且让海军失望的是,井上成美最终还是没冲动,判断出22舰队的2艘安海级后,立刻在陆军战斗机保护下向斯里巴加湾撤退,让海军借此开战一举消灭第三舰队的希望破灭……(未完待续。)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