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不能纵欲过度

错位的时光之恋——不能纵欲过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韩语音夹紧腿,不要让他摸到她身体已经很放荡的湿润了。

    他的手指进入的那么快,等不及她内心抗拒,就迎来了满足的叹息。

    “里面全湿了,语音啊,你渴望的紧呢,这不是什么羞耻的人,生理反应,谁都会有的,放开了享受吧”伊明臣的手指在她身体里来来回回的抽送。

    “嗷,,,嗯,,,,”她忘情的呻吟,快感是一波接着一波的。

    “很爽吧——”伊明臣轻咬她晶莹剔透的耳垂,又是吸又是咬的於。

    他身上的每个地方都不闲着,一只手在上面,一只手在下面,连嘴巴也成了点燃浴火的利器。

    韩语音被他撩拨的像是服了药,意识模糊,激情高涨。

    她身上的衣服,不知是什么时候,被他一点点的瓦解干净了,圣洁娇美的胴~体就那么横在他的眼前址。

    他覆盖在她的身体之上,仔仔细细的看了欣赏了一遍,自已的***更加的肿胀了,坚硬到了极限。

    而她身体的柔软触感,更是让他爱不释手。

    一团烈火在他腹部熊熊燃烧。

    “宝贝,今天你有福气了,你会体验的更加深刻的”他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已哪那里“喜欢它的尺寸么?它还在一直壮大,因为你,它今天很激动”。

    低低的床上细语,羞红了韩语音的耳边。

    她的手好烫,心也好烫。

    他们都变成了一团火球。

    韩语音心里非常非常的渴望,可她有不好意思去求~欢,身体是老实的,嘴巴却是倔强的“伊明臣,你不要这样子”。

    她收回自已的手,扭动着身体,那巨大的家伙磨蹭着她,让她颤抖不止。

    伊明臣轻笑,压低了嗓音,营造出那种暧昧的感觉“那你想我怎么样,你磨的我这么厉害,我快要忍不住进去了”。

    “你不要说了——”韩语音很羞,声音也像是小猫叫,说不出的柔媚。

    “不说话,是不是想亲亲了?”伊明臣把唇送过去,却有不马上落下。

    他像是刚刚喷了某种香水似的,说不出的诱惑。

    昏暗的灯光下,韩语音仿佛是中了某种蛊惑,他的嘴巴在她眼中有万分的诱惑力,她想象着跟他的舌头缠绕的感觉。

    她被这种感觉弄的好羞耻,她怎是这么放浪的一个女人呢,她甚至感觉她不是韩语音,或是在韩语音的体内还住着一个她不知道的人格。

    经验老道的伊明臣知道,她很动心,只要他在吊一吊他的胃口,她会主动的献上,任他品尝的。

    他伸出舌头,用舌尖点了一下她的嘴唇,又迅速的收回。

    韩语音的小舌头像是被诱饵诱出来的小蛇,跟上去,舌头碰到了他的唇,软软绵绵的感觉非常的好。

    她猛的捧住他的脸,不管不顾的吻上他,仿佛饿了好久般,拼命的跟他纠缠。

    外面越是冷淡的女人,内心就越是火热,伊明臣终于相信这话了。

    他怀里的冰上美人,每一次在床上都非常的热情。

    他有点招架不受的调整状态回应她如火的热情,舌头缠绵在一起,死死的不分开,他们拼命了吃着对方,恨不能吞下去。

    雄壮,充满男人味的身躯压着细腻娇柔的身体,仿佛是天作之合。

    大手攀上她的胸前不大却饱满的小兔子,30几岁的女人能保养的像少女这么柔嫩,真是一个奇迹,他爱及了,忍不住用嘴去疼爱。

    “啊——”嘴被放开,胸口又沦陷了。

    他吸允着那粉红色的蓓~蕾,像个贪吃的孩子,呼吸浓郁,用力的揉捏,温柔的吸允。

    她的腿弯曲,绕上他的精壮的腰。

    碰触到那已经蓄势待发的坚~挺,她内心痒的像是蚂蚁再咬,即使再丢脸也好,她还是否认不了,她内心期待被他深深占有。

    她抚摸他的后背,难耐的呻吟起来,似乎在向他传递,她想要的讯息。

    他坏笑的抚摸她的大腿,从她胸口移开,她的蓓~蕾像一颗水晶草莓,被他疼爱的娇艳欲滴。

    “想要么?”他的手指深入那个洞穴“水比刚才更多了,看来我的语音真是饿极了”。

    “你要来就来,哪来这么多的废话——”韩语音别开了头,脸红的滴血。

    “我要你看着——”伊明臣板过她的脑袋,抱起她,扣着她的臀,坚~挺一点点的进入“嗷——”

    “啊——”好大!韩语音勾着他的肩膀,心里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

    伊明臣色色的靠在她的耳边“看到没有,这就是男女结合最原生态的真相,我最亲密的小伙伴在你的身体里,更磨蹭着你的子宫,你感到无比的快乐,飘飘欲仙”。

    韩语音羞的捂着他的嘴“不用你跟我解答”。

    伊明臣舔她的手心,笑的无比的坏,他奋力的挺了一下腰。

    “啊——”韩语音娇喘连连,抱紧了他。

    他的动作开始加快,慢下来,又突然加到最快,她的呻吟的声快要掀天,身体剧烈的痉~挛,大脑泛空,嘴角挂出口水,她体会到了那种欲仙欲死的高~潮,好舒服,好快乐。

    “老公是不是很棒,你是不是超级幸福”伊明臣很是骄傲的继续说“亲爱的,你知道么,这个世界上有80%的女人一生都没有体会过什么叫高~潮,就是因为缺少像我这样的猛男”。

    韩语音拍了他一记“所以你打算普度众生?”

    “当然不是,我以后普度你一个人就好了”伊明臣在她胸前咬了一下。

    “嗯——”韩语音嘤咛了一声。

    “身体这么敏感,看来你还没有饱哦——”伊明臣在她体内的东西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了。

    他换了一个姿势,将她压在身下,深深的进去。

    这是一个没有女人可是招架的体位,他凶猛的撞击,每一下都正中她颤抖的地方,她快乐的要昏厥了。

    他挥汗如雨,她幸福的承受。

    她的大脑又开始进入空白的状态,像是飘在云层之中,一直一直的掉不下来,她快活极了,可是也有点害怕,怕这种快感等不下来,可不想停下来,总之,是非常矛盾的一种感受。

    连绵的不绝的高~潮伴随着他仍旧奋勇的律动,让她快乐至死,也是恐慌至死。“够了,伊明臣,我不行了——”

    “释放吧,像我一样,把你释放给我”伊明臣喜欢看她欲仙欲死的表情,对男人来说,最大的成就感莫过于看女人在他的身下彻底沦陷。

    这是真是的征服。

    “啊——”韩语音全身的每个细胞都爆炸了,粉碎,再重组成新的自已。

    一股汹涌的如男人一般的液体喷涌而出,而后紧紧的收缩,吸紧了他。

    那一瞬,是男人***的时刻。

    伊明臣奋力的冲击了几下,也是在她体内得到了释放。

    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享受着彼此带来的至真的快乐。

    “我的老婆真棒,真会吸人,你的小嘴快要把我吸干了”伊明臣满足的抚摸他红唇,他真是爱死这个女人了。

    外冷内热的美丽女人。

    韩语音冷静下来,听到他的话,小脸俏红的逃下床,躲进浴室里。

    腿好酸,她站在花洒前,身上全是他留下的吻痕,胸前的还有他吻过的感觉,她不由的摸到自已那里,想象这刚才那激情的画面,她羞的用力的捂着脸。

    她怎么就那么克制不住呢!

    生理反应是不可避免,但是她似乎有点过于放浪了,伊明臣这家伙该不会在她身上动什么手脚吧,比如那香味?说不定里面催情剂的成分。

    一定是这样的!

    她为自已找到了好的借口,这让她感到万分的鼓舞。

    淋浴房的门开了,挤进一个强壮的男人来。

    “嗨,美女,一个人洗澡,寂不寂寞?”他从后面抱住她的腰,跟她一起沐浴在雨水之下。

    韩语音吓了一跳“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

    她试图拉下他的手。

    伊明臣一把将她抱紧,休眠的某处,有开始复苏了“你没有锁门,不正是邀我进来洗鸳鸯浴的意思嘛”。

    “我没有,我,,我只是忘记了而已”韩语音反驳,她是真的忘记了。

    “咦,你就不要害羞了,我懂的——”伊明臣笑的很坏,非要扭曲她的意思。

    他用凶器顶了她一下。

    韩语音顺着水流震惊的往下看,发现他那东东又精神抖擞的挺~立着了。

    “我的很漂亮吧,不是我自夸,很少有男人那比我的小伙伴还标志的,真是不骄傲都不行啊”伊明臣毫不谦虚的说。

    “是不错!”韩语音点头,正当伊明臣沾沾自喜的时候,她又不冷不热的吐了一句“比我解剖过的那些都要标志”。

    伊明臣顿时没了笑意。

    他捏住她的翘臀“尸体可不会让你爽~歪歪的”。

    “收起你那色情的话,出去,别妨碍我洗澡”她拍他的手。

    “人家说男人是拔出就不认人,怎么到你这里反了,你今天要撵我出去,以后不让你用,让你一个人欲火焚身去”伊明臣用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下。

    韩语音丢脸死了“你这没羞没臊的男人,我真是受够你了”。

    伊明臣没脸没皮的邪笑“你确定受—够了么”他特别拖长受这个字。

    只要不是笨蛋的,应该都听的懂。

    “你不会刚刚那呢辛苦过去,还要吧?”韩语音用不可思议跟恐慌的目光看他。

    “你说呢?”伊明臣的眸光已将非常至邪了。

    他是食量非常大的肉食动物。

    韩语音很严肃的对他说“以我念了7年的医科来说,性~交最好控制在一个星期3到4次,像你这样,一夜就好几次,那是非常伤身的”。

    伊明臣不以为然,一双眸子盯着她的蜜桃,用手轻轻的画着圈“那依韩医生来说,该怎么办好呢?”

    “现在立刻出去,回家,好好的睡一觉,两天内不许做”。

    “哇,韩医生,那你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别说两天,我是连两分钟都等不了了”伊明臣贴她紧紧的,让她感受自已的***所在。

    “你,,,你这样会肾虚的”韩语音喊。

    她做不动了,她一想到他的凶猛劲头,就怕。

    “虚了就补啊,你放心,我今晚就在做一次就满足了,超一次,不算超吧”伊明臣说话间,又开始在她身上发情了。

    “伊明臣,连别在缠着我了,我腿好酸,女人也不能过度的”。

    “你十几年都没有滋润过,折算下来,每天20次也不算多啊,下水道不经常通,可是要堵塞的哦——”他咬她脖子,表情迷乱,满是***。

    韩语音鼓着脸,她真是没话说了。

    伊明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色情狂。

    水幕下,他对她上下其手,亲吻她每一寸的肌肤,还邪恶的将她托高,分开她的腿,蹲身去挑~逗她的,,,

    “啊——,我不要这样,太恶心,停,停,停,,,,“咱们思想保守的韩语音大呼小叫,惊吓的扭动。

    以后只要每一次想到这一幕,她都会都发了高烧似的。

    伊明臣才不管,她是第一个他当做是可以跟他在床上平起平坐的,老实说,这种做法,他也觉得很恶心,不过她不一样,她很美,很圣洁,是他的女神。

    韩语音被伊明臣花样百出的弄的快要疯掉了。

    她不明白,他这把年纪了精力怎么会这么好?!

    她比他小好几岁,骨头都要给他腾散架了,一整个晚上,她几乎体无完肤。

    这如果是她未来的老公,她还这的好好考虑一下才行。

    首先能不能应付他的需求就是一个大问题,她是一个医生,每天的工作就很累,晚上还要被他这么没完没了的折腾。

    她一想起来,就要崩溃了。

    也不知是几点才解释的,反正她最后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

    一连再梦中,她都一直被他紧紧的抱着怀里,一双到处乱摸,仿佛被章鱼怪缠上了。

    天亮了。

    昨晚激烈的战场,此时剩下硝烟的余味。

    他们赤~裸的抱在一起,还睡的很香,没有苏醒的迹象。

    “语音啊,起床——”韩碧枝推开女儿的房门,看到躺在一起的男女,气一下子缩了上去,半天后才吐出剩下的四个字“上班去了”。

    床上的两人有苏醒的迹象,她连忙关上~门。睡了!成了!

    韩碧枝开心的仿佛中了头奖,女儿钓到这个金龟婿了。

    昨天去跳舞的时候,跟街坊说去她的准女婿,才知道个亿万富豪,钱多的几辈子都花不完,要说她女儿就是有本事。

    韩语音跟伊明臣洗漱了出来。

    韩碧枝早就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

    她看伊明臣啊是越看越喜欢,韩语音都感觉,这伊明臣长的像金子呢,还是像钻石,她妈有必要这么看人家嘛。

    伊明臣吃完了早餐,摸出一张金卡来给岳母“妈,自已喜欢什么,您就用这个卡去买,我的一点小小心意,您一定要收下”。

    “哎呦,一大早就给我钱,这多不好意思啊”韩碧枝嘴上说着,手已经欢欢喜喜的拿起了卡。

    韩语音看了,脸色立刻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