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那里是不是饿了

错位的时光之恋——那里是不是饿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真的啊,那我当真的了,可以带我的朋友一起去吗?”

    “妈——”韩语音真的是听不下去了。

    伊明臣笑呵呵的应答“可以啊,多带几个去都没有关系,不管妈有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的”。

    “哎呦喂,我的心肝好女婿啊,我真是前世积了什么福了,能有你这么个好女婿”韩碧枝高兴的都想站起来抱他了。

    “我能有你这么一个通情达理的岳母,也是我几世修来的福,一想到,就感动的我热泪盈眶”伊明臣也不怕肉麻的说於。

    “明臣,我的好女婿!”韩碧枝大受感动。

    “妈——”伊明臣叫的那叫一个亲切乖巧。

    韩语音快要吐了执!

    “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她忍不住喊。

    女婿跟岳母不理他,完成沉浸在感情的建设中。

    韩碧枝一口一口伊女婿,明臣,好女婿叫的亲热。

    伊明臣一口一口妈叫的顺溜。

    “明臣,以后语音嫁去你家,我就一个人了,这么想来我还真是舍不得她呢”韩碧枝故意烦心的说。

    伊明臣心一提,这明摆着就是告诉她,不安顿好她,就别想娶她的女儿。

    “妈,不用舍不得,你要是愿意,就跟语音一起搬过来,反正我哪里房间多的是,我爸妈也移民到国外去养老了”为了娶到老婆他只好把岳母也收了。

    “哦呵呵,,,那敢情好,伊女婿家比这里要大很多吧”韩碧枝已经开始憧憬了。

    “嗯!稍微大一点”伊明臣过分谦虚的说。

    “那去了也不白呆着,我帮你们洗衣烧饭,不过伙食费可要给我的”。

    “呵呵,,,,”伊明臣被逗笑了“妈你什么都不用做,我家有专门洗衣烧饭的人,你只要呆着就好了”。

    “噢,我知道,请了佣人是吧,这得多少钱啊,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

    “也还好,花不了多少钱”伊明臣仍旧谦虚。

    “那你跟语音以后还准备生孩子吗?”韩碧枝的问题一下子从房子跟佣人上面,跳跃到了生孩子上面。

    害的韩语音差点把嘴里的汤都给吐了出来。

    伊明臣立刻说“生啊!当然生啦,我们还年轻嘛,再生两个都没问题”。

    “这个打算非常的好”韩碧枝更开心了。

    “我想吧最好再生对龙凤胎,一个像我,一个像语音”伊明臣喜滋滋的说。

    韩语音把筷子跟碗用力一放,怒了“谁同意跟你结婚生孩子了,伊明臣先生,请不要在那里自说自好不好”。

    她的事,他们这么三下五除二就敲定了,有没有问问她的意见啊。

    “都生过一个了,这一回生,两回总熟了吧,我也好弥补你以前受的苦啊,让我有表现的机会嘛,生一个嘛好不好”伊明臣有点死皮赖脸的。

    “要生你生!”韩语音脸红的像红云,不知是因为气的还是羞的。

    “好啊,我生就我生好了,只要我有这个能力”伊明臣嬉皮笑脸的说,她指着韩语音的脸对韩碧枝说“妈,你看,其实语音也挺急的”。

    “伊明臣——”韩语音气的大叫,连平时一贯的修养也没了。

    伊明臣被她吼的耳朵直冒回应。

    他掏掏耳朵“老婆,你不用这么亲热的叫我吧,我知道你很喜欢我,可在妈面前,还是要克制一点才行”。

    韩语音涨的脸上都能滴出血来。

    “妈,你看语音这么急,今晚我可以留下吗?”伊明臣早就垂涎她的那张床了。

    “可以——”

    “不可以——”

    韩语音跟韩碧枝的声音同时想起。

    韩碧枝接收到女儿投来的目光,忙把头转开“你们吃,我去看看汤好了没有”。

    伊明臣兴高采烈的喊“谢谢妈!”

    “你吃完了吗——”韩语音没好气的问。

    “快要吃完了,时间还早,你不会想这么早就睡觉吧,语音你很邪恶哦”伊明臣笑的很腼腆,一副他也要羞死过去的表情。

    韩语音紧握筷子,她真的不是什么暴力的人,可是她为什么就那么想要插死他呢。

    伊明臣靠过去扶住她的腰“别紧张嘛——”

    “放手,再不放手我插死你——”韩语音压低了声音冷冷的威胁。

    伊明臣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她“你也有这个功能?”

    “?”韩语音眨眨眼睛,没听明白。

    “你不是要插我么,你打算用什么地方插我?你有东西插么”伊明臣瞄着她大腿。

    韩语音听明白过来,脸轰的一下变成红布“你,,,,你无耻,色狼,思想龌龊”。

    “哪里龌龊了,我说的是你的脚趾,你以为是哪里?”伊明臣一脸的纯真。

    “……”

    “难道你是指——”伊明臣看看自已的裤裆,一副了然的表情“哈哈,就算你想,估计你也没有这个天分吧”。

    韩语音松开筷子,忍耐着站起来,走到一旁,倒了一杯冷水,咕嘟咕嘟的灌了一大杯,以免自已发飙。

    伊明臣在后面笑,小妮子敢跟她嘴硬,非弄的她脸红死不可。

    她背对着他站着不理他。

    过了一会,见后面很久都没有动静了,转过身去,发现伊明臣不在桌边了。

    他去哪里了?

    韩碧枝从里面端汤出来“咦,我的好女婿呢?”

    韩语音朝着门口看了看,难道说他已经走了?

    “走了?这汤还没喝呢”韩碧枝看女儿眼睛望着门口,以为是已经走了的意思。

    她把汤放下“老是冷着脸,把如意郎君给吓跑了吧,有你哭的时候”。

    韩语音也不说话,他要走的,她能有什么办法。

    “汤你喝吧!”韩碧枝给女儿盛了汤。

    韩语音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晚饭后,韩碧枝去老年歌舞团了。

    韩语音在客厅里看了一会电视,心情低落的往房间走。

    没礼貌的家伙,说老就来,说走就走。

    她走进房间,习惯性的去按亮灯,却发现里面早就已经亮了,刚才明明是关着的呀。

    她往里面走走,赫然看到一个美貌的裸~男正侧卧在他的床上,力与美的结合,非常养眼。

    除了伊明臣还会有谁。

    “达令,你怎么到现在才进来呢,我洗的香香的,等的头上快要结蜘蛛网了,过来——”他对她勾动着手指,分外的勾人韩语音暗骂自已笨,早就该猜到这家伙不会那么容易就走的。

    心里的失落消失了,取代的是一种头痛。

    她过去拉他的手臂“你给我起来”。

    伊明臣躺着不动,笑眯眯,懒散散的说“有本事把我拉起来再说”。

    韩语音果真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可就是拉不起他,拉的身上的汗都来了。

    “伊明臣你真的不能睡在这里,起来,回家去——”她拉不起他,干脆打。

    手腕被伊明臣握住,重力一扯,她的身体就跌到了他的怀里。

    她的脸贴上他的胸口,那种热度几乎要把她给灼烧了。

    她趴在他的身上,手忙脚乱的试图要爬起来,可是被他紧紧地抱着腰,怎么也动不了。

    他们的敏感部位,也在摩擦中出现了微妙的反应。

    韩语音浑身滚烫“伊明臣我妈随时会回来的,而且我们这里的隔音效果真的很差”。

    她是在提醒他让他不要乱来。

    “哦,明白,我会劲量的小声一点的,你也要控制,等会不要爽过头的哇哇大叫”伊明臣自动曲解她的意思,大掌已经不老实的罩在她的胸前的柔软上。

    他一揉捏,她的身体就酥麻难道。

    女人30,真是一个可怕的年纪,身体仿佛轻轻一点,就火光满天。

    伊明臣看出她动了***,用腿间那粗大的坚硬去磨蹭她的秘密花园,绕着花心挤压,碾磨。

    “啊——”快意散开,她忍不住呻吟,嘴里的津~液似乎也变的多了。

    伊明臣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手摸进她的裤子里,来动洞口“这么是不是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