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不许包庇,爷爷跟爸爸打架,小小男子汉上阵

君天与暖央——不许包庇,爷爷跟爸爸打架,小小男子汉上阵

    唐暖央这才明白洛宁香跑得那么急原因了,原来后面真有追兵。

    她真想提醒她,她金色卷发想被大风刮过一样,她手腕上还挎着铂金包,她脚上还穿着高跟鞋。

    不要说欧阳墨城那种精明到骨子里男人了,就像找个傻子来也能看出破绽好不好。

    小念念因为突然被像疯子一样母亲给抱了过去,小脸上还惊魂未定。

    欧阳墨城脱下身上卡其色羊绒大衣,连头把公事包一起交给佣人辂。

    他表情很玄妙,上下打量着洛宁香,既不像笑,也不想怒,让洛宁香那个压力山大啊。

    “老公,你怎么不说话啊,你是不知道,你女儿有多调皮,抱我手臂都酸了”洛宁香怕自已没有说服力,抱着女儿抖了几下,还装出疲劳样子。

    她身后唐暖央,直接把眼睛蒙上,转过头去,不忍去看了绁。

    “哦,有这么累啊,那你说说,今天跟念念家你都干什么了?”欧阳墨城也不急着戳穿她,温和问了一句。

    “做,,做了,,”没想到他会问那么细,洛宁香一时没准备好答案,支支吾吾赶紧想。

    欧阳墨城笑“怎么?你不会这么就忘了吧,那你改天得去医院好好检查检查了,得了帕金森综合症可提前预防”。

    “谁说我忘了,做太多事情,总要整理一下嘛”洛宁香狡辩。

    “那整理好了没有?”

    “好了,已经差不多了”洛宁香硬着头皮说“我们早上去逛了花园,然后教她看了一会小卡片,给她放了儿歌,下午我们一起给圣诞树挂了彩球,然后就这里玩游戏啊,你来时候,我们正玩着呢,是不是啊,嫂子——”洛宁香扭头去看唐暖央,想让他帮忙作证。

    唐暖央故意装作没听清“啊?你说什么,你们三个小子又调皮了,不许抢玩具,听到没有——”

    她指那边搭积木三个小家伙,步过去。

    这种明显伪证,她怎敢大律师面前乱说,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吧!

    “呵——,嫂子似乎很忙——”洛宁香一个人傻乐呵笑笑。

    “我看你也很忙啊”欧阳墨城手插口袋里,说耐人寻味。

    “我——,还,,也还好啦,家就那样嘛,走朴素风”洛宁香心虚说。

    “嗯”欧阳墨城点头“确实是啊,家里我老婆可是非常朴素,衣服就朴素皮草坎肩,妆容就朴素小烟熏,脚上就朴素1厘米高跟鞋,包包也不用太豪华,朴素一定铂金包包就行了,我老婆怎么就这么朴素呢?”

    唐暖央哪里一下就笑了,腹黑家伙啊,用这种方式来讽刺人。

    洛宁香一下傻了,低头看了看身上衣服跟鞋子,又看了看手里包,笑比哭还难看“哎呀,好奇怪,家我干嘛穿这样啊”。

    她不自然说着,下巴低要碰到胸口了。

    “哪能不奇怪呢,有个妈会无知到穿着皮草抱小孩”没有必要伪装了,欧阳墨城一下子黑下脸来,过去抱过女儿“念念,你摊上这样妈,也算你倒霉”。

    “什么呀,我也很疼爱她好不好”洛宁香听老公这么说,小声反驳。

    “你是疼她,不过你加放不下外面朋友,说吧,今天又去哪里疯了?”欧阳墨城抱着女儿,小丫头被他抱着怀里,说不出和谐。

    “我没去哪里疯啊,我一直家,真,真,这衣服,鞋子,宝宝,是我跟孩子们玩游戏特别这样扮”洛宁香仍旧狡辩,做后垂死挣扎。

    她可没有忘记上次写保证书,想到上面惩罚内容,她就心里发慌。

    唐暖央后面听着,心想这丫头还真能编。

    “洛宁香,死不承认是没用,你以为我是瞎子,没看到前面有那么大只老鼠往屋里逃窜么”欧阳墨城口气变严厉了。

    “你都看到啦!”洛宁香吐吐舌头,无话可说了。

    她垂下脑袋,任命接受批评。

    门外,洛君天跟洛云帆也前后脚进来了。

    他们看洛宁香像个犯错小媳妇低头站着,欧阳墨城脸黑压压,就知道发生什么了。

    洛君天上前,轻敲了洛宁香脑袋一记“你说你这丫头,这么大人了,怎么还那么贪玩,下不为例了,听到没有”。

    “嗯,嗯,谢谢哥,我发誓,我再也不出去玩了,无论她们用什么手段吸引我,我都会坚守阵地”洛宁香猛点头,抱着哥哥,像是被解救出来小猫咪。

    “上去换衣服吧——”洛君天笑着刮了一下她鼻子。

    洛宁香见机立刻就溜。

    “给我站住——”

    欧阳墨城声音严厉喊了一声。

    洛宁香垮着脸又走了归来“老公——”她叫时候,向着哥哥那里投入求救目光。

    “差不多行了,宁香这不刚当妈妈,以让生活习惯还没改过来嘛”洛君天为妹妹说好话。

    这丫头像话也确实是不像话,被抓了一次也就算了,隔三差五被老公抓,连他都觉得没脸帮她圆话了。

    “哥,你疼你妹妹,我理解,我只想问一句,嫂子要这么三天两头跟小姐妹去泡吧,逛街,买衣服,孩子都不管了,你还能这么心平气和么,你妹妹现就是一个屡教不老油条”欧阳墨城心里早已经火冒三丈了。

    不是一次,两次,而是经常性如此。

    “宁香,今天你又去干什么了?看把墨城给气,把老公给气死了,你可怎么办”洛云帆打趣说道,冲淡这种吵架氛围。

    “我买衣服去了”洛宁香小声说道。

    “你就认个错吧,让墨城消消气消”。

    欧阳墨城冷笑“她洛宁香要是觉得自已没错,早跳起来比我还凶了,还会这么站着被我说”。

    哎,确实是这样!这是大家心里同时吐露心声。

    “反正我去都去了,随便你要杀要刮吧”洛宁香破罐子破摔,当着这么多人买你那么数落她,太过分了。

    “我不杀你我也不剐你,就按你自已写保证书上那么实施,走,现跟我上楼去”欧阳墨城抱着女儿往楼上走。洛宁香咬了咬唇,满脸愁苦跟上去了。

    唐暖央朝着楼上看了一眼“这宁香也真是,知道自已老公这个点下班,怎么也不早点回来”。

    “估计是玩忘记了吧,他们夫妻事,老实说,我们也还是不要插手好,我也上去了”洛云帆说完,提步上楼。

    洛君天叹息,他反正也是无能为力了,不管了。

    脱了外套,跟三个搭积木小家伙玩去了。

    “你们搭是什么呀?”他和蔼问道。

    “爸爸——”

    “爸爸——”

    两个专注于搭积木兄弟俩,看到洛君天,全都过去搂洛君天脖子,给他一个诚意十足,非常正宗湿吻,沾了他一脸口水。

    伊家小子见好朋友总是这么叫,也傻傻跟着叫“爸爸——”。

    洛君天揉了揉他脑袋“我不是你爸爸,你可以叫我叔叔——”

    “叔叔——”伊家小子乖乖叫。

    门外,伊明臣大步走进来,他是来接孙子回家,正好听到洛君天教孙子叫他叔叔。

    “哈——,洛君天你这老不要脸,你也好意思自称叔叔,你跟我可是穿开裆裤死党”。

    “抱歉,穿开裆裤是你,我洛君天人生中,没有出现过那种玩意,另外,你是你,我是我,你贵为爷爷,不代表我要陪你一起变老”洛君天转头,扔下一席话。

    “你就装嫩吧你”。

    “我就装了,你想装都没门,别太羡慕嫉妒恨,我脸蛋却是比你年轻很多”洛君天自信满满说。

    伊明臣朝着孙子招招手“轩轩,到爷爷这边来——”。

    小家伙屁颠颠走到爷爷面前“爷爷!”

    “以后叫他哥哥”伊明臣点着洛君天说道。

    “哥哥——”??!!!

    小家伙虽然叫了,可是语气里充满了疑惑,困惑,看看那两个小哥哥,又看看眼前老哥哥,小脑袋上面全是问号。

    这事不科学,绝对不科学。

    “哥们,这回够嫩了吧,哈哈——”伊明臣调侃他。

    洛君天脸要有多青就有多青。

    简直像个原装青瓜。

    佣人把茶放伊明臣面前,他正想喝,却被洛君天一把给夺走了。

    “爷爷,你年纪这么大了不要喝太多水”。

    “洛君天你一定要这么幼稚是不是,把茶给我,我还真口渴了”。

    洛君天拿起茶杯自已喝“就不给你喝——”

    “你小子找死——”伊明臣过去勒他脖子。

    “爷爷——,哥哥——”伊家小子惊恐大叫,去拉两个玩积木哥哥。

    “不要打我爸爸——”

    “爸爸,不打——”

    洛家两个兄弟,全都冲过来,一个搬伊明臣腿,一个拉他手臂。

    伊家小子也不落后,抓住洛君天手就咬。

    “哎呦喂,生儿子还真用处呢,都会帮你们老爸打架了,厉害啊”伊明臣惊奇不已。

    “你这个孙子也不差啊”洛君天举起手给伊明臣看,一排牙印。

    两个男人相视而笑,他们是从幼稚园开始就一起长大好朋友,如今,他们膝下也有了儿女。

    这种感觉,不得不说是幸福。

    “爷爷——”轩轩爬到爷爷背上,搂着他,似是再告诉他,他爱爷爷。,

    “好孙子,爷爷以后把钱都给你”伊明臣拍拍孙子小脑袋,疼爱极了。

    “澈澈,硕硕,你们过来——”洛君天喊。

    哥哥弟弟全都围了过去。

    “爸爸,你以后会把钱全部给我么?”澈澈天真问。

    “全部给你,弟弟没有,他会哭哦”洛君天故意这么说。

    “那你都给弟弟吧,他好爱哭,澈澈不要弟弟哭”。

    伊明臣又是一阵吃惊“老洛,你家澈澈思想觉悟很高嘛,太大方了,会让着弟弟”。

    “钱钱,宝宝要吃——”弟弟全然不知钱是什么东西,一味只知道吃。

    “小傻帽,就知道吃,钱不是吃”哥哥弟弟耳边喊,然后用说道“钱钱是用来玩,你可以折千纸鹤啊!”。

    洛君天跟伊明臣当场昏倒。

    敢情这小家伙不是大方,而是把钱当成是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