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情趣酒店

错位的时光之恋——情趣酒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给你——”韩语音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块巧克力递给了轩轩。

    小家伙立刻破涕为笑,开心的接过巧克力。

    伊明臣得救般的松了口气,揽过韩语音“你怎么随身带着巧克力?”

    “我包里一直有放,吃巧克力能缓解压力,放松心情”韩语音不以为然的说道。

    坐在前排的伊容转过头来插了一句“还能助产呢!燧”

    柳玄月夸张的呼喊“真的吗?

    “真的啊,所以说,喜欢吃巧克力的女人真的很幸福呢,特别是能为心爱的男人生孩子,想想都觉得美好呢”伊容说着,眼睛贼贼的溜向后排“姐姐,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韩语音愣了一下,点头回答“哦!是,是的,巧克力确实有这个功用。昶”

    “我就知道姐姐你懂得”伊容咯咯的笑,用眼神暗示她。

    韩语音微微的笑着,趁着手去捋头发的时候,巧妙的把头转开。

    一路上,伊容围着巧克力展开了不小的论题,不过她怎么绕都绕不出生孩子的这个主题。

    所谓唱戏也要对手,她这么喋喋不休的,柳玄月只好又当司机,又陪她聊。

    他不禁佩服自已的老婆,为了帮他老爸赢得美人归,她可谓是什么话题都能往这上面牵引。

    伊明臣脸上一直挂着笑意,任凭女儿发挥,他想,韩语音总会给女儿感动的吧。

    而韩语音一路沉默,从表情上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

    半个月的时间,天气又热了不少。

    暖春来临的让人心醉。

    韩语音的生活还是如此,每天不是做手术就是看门诊,跟伊明臣的关系保持原状,没有恶化,也没有进步。

    伊明臣抱怨他们发展的太慢,嫌她太过慢热,可谁又知道她心里的矛盾,若不是那份对他的不舍,她早就离开他了。

    关系没有进去,身体倒是配合的越来越默契了。

    他们仿佛天生就是为了彼此而生的,每一次都很满足。

    医院餐厅。

    “音子,你跟伊明臣都同居了,干嘛还吊着人家,不给他答复呢?”杨乔心吃了一口花椰菜,问。

    韩语音吃了一口白饭“我跟他不会结婚的,我会跟他分手。”

    “噗——”杨乔心被她的话给噎到了“你说什么?分手?今天不是愚人节吧?你没发烧吧?”

    “我是说真的!”

    “那现在每晚火辣辣的缠绵算什么?只是**上的空虚而已?”

    “或许吧——”心里的苦恼与折磨,她全都不能说,唯一能做的,也只是承认让别人误会的事。

    因为对她来说,最可怕的莫过于女儿失望的眼神。

    杨乔心神情慎重起来,她放下筷子,认真的看着韩语音“你跟伊明臣之间到底还有什么问题?”

    “没有问题啊,只是单纯的觉得我们不适合结婚,玩的差不多了就该分手”韩语音故作轻松自然的说。

    “你休想骗我,音子,我跟你朋友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不知你是这样的一个人吗?你不是一个放浪不爱惜自已的女人,如果真的如你说的只是喜欢男人的身体,为何你能忍耐到现在,从大学到工作,你拒绝的多少的男人,估计加起来能绕地球一圈了?怎么偏偏到了伊明臣这里你就把持不住成**了呢?理由是你喜欢他,音子你难道没有发现,你一直心里都只念个这个花花公子吗?我记得上高中那会,你很宝贝那盘仙人球,现在想来,你是睹物思人,可让我纳闷的是,你跟他之间没有一点的障碍,他那么爱你,你也爱她,你是性生活和谐,你妈喜欢他,他女儿也喜欢你,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了,音子,究竟还有什么让你觉得难呢?我想不通,想破了脑袋也是想不通。”

    杨乔心一吐为快,她是那种憋不住心事的人,有了疑惑,有了不接,她一定是开口问个清楚仔细才行。

    韩语音无奈的笑笑“哎呀,想不通就别想了嘛,说说你吧,跟学长有发展吗?”

    “休想转移话题,你的事还没有弄清楚之前,我的事暂时不要说。”

    “我的事你有什么可弄清楚的,是,确实如你说的,我跟伊明臣天时地利人和,可是我心里还有很多的疙瘩,我不喜欢当后妈,我怕伊明臣这花花公子结婚后会去搞外遇,我怕的事太多太多了,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的,我的事就让我自已处理好吗。”

    “不对,不对,我有感觉,并非你说的那样,英子,究竟是什么是事呢?你说出来,自已心里也舒服点,告诉我吧,我们可是好朋友”杨乔心不死心的逼问。

    韩语音拿起餐盘“我被你说的头痛死了,不吃了!

    “韩语音,你不是矫情的妹子啊,可这次,你真的过分了啊”杨乔心假装生气。

    “杨医生,其实我就是一个矫情的女人”韩语音干脆这么说了。

    想到这段日子伊明臣对她用心,再想到,她要对他说的那句抱歉,分手跟再见,她连自已都不能原谅自已了。

    能预见他的心痛,能预见他的崩溃,可她竟然就是这么铁石心肠的坚定了。

    她端着盘子离开。

    留下杨乔心一个人困惑,她绝对相信韩语音的人品,一定有她不知道的关键所在,她一定要想办法帮她。

    下午。

    韩语音昨晚了一个小手术,之后就一直在办公室里发呆。

    4点半的时候,伊明臣准时打电~话来了。

    “喂——”

    “今晚去我家还是你家?”

    面对伊明臣的问题,韩语音像只生了锈的齿轮,慢了半拍才说“就没有别的地方了吗?”

    伊明臣在对面兴奋的挑眉“你是在暗示我换更有意思的地方吗?”

    思想单纯的韩语音并不知道他这所谓的有意思是指什么,他这么问了,她也就那么顺水推舟的说了“是,是啊,换个地方根吧!”

    然后他决定提分手的事,今晚她一定要说。

    “好,没问题,今晚我们就换个地方好了,老婆的要求,无论如何我都会答应的,那么等会我来接你,保证让你接起!”

    “挂了!”

    韩语音无力的挂了电~话。

    伊明臣在那头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立刻上网查有意思的酒店,兴奋的跟什么似的。

    真没想到韩语音变的这么爱玩花样,真是人不可貌相,女人不可斗量。

    5点钟,他一切安排就绪,驱车去接她,经过一家花鸟店时,看到一盆仙人球,他心血来潮的停下车来买了一盆,打算送给韩语音。

    因为买东西花去了些时间,到医院的时候,韩语音已经站在门口等他的。

    伊明臣远远的望着她,内心绵软如窗外暖暖的风。

    终有这么一天,她也会在原地等待他的到来。

    她等着他,长发披肩,白衬衣,蓝色牛仔裤,清纯依旧,看了一眼放在副驾驶座的仙人球,再次抬头看她,眼前的情景仿佛又回到那黄昏的校园门口,她依旧青春美丽,半丝都没有改变。

    韩语音看到他的车,便走过来,拉开车门。

    正要坐,瞧见车座上放着东西,定睛一看才看清是仙人球,她的心一下便收缩了,仿佛被仙人球的那尖尖的刺给刺到一般。

    “喜欢吗?”伊明臣献宝一般。

    “嗯!喜欢!”韩语音有些木讷的点头,拿起小花盆,坐进车里。

    伊明臣心情极好的掉头,眼睛盯着前面的路,嘴上说道“有没有勾起我们的回忆,仙人球女孩!”

    “想不到你还记得”韩语音凝望手里的花盆,心里的感动慢慢变成感伤。

    “我当然记得了,当年可是我追你的,不过今天听你这么说,我知道你记得比我还仔细,女人呐就是爱口是心非。”

    “送女孩这种东西,有谁会不记得!”韩语音扯笑道,心情发沉。

    她无心看外面的风景,双手捧着花盆,心里纠结。

    开了很久,天色都暗了,车子停在一家外表造型怪异的酒店外。

    韩语音脑子里一下子蹦出四个词,情趣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