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877章 铁流滚滚(上)

第877章 铁流滚滚(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长官,轰炸机来了。”

    卓凡正在关照工程坦克营营长崔玉山该如何对付房屋和障碍,范少伯带着通信兵从斜刺里跑过来。抬头看去,十六架轰五和二十架鬼车俯冲轰炸机组成的空中支援编队已经出现在天边。由于对地进攻时目标小难以分辨,误伤事件非常多,所以一见到机群,卓凡立刻让波兰侦察营撤下来。装甲兵们也七手八脚往坦克顶上覆盖国旗,免得天上这帮杀星不长眼。

    “看到没?城南入城方向,还有zhōng yāng市政大楼建筑群。我会让炮兵打黄sè信号弹,照着烟雾位置密集轰炸!帮我扫清建筑障碍!明白了吗?”卓凡的大声关照中,范少伯头点的比拨浪鼓还快。

    “第一组,城南建筑群,距离7300米。第二组,目标市政楼,距离11600米,方位正北,黄sè烟雾弹,6发急促shè!”

    “轰轰轰。”

    十二门105毫米自行炮按照营长的坐标,向城南突破口和城市zhōng yāng的市政楼建筑群密集开火,橘黄sè的烟雾很快就从两处目标四周腾起。“方位17、风向西南、风速烟雾。重复!信号为黄sè烟雾,密集轰炸!密集轰炸!”

    “秃鹰收到,秃鹰收到。清理空域,下降高度1500米,轰炸机先上,俯冲第二波注意!目标黄sè烟雾,黄sè烟雾。”

    短波电台里传来长机的声音后不久,十六架轰五率先降低高速,在郊外转弯后从西面切入城市上空。嗡嗡的引擎声引来苏军高炮反击,但已经被轰炸多次的阿尔卡雷克防空体系近乎瘫痪,所以轰炸机没遇上太大阻碍。就向两处黄sè烟雾目标投下一串120公斤高爆弹。前文说过,由于寒冷,苏联和中亚的建筑物墙壁平均厚度一米,乌拉尔地区更是极端到2米甚至2点5米,所以空军配备给中亚部队的全都是重型高爆弹,欧洲还在使用的50公斤小型炸弹在这里几乎没有用武之地。

    十六架轰五虽然不多,但320枚高爆弹还是两处轰炸点卷起难以想象的破坏力。无法分辨的连绵爆炸中,成排成排的房屋被推倒,大量苏军士兵被建筑物压死。膨胀的冲击波裹挟着碎石和残肢内脏肆意扩散,整个城市都在剧烈战栗。甚至坐在几公里外集结待命的工程坦克里,都能感觉地表在颤抖。望着不断倒塌的建筑和一团团死神象征的蘑菇云,坐在车里的坦克兵们口干舌燥。

    和参战各国一样,战争开始后的国防军正经历着最重要的扩张阶段。装甲师已经从最早的14支增加到目前的38支。机步师增加到8支,再加上各类歼击坦克营,数量几乎翻了三倍。面对这股汹涌的扩军cháo,任何国家都无法保证一下子拿出这么多富有经验的装甲兵,所以民国装甲兵的作战能力实际上是在退步的!只是由于装备上的优势,才没有显出颓势。还好,这种退步只是暂时的。等部队多打一阵,就会迅速恢复甚至锻炼出更多王牌车。

    第2022工程坦克营就是急速扩军后的产物,除营连级军官外,全都是只有两百小时摩托化经验的菜鸟。虽然他们赶上了成为猛虎师的好rì子。也学老兵在坦克上画了虎头,但老虎也有虎王和幼虎之分呢。他们现在,就是一群没牙齿、没爪子的幼虎。

    “营长,我们就这样冲进去?”

    “对啊。那边不是很多东北虎和金钱豹吗?怎么让我们打头阵?”

    面对几乎被爆炸和烟尘笼罩的小城,第一次上战场的菜鸟们心跳加速、面sè苍白。钢盔内更是汗如雨下,恨不能掉头就走。营长崔玉山看知道,自己这些手下都被真正的战场吓到了,故意大声地笑道:“你们不懂,空军越是炸得狠,等会我们遇到的敌人就越少。呵呵放心吧,就我们这些工程车,老毛子的火力连装甲皮都打不坏。”

    崔玉山没说谎,他们营装备的全是外号“共工”的36丁型多功能工程坦克。取这个名词,是设计人员希望这种坦克能像“共工”那样具有可怕地破坏力。他们的心血没有白费,这种多功能工程坦克确实非常强大,采用36丙喷火坦克为原型,外形和36型主战坦克酷似,前面安装推土铲、后装绞盘等常规工程设备外,还将主炮换成已经淘汰的70毫米低压步兵炮,废物利用的同时确保坦克有不错的近距离压制能力。除了近距离压制火炮外,工程师还为它安装了喷火器,喷火口的位置并列在炮塔左边。这样一来,不仅比单一的喷火坦克多了破障和压制能力,自卫也更强。最关键的是,36丁还是第一种安装防护侧板的坦克,所以即使遭到步兵近距离进攻,只要不是穿甲弹直shè,就很难破坏坦克侧面履带和传动机构,生存能力更强。缺点是由于cāo作部件太多,重量增至41吨,而且必须五名成员,所以内部比36型主战坦克更拥挤。

    或许是营长的话起了作用,或许是对自己的坦克有信心,菜鸟们逐渐平静下来。随着范少伯传来轰炸结束的信号,四辆带有铁链滚筒和犁耙的扫雷车率先出动。见到扫雷车启动,崔玉山立刻拿起话筒:“各车都听好!举起铲子,把你们见到的东西都推平!遇到敌人不要慌,用70炮、火焰喷shè器和同轴机枪干死他们!注意!不要向后开火,我们的步兵会在后面保护!”

    “出发!杀进去!”崔玉山合上厚厚的顶盖,对着话筒牙缝里蹦出五个字。

    作为参加过哈萨克会战的老军官,崔玉山没有赵登禹那种能力,也不如卓凡在指挥上才华横溢,他的能力就是身上那股坚韧和顽强。即使分配到带领菜鸟工程营,依然坚持要做到最好。二十七辆36丁“共工”扬起铁铲。成四列纵队跟在扫雷车后向突破口冲去,卓凡见状立即下令步兵出动,同时出动两个36型主战坦克连保护。

    面对浩浩荡荡而来的钢甲巨兽,驻防在这里的苏军第62步兵军军长科缅斯少将立刻重新组织被飞机炸乱的部队。虽然他的部队被抽走大半,只剩下两个不满员步兵师,但他没有气馁,而是利用街道和建筑构筑防线,还学习克孜勒奥尔达的经验,组织上百个突击队小组试图据城死守。当然。他也有自己的秘密武器,就是不久前刚从莫斯科运来,本该支援朱可夫的12辆KV2重型坦克连。见到地平线上的坦克群,他立刻下令隐蔽在郊外的重型坦克连来帮忙。

    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次遭遇的对手。就是被他反复研究,在克孜勒奥尔达打出经典城市阻击战的卓凡。

    扫雷车连续清除地雷后,阿尔卡雷克的大门终于敞开。崔玉山一马当先,冲入硝烟弥漫的城市圈。烟雾刚刚由浓转淡,左侧400米外瓦砾中一张拱起的厚厚棉被就引起他的注意。棉被下,一个黑洞洞的37毫米炮口正对自己。在炮口两边,还有两支枪管长长的PTRS反坦克步枪也探了出来。作为上次大战的明星武器。反坦克步枪一度被各国大量装备。PTRS是1938年研制,本来苏军没有采购,但阿瓦士战役后发现步兵严重缺乏反坦克武器,所以开始大量装备。

    “妈的!十点位置。战防炮!开火!4号,左边,去左边推倒房子!”一声冷汗的同时,崔玉山反应迅速下达进攻命令。但早已填入炮弹的菜鸟炮手却在慌忙中出错。不等炮塔转到位置,就打出了炮弹。70毫米榴弹在阻击阵地50外爆炸。根本没造成任何伤害,反而提醒了敌人自己的位置。

    “小心。”崔玉山还来不及骂娘,对面硝烟中的37毫米战防炮就喷出一团火球。和民国一样,经历战争初期的重大损失后,苏军素质也下降严重,所以隐蔽的战防炮错误地将炮口瞄准了炮塔。作为坦克上最厚实的部分,坐在车里紧张半天的菜鸟们只听到哐嘡一声巨响,然后一切完好。

    “瞧到了吗?瞧到了吗!他们打不穿我们,开火,开火!”崔玉山借机鼓舞士气时,两支PTRS却傻了眼。因为他们瞄准半天,发现这辆前面有推土铲的怪坦克居然看不到履带转动机构。

    不管了!铛铛两枪,侧板上火星四溅的同时,崔玉山的坦克已经转到位置。虽然上次大战中使用的70毫米步兵炮已经退役多年,但这种炮膛压低,速度快、威力也不错,所以作为近距离压制武器非常管用。炮手这次没有犯错,废物利用的70毫米低压炮在七秒钟内就接连打出两枚炮弹,同轴机枪也对准PTRS疯狂扫shè。轰轰爆炸中,棉被下面的战防炮被炸得四分五裂,不等两个反坦克步枪小组想逃,迂回左面的工程坦克就扬起铲子,将两米高的墙壁直接推到。

    噼里啪啦倒塌的房屋让苏军无法再躲藏,十几名士兵叫喊着试图向旁边逃。崔玉山早就在等这个机会,见到一涌而出的苏联步兵,立刻扣下火焰喷shè器。呼哧一道百米长的火焰从工程坦克正面冲出,最前面两名苏军士兵直接就被火焰裹了进去,剩余士兵也没料到工程坦克会喷火,衣服头发纷纷被飞溅的火星点燃,眨眼间就变成一个个狂呼嘶鸣到处乱窜的火球。

    发现自己的座驾是如此坚固又威力十足后,工程营逐渐走出混乱。二十七辆多功能工程坦克就像二十七个撞击不周山的“共工”,挥舞推铲将所有遮挡视线的建筑和墙壁推倒。这个战术出乎了科缅斯少将和苏联军官的预料,房屋和墙壁被推平后,不仅让他们jīng心布置的阻击点全部暴露出来,眼睁睁看着大批士兵被砖墙直接掩埋,即使能逃出来,也因为暴露遭到大炮和火焰的反复攻击。

    短短的半小时,工程坦克营就像支不需要考虑伤害的专业拆迁队,将路上的障碍全部推倒。即使遇上较为坚固的建筑。也能先用大炮轰,然后一拥而上推倒冲破,最后再机枪扫shè或者火焰喷shè扫shè敌人的步兵,简单却极具杀伤xìng。新兵们乐此不彼,车长们甚至还用内部频道,炫耀攀比自己的“战绩”。

    阿尔卡雷克虽然是州府,但毕竟不是塔什干那种充满水泥钢筋的坚固要塞城,500马力增压柴油机足以确保“共工”能推到大部分土木建筑。眼瞅着再这么下去整个城市都要推平,科缅斯少将立刻下令重型坦克连出击。堵上最后砝码。

    十二辆KV2撕去伪装冲出掩体后不久,就被天空保护的雷电战斗机发现。这种大头怪物的出现吓了飞行员一跳,连忙呼叫地面:“西北1200米,市政大楼左边的街道,是重型坦克!注意。是不明型号的重型坦克!”“重型坦克?”一直站在范少伯身边的卓凡也被吓了一跳。首先,飞行员说的是重型坦克,这就排除了目前已知最具威力的T34/57,按照国防军标准,必定是超过40吨的大家伙!

    范少伯速度更快,卓凡还在思考时就在提前拍摄的城市照片上勾勒出飞行员汇报的位置,见到被圈出来的街道距离崔玉山的工程营只有不到1000米。卓凡首先下令工程坦克营撤退,同时让跟在后面的两个36型主战坦克连围剿这股神秘敌人,还特意关照使用高速钨弹。

    “上上上!小伙子们,有事干了!”

    耳机里的命令。让跟在工程营后面无所事事的蓝任如闻到血腥的饿狼,猛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扶正钢盔抄起话筒就喊:“二排!二排,跟着我!”

    还没等崔玉山手下的菜鸟反应过来,蓝任率领四辆36东北虎。呼啸着从他们旁边冲了过去。正在倒车的菜鸟们羡慕无比,尤其是四辆坦克炮管上一道道的白杠。更是看得他们眼晕。每一道白杠,就意味着一次有效摧毁,当一位新兵炮手好不容易数清蓝任的炮管后,不由得倒吸口冷气:“妈呀!15次有效击杀!”

    坦克兵和飞行员类似,五次有效击杀就可以被称为王牌,十五次。

    蓝任才不会管新兵们羡慕的眼光,接到战斗命令后全部注意力都被突然出现的新式重型坦克吸引。人还没到,就下令填装钨弹,做好拔枪就打的准备。500马力增压柴油机表现完美,当十二辆KV2还在瓦砾上蹒跚,蓝任就已经率先冲上一堆碎石。虽然将自己置于高处很危险,但却可以获得更清晰的视野。

    很快,他就通过两个建筑间的缝隙,发现了行进的KV2,粗大炮管和硕大无比的炮塔,连他都有些眼晕,少说50吨的车体,甚至让人第一次怀疑高速钨弹是不是像设计师说得那么有效。

    其实KV2坦克已经不算新式武器,早在战前就完成设计,苏芬战争中苏军将三辆投入实战检验。原本苏军内部对这种缓慢地大头怪物也不看好,但面对东方的“36恐慌”,抓到什么都是菜的斯大林也顾不上了,立即下令全速投产应急再说。不管实际效能如何,152毫米炮口还真是让蓝任这位王牌车长都提高了jǐng觉。为尽量避免被这种未知的粗大火炮直shè,他想了想后,决定采用两头堵的战术。

    一个连向KV2后方绕去时,蓝任已经选好自己的隐蔽点,一栋残破的仓库。等他从窗户里探出炮口,KV2已经从700米外探出半个身体。和所有重型坦克一样,52吨的KV2转向时就像只笨重的棕熊,这给了炮手最好机会!蓝任没有任何犹豫:“第一辆归我!开火!”

    “轰!”车体的震颤中,85毫米高速钨弹以每秒1180米的高初速冲向硕大的坦克炮塔。虽然KV2的炮塔很让人害怕,但蓝任还是太小看耗时十年研制的高速钨弹,和36主战坦克以牺牲寿命为代价装备的85毫米“嗑药”炮的威力。110毫米垂直钢板根本挡不住高速钨弹,很轻易地就从正面穿透进去,然后无数的碎片夹着弹药殉爆的二次气浪喷涌而出,如同坦克上盛开了一朵火焰之花!巨大威力,甚至将旁边建筑一角都炸塌大半。

    跟在后面的KV2也被爆炸吓坏了,苏联坦克兵从来就没想到有什么东西能击穿110毫米厚钢板,以至于士兵还一度以为是俯冲轰炸机投掷的重型炸弹。“吓老子,还以为多厚的皮呢!撞开墙!冲上去。”轻松摧毁的现实,让蓝任恢复了信心,立即下令撞破墙冲出去。

    “是满洲虎,shè击,shè击!”猛然倒塌的墙体,让KV2也发现了蓝任,紧跟在后面的第二辆KV2立即瞄准开火。同样素质下降的苏军炮手匆忙中也打偏了,就在他吃力的塞入第二枚炮弹时,每分钟11发的85毫米嗑药炮已经再次喷出两枚炮弹,蓝任和僚车几乎同时命中第二辆KV2。

    被科缅斯寄予厚望的KV2首次亮相,就遭遇一场惨败。加之错误战术,将移动缓慢地重型坦克投入极不适合的城市狭窄街道,所以当迂回的36型主战坦克连干掉最后两辆KV2后,整个连都被堵在了街道内无法动弹。这么好的机会,四架一直盘旋的俯冲轰炸机怎能放过,立即向不知所措的重坦连俯冲下去。八枚250公斤高爆弹虽然无法直接命中目标,但还是将整条街道都炸塌。连扫荡的波兰步兵都来沾沾围剿新式坦克的功劳,一拥而上搬开砖头,用铁棒撬开剩余几辆KV2的舱盖,然后用冲锋枪对里面一通猛扫

    .

    热兹卡兹甘指挥部内,徐祖贻拿着电报眉开眼笑:“军长,好消息!这是卓凡电报,他已经攻入了阿尔卡雷克。您看,这小子脑袋瓜真不错,居然用工程坦克开路,把影响视线的房子和建筑全推平了,遇上推不动就用大炮开路哈哈,这仗打完,哈萨克总理府估计要找王正廷总理抗议了。”

    从几天前的怀疑,到如今的满口夸赞,卓凡用实际行动获得了一线将军们的信任。刘明诏也满意的点点头,拿起电报见到上面的新式坦克,皱皱眉追问道:“有没有这种坦克的描述?”

    “具体细节要等打完才知道,不过听卓凡说,是一种重型坦克。重量大概在50吨左右,安装一门152毫米榴弹炮。火炮威力很大,但初速太慢,jīng度也不如专用坦克炮。”

    “榴弹炮。”刘明诏放下心,榴弹炮再厉害,初速也不会超过800米/每秒。而且榴弹用的是触发引信,只能在装甲表面爆炸,而且远距离jīng度也差。更别提50吨的重量了,计算安上36型的发动机,速度也快不到哪里去。失去机动能力的坦克,在野战中威胁不大。

    “103师到哪了?准备好了吗?”

    “阿尔加巴斯南面35公里,已经做好战斗准备。”徐祖贻快速回答道:“刚才侦察机汇报,朱可夫的先头部队已经向库尔加尔金斯克后撤,应该是得到阿尔卡雷克动手的消息后,判断出您要包抄他后路。”

    “他昨天走,我奈何不得,现在晚了!”刘明诏冷冷笑着,将电报往桌上一拍,斩钉截铁发布命令:“传令下去,一小时后,各部队同时进攻!火力准备40分钟!要明确告诉各师团长,进攻发起后,不要怕牺牲,不要考虑伤亡,能追多快就追多快!不管他们消耗多大,打完后我通通补全!”

    jī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