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错位的时光之恋——见到对方,叫奶奶,我女儿你干嘛那么激动啊

错位的时光之恋——见到对方,叫奶奶,我女儿你干嘛那么激动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对于男患者炙热目光,韩语音显得很淡然,她职责是看病,不是陪他们谈情说爱。

    她放下听诊器,又去看x光片“陈先生,你恢复很好,只要按时服药,定期来复诊就可以了,平时要适当运动运动,烟酒是绝对不能沾了”。

    男子情难自禁一把拉住韩语音手“韩医生你对我真好,你救了我命,还对我这么无微不至关心”。

    对面实习医生小周扭开头偷笑。

    韩语音镇定把手抽出来,语气平和“陈先生,我是医生,我对每位病人都一样关心”攴。

    “我太冒昧了,韩医生你有男朋友么?”男患者不放弃,问着私人问题。

    “哦,还没有,怎么陈太太要给我介绍男朋友么”动刀时候,这个陈先生妻子来了,查房是也见过几次。

    韩语音语气半调侃说着,可陈先生听来就跟恐吓一样,让他老婆知道了那还得了彖。

    “韩医生,我会照你话做,今天就先走了”陈先生站起来。

    “嗯,下次见!”韩语音对他温和点点头。

    待这个陈先生出去后,实习医生立刻笑了出来“韩医生,你这里都成了非诚勿扰现场了”。

    “少贫嘴,叫下一位”韩语音假装严厉对由她负责带徒弟使了个眼色。

    她一周有三天坐专家门诊,其余时间安排了手术,不管多忙,她都自已放一天假,回家陪伴妈妈,当然,大多调休日子有一半是给叫回医院。

    选择当医生原因有很多,想给让人一辈子都看不起妈妈争点光,也是因为她喜欢当医生,可以不用去阿谀奉承,专心做好自已该做。

    看完了之后,韩语音起身走到阳光下松了松筋骨,用白瓷杯泡了一杯水,眺望着窗外,小口小口喝着。

    这一刻她,沐浴阳光下,安静美丽而有圣洁,仿佛一个女神。

    实习医生小周整理着桌上东西,一不小心抬头,也有些看恍惚了,这样女人,据说有3多岁了,可看上去,她就像2几岁那么年轻美丽,还有一种小姑娘所没有典雅气质,女神啊女神!很难让他们这些男人不心动,当初他分配到韩医生时候,不知道嫉妒死多少医院里男同胞。

    韩语音喝完了水,放下杯子“小周,中午我跟杨医生约好了到外面吃饭,你跟科里同事不用等我了”。

    “好,我知道了!”小周点头。

    他们前后脚走出去。

    韩语音来到儿科,她约人是她同窗杨乔心,说来也是缘分,她们高中是住一个寝室,没想到大学又成了同学,于是她们就成了好姐妹,除了那段被她掩埋起来那一年发生事,她们几乎无话不说。

    “爷爷,尿尿——”轩轩小声对伊明臣说。

    等头发都白了伊明臣,抱起孙子,向护士问了卫生间哪里,抱着孙子去“你这小家伙,要到我们了,你说要尿尿”。

    轩轩不说话,把小脑袋靠伊明臣肩上。

    他们后面,韩语音穿着白大褂,手插口袋里,咖啡色柔美发丝一丝不论扎起,清脸上,只擦了淡淡口红。

    她走进儿科,正好有一位儿童患者由妈妈抱着出去。

    杨乔心看到韩语音来了,想见到大救星一样,赶紧拉了她坐下“音子,老办法,你代替我看一会,我憋死了”。

    韩语音失笑“你怎么每次都这样,让你主任知道,又该批你了”。

    “不会,是你话她不会批,韩医生坐阵,那是再放心不过,我去了”杨乔心步走出办公室,往卫生间而去。

    此时,伊明臣正抱着轩轩出来。

    他朝着门外护士手上那厚厚一叠病例上看着一样,笑了“轩轩,下一位就是我们了”。

    小护士看到非常有型帅哥心噗噗乱跳,可看到他怀里孩子,就心灰意冷了,这年头,帅哥型男都被人订走了。

    办公室里出来了一对夫妻,抱着小小宝宝。

    “柳廷轩——”护士喊。

    “是我们——”伊明臣去拿病例。

    “原来你信柳啊,柳先生你拿好,你儿子真可爱——”按照正常人逻辑,这么年轻成熟帅哥抱着这么一个孩子,当然会认为是他儿子。

    伊明臣只差没被护士话刺激心肌梗塞了。

    但他又不能解释。

    人生痛苦事,莫过与爷爷带孙子,被误认为爸爸。

    “呵呵,,,是啊,他一直这么可爱”伊明臣拧了拧轩轩脸。

    “爷——”

    小家伙一叫,伊明臣就立刻捂上他嘴“宝贝,感冒了,不要说话”。

    他对娇俏小护士放电般眨了一下眼睛,笑容挑~逗。

    他进去后,小护士摸着泛红脸,迟迟没有回神,让她当小三她也甘愿了。

    伊明臣进去时候,韩语音正背对着他往电脑里输些东西。

    光看背影与那极致细腻修长脖子,伊明臣就能断定这绝对是个大美女,他下身控制不住有些变硬。

    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裤裆里那家伙也太不靠谱了,盯着人家女医生脖子就意淫行为,实太可耻了。

    听到脚步声韩语音,速输好病历记录,转过头来说道“请坐吧——”

    当眼睛对上伊明臣那张棱角分明英俊脸庞,韩语音呼吸一瞬间被掐断了,她手心冒汗,心率紊乱,,,

    怎么会是他。

    伊明臣看到韩语音,也很是惊讶,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女孩,就这样没有预兆出现他眼前。

    他心里除了惊讶,还有巨大惊喜,她脸跟以前没有多大变化,只是没有了那青涩少女味道,有是成熟典雅气质。

    两个2年没有见面人,就这样今天,悄然出现彼此瞳孔里。

    相对于伊明臣简简单单惊喜,韩语音心里充满了惊慌,因为她藏了太多秘密,她跟这个男人有着千丝万缕关系,他们有一个女儿。

    而他,并不知道,她是他女儿妈妈。

    如今他都有儿子了,应该是已经结婚了,心里不知该是喜是伤,五味杂陈。

    两人就那么无声看了彼此老半天。

    “你——,当医生啦”伊明臣紧张问,情场老手,对各种女人都游刃有余他,面对这个当年拒绝做他女朋友女人,像个毛头小子一样。

    “是,,是啊,没想到会见到你”韩语音克制住慌乱心神,自然而然应了一句。

    “看来我们还是很有缘分”伊明臣心里热热乎乎,不知道她有没有结婚。

    韩语音心虚挪开视线,把话题转开“把病历卡给我”。

    伊明臣把拿手里本子给她。

    “你儿子姓柳?”韩语音上面名字,觉得好奇怪,伊明臣儿子不姓伊,姓柳?

    “呃——,关于这个事情嘛,,,,”伊明臣实说不出他早年有个女儿,如今女儿又生了儿子这档子事。

    “爷爷——”轩轩出声。

    伊明臣及时去捂,已经来不及了,他崩溃问“臭小子,不是让你别说话嘛”。

    轩轩委屈憋了小嘴,眼泪滚啊滚“宝宝喝——”。

    “别哭了,喝是吧,给你找水喝”伊明臣心疼哄他,看向韩语音,发现她脸色极差极差,哎,果然是听到了,她心里一定很伤心吧。

    “那个韩语,,医生,你这里有水么,我,,,我孙子喝了”反正她都听到了,他隐瞒也没有意思了。

    韩语音速起身去倒水,脑子里一团乱,爷爷?!!

    这孩子叫他爷爷,那么也就是说,是她女儿生儿子?关键是,,,女儿不是还不到2岁么,她头一阵昏眩。

    “韩医生,你没事吧!”伊明臣见她异常样子,心里喜滋滋,看来她也不是完全对他没感觉嘛。

    “来了”韩语音振作精神过去,把水放桌子上。

    “谢谢!”伊明臣拿起水,自已先试了试水温,才给小家伙喝,很是细心。

    “够了没?”他摸摸孙子小脑袋,很是慈爱。

    “够够了——”轩轩点头,继续无力窝爷爷怀里。

    韩语音看着轩轩,如果伊明臣是亲爷爷话,那她不就是,,,

    脑袋再次昏眩,她打起精神问道“孩子有哪里不舒服么?”

    “昨天还好好,今天早上起来浑身发烫,人也无精打采,应该是感冒了?”伊明臣向她描述,眼睛直勾勾盯着她脸。

    早知道就早点来医院了,偏偏这个地方,他都几乎不来,失策啊失策,,,

    韩语音避开他色眯眯眼神,病历上写了几笔“发烧持续多久了,有没有用过药?”

    “没有!我又不是医生,我哪敢乱用药,万一吃错了,我怎么向我女儿交代”。

    韩语音手里钢笔一歪,一个字写变形了,她低头继续写,假装随意问“你女儿?你都有女儿啦?可你不是才3多嘛,这么就抱孙子啦?”

    “呵呵,,,是啊,我有个女儿,挺大了,很聪明,不过太顽皮,大概是被我宠坏了,无法无天,这不,跟男孩私奔了,回来后,抱了个孙子给我带”。

    韩语音猛抬头“什么?女儿跟人私奔?伊明臣你怎么管教孩子,一个女孩子家,你就不会管着她点么,你就自已只管泡妞,寻欢作乐,你简直混蛋你!”

    伊明臣被她骂懵了“那个,,,韩医生,你不要激动,这貌似跟你没关系吧?”

    这女人脾气似乎比当年要恶劣了。

    韩语音语塞。

    她刚才听到女儿跟人私奔,一下子就炸了,所以才冲口而出说了这些话。、

    “对不起,我——,我今天情绪不好”她抿抿唇,拿出病历卡来,电脑上输了用药名称“挂瓶水,我给你开点药,药房人会告诉你怎么吃”。

    “好”伊明臣点头,想想又忍不住问道“韩语音,你真觉得我挺混蛋么?”

    “没有,我只是看到近来打~胎什么小女孩挺多,所以就挺心疼,难道你就不心疼你女儿么”韩语音把卡给他,看了看窝他怀里漂亮男孩,有种想去抱抱冲动。

    伊明臣无奈道“我能有什么办法,事情都发生了,又不能打死她,我当然心疼她啦,我管其实挺严,有段时间,我看出那丫头苗头不对,我成天监督她,可有什么用,腿长她身上,那丫头从小就出了明古灵精怪,脑子动比谁都”。

    “她叫什么名字啊?”韩语音心里问。

    “伊容,容易容,她那狠心妈扔下她就消失了,我一个青春美少男带个孩子多不容易啊,我都没空谈恋爱,到现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语音你有老公了么——”说了一大堆,重要是带出后一句。

    韩语音不理他,对着外面喊“下一位——”。

    “我把我电~话号码给你吧”伊明臣从口袋里摸出名片塞给她。

    “带孩子去挂水吧,叙旧聊天,改天再说好么”韩语音把他往外撵。

    外面人都进来了,伊明臣也只好站起来,找到了上班地方,还怕她跑了,以后有是时间。

    “走,宝贝,爷爷带你去打针——”

    小家伙一听是打针,不干了,哭闹起来“爷爷,宝宝不要打针针,痛痛——”

    “臭小子,别闹,不然爷爷打小屁股了”伊明臣小声威胁,让他他心上人面前丢脸。

    “爷爷——”小家伙哭越发惨绝人寰了。

    “再哭把你送你食人部落,他们喜欢吃你这样可爱小孩了——”

    韩语音听不下去了,抬头生气喊道“伊明臣——,小孩子是不可以这么吓唬,女儿把孩子交给你,就要心力好好带”。

    她激动情绪,又把伊明臣给吓一跳“韩医生比以前变有人情味了,轩轩,跟奶奶说再见”。

    “奶奶再见!”轩轩乖乖对韩语音挥手。

    韩语音心里一收紧,放开时候,又柔软无比。

    伊明臣出去后,觉得好意外,他以为他叫轩轩叫奶奶,会被韩语音骂,没想到她表情温和接受了。

    ******

    待杨乔心“放风”回来后,只剩下几个病人了。

    韩语音把位置让给她,心事重重走出去,走到无人地方坐下来。

    这些年很多时候她都是忍不住去想,她女儿生活好不好?伊明臣要是结婚了,后妈会不会欺负她,想去看看她,又怕自已会忍不住,会戒不掉对她思念,如今伊明臣出现,又勾起了她心里藏好一切,女儿长什么样?像她还是像伊明臣?这些她全都不知道,她也好想知道,她好想见她一面。

    不可以,不可以去贪心,她用力拍打自已脸,好让自已清醒过来,现大家都各自生活轨迹上过好好,不要打破是好。

    她紧紧握住了口袋里名片。

    冷静了片刻,杨乔心打来了电~话“一溜烟你人去哪里,我这边好了,去吃饭吧,今天我介绍个帅哥给你,保证让你惊喜万分,那人你认识,非常帅气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