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成就痴情男

错位的时光之恋——成就痴情男

    唐暖央在心里暗呼一口气,她这么多年的怀疑还真的成真了。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她自已告诉你说是伊容的妈妈?”洛君天眉头打结,这样的事情,他竟然不知道。

    伊明臣揉了揉脸,也不想细细的阐述“前段时间知道的,不是她自已说的,是我发现的,反正就是那样。”

    “这事情伊容还不知道吧,你为什么不告诉她?”

    “是韩语音不让我说的,我之前以为她是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现在看来,她是压根没想跟我在一起。恁”

    围坐的几个人都沉默了下来,可能是被他的低气压给带动的。

    大家无声的沉默了一阵,洛宁香先出声“我们把韩语音约出来问问人家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呗,不是单方面留些纸条,没谈过呢,人生之中的苦衷又不是只有车祸跟绝症。”

    “如果可以找到,你认为他现在还能这么半死不活的坐在这里么”欧阳墨城斜看了老婆一眼呆。

    “那她总会回来啦,难不成就此人间蒸发,大不了,我们把她给找出来”左素柔很热血的说。

    “听明臣的形容就知道这个韩语音是个冷静内向的女人,铁了心的想躲开,是不会轻易让人找到的”洛云帆将手搭在左素柔的肩头。

    唐暖央托着下巴,心里总觉怪怪的“我对韩学姐的了解虽然不深,但是我感觉她不是玩弄别人感情的人,想想一个30几岁,未婚,当医生,多年来都没有交过男朋友的女人,她会突发奇想的去玩弄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已女儿的父亲,若是她不想跟伊明臣有瓜葛,一开始便可拒绝,不会好了之后,有莫名的说分手,我坚信,这其中一定有原因的,我们确实该赶快找到她,让她自已说出来!”

    伊明臣听唐暖央这么说,心里不禁又有了希望。

    “老婆,关键是现在,人不见了!”洛君天心里是赞同她的话的,这个韩语音确实不像能玩弄男人的女人,虽然他也不知道她分手的理由是什么。

    大家咬手指的咬手指,抿嘴的抿嘴,纷纷帮忙想着办法。

    左素柔忽然眼睛发亮,很是兴奋的打了一个响指“有了!”

    “你有办法找到她?”伊明臣惊喜的看过去。

    “这想躲起来的人,你越找她就越跑,我有办法让她主动来找你”左素柔卖着关子,故弄虚玄的说。

    “到底是什么方法”洛宁香催促,她快要好奇死了。

    左素柔对众人勾勾手指“都把耳朵靠过来!”

    大家伙虽然不喜欢她弄过的这么神秘,但为了不浪费时间,能最早的听到她的方法,还是人命的把耳朵靠过去。

    “我们这样,,,,,,”左素柔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还独家配上手部动作……

    听完了,男人们的表情面部表情很纠结,女人们的面部表情,则像是迟到过期的牛奶。

    “这个梗太老了吧!完全就是韩剧三宝,车祸,癌症,治不好!”

    “我看她不一定相信,悬!”

    “不是不是一定相信,是一定不相信。”

    左素容摇着手指“非也,非也,首先,这韩语音是个医生,医院里每天有多少因为车祸被送来医院不治身亡的人,为什么伊明臣就不可能发生车祸呢,再说了,失恋的人本就是精神恍惚的,开车不专心出了事,合情合理啊,相信我,梗虽老,但一定有用!”

    伊明臣认真的想了想“我觉得这办法可行,到时我在各个途径散播消息,不怕她看不到!各方面做的逼真的,她会相信的。”

    洛君天瞟他“就算她相信,可你就这么有信心她会来?弄不好人家巴不得你死了呢。”

    “怎么说话的你!”唐暖央扯了扯他,小声的嘀咕。

    “如果这次她不来的话,也能证明她心里是真的没有我,那样的话,即使是我有什么的恨她,也只能是放手”伊明臣说完,垂下了头。

    大家都很同情他,也不禁想,人生给花花公子的惩罚就是得不到真正所爱之人。

    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人美艳***也比不过沉在他心里的一个韩语音来的重,这就是爱情的重量。

    洛君天用力的拍拍他的肩“打起精神来,若你真的想要那么做,我一定会帮你的。”

    “当然!你必须得要帮我,不然算哪门子兄弟”伊明臣不客气的往他身上锤去。

    ******

    伊明臣回到卧室,深深的夜,风平浪静。

    伊容跟柳玄月在房间里,看一切正常,也就安下心来谁睡觉了。

    韩语音此时在千里之外的地方,望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断了通讯,忘了时间,最后把自已也给忘记了,,,

    她想好的退路的中没有明天,她不确定明天自已将何去何从,母亲怎么办,要不要继续回到那个城市,是否可以像鸵鸟一样的逃避一辈子,因为还没有答案,所以无解。

    ******

    伊容惊奇的发现,老爸这几天好多了。

    正常的去上班,去参加聚会,回家后就会跟轩轩黏在一起,她发现这个看似好了的老爸,改变了一样最为让他惊悚的事,那就是不再带女人回家,也不在外面过夜了。

    她也不晓得这坏是好事还是坏事,她总觉得心里不动静。

    算算日子,离韩语音消息已经有快一个星期的时间了。

    春天的气息浓郁的醉人。

    份外春意盎然的伊家,星期天,办了家庭式的亲友聚会。

    明媚的阳光下,穿着休闲的洛君天他们,还有柳家的人,聊天吃烧烤,非常的惬意。

    三个男孩子在草地上玩,小妹妹坐在学步车里看他们,偶尔也会垫着小脚丫挤进去,那个时候,三个男孩子都会很照顾她,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疼爱妹妹。

    轩轩还是会偷袭小念念,不管是粉嫩的小脸跟小嘴,他都不放过。

    柳玄月忙着烤食物。

    伊容就给大家端饮料“我谢谢各位叔叔姐姐上次的鼎力相助,我老爸最近好多了。”

    “这就好啊!”唐暖央笑。

    其他人也跟着笑。

    安斯耀看看表“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们都来半天了,也不见他出现。

    伊容也纳闷的摇头“早上就出去了,今天星期天,他又不去上班,应该是快回来了吧!”

    “哦,这样啊,那你跟玄月也别忙了,过来坐下吧!”

    “没事,没事,舅舅你多吃点”伊容嘴巴甜甜的说,又转向公公婆婆“爸,妈,你们要不要吃点水果?荷兰空运来的车厘子,可甜了!”

    “你这小嘴也很甜!”安丝绮跟这小媳妇相处下来,感觉这丫头很是可爱,虽然宝贝儿子就这么让别的女人霸占了,可也没有办法,儿子总归是属于媳妇的。

    洛君天在那边看表。

    欧阳墨城喝了果汁,朝洛云帆递了一个眼神。

    唐暖央跟洛宁香讨论着春季最新鞋款的,左素柔吃这烤串,像个大胃王,安斯耀跟姐夫聊理财,安斯绮帮着儿子儿媳做烤串,草地上,小念念给三个哥哥从学步车里抱着出来,正在草地上乱爬。

    他们头顶的阳光仍旧是很明媚,一切的一切都很和谐美好,仿佛天永远不会黑。

    &n蓕钼bsp;“滋——,滋——,滋——”

    放在盘子边的手机震动,伊容忙着把念宝宝抱到毯子上,并“警告”三个男宝宝,不许把妹妹在弄出来,她一直在那边站着,以至于隔得太远,没有听到,

    柳玄月听见手机响了好几次,见伊容站在那边也不过来,就过去替她接了。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消息,他一下脸就变了色。

    “好,我知道了,我们尽快过来!”

    他挂了电~话,朝着在那边跟孩子聊天的伊容喊“你爸撞车了!”

    伊容转过身来,怔了一下,不相信的挥手“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爸车技好着呢。”

    “是真的,医院打来的电~话,都推进手术室坐手术了!”柳玄月表情很严肃的说。

    坐在那边的人也全都神情沉重的站起来,向柳玄月围去。

    “在哪家医院啊?”

    “怎么出的事?”

    “情况严不严重?”……

    七嘴八舌的询问盛,在柳玄月的耳边响个不停。

    伊容在那边捂着嘴巴,眼泪噗噗的就掉下来了“爸——,爸——”

    稍后,大家都去了医院。

    好好的一个星期天,给了他们这个大的一个“惊喜”。

    手术结束后。

    医生走过来,心情很沉痛的说“对不起,情况很严重,送来的时候就很危险,手术也没有办法改变结果,最多能支撑几天的功夫,准备后事吧!”

    “不可能,我要进去”伊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她也不相信,她推开医生就要闯进去。

    后面一大群人忙拉住她。

    “容容你镇定点,这是手术室,不能进去!”洛君天拉住她,语重心长的说。

    “我爸快死了,他说我爸,,,,”伊容被汹涌出来的眼泪哽的说不出话来,心痛的快要死掉了。

    “别哭,别哭,洛叔叔会陪着你的”洛君天揉揉她的脑袋,把她抱进怀里。

    身后的人低着头皆是静默。

    柳玄月过去抱过伊容“不要哭了,即使你进去,也不能改变什么!”

    伊容光是默默的掉眼泪,一直一直不停的掉,她怎会不知道没用,可是,,,可是,,,她不要相信,她不要相信这样的噩耗。

    半天的时间,所有的网站,电台新闻,报社都纷纷的报道了这一个消息。

    第二天,消息更是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

    其实也纳闷,伊明臣虽是名流,地产大亨,可毕竟不是明星,怎么会有这么大关注度呢,不过这个问题,思索不通也就作罢了。

    出事的第二天下午,洛君天意外的召开记者会。

    “我最好的朋友出了这样的事,我万分的痛心,医院已经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就在这几天了,哎,他出事的前几天跟我聊过他的心结,作为他的好朋友,我想在他人生最后的几天里,为他做点事,韩语音,回来吧,送送他,就当是了却他人生最后一个心愿!”

    洛君天对着摄像机镜头说的任重道远,一派的萧肃,俊美的容颜上面,虽然没有挂满泪珠,可是那份隐忍的哀痛还是能让人感觉到的。

    害的几个心肠软的女记者都哭了。

    这一条新闻,因为有了洛君天的鼎力加盟,更是无孔不入的被重复,反复播放,除非你韩语音是穿越回古代了,不然就不怕你看不到。

    一时间,全名寻找韩语音的行为悄然滋生了,伊明臣更是被冠为最痴情的男人。

    熟悉韩语音的人,家里的电~话不断。

    韩碧枝一出门,就有人问她,你们家语音去哪里了,快去医院吧。

    韩语音所在的医院,也成了焦点,杨乔心被***扰的简直像出家当尼姑了。

    ******

    韩语音在度假屋里已经呆了整整10天了,吃饭都在房间,电视也不开,手机也不开,把自已封闭起来。

    可能觉得太久都没有见阳光了,她换了一套衣服出门。

    来到度假村的餐馆,正好是中午,所以客人很多。

    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点了两个菜。

    莫名的,她感觉周围的人好像全都在看她,或是拿着手机,或是用手点她,紧接着,周围的的声音越来越多。

    她不明白自已怎么成了焦点,她又不是女明星,她心里很困惑。

    “她是不是韩语音啊?”

    “好像是,好像就是她!”

    “看着跟照片挺像的。”

    “真漂亮啊,本人比照片漂亮,怪不得那亿万富豪对她这么痴心呢。”

    韩语音惊的睁大了眸子,她的名字,她们怎么都知道?

    有个戴着眼睛长发女孩过来“你是韩语音吧,你快去医院看看伊明臣,他快死了!”

    韩语音睁大的眸子都惊直了“你,,,你说什么呀?”

    又有几个人跑过来“情人吵架也是正常的,你要是再不去,可要后悔一辈子,他没几天好活了!”

    “他死前最后的愿望就是再见你一面!”

    “你们,,,你们究竟都在说些什么呀”韩语音的脑子嗡嗡作响。

    有个拿出手机“你最经都没开过手机,看过电视吗,新闻都掀翻天了,你看热门搜索里都是你的名字呢,快去看看他吧,说不定现在赶去,你都见不到他最后一面了。”

    韩语音手指颤抖的接过手机。

    她看了上面的新闻,顿时整个人懵了。

    旁边的混乱的劝说声跟她的震惊与不能置信,伴随而来的是强烈的痛楚,一股脑儿席卷了她的大脑。

    真与假已经不是她此刻所考虑到的,她只感觉眼前的世界一下子黑的摸不见五指,

    她起身,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热心的群众也跟着往外跑,更有人要开车送她。

    韩语音不知道自已是怎么被这些热情的人给塞进车里的,一路的浑浑噩噩,浮浮沉沉,终于达到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