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869章 装甲猪突!

第869章 装甲猪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

    5月2rì,下午四点半。

    望着扬长而去的化蛇乙型战斗攻击机群,朱可夫看看表长舒口气。返航、加油和换弹药等所需的时间,足以确保让对方在入夜前无法赶来。“扑灭余火,请戈利科夫司令员同志到我这里来一下,侦察兵有什么发现?”

    朱可夫开始为进攻做准备,首先他下令扑灭地表余火,因为只要没有火光,空旷地区夜间轰炸基本是浪费弹药,这样就能最大程度保证开战前不会再遭到空袭。随着一辆辆躲在树林里,挂着伪装网的坦克和装甲车从隐蔽地开出,大批步兵和卡车在军官的口哨中开始集结,从乌勒套山向北看去,宽达50公里的战线正面到处都是苏军士兵的身影。

    顿河集团军司令菲利普伊万诺维奇戈利科夫抵达指挥所时,大部分军官都已经到齐。参谋先根据侦查兵的报告从萨特帕耶夫沿着乌勒套山划出一道长长的红sè标志。见到戈利科夫进来,朱可夫立即手指红线:“戈利科夫同志,你看这里。他们在乌勒套至萨特帕耶夫的山体正面,筑垒起长47公里的土堆,最北面的有三米高,长度17公里,中间段稍矮些。从外形看,土堆会影响步兵的冲锋。”. .

    顿河集团军司令戈利科夫是内战时期的骁勇大将,在著名的伏龙芝军事学院函授毕业,大清洗时期曾出任总参谋部侦察局局长,战争开始后被调到顿河负责新部队组建。本来斯大林准备委派铁木辛哥出任顿河集团军司令支援朱可夫,但考虑到铁木辛哥职位比朱可夫高,不好指挥,所以就让他带领部队来支援反击。

    作为步兵集团军司令,他非常重视这道突然出现的土堆,所以立刻询问详细的高度、体积和大小,最后还拉住第7坦克军军长阿哈尔尤金。彼得尼古拉耶维奇阿哈尔尤金是原加里宁第13坦克军军长。东哈萨克惨败后,急于补充东方战线的斯大林从乌克兰和加里宁等地调来大批坦克兵和军官,他被分配到了西伯利亚方面军,并追随朱可夫参加了苏芬战争,是打通地峡的两位功勋坦克军指挥官之一。另一位巴拉诺夫少将担任了第五坦克军军长,目前他正在向北面纵深前进,试图绕过乌勒套山。阿哈尔尤金立刻从描述中找到关键点:“他们的兵力一定不足!所以北面远处才会用三米高的土堆,这样的土堆可以阻挡坦克行进。但危害也不算很大,坦克炮可以砸碎这样的土堆。中间这段土堆只有两米高,而且斜坡很大。不会影响坦克冲锋。”

    听到阿哈尔尤金这么说,戈利科夫想了想立刻建议道:“阿哈尔尤金同志的话有很参考价值,他们的防御兵力不足,所以肯定都部署在土堆的山体斜坡和山头阵地里。堆土堆,应该是想让我的步兵在翻越时暴露在空旷高处。所以我建议,没有必要对土堆浪费炮弹,应该将炮兵表尺定在土堆后方5001000米距离上,杀伤他们的防御步兵和反坦克火力,二十分钟后开始。同时出动坦克部队护送突击师到土堆,这样就可以缩短步兵的进攻距离。只要坦克能保护步兵冲上去,就可以将敌人的远程火力杀伤威胁降到最少,他们的夜间轰炸机也会因为士兵互相纠缠不敢随意轰炸。”

    朱可夫点点头。虽然他对这道突然出现的土堆有担心,但问题是他没有太多选择余地。由于中国空军的反复轰炸和袭扰,他已经丢掉近半辎重,加上进攻提前。原本出发前应该补充的炮弹目前刚从车里雅宾斯克运来。这导致他虽有强大的炮兵,但每门炮只有110发炮弹,如果在土堆上浪费太多炮弹。那么就无法对后面的有生力量形成覆盖xìng压制火力。所以他想想后,问道:“第五坦克军到哪里了?”

    “在这里,距离库尔加森还有130公里,预计明天傍晚可以越过库尔加森。最迟后天上午,就可以绕道乌勒套山后方,夹击他们打开缺口。”阿哈尔尤金飞快地指出第五坦克军的位置,说道:“从以前的经验看,中国人的每个军基本都配备很强的坦克部队。我们对面的第二军是参加过内战、欧战和对rì战争的功勋主力部队,这样的部队肯定有大量坦克,我预计总数很可能在300到350辆之间。他们的坦克比我们更好,如果不能用猛烈进攻将其拖在这里,很可能会对巴拉诺夫同志造成威胁。所以我的建议是,采取不间断的强攻,用兵力拖住他们为巴拉诺夫同志争取时间,只要他的坦克军和三个步兵师绕到后面,那么我们就可以迅速打开局面,避开纠缠前往克孜勒奥尔达。”

    “阿哈尔尤金同志,不用太紧张他们的坦克,我们也有了T34/57这种可以媲美的武器了。”戈利科夫不愧是搞过政治的,说起话来很带有鼓舞xìng,笑道:“我们的总兵力有25个步兵师、2个坦克军,加上炮兵师和其它部队,已经有41万。而敌人只有7个师,算上克孜勒奥尔达也只有11个师,是挡不住我们的。”

    戈利科夫有自信的理由,不仅仅是因为对面的国防军总兵力才17万,而且为了此次反击,莫斯科总参谋部从去年冬天就开始筹备。斯大林也非常看重朱可夫的声东击西反击战术,所以特别加强了他的部队。第五和第九坦克军总计编入7个坦克师/旅,1976辆各型坦克,其中最新的T34/57就有132辆、T34/76有1100辆,为执行缩短进攻距离的战术,剩余也全都是速度奇快的BT5、BT7、T26这类快速坦克。不仅如此,还为朱可夫装备了总计1626门大口径榴弹炮,其中主力122毫米榴弹炮1187门,152毫米榴弹炮407门,B4型203毫米榴弹炮26门。还带来6门M1939式280毫米榴弹炮。戈利科夫的顿河集团军虽然属于步兵集群,但出发前斯大林也下令对其进行加强,不仅带来400辆T34/76坦克,还带来832门重型火炮,并且要求后方工厂只要生产出两辆T34,就必须往距离战场最近的阿尔卡雷克和阿斯纳塔各送一辆。经过长达5个月的疯狂地补充后,目前朱可夫手上已经有各类火炮7635门,机枪超过3万挺,为加快运动速度躲避轰炸,此次长途奔袭大反击还调动各类车辆和拖拉机4370余辆。马车4100辆,各类牲畜超过两万,并征调当地居民四万余人来确保运输。

    最后还在四周各野战机场部署了3000多架飞机,按照莫斯科总参谋部政治局的原话,就算飞机不如对手,用撞!也必须确保这次反攻的顺利。

    朱可夫也一直在凝神倾听军官们的话,对他来说最棘手的问题是补给。他很清楚,这次反击必须迅速,因为去年冬天起国防军用战俘修建的东哈萨克至卡拉干达铁路距离这里只有200公里没修好。而且因为克孜勒奥尔达阻击战中29集团军没有来得及破坏铁路,所以从阿拉木图到克孜勒奥尔达的铁路已经与上月底改轨通车,距离这里也是200公里。这就是说,如果不能趁早解决。一旦被对方的预备队上来,他很可能就被堵在这里了!所以经过再三思考,决定按照戈利科夫的意见,命令所有重炮将标尺放到土堆后面5002000米。并集中力量对山体东面斜坡和山头进行炮击。然后下令部队里的76毫米火炮,对土堆进行破坏。

    但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

    夜。八点整。苏军士兵拖着一门门重炮进入炮位,炮兵们根据标尺将炮口对准土堆后面的斜坡和山头。“为了苏维埃,开炮!”

    2122门重炮,按照每公里30门的可怕距离密集部署,在一声嘹亮的叫喊中,黑暗中的乌勒套山防线瞬间就被炮火点燃!整个乌勒套山东面斜坡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火球,炮弹砸在坚硬的火山沉积岩石上,迸发出震耳yù聋的声响,整个山脉都在战栗,在呻吟,在流血!甚至在刘明诏战后的回忆录中,都这样写道:“整个战争中,让我最担忧并紧张的不是敌人的坦克,不是要塞、更不是新式武器、而是苏军的大炮兵集群。”

    铺天盖地的炮弹倾洒覆盖,织密的程度堪比雨点。即使乌勒套山山体坚硬,刘明诏将大部分主力都藏在西坡避弹区,还使用了数千吨水泥加固工事,但连绵不绝的炮火依然让所有将士脸sè发青,一些人甚至是闭上眼睛咬着牙在强忍逃离的冲动。还好,由于早就有防备,加上朱可夫缺乏补给弹药不足,火力覆盖强度只有刘明诏预想的一半,所以并没发挥太大作用。根据战后统计,只造成1300人伤亡,部署在东面斜坡的反坦克炮阵地因为巧妙,并用厚厚的水泥加固,只有19处被摧毁,剩余的全部完好无损。

    “把炮弹运上去!快,快!猎歼坦克,十分钟内必须就位!”

    为防备被炮火诱爆,所有反坦克阵地内此时都是没有炮弹的,猎歼坦克更是早早撤离。所以当苏军炮火减弱后,刘明诏立刻下令将炮弹运上去。士兵们顶着炮火将炮弹运上去时,两个全部挂有BDD附加装甲的猎歼坦克营,总计44辆猎虎和28辆猎虎乙猎歼坦克也沿着预定通道,进入工兵们正在清理的半埋式掩体内。

    就在第一军上下最忙碌的时候,在炮火掩护下发起冲锋的苏军坦克集群已经进入13公里火力圈。由220辆T34/57和T34/76担任箭头主力,掩护后面的362辆快速坦克、120辆运兵拖拉机/卡车,携带整整三个步兵师超过两万八千名步兵发起冲锋。同时朱可夫还分出200辆T34/76和四个步兵师,向南进攻萨特帕耶夫,试图拖住热孜卡兹甘方向的国防军,防止其增援乌勒套山防线。

    “乌拉!乌拉!”

    乌勒套山东面的平原上,全都是疯狂地乌拉声。为缩短进攻距离,防止被炮兵压制后,被肯定会赶来的轰炸机阻断,大量的苏联步兵就直接毫无防护的坐在坦克和拖拉机上,甚至还直接投入了部分拖拉机和卡车跟着坦克往前狂奔运送兵力。这种类似rì军猪突战术的装甲突击战术是格外疯狂地!面对铁心要缩短距离打肉搏战的苏军,刘明诏的回答却很简单。

    部署在山脉北面的2个震雷1937式210毫米榴弹炮营、3个155毫米榴弹炮营、3个105毫米榴弹炮营、5个85毫米野战炮营和1个105自行炮榴弹炮营一起开火。同时,部署在山头隐蔽处,紧急从卡拉库姆要塞上拆下来的16门老式K16型150毫米加农炮也对准了狂飙的苏军坦克集群。K16是上次欧战中的火炮明星,国防军曾经大量装备,并在战后处理德**火的分配方案中挑选了600门带回国,全军总保有量超过1500门。虽然因为超重和口径等问题从一线淘汰,大部分都被用于二线和工事要塞防护,但刘明诏却看上了它接近210毫米榴弹炮才有的22800米的shè程、平直jīng准的弹道和52公斤炮弹的威力,特意从卡拉库姆要塞上拆下,并动用100多架次运输机才将16门炮和配套的弹药炮兵等全部运来加强防线。

    484门身管炮虽然不能和朱可夫的大炮兵比,但刘明诏也有自己的杀手锏,那就是手里的107毫米火箭炮。不过他不是那种喜欢一次把底牌全掀起来的军官,所以暂时扣下了一百多门火箭炮。炮弹在冲锋的苏军中不断炸开,不时能见到被炮弹炸得四分五裂的坦克和卡车,尤其山顶掩体内的K16加农炮,jīng良的德国克虏伯工艺,即使过去二十多年,依然能准确命中狂奔的苏军坦克和运兵拖拉机。

    双方的炮弹绞杀在一起,士兵们在爆炸中四分五裂,但无论是想出装甲猪突战术的朱可夫,还是不断有士兵被炸死的刘明诏,都没有任何动容。这就是他们战争,和整个胜利相比,牺牲数字永远是最后考虑的问题。

    “打开灯!”

    就在这时,战场陡然放亮。经过特殊改装,加装了大功率探照灯的12辆T26快速坦克猛然开灯,12道雪亮灯柱直刺几公里外的松软土堆,为黑暗和爆炸火球中的苏军装甲猪突集群指明了方向。见到这些改装的履带探照灯,刘明诏的嘴角慢慢勾起了起来:“这个朱可夫,鬼点子还真多。”身后的参谋和军官们无意识地点着头,他们的目光全集中到土堆前被覆盖上薄木板,进行过伪装的特殊堑壕上。

    “还有500米!加快速度!准备爬坡!机枪小心步兵!”指挥突击的西年科上校透过观察窗,见到探照灯下的土堆越来越近,激动地大喊大叫:“冲过去就是胜利!同志们,冲等等,那是什么?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但西年科上校的高兴太早了,没等冲出300米,他的眼珠就猛然凸了出来,如同见了鬼般!原来,观察窗前,刚才好好的准备爬坡的整整一排T34坦克,像前脚趔趄的战马,猛地前扑栽了下去。

    没等他搞清楚怎么回事,他座下的T34/57也仿佛一脚踏空,重达25吨的车体迅速前倾,然后像坠崖般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屁股高高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