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独~裁主义,家里变成幼儿园,伊明臣带外孙来访

君天与暖央——独~裁主义,家里变成幼儿园,伊明臣带外孙来访

    安斯耀表情里充满了难以看懂笑意,似乎是释怀了,又似乎还有那么点纠结。

    唐暖央真是要疯了“洛君天,你乱说什么呢,给你闭嘴啦——”

    她真没想到,他竟然拿出这种事情来炫耀。

    这下子,他们全都知刚才她跟洛君天面干嘛了,哎呀,真是丢死人了。

    “老夫老妻,你干嘛不敢承认呀”洛君天一把用力搂紧她“我还没说女人3如狼有多可怕呢,哪个方面太旺盛了,我补补肾才行”膈。

    唐暖央捂着他嘴巴“再说我不理你了!”

    “唔——”洛君天呜呜叫着,拉下她手“再不理,你也是孩子娘,你是躲得过和尚躲不过庙”。

    洛宁香跟欧阳墨城那边呵呵笑政。

    免费好戏,不看白不看。

    安斯耀也跟着笑了,爱过,有缘一起过,全都离他远去了,时光可真是一条一去不返洪流,好他还能看着她们微笑,他希望她们永远都那么幸福。

    “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安斯耀起身告别。

    “保持联系哦!”洛宁香坐起身来,眼中有数不不舍。

    “我会天天关注你,不过当了妈妈,要把多心思花宝宝身上,不可以那么调皮了”安斯耀笑着说道,

    “知道了啦,安斯耀,你如果要找女人结婚话,一定要找个非常非常漂亮,不然我会生气”。

    “如果真有合适,我会带给大家看看,随缘吧”安斯耀如今看很开,一个人过一生又如何,不是非要两个人过才叫人生。

    他转头对唐暖央笑笑“你也是跟我多多联系哦,多年老朋友了,不要越过越生疏了”。

    “嗯!一定会,是希望下次见到你时候,身边有个如花美眷”。

    “看来我真成剩男了,大家都替我~操心婚姻大事了”安斯耀幽默轻笑,而后神色正了正“我走了,洛君天,欧阳律师,再见了!”

    “谢谢你来看宁香,你走好!”欧阳墨城客气有加。

    “再见,我希望下次见面时候,你可以不要这么风度翩翩”洛君天就没那么装模作样了。

    安斯耀低头笑笑,走出病房。

    他一走,唐暖央立刻转身训斥洛君天“真是没半点风度!”

    “对安斯耀我真很难有风度起来”。

    “看看人家墨城多会说话,你这当哥哥,简直比弟弟还不如”好端端,总要恶言相向。

    “他吃是哪行饭,把死都能说成活,跟敌人把酒言欢是他拿手好戏,这个我还真比不过”洛君天看了一眼坐那边欧阳墨城,语气里是嘲讽。

    欧阳墨城也不是任捏软柿子“哥,我是斯文人,重要是,我是大人,我能控制好”。

    意思是,只有小孩才会那么冲动,洛君天偏偏就是那幼稚小孩。

    “不知是谁,刚才表情像是吃了敌敌畏似,我看你是敢怒不敢言吧,虚伪家伙”竟敢拐着弯嘲笑她,活腻歪了。

    “那不知是谁气得跟地砖较起劲来”欧阳墨城眉宇间带起精光。

    他拆他台,那他也只能把他台一起拆了。

    “哎呀你们都别吵了,斯耀来了一次,看把你们弄人仰马翻”洛宁香挥了一下手,好似她完全没有参与似得。

    欧阳墨城瞥了她一眼,她倒是还真敢发言“洛宁香,你不能玩物尚志了,从今天起,我要没收你一切电子设备”。

    洛宁香差点没从床上蹦下来“欧阳墨城,你这是玩哪门子法西斯独~裁主义啊,想没收,没门!”

    “你看我有没有门!”欧阳墨城虽是轻轻吐出这几个字,却有一股无形强大气场。

    他们夫妻关系,欧阳墨城没发火前,洛宁香称大王,可是一旦欧阳墨城动了真格了,洛宁香立刻败下阵来去,典型欺软怕硬。

    就像现,洛宁香一看情况不妙,立刻没骨气软下来“老公,你别生气嘛,我跟斯耀他没什么啦,平时就闲来无事,发条微信联络一下嘛”。

    “你可以闲来无事发给我啊”。

    “切~~~,发给你根本就不回”洛宁香翻白眼,一副不屑表情。

    “总而言之人,你通信录里我要大换血,男人,只能留我一个人”欧阳墨城摆出没得商量表情。

    “我不——”洛宁香还想做顽强抵抗,可是瞧见欧阳墨城那张我不是个跟你开玩笑脸,她不满嘟着嘴没了声。

    唐暖央偷笑,夫妻真理于一物降一物。

    洛君天觉得万分丢脸“宁香,哥哥只能说,你真是太太没骨气了,我走了,待下去,我估计会神经崩溃”。

    实际上他是羡慕嫉妒恨,谁让他没让唐暖央也这么柔顺听话呢人了,心里超级不平衡。

    他往外走,唐暖央匆忙跟他们挥别之后,追上洛君天。

    “你走慢一点啦!”她追上去挽着他手臂。

    “追我干嘛,你这嫂子应该里面多呆一会才是”洛君天侧头看她,懒懒说道,为了安斯耀来训斥她,那是一件多么没有面子事啊。

    “怪不得墨城要这么笑话你,话说跟斯耀你还置什么去啊,难道你还怀疑我跟他啊”老是说唐暖央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老会觉得她跟他有什么呢?

    着实让人费解。

    “怀疑倒是不怀疑,就是看着他不顺眼,毕竟你跟他过去真很让我闹心”洛君天努力不让自已去想哪情书。

    唐暖央心想就初中时代那段初恋,能让他闹心至今?

    照他这点心里承受能力换算到她这里话,估计早就得抑郁症身亡都不知几次了

    “受不了你了,我们回家吧,爱吃醋老头子”她拉着他手,依靠他身边。

    美好时光,就是握着彼此手,一起相伴到老,所以她很喜欢拉他手,像个高中生一般。

    ******

    转眼,寒冬降至。

    洛家很热闹,有一个还没做完月子产妇,跟一个已经孕期4个多月准产妇,三个屁点大孩子,每天家里就像幼儿园跟孕妇中心似。

    几个男人,看头都要炸了,准爸爸们逃不了,另外两个未婚,可要逃了。

    唐暖央白天仍旧工作,她是家里呆不住人。

    洛君天又开始心里抱怨她没能家里好好带孩子,时有时无她耳边讲儿子们近被下人宠出什么坏毛病了,如果她能家细心帮忙教导就好了这样话。

    跟唐暖央不能来硬,这点她深有体会。

    唐暖央一开始当做没听见,可是后来仔细想想,孩子成长也就那几年,她真要为了工作错过跟他们童年么。

    左思右想,思想斗争了很久,红她还是决定把公司先交给别人打理,两个宝贝上学之前,她决定要自已带,杜绝像他们老爸一样王子病。

    星期天午后,大家都懒洋洋再别墅靠南庭院里晒太阳。

    这里以前是爷爷爱来地方,冬天一点儿寒风也吹不到,夏天有很凉,一年四季都繁花似锦。

    现这里也是大家伙爱来地方,晒太阳,聊天,都是非常舒适,爷爷九泉之下,应该能看到这其乐融融场景吧。

    “我要宣布一件事情——”

    大家嘻嘻哈哈讲笑话时候,唐暖央突然说道。

    大家止住了笑声,全都看向她。

    “嫂子你不会又有了吧!”洛宁香猜测道,一般说要宣布一件事情,多半都是这一茬事。

    “不会吧,我还没怀上,表嫂你怎么又有了”三不五时往家里跑洛诗菲,悲戚大叫。

    “太好了暖央,你几周了”左素柔眼睛直盯着她肚子瞧。

    唐暖央崩溃,哭笑不得“谁说我有孩子了,我说要宣布一件事情,不是我怀孕,而是我决定不去上班了,家照顾那两个小家伙”。

    被点名那两个小家伙此刻正哥哥牵着弟弟手,联合摧残一盆花,听到妈妈话,很默契一起回头朝妈妈看了一眼,然后又继续开开心心摧残。

    听到老婆这个决定,洛君天心里那个感动,无以言表。

    “老婆,你太明智了,我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通情达理老婆呢,我爱死你了”他搂住,再她脸上大力亲了一下。

    “哥你太夸张了啦!”。

    “不要这么说你哥,他也不容易”欧阳墨城一句话,道了妻管严心酸。

    洛云帆扑哧一声就笑出声来,顿时就惹来洛君天夺命飞眼。

    “留家是好事,我也决定要自已带孩子,暖央,你,我,宁香就形成一个妈妈三人组吧,那大家都不会无聊啦,还可以每天交换育儿经验,想想都觉得不错”左素柔已经大脑里幻想起三个女人一起换尿布,一起推着孩子上街购物情景了,真有爱。

    靠那边已经把花都给摘完了小帅哥,听到这小叔婆话,打了一个寒颤,他们才不要跟没出生小不点一起玩。

    躺摇篮里欧阳家小公主,也挥舞着手脚,似乎抗议。

    “聊些什么呢——”

    他们背后响起一声爽朗,中气十足男声。

    洛君天回过头,看到伊明臣抱着一个漂亮男宝宝走进来。

    “这是外公抱着外孙来串门了!”洛君天大声嘲笑他。

    这家伙人生就是这么悲催,36岁就当了外公!不知道以为他怀里抱是他儿子。

    “什么外公,是爷爷,这是我孙子”伊明臣走过去,抱着小孙子坐下来。

    他如今也接受这个悲催事实了,就好比他接受还是高中生时候,一大早开门,家门口突然放着一个女婴一样。

    “明臣兄,对于当爷爷这件事,你有什么感想?”洛云帆问他。

    “哎,那丫头生都生了,都是我血脉,我还能怎么样,刺激这种东西,被刺激着刺激着也就习惯了,云帆兄,这是你这4岁才当爸爸人,所无法理解事儿,说多了都是”泪伊明臣一副无奈,往事不堪回事表情。

    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

    “明臣,你确实是一个传奇,非常牛!”唐暖央能想象他一开始心里是非常抓狂。

    “容容跟柳玄月那小子潜逃那么久了,没有消息么”洛君天随口问问。

    “随他们便吧,我现管这个小我还管不过来,而且你不知道柳玄月他妈有多不靠谱,竟然给我小孙子穿裙子,我服了那女人了”伊明臣愤慨说道。

    “据我所知,柳玄月是穿裙子长大,安斯耀他姐姐似乎特别喜欢女孩子”唐暖央现回忆起那时候去柳家情景,那可爱捣蛋鬼就是如今帅帅柳玄月。

    缘分这种东西太奇妙了!

    “真假?”伊明臣面露恐惧“那我加不能把我孙子交给她带了”。

    “听你那一口一口我孙子,你当外公似乎当挺适应吧”洛君天见他那习惯模样,不知是该笑呢,还是该笑呢。

    “说了是爷爷,爷爷——”伊明臣不厌其烦纠正。

    “好吧爷爷,慈爱爷爷,话说,爷爷现要照顾孙子,泡妞这件丰功伟绩可怎么实施,你可不是耐得住寂寞人,不会让你小孙子旁边观战吧”洛君天笑嘻嘻。

    伊明臣拿起桌上糖果砸他“去死吧你——”。

    “明臣哥,我支持你,我特别钦佩你,带大了女儿又带孙子,我估摸着,你还可以带曾孙,按照你家这传宗接代速度,老龄化问题,完全解决了”洛宁香义正词严说道。

    “也是啊,3几岁就当爷爷了,5几岁就有曾孙了,照这个逻辑,要5代才出一个老龄人,伊总,你解决了国家大难题,哈哈,,,”欧阳墨城笑,这种取笑别人事,哪能少了他。

    “你们这一个个,就都笑话我吧”伊明臣看到自已女儿跟那小子制造出来小生命开始,就已经觉悟,一轮嘲笑要开始了。

    唐暖央抱过伊明臣手里漂亮宝宝“他比我家小了没几个月吧,那应该会走路了!”

    “会走了!这小子可聪明了,给他洗澡也不哭,晚上睡觉很乖,比他妈乖多了”伊明臣口吻中满是溺爱。

    洛君天睁大眼睛“你帮他洗澡?晚上他还跟你一起睡?”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我孙子这么金贵,我怎么可能让佣人抚摸他身体,陪他睡觉”伊明臣理所当然回答。

    抚摸他身体?!!!

    全场人都顿时全都无语了,,,,

    思想会不会太邪恶了?!

    “我该尊称你一声奶爷了,称职,太称职了,是不是这爷爷比当爸爸还要有成就感,你看你无心插柳插出来女儿,如今又制造出了一个小生命,哇,伊明臣人生真好圆满”。

    洛君天除了竭全力调侃他,似乎也没有别话可说了。

    “你这是绝对羡慕嫉妒恨!”

    “哈——,我嫉妒要疯了!”

    洛云帆***一句肺腑之言“明臣,我觉得你该给孩子找个奶奶,一起分担你辛苦才是,不然你堂堂一个地产界大亨,天天管孩子吃喝拉撒睡总不是个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