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848章 转折(三)

第848章 转折(三)

    三月的伦敦,雾霾满天。

    丘吉尔的上台并没让国家立刻改变,但早已迷惘的英国人还是给了这位以强硬著称的铁腕首相最大支持。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大规模陆地消耗战已经不可避免,纷纷加入军队。加拿大、澳大利亚、非洲等英联邦国家也开始大批量输送兵员。随着东南亚、中东、中亚和欧洲纷纷掀起战火,大英帝国在这些地区的影响力全面溃败,尤其是苏军进入印度,更是让英国人格外不满反应迟钝的军队,政府和军方面对的压力已经越来越大。所有的迹象都在显示,丘吉尔已经不甘心坐等战局溃烂,似乎开始筹划一场反击战。

    但坐在黑色莱斯劳斯轿车里的金壁辉却很清楚,昔日雄踞七海的大英帝国早已被掏空,不久前的印度危机更导致衰败加速,所以现在她嘴里的那个死胖子,其实已经没法靠自己的力量打败德国,他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一位新盟友!所以她这次来伦敦,就是要让丘吉尔做出一个选择。不过从本心来说,她并不出手救这个用鸦片敲碎清王朝丧钟的国家,很乐意看到大英帝国衰败,甚至心底还有种报仇的痛快。

    可惜,现在已经是民国了。

    胡思乱想中,轿车来到位于郊外的波兰临时政府办事处。由于刚从巴黎搬过来,所以办事处还很凌乱,倒是一身真丝流苏旗袍,仿佛来参加盛大酒会的金壁辉将几名波兰卫兵吓了一跳,或许心里还以为是他是从事某些特殊职业的女人。“西科尔斯基先生,我应该称您总理还是将军呢?”狭窄拥挤的会客厅内,他见到了掌握波兰流亡政府实权的总理兼总司令瓦迪斯瓦夫-埃乌盖纽什-西科尔斯基。

    “我喜欢将军,它时时刻刻提醒我的职责。”西科尔斯基一生戎装,显得威武而铁骨。但额头淡淡地忧愁还是出卖了他。来之前阎宝航就做过大量调查,其实波兰沦陷后,英法表面上积极伸手帮助,但实际却对流亡军和流亡政府不屑一顾。不仅武器装备得不到补充,连最基本的政府运作拨款都推三阻四,如果不是美国等地的波兰裔慷慨解囊,说不定连政府运作都办不到。而且最让流亡政府和士兵失望的是,英法口号喊得响,行动上却并没拿出任何反攻措施,眼看着苏德不断从波兰土地上吸血抽髓。复国似乎已经成为一场空梦。

    如果不是收复国土的执着,说不定这几万仅存的部队都已经散了。

    所以当金壁辉突然联系说有要事商量,西科尔斯基还是排除了英法政府的干扰,决定见见这位被贴上中国间谍标签的女人。因为无论如何,现在也只有中国是在真正的进攻苏联这个入侵波兰的国家,而且还获得了一场史无前例地伟大胜利!

    “金碧辉小姐,听说您说有要紧的事情?”西科尔斯基没空兜圈子。但金壁辉却不紧不慢,从伙伴手里接过手提包,看看四周没发现邀请的其他军官。问道:“将军,您似乎忘记了什么。”

    “当然不会,请跟我来。”西科尔斯基挥挥手交代卫兵注意安全后,带金壁辉一行来到后面的小楼。进门后金壁辉后看到。特意清理出来的小房间里已经摆放好一台放映机,四周坐满了她提出请来的欧洲各地的波兰流亡政府成员和军官,连英国组建的波德霍尔旅旅长都来了。

    众人见到金壁辉进来也很好奇,都想尽快知道这个打扮妖艳的东方女人到底因为什么事情。要他们大老远赶来集中。出于礼貌,大家耐心地听从安排,等西科尔斯基介绍完几位主要军官和政府成员后。金壁辉却没有给他们提问的时间,立刻让同来的两名伙伴播放影片。趁着调试放映机,还走到前面提醒道:“将军,诸位先生。我知道你们非常好奇,或许还在说,这个女人在搞什么鬼。但再告诉你们答案前,我希望你们对接下去看到的事情有个心理准备,而且在我们继续谈判前,我不会留下底片,更不会承认发生过这件事!”

    陡然严肃的话语,点燃了所有好奇心,军官们更是立刻窃窃私语互相攀谈。但谁也没有站起来发问,因为他们看到金壁辉的伙伴已经关上门,将一卷电影底盘塞入了放映机。很快,随着电灯熄灭,房间逐渐安静。此时金壁辉已经退到角落里,从挎包里掏出一支烟,慢慢地点上。

    点点闪动的烟头中,冰雪中的卡廷森林从幕布上慢慢浮现出来,等看到大批身着苏联内务部军装的士兵开始挖掘埋尸坑,房间里有了丝躁动。但大家还没当回事,直到。“上帝!是我们的人!”一名上校激动地站了起来,冲到前面指着幕布上被苏军粗暴推下车的波兰军官:“是波尔斯基!是的,是他!我认识他,我和他是校友!”上校颤抖的声音中,越来越多的军官惊讶的站了起来,不仅见到了昔日的同僚,还发现俘虏群中有大量前政府要员,高级军官和著名学者教授!最后连西科尔斯基都坐不住了,联想到之前苏军挖坑的画面,似乎猜到了什么,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惨白。

    “啪!”

    第一位被认出的军官在苏军推搡下来到大坑旁,当见到苏联军官让他跪在地上,举起双手,然后用手枪对准后脑勺时,几位心里承受能力差的文职官员已经吓得闭上眼睛。虽然电影是无声地,但随着子弹穿透脑袋,鲜血飞溅的画面出现后,所有人心里都响起了扣动扳机后的声音。

    “啪!”一位著名的波兰数学家倒在了血泊中。

    “啪!”一名将军在挣扎中,被子弹击穿眼睛!

    “啪!”一名被毕苏斯基元帅亲手提拔上来,在德国入侵时为保卫祖国,奋不顾身带部队下马当步兵冲向敌人坦克的骑兵上校被子弹打断脖子,然后又想垃圾般被抛入尸坑!

    “啪!啪!啪!”

    枪声、嘶鸣、悲嚎、绝望和怒吼在每个大脑里拒绝不觉的回荡,幻想中的声音和落针可闻的房间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越是这种反差,越是让人觉得可怕。没有人能在同胞被有组织有规模的屠杀画面前冷静,包括西科尔斯基在内。所有看到这幅画面的人都已经双目通红,泪水长流,很多人已经死死咬住嘴唇,大口大口的抽着烟,那一道道泛着血色的目光,死死盯着屏幕上执法的苏联内务部队,似乎要将这些刽子手刻入心脏。

    一小时后,是第二卷胶片,场景变成了一个战俘营。

    然后是第三个,场景是一条未知的被冰雪冻结的河道。

    三卷胶片。三个小时,无一例外都是波兰军官,政府人员、科学家、教授和社会名流被枪杀的画面!要知道,他们可都是波兰的精英!是波兰复兴的希望!是波兰土地孕育出来的人杰!他们中的许许多多忍,甚至在国际上都享有很高盛誉!

    但现在。

    他们却被当成猪狗,被一颗颗无情的子弹击碎脑袋,满身鲜血的如同垃圾被抛入乱葬坑。

    能有什么东西比这些更震撼呢?即使再老辣的政治家,这一刻都是恍惚失神无法做出反应的。没有军官愿意被所谓的日内瓦公约限制手脚,从古至今杀俘的事情数不胜数。但知道归知道,当亲眼见到这一幕,尤其是自己的同胞,怒火和震撼是无法想象的。

    “将军。很抱歉让你们看这些。我在这里也代表我国政府,向贵国的死难者表示哀悼,请他们原谅拍下这些画面,希望他们能安息长眠。”金壁辉打开了灯。声音变得格外低沉,秀目一扫四周血红的眼珠和呆若木鸡的西科尔斯基,这才深吸口气:“将军。如果您需要休息,我可以先离开。”

    金壁辉很善意的愿意让波兰人稳定情绪后再继续接下去的谈判,但很显然军官们不愿意让她就这么走。虽然没有说话,但目光全都涌向西科尔斯基。

    西科尔斯基不愧是优秀政治家,短短几分钟内就已经猜到了金壁辉和杨秋的全部目的,想到为何她为何特意要求自己集中所有军官和高级文职人员才愿意会面。道理很简单,因为她就是要让自己无从选择!说心里话,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看到,那么肯定需要权衡,但现在如果不答应合作,谁能保证在座的人里面不会有骂自己卖国冷血的人呢?要知道,他现在管理的政府和军队,只是一群已经无家可归需要看人家脸色,求人施舍,人心浮动的流亡组织!

    短短的几秒钟内,他的心思连连转动。最后才看一眼已经眼疾手快取出底片,重新塞回包里的中国情报员,慢慢站了起来:“金壁辉小姐,请问你们是怎么得到这些的?我如何能证实它的真伪呢?这些画面的地点在哪里?到底有多少人被害?为什么要让我们看这些?你们到底想得到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如炮弹般凌厉,如果换个人或许会一下发懵。但西科尔斯基现在面对的是有着魔女之称的金壁辉,捋了头发声音淡然:“将军,要分辨真假非常简单,你们刚才已经认出了很多人,那么只要请美国或者红十字会以人道主义探视的名义去苏联战俘营看看就可以了。至于事情发生的地点,我不妨坦率地告诉您,我手中的三个拷贝只是很少一部分,还有更多的胶片在北京!我们已经全面分析了所有画面,大概得出此次被害的贵国同胞约有四万人!”

    “四万?上帝,这些婊子养的苏修!我要杀了他们,杀光他们!”四周的军官听说总计遇害人数高达四万多,一个两个全都调教咒骂。连西科尔斯基这样沉稳老辣的人,都心头一颤,没想到规模会这么大。金壁辉似乎没看到旁边激动地众人,依然平静的对视着西科尔斯基:“至于事件发生的地点,只有北京才有详细地图坐标!至于为什么我们不去发布而是让你们先看将军,您觉得如果我们将这些交给英法政府,他们会怎么处理呢?”

    西科尔斯基慢慢的坐下,目光停在白色幕布上。金壁辉说的没错,如果这些东西不给他们,而是直接交给英法政府。恐怕会被锁紧保险库很久。因为他清楚,丘吉尔最近和莫斯科联络频繁,很希望将对方拉入己方阵营,所以是万万不会让这种东西出现的。

    至于金壁辉和其背后的杨秋的目的他也已经清楚,那就是破坏丘吉尔的美梦,绝不能让英苏走到一起!西科尔斯基这一刻很为难,英法毕竟是盟友,波兰想要重获新生只能靠他们,毕竟他们掌握着欧洲的话语权。但如果自己拒绝,流亡政府恐怕就会立刻四分五裂。

    金壁辉猜到他的心思。继续说道:“将军,我可以坦率地告诉您,如果英国政府愿意,我们可以考虑和英法以及波兰政府正式结盟!”

    “你们愿意和我们结盟?!”西科尔斯基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的。要知道他之所以犹豫,完全是因为害怕中德携手,这样即使向苏联报仇,波兰也会陷入德国手中。但如果中国和英法波兰结盟,那么这个最大的障碍就彻底没了!难怪他那么激动。

    金壁辉很肯定的点点头:“将军,您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让您看这些。想知道我们需要什么吗?其实很简单,我们需要真正能一起并肩战斗的朋友,不需要那些嘴上一套,背后却出卖朋友的小人!所以想要结盟。就必须让一些人打消坑害我们这些弱势国家的念头!而且我也知道,您和这里的所有人都希望收复国土报仇雪恨,也知道英法政府给过你们足够承诺,但你们真的得到帮助了吗?你们现在得到过一辆坦克吗?得到过一架战斗机吗?得到过向德军。向苏联开火,打出复仇子弹的机会吗?没有!”陡然高亢的声音,一句句道出波军和流亡政府尴尬的话语。如针刺般扎痛了所有人。尤其是看过刚才的影片后,谁还能淡然无视,谁不想立刻进军苏联去为同胞死难者报仇雪恨?

    “他们,想的永远只是自己的利益!你们的利益,需要先为他们服务。但我们不同!因为我国不是欧洲国家,也从没想过所谓的欧洲利益。所以总统已经答应,如果您愿意交我们这个朋友,他愿意向您每年提供三千万民元的政府运作资金,承诺支持您复国,承诺在战后由你们自行决定处理和德国苏联的纠纷,并愿意向跟随我们一起进攻邪恶苏联的波兰士兵,提供和我国士兵相同的武器装备。而且这些武器已经运往阿拉木图,只要人抵达就可以立刻出发!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刚才的承诺,全部可以写进白纸黑字的协约中!”

    “将军!”

    “将军!”

    “西科尔斯基总理。”

    金壁辉的话,让房间彻底燃烧起来。波兰军官和文职人员全都站了起来,纷纷呼喊着还在思考的西科尔斯基。和英法的冷淡吝啬相比,杨球开出的这些条件已经是极高,而且他还愿意和英法结盟,这就扫清了最主要的障碍!

    想到这些,西科尔斯基最后咬了咬牙,重新起身:“金壁辉小姐,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能接纳多少军队?作为一位前皇室成员,我能相信您的这些话吗?”

    金壁辉的脸上快速闪过一丝愠色,但眨眼间就消失无踪,甚至没有人发现。连声音都没有半点波动的回答道:“将军,无论是多少,我们都会无条件的接纳!总统已经做好了组建波兰大军团的准备!另外您恐怕不知道,我国总统的女儿一直叫我姐姐。至于另一个怀疑,也可以坦率地告诉您,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更希望看到伤害过我家族的英法彻底失败。但我接受的教育却不容许我这样做,因为我首先是一名中国人!”

    “谢谢你的真诚。”西科尔斯基终于放下心,伸出大手:“请您代我转告杨秋总统阁下,他已经获得了整个波兰的友谊!我们波兰人不是孬种,为了复国,我们愿意步入地狱!请他放心,我会用最快的速度让这些画面遍布世界的每个角落。另外请他立刻安排船只,正在法国、英国和北非的三个师、四个旅总计五万士兵都愿意立刻出发和你们并肩作战。一年内,我可以保证向你们提供10个师的兵力!而且我相信,全世界的波兰人都很愿意和你们并肩作战,直至彻底的打败邪恶的苏德纳粹!”

    “我也应该谢谢您。不过我希望将军能先去一次北京,总统有更多地想法希望和您面谈,他肯定愿意尽最大努力帮助朋友打败纳粹和入侵者!帮助波兰恢复建国。”金壁辉握住西科尔斯基的手,然后像忽然想起什么般,抿了抿嘴。

    “对了,您还有一个问题我没回答呢。提供这些影片的人是一位在大清洗中差点丧命的斯大林反对者。他叫伊凡米尔!是前苏联契卡局长,内务部队司令。他现在已经非常安全,所以您可以公布出去,我认为这应该可以让斯大林更头疼。”

    “我会的,所有的波兰人也都会记住他的名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