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野战容易怀孕

错位的时光之恋——野战容易怀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对,他说了,是她不信来着。

    伊容慢慢的,小心的,鬼祟的将柳玄月的裤链往上拉,轻轻的包装回去,然后像是没有意识到老爸就站在后面似喊道“都说让你动作轻点了吧,你看看,你看看,纽扣全掉了,你这么让我给你缝,明天也缝不好”。

    “那么就别缝了,快起来吧,爸看了还指不定我们在干什么呢?”柳玄月说道。

    “能干什么呢,当然就是缝纽扣啦”伊容故意很大声的喊。

    她是想对告诉爸爸,他们真的只是在缝纽扣枸。

    韩语音露出送了一口气的表情,悄悄的对伊明臣说“还好,还好,只有缝纽扣而已。”

    伊明臣对她笑笑,两个小家伙,想在他面前糊弄过去,他们真当他已经老眼昏花了是吧,他的视力很好,他分明看到女儿在摸女婿的裤裆。

    他再想,或许当初真是女儿把人家纯情美少男给强上了畛。

    伊容不慌不忙的从柳玄月身上起来,像是刚刚看到伊明臣似的,对他们招手“爸,你们上来啦!”

    “你巴不得我们不要上来吧”伊明臣一下看出女儿的心思。

    “呵呵,,,,没有啊,没有,我们正等你们上来呢,玄月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把几颗纽扣给摔掉了,我正帮缝呢”伊容目光很是天真。

    摔了一跤把纽扣给摔掉了?!这纽扣该有多不禁摔啊。

    “那玄月的衣服还真是不结实”伊明臣笑意玩味,也不揭穿她。

    柳玄月感觉真是丢脸丢死了“下次来郊游,我准备穿铁布衫来!”而且还要卖防狼牌的。

    伊容悄悄的伸手到他的后面,拧他的屁股。

    小子,你少说两句好不好!

    老爸的话,她可听出意思来了,什么都逃不过这老~江湖的法眼哪。

    伊明臣点头“下次,不要穿中间带拉链或或是有纽扣的,被扯坏了,可就糗大了。”

    他盯着女婿那被扯得掉了三颗纽扣衬衣,哭笑不得的同时,内心也同情起他来。

    “老爸说很有道理,学习了,学习了”柳玄月听懂岳父的意思了。

    知女莫若父啊!

    伊容白了柳玄月一眼,又心虚的看看老爸,最后对韩语音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她今天真是糗大发了!

    还以为老爸他们不会上到这里来呢,被撞破真的非常的糗。

    轩轩拉韩语音的手,定睛的往爸爸妈妈哪里看去,以为有什么好看的不让他看,瞧见柳玄月跟伊明臣,他开心的过去“粑粑,麻麻——”。

    “儿子——”伊容也奔下去。

    “这小子,还是向着他老爸老妈,只是相处了几天就跟他们那么亲了”伊明臣吃味的说。

    “那当然了,是他们生的嘛,不跟他们亲跟谁亲啊”韩语音在旁边望着女儿跟外孙,眼底有着柔光。

    “说的是啊,这血脉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分割的”伊明臣悄然的来到她的身边,怀住她的肩膀“你也是!”

    韩语音懂他的意思,可是她却不敢有所回答。

    容容不是轩轩,不是给块糖就能哄的好的,她自已有主见,也有明确对她的态度,她是她妈妈没错,可是也是她讨厌的女人,说是为了女儿好,可实际是她没有这个胆量。

    她争脱他他的手,想是没有听到他说的一般,向前走去“哇,这里的空气真好!”

    伊明臣不解她为什么三番两次的逃避。

    只要他说起关于热女儿这个话题,她就会找借口避开,而且比之前更加的忌讳。

    伊容跟柳玄月在那边“蹂躏”他们儿子。

    小两口一边逗着儿子玩,一边交头接耳。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姐姐可是非常向往有个儿子呢,看到他的眼神没有,那是赤~裸裸的羡慕啊,她一定很想生一个孩子”伊容自作聪明的说道。

    “你确定那是羡慕吗?我倒觉得,她那温柔的眼睛,更像你散发母爱,我妈有时就老用这么毛骨悚然的眼神看我”柳玄月觉得韩语音看伊容的眼睛有点怪。

    似乎是太过于,,,过于,,,,情深了!

    他被自已想出来的词汇给吓了一大跳,心想,她们俩貌似认识都没有多久,不过伊容也告诉他,这跟韩语音第一次见面,韩语音就热情的拥抱她了,该不会,,,该不会,,,韩语音其实是拉拉吧!

    “笨哦,散发母爱那就对了啊,女人嘛,看到孩子都会散发母爱的。”

    “可是我怎么老感觉,比起她对轩轩散发的母爱,对你散发的更多呢,老婆,我总有一种感觉,她对你很不一样,弄不好,,,”柳玄月嘴巴凑到她的耳朵边,说了几句。

    “你放屁——”伊容把老公推开“怎么可能,她跟我老爸那么甜蜜,柳玄月,你这想法也太不靠谱了吧。”

    嘴上虽这么说,可是被柳玄月这么一说,她心里夜不禁打起了小心思。

    “我也觉得很不靠谱,可能是我多想了吧”柳玄月笑,继续逗儿子。

    伊容眼珠子一转,凑到柳玄月而边说“我们想办法今晚让他们留下来野营吧,听说,野战怀孕的几率很高呦!”

    柳玄月笑“谁跟你说的,那要是有人说在树上怀孕率最好的话,那不是要像猴子一样爬树?”

    伊容一掌拍过去“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啊!照我说的做就对了!”

    “野营我们没戴帐篷啊”柳玄月告诉她这么一个遗憾的消息。

    于是,在他说了这么之后,伊容就一直用一种萌动的眼睛看着他,让他觉得很是不妙。

    “你,,,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柳玄月抱着儿子要向后逃了。

    “老公~~~~~”伊容扑过去抱住他“亲爱的,不如你辛苦一趟吧!”

    “我才不要——”他就知道,她对他笑成这样,准没好事。

    “去嘛,去嘛,去嘛,为了我们老爸的幸福,牺牲一点是应该的”伊容腻歪着柳玄月。

    轩轩也学着妈妈的样子,腻歪爸爸,小脸直往他怀里钻去。

    柳玄月快要被两个家伙给弄疯了。

    最后实在敌不过这粘人的攻势,投降了“好,我去,我去。”“果然是我的好老公,过来我跟你说”伊容附在他的耳朵旁,一阵亲昵的耳语。

    “这不好吧——”柳玄月听的有些汗颜。

    “有什么不好的,相信我,他们一定会感激我的”伊容一副霸道的样子。

    “OK,到时你爸骂起来,你就一个人承担吧”柳玄月把儿子塞给伊容,然后站起来往山下走了。

    伊明臣见状问伊容“玄月去干嘛了?”

    “哦,我让他去买矿泉水了,这爬山不渴嘛”伊容随意的找了一个借口,脸上笑得比的甜。

    “宝宝要喝水水——”轩轩吃着小手指,奶声奶气的说。

    “哎呦儿子,你真是还可爱”伊容被自已儿子萌煞了,抱过来猛亲一口,抱着来到韩语音跟伊明臣那边“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个可爱的小子,是我生的呢。”

    伊明臣笑着揉了揉伊容的脑袋“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这个无法无天的野丫头是我生的呢?”

    韩语音也在旁边微笑。

    “语音你说我们的女儿是不是大的很快”伊明臣见她笑的那么开心,试探性的加了一句。

    “我们的?”伊容注意到了爸爸的这病句。

    韩语音的表情大变“什么我们的,是你的,净乱说话。”

    “语音——”伊明臣无奈的叫她,这天时地利人和都在了,她为什么还不愿意承认的。

    “轩轩好像要睡觉了,我来抱吧”韩语音为掩盖心里的紧张,过去抱轩轩。

    伊容也顺手把轩轩交给了她。

    心想,看来她是真的不喜欢提起她的出生。

    其实她理解的,女人都想心爱的男人只有自已一个女人嘛。

    更加不要说心爱的男人还跟别的女人有过她这么一个结晶了,换成柳玄月有一个儿子或女儿的话,他心里也会不舒服的,韩语音能对她,对轩轩这样,已经非常非常不错了,看来让她怀孕是势在必行之事。

    轩轩可能是真的犯困了。

    他趴在韩语音的肩头,大眼睛就细成一条缝了。

    “小家伙真的困了吧”韩语音轻轻的拍着轩轩的背。

    “往常这个点,他睡午觉都醒了,今天因为人多才睡到现在的”伊明臣宠爱的为小孙子拨好头发。

    伊容见韩语音对轩轩是真的喜欢,她挤过去悄悄对她说“姐姐——,要是你能为我爸爸生个儿子的话,那就好了,我老爸总羡慕洛叔叔有两个儿子呢。”

    伊明臣大笑“语音,她是催着我们在给她生个弟弟呢?”

    韩语音脸红了“还生什么呀,外孙都这么大了,会被别人笑话的。”

    “有谁敢笑,我们都还很年轻啊,生一个吧”伊明臣抱紧她的肩膀。

    “别闹——”韩语音尴尬的拍他的手。

    “姐姐你就别难为情了,给我生个弟弟吧,以后等30多岁的时候,带出去,显得我多年轻啊!”伊容捧着自已俏丽的小脸,笑的很是清新甜美。

    “我女儿就是聪明”伊明臣夸奖。

    “也不看看是谁的女儿,哪能不聪明啊”伊容颇为拍马屁的说。

    “这倒是,你的美貌跟智慧完全遗传了你妈”伊明臣拍韩语音马屁。

    韩语音吓的脸上大变。

    她生怕伊容听出点什么来。

    可伊容哪里知道啊,她看韩语音的脸色大变,以为是吃醋了,忙朝伊明臣挤眉弄眼的往他不要再说了。

    老爸的脑袋是不是秀逗了,干嘛老是提那个女人啊。

    伊明臣看不来女儿这表情是什么意思,不过韩语音那张小脸倒是惨白的让他心疼。

    算了,暂时还是不说了吧。

    他可不想她总是跟惊弓之鸟似的,等她有了确切的心里准备再说。

    因为轩轩睡着了,而柳玄月买水还没回来的缘故,他们找了一处山坡,坐下来等。

    吹着春风,晒着暖阳,很是惬意。

    稍后,柳玄月回来了,买了水来。

    伊容喝了几口就说要去小便,让柳玄月陪她去。

    顺便还抱上了熟睡的儿子。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们,千万不要走哦,要是走散了,可是很麻烦的”伊容特意交代道。

    “那轩轩让我们照顾吧,带着孩子多不方便啊”韩语音说。

    “不用了,不用了,完全不用,这是我们的孩子嘛,我们准备以后自已要多带,你们趁机也好享受二人世界不是,我们走了”伊容对着他们挥挥手,带着老公跟儿子急速潜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