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856章 砸不烂的乌龟壳

第856章 砸不烂的乌龟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PS:抱歉,昨天同学聚会喝高了,怎么回到家都忘了,所以连请假条也没写。

    @@@@@@@

    4月1rì清晨,塔什干以北79公里的rì尔加外围,花了四个月,动用二十万战俘修建的南下铁路在越过希姆肯特后停在了这里。铁路的尽头,两列酷似K5“利奥波德”的1938年式铁锤重型列车炮在士兵调度下,向左右两条十字形临时铁轨徐徐开进。列车上,机动铁道炮701营的士兵已经开始做炮击前的准备工作。

    铁道炮前方22公里的占格巴扎岗筑垒地域,就是让宋子清和总参谋头疼的麻烦,甚至还惊动开战至今都没出过手的岳鹏亲自来检查。“参数出来了吗?好,就按照这个,40分钟后还没开炮,自个去禁闭室待着!联系指挥部,30分钟后我要看到侦察机就位。”孔庆桂大声的下完命令后,亲自爬上观测车厢顶上的观测台,折叠式升降台很快将他和几位军官送上45米高. .

    几十年了,孔庆桂还是不习惯西北的寒冷,将手里的暖炉递给勤务兵后才拿起望远镜。这个高度已经能看到前面的筑垒地域,望远镜里的画面让首次参战的铁道炮营军官倒吸口冷气。只见到宽15公里,纵深5公里的筑垒地域内如鬼城般寂静,各式各样的残破工事冒着黑烟,奇形怪状的尸体遍布地表,一辆辆坦克歪着脑袋,大大小小弹坑比烧饼上的芝麻还密集,甚至可以看到一架被打断机翼的化蛇乙笔直倒插在树林边的泥地里。为夺取这个南下塔什干的必经之地,15军五个师、波军1个旅和6万苏军已经在这个叫占格巴扎岗的地方绞杀了一周,但付出三千多将士阵亡的代价后,依然看不到夺取的希望。其实不仅仅这里,南面的谢汝翼乌兹别克集团军同样被挡在阿尔马扎尔的河道南岸,全部原因就是45公里外依山而建的苏军要塞群。

    “狗娘养的!”

    看着机舱里露出半截身体的飞行员遗体。当年参加过巧夺伊尔库茨克要塞,已经是少将的孔庆桂依然改不了火爆脾气,收回暖炉指着远处依山而建的苏军要塞,骂骂咧咧:“看到没?1号车用增程弹压住要塞炮!2号车往筑垒地域打,给我炸平了!知道吗?”

    明确目标后,两位连长立即按需调整炮弹。

    铁锤重型列车炮是陆军威力最大的身管火炮,外形和K5类似,口径305毫米、50倍口径,使用256公斤底部排气增程弹时shè程55公里、同重量底部凹陷增程弹shè程47公里,450公斤重弹时是32公里。研制中的火箭增程弹可以达到80公里以上的shè程。

    陆军一直有大口径情结,欧战后就想用缴获的大贝尔塔仿造一款500毫米口径的远程重型火炮,但随着军队走大空军路线,陆军很多计划都被裁撤,尤其是300毫米以上重型火炮计划几乎全军覆没。直到两艘安海级战列舰改换330毫米舰炮,秦章书觉得可以利用这批火炮实现梦想已久的远程重炮,于是立刻提出改装计划。但当时军费不足,向来勒紧裤腰带过rì子的陆军只筹集到3门的改装费用,交给安庆铁路机械厂和南京海军工厂联合研制。杨秋得知后还将K5的底盘图纸交给两厂研究。经过两年的实验和修改后于1938年8月定型交付。由于火炮是海军淘汰下来的,只需要翻新就行,所以相比德国K5每门120万美元的高价,铁锤的全套费用只要72万民元。战争开始后。陆军部已经将剩余14门炮全部进行改装,截至目前已经交付7门。

    35分钟后,等两架雷电改双座侦察机从铁锤头顶飞过,1号车率先开炮。“轰!”剧烈地轰鸣。不仅将重型列车底盘摇得咯吱作响,还惊动了后方休整的数万陆军将士。如果说1号车因为shè击目标远在47公里外,超过地面目视距离还没什么感觉的话。那么2号车的炮弹就让大家明白了铁锤的威力有多大。

    450公斤低速重型榴弹准确命中22公里外的筑垒地域,地表立刻升起一团高达300米的蘑菇云,站在高处的士兵能清晰看到,爆炸周边的所有建筑和暗堡都像被强风刮过般被彻底铲平。两门铁锤列车炮,以每小时8枚的速度向目标投掷炮弹,从海军发展而来的火控确保了每一枚炮弹都能准确命中目标,尤其是让步兵战友们吃足苦头的筑垒地域内,更是被爆炸冲击波一遍遍冲刷着,躲在掩体和堑壕内的苏军被炸得支离破碎,碎石横扫、弹片乱飞,那种爆炸后深达数米的弹坑,令所有人触目心惊。

    随着列车炮开火,休整的步兵再次带上M56头盔,端着枪冲入出击阵地,军官们也按计划部署进攻路线,一辆辆的坦克开始发动,等待冲锋号的响起。

    与此同时,天空中也出现了一个中队的雷电战斗机,远远散开拱卫着身后的运十高空观测机。机舱内空军战略轰炸司令余磊和15军军长戴锦堂指着蘑菇云下方,几座灰褐sè依托山势躲在森林里的苏军要塞群为岳鹏讲解困难:“看,在那里。塔什干总计有三个要塞群,由北向南是“突厥斯坦”“斯大林”和“加里宁”,分别对应rì加尔、塔什干和阿尔马扎尔。这三座主要塞基本类似,都有一座双联1937式305毫米要塞炮,塔什干是两座双联要塞炮。轻弹最大shè程44公里,重弹可以打30公里。副要塞里也都是203毫米远程加农炮,最大shè程27公里。主副要塞都是地井结构,内部隔层厚2米,弹药库都在最底下,距离顶盖大约20米。副要塞两层,主要塞是三层,为防直接贯穿,主要塞的弹药库被设计在旁边的山体内,有通道相连所有要塞的外壁平均厚3米。炮塔顶盖原本也是厚3米,但冬天时阿帕纳先科又命人在上面加盖了一层2米厚的水泥钢筋层,两层中间还铺设了150毫米厚钢板。为躲开我们的空中侦察,故意在顶盖上覆土,加上冬季降雪,所以侦察机一直以为只是简单地覆土加固,直到炸开土层后才知道里面还有水泥层。我们试过偷袭,但要塞布局很巧妙,山势和森林密集不说,中间还各有两道步兵阵地保护。他们还把东西两面的森林全砍光。突击对很容易暴露在山岗上。

    我们下面的占格巴岗筑垒地域一共有四道防线,两段延伸进入山区,总计大约有6万苏军和5个国际纵队,总兵力在8万之间。15军和33军已经摧毁其中两道,但剩下两道都在要塞炮的shè程内。您看孔庆桂的铁锤列车炮根本炸不动要塞,所以现在只能先干掉附近的步兵和山体死角,用炮弹烟雾压制干扰他们瞄准,然后解决筑垒地域和沿途的防御工事。”

    “看,他们开火了!”余磊的话音中。苏军要塞炮开始反击,主要塞内的双联305毫米要塞炮率先向筑垒地域前方shè击,紧接着6门躲在副要塞内的203毫米远程加农炮也以主炮为轴心,呈夹角火力支援。戴安澜指着爆炸落点继续说道:“八门要塞炮形成的交叉火力。正好可以覆盖占格巴扎岗前方15公里的全部范围,所以部队冲进去伤亡很大。我们还组织过三次百机轰炸,可大半炸弹都被山体和森林吃掉,现在又是融雪期。连燃烧弹的效果也不好。南面的情况也差不多,我们这里是山岗和森林,那边是森林和河道。阿帕纳先科利用溶雪的机会。将锡尔河和附近河道全部炸开增加流量,好几次都冲断了浮桥。加上要塞炮的威胁,所以谢汝翼已经暂停渡河,主力转进向南配合孙传芳先夹击撒马尔罕。”

    两人介绍完后,岳鹏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总参谋部的作战计划中是按照3米要塞顶盖计算火力的,铁锤列车炮虽然破不开这个厚度,但空军目前装备的最大800公斤穿甲弹已经足够,即使打不穿,爆炸也能震裂内层形成散shè流杀伤内部士兵。可现在突然增加到5米水泥加钢板夹层,防护水平已经达到甚至超过460毫米克虏伯均质装甲,这个数值连海军的406毫米特重型穿甲弹都打不动!散shè流也会被钢板吸收,形成不了内部杀伤。

    800公斤航空穿甲弹都砸不穿,更别提地面shè击角度更小的铁道炮了。所以根据空军的计算,最少要3吨以上级别的炸弹才行。但3吨级航空穿甲弹不是立刻就能造出来的,因为穿甲弹弹体不像高爆弹直接用生铁铸造就行,必须需要使用合金钢铸技术。别说国内,就算是欧美都没法用机加工处理3吨的合金钢铸,必须纯手工制造。且不说纯手工造价昂贵耗时耗力,光是从设计到定型就最起码三四个月。所以这个突发情况让陆军伤透脑筋,甚至还想到欧战时缴获的那门420毫米大贝尔塔,但大贝尔塔shè程太短,根本过不去。空军也想到用海军406毫米穿甲弹改装成炸弹,但406毫米炮弹本身就重1吨多,炸弹和炮弹不同,需要修改外形,加装尾翼,还要填充平衡,即使改装出来重量也会超过2吨,俯冲轰炸机根本带不动。如果用轰炸机,依山而建的要塞水平轰炸角度很小,没有足够数量根本无法确保命中,所以才调来列车炮希望先炸出可以覆盖投弹的角度。

    由于rì尔加和阿尔马扎尔又是夹击塔什干的必经之路,不拔掉这两个大钉子,就根本无从谈胜利。所以徐树铮只能先包围,调来列车炮配合空军rì夜轰炸,然后将主要jīng力放在撒马尔罕和乌尔根奇方向,一边加速扫清外围,一边想办法。

    了解完全部情况后,回到希姆肯特前指的岳鹏先把这里的情况发电报告诉běi jīng,还让装备部立刻研究重型炸弹,最后和徐树铮研究后下令取消借铁道炮掩护进攻的计划,在已经实现大包围的情况下实在是没必要冒这种险。

    塔什干的歼灭战受阻的同时,杜聿明的第十装甲师在配合24军夹击杜尚别后,已经和24军106师一起奉命悄然避开视线,迂回到撒马尔罕西面230公里的布哈拉。

    前往布哈拉山口的泥路上,一眼望不到头的士兵坐在坦克、卡车和马车上,用围巾捂着口鼻滚滚向西开进。由于这里是突厥斯坦山山脉和外温古兹卡拉库姆头沙漠的结合部,所以中午的风一刮,满天都是黄沙。“呵呵,还是你们舒服,坦克卡车全都是轮子,看我们有匹马就不错了。”106师师长林熏南策马追上了杜聿明的半履带指挥车,拉开门钻入车厢坐下后,立刻摆出个舒服的姿势。

    杜聿明哑然失笑:“幼湘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不信你去坦克里面试试,跑十里路就能颠到你骨头散架。”

    “我可不去,那里面热得像蒸笼,还是两条腿自在。”林熏南嘴上羡慕,但真让他开坦克立刻摇头。见到桌上的地图,问道:“对了,听说塔什干那边遇上麻烦了。”

    阿帕纳先科的要塞大阵已经传遍各军,所以杜聿明笑笑说道:“是啊,阿帕纳先科摆出了要塞大阵,可算是把谢汝翼司令他们坑苦了。听说七天里砸进去两万人马都没撬开,连总参谋长都惊动了,亲赴前线考察情况。”

    “要塞就是麻烦,还好,不用我们兄弟去打。对了,布哈拉还有多远?有情报了吗?”

    “还是15公里,侦察营应该快遭遇了。”杜聿明将侦察机的电报交给林熏南:“目前发现是两个团,30辆坦克、1个炮兵营和两个反坦克营。怎么样,你先来还是让兄弟我试试手?”

    林熏南倒也爽快,摆摆手笑道:“得了,我们这些泥腿子,就不和你抢功了。”

    杜聿明呵呵一笑,将电报扔给参谋:“命令季明的一团加快速度,一小时后我要看到战斗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