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假装洒脱的独角戏

错位的时光之恋——假装洒脱的独角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伊容不听柳玄月的,心急火燎的往外面赶。

    好不容易她这花心滥情的老爸有了想要相守的女人,她也能放心的跟老公去过他们的幸福生活,她不允许任何野女人在跑出来破坏,想韩姐姐那种冰清玉洁的女神,能接受老爸这花花公子已是一个奇迹,要是让她知道老爸又跟女人上床的话,两人就绝绝对对的告吹了。

    她快步到了隔壁,抬起脚来就踹门。

    剧烈的破门声,惊动了已经倒在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妖里妖气的女人正扭动着蛇腰,脱的一丝不剩的蠕动在伊明臣的身上,衬衣的扣子被解开了,伊容看到时候,正饥渴的,双眼发绿的匍匐在伊明臣的裤裆间。

    伊容崩溃的用手捂了眼睛,抓狂的大叫“老爸——旄”

    柳玄月套了t恤从隔壁赶过来,看到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在心里吐槽,这脱衣服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伊明臣醉的不清,女儿这种叫法,也没能让他清醒过来,他把头侧过去,朝女儿挥了挥手“丫头,出去,别妨碍你老爸快活。”

    “岳父,我们这就走”柳玄月不忍直视里面的糜烂画面,尴尬的去扯伊容“走啦,你爸会看这办的。崛”

    “哎呀,你少废话——”伊容甩开柳玄月的手,走进房间,捡起地上的裙子,扔给那个女人“走吧,大婶,时间还早,再去吊一个凯子还来的及。”

    女人接住衣服挡住春光,不甘心就此离开,就想伊明臣撒娇“伊总,你看你女儿,我们玩的正开心呢”。

    伊明臣闭着眼睛说道“臭丫头,我养大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么,全都没良心,对你们这么好,一个个的来伤我的心,你妈是这样,你也是,我为什么要找她,我为什么要找她,我——,可是伊明臣,我有的是钱,有的是女人,少了她我不会死的——”

    他醉醺醺的吼叫,像是在对伊容说,像是再对韩语音说,有像只在对自己说。

    本事很洒脱的话,可是那眼睛挤出来的液体,反映出了他真是的内心,他现在很脆弱,要是不发泄,安静的呆着,他会疯掉,不能接受的事实,让他只好把自已灌醉,然后用自以为会让她心疼的方式来报复她。

    可事实上,她看不见,也听不到,一切不过是他演给自已看而已。

    拿开遮着眼睛上的手,伊容目光直射床上醉成一滩烂泥的伊明臣“老爸,你正常么,你干嘛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

    她权当爸爸的话是胡说。

    “我当然知道,出去,别妨碍你老爸,听到没有臭丫头,再不听话,小心我打你的屁股”伊明臣嚷嚷着,吐字都开始不清晰,可见醉的有多严重。

    “伊总~~~~”女人的手又要摸上伊明臣从衬衣中透出来的强壮胸肌。

    “伊容你别闹了,这是你爸的私房事,我们真的不便插手”柳玄月真是尴尬死了。

    哪有女人冲进房间,不让老爸跟女人上床的。

    伊容鼓起嘴,朝着女人狠瞪了一眼“趁我没让你当空中飞人之前,安全点的自已用脚走出去吧——”

    女人还是不甘心的朝伊明臣看去,敢怒而不敢言。

    “不走吗?”伊容水灵灵的眼眸凶光乍现。

    “小姐,不如你还是走吧,这丫头发起狂了,真的会把你这样子从窗户里扔出去的”柳玄月劝告道。

    伊容死死的盯着“我数到三,大婶你还是自觉一点,这是我家,我让谁滚,谁就的滚!”

    女人气的要命,愤愤的穿好衣服下床。

    她从伊容身边经过时,实在是不服气的喊“我不是什么大婶!我才23岁。”

    “哦,那你可真显老!”伊容不客气的讽刺。

    “你,你,你,,,哼——”女人跳着脚离开,估计回去要找敌敌畏喝了。

    女人走了被赶走了,伊容也不喊了,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伊明臣平躺着,像是睡着了。

    伊容走到床边,拉好伊明臣的衬衣,拍拍他的脸“老爸呀,你这是怎么了?跟姐姐吵架了?她劈腿了?抛弃你了?”

    她能想象到的,就只有这些。

    伊明臣呼气浑浊,伊容闻到了刺鼻的酒气。

    过了好一会,空间都陷入了安静之中,一声无力的声音才响起了“她跟我分手了!”

    “分手?”伊容诧异“你们不是谈的好好的嘛。”

    “女人心海底针,是很难预料的”柳玄月装作很懂似的,摸着下巴,故作玄妙的说道。

    “有多难预料?我就是女人啊,分手总是有原因的,要么应该不喜欢,要么因为外力的阻止,不可能无缘无故,他们两人连月来都如漆似胶的,也没有任何外力去阻挡他们,还能有什么不可抗力,必须要分手的呢?我老爸这么纯情,他容易吗?不是我替自已的爸爸说话,这韩语音太不上道了,怎么的也不能这么伤一个男人的心啊,我一定要找她去问个清楚”伊容越想越是生气。

    也终于明白老爸为什么会突然这么不正常。

    “还是等你老爸明天酒醒了在问个清楚吧,说不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隐情,我们贸然去这么兴师问罪,不太好,万一错怪了人家,你这么一通闹腾,反而把他们拆开了。”

    伊容冷静下来“你这么说也道理,好吧,明天再说!”

    拉给被子给伊明臣盖上,他们退出房间。

    伊明臣睡着很长的一觉,很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的主题,就只有韩语音一个,他像透过屏幕看有关于她的一幕幕,她微笑着,大笑着,幸福的笑着,羞涩的笑着。

    可,他却一直坐在无人的黑暗中伤心着。

    人总以为醉倒了什么都模糊了,但事实上,醉了,反而一切都清醒了,痛是那么的清醒,爱也是那么的清醒。

    ********

    “爷爷——,爷爷——”

    小家伙穿着恐龙造型的睡衣,爬到伊明臣的床上,用力的捏他的鼻子。

    “嗯,,,,”伊明臣睡意朦胧的睁开眼睛,看到小孙子正坐在他的胸口,睁着两只漂亮的大眼睛看他。

    伊明臣摸摸孙子的小脑袋,慈爱的笑了“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啊?”

    “要喝奶奶,爷爷泡——”轩轩抱着伊明臣的脖子,撒起娇来。

    “你爸爸妈妈不管你啊?家里的佣人姐姐都不管你啊?”

    轩轩眨巴了一下眼睛,不说话。

    伊明臣没法子,起床抱着轩轩去楼下泡牛奶给他喝。

    对待孙子,他心里在烦恼,也会细心的照顾,这种祖孙的感情,是自然而然的溺爱。

    楼梯一角,伊容飞快的闪过,往厅里窜。

    伊明臣见女儿紧张兮兮的,心生疑惑。

    他步入客厅,抱着轩轩坐到沙发上,同时让佣人去给轩轩泡奶粉、

    “容容,干嘛一见我就跑?”伊明臣问。

    “爸,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你还有印象吗?”伊容看他好似没有半点感觉似的。

    “昨天晚上?”

    伊明臣努力的想了想,关于昨天晚上的事,零零散散的回来了。

    去酒吧喝酒,有女人跟他搭讪,带回家准备跟她上床,然后伊容闯了进来,接下来事让他崩溃的扶着额头。

    在女儿跟女婿面前,真是太丢脸了。

    “想起来了吗?”伊容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想起来了。

    “噢,想起来一点”伊明臣模棱两可的说。

    柳玄月嘴角动了动,想笑。

    被女儿阻止了就“好事”的老爸,此刻心里还一定觉得很丢人吧。

    “你们分手了这件事是真的吗?”伊容盯看了老爸。

    伊明臣愣住,转而泄气的点头“是真的!”

    “她甩的你?”伊容紧张的问,这是重点。

    “是——”伊明臣呼着长长气,点头。

    “韩语音这女人真是,,,”

    伊明臣皱眉“什么韩语音这女人,任何人说都没有关,只有你不行!”

    “为什么不行,她这么无情,还不许我说啊,她是生我的妈还是养我的妈,为什么只有我不能说,为什么?”伊容不服气的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