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你们一起去解决,玩的是哪门子

君天与暖央——你们一起去解决,玩的是哪门子

    “我是疯了才会去应付那郭千金,这事就放着,改天再去”洛君天把公文包又塞回欧阳墨城怀里。

    欧阳墨城把公文包提手上,对洛君天邪魅笑“亲爱,,,,”洛君天把绿眼珠对他鼓出来之际,他又不慌不忙加了一个词“大哥,你以为我就不担心我老婆突然生孩子,那么想去见那郭千金么,实是因为这郭千金一天一个样,今天她答应双方坐下来调解了,你放她鸽子说改期,明天说不定她就又不想调解了,老实说,我巴不得把她送去火星跟外星人和亲,那样我就不用见到她了”。

    唐暖央看欧阳墨城说如此嫉恶如仇,那边猜想道“该不会那郭千金摸了你大腿吧!”

    欧阳墨城呼吸微顿。

    女人太聪明是男人灾难辂。

    洛君天随即一把拽过欧阳墨城领子“你该不会跟她那什么了吧,因为我妹妹不能那什么,所以你就假公济私跟那郭千金那什么了?”

    他孩子们面前,他绝对不能说出那什么!

    “那什么是什么呀?”胖嘟嘟澈澈,睁着大大黑眼睛,天真无邪看着妈妈,慢吞吞问尜。

    唐暖央纠结着,不知该如何回答儿子才好。

    “澈澈,是一种吃东西,姑父改天带你去吃”欧阳墨城笑眯眯说道。

    “少给我岔开话题,给我老实交代”洛君天拽了欧阳墨城一下,眼珠子要爆到他脸上,让他妹妹伤心,他就把这小子那家伙给废了。

    欧阳墨城恶作剧细胞又来了,他抚上洛君天脸,用深情款款目光注视他“哥,相信我,对我来说,你比她有吸引力”。

    洛君天一把推开他“死小子,不想活了是不是——”

    唐暖央叹息用眼睛蒙住儿子们眼睛,此画面比A~片还要少儿不宜,如果儿子问,姑父为什么摸我爸爸这样问题,她实不知如何回答。

    “我只是如实回答你问题啊,现你来选吧,要么我去,要么你去,要么这官司别解决勒,拖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当然,我不介意你直接把她头扭下来,扔到太平洋里喂鲨鱼”欧阳墨城满脸微笑说道。

    洛君天一时也纠结了,他不想去应付那郭千金,但若让这小子一个人去,对一个禁欲好几个月男人来说,他理解,母猪也能赛貂蝉,难保他不会动摇。

    “两个人一起去吧,我今天不去公司了,留家陪宁香”唐暖央为他们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办法。

    公司事一定要解决,男人裤裆也要守住。

    一起去,谁也别想有松开机会,不过她还是信任他们。

    “嫂子英明!”欧阳墨城献媚扯笑。

    洛君天哭笑不得,他真是没事找罪受。

    “今天一定要把事情给解决了,一个女人而已,两个大老爷们要是败下阵来,就不用混了”唐暖央把话说直白又难听。

    洛君天吃了早餐,欧阳墨城坐他车先去了公司,而又一起去了之前跟郭氏约好龙腾山庄。

    “谈事情约这种地方,一看就心怀鬼胎”洛君天看了一眼窗外,怀疑看了一眼欧阳墨城。

    “哥,听你口气,你好像吃醋了”欧阳墨城知道他怀疑他跟哪女人有染,不想狡辩,只好用他方法打住这个话题。

    洛君天直接用目光秒杀他。

    “你不用跟我装模作样,装同~性恋,调戏我这一招,你搞大我妹妹肚子那一刻,就完全失效了”。

    “我曾经真想对你那样来着”。

    “性取向这种东西还能变来变去?”

    欧阳墨城看他,想了想说道“我喜欢一直是女人,至于你嘛,情况特殊,我之前迷上只是你眼睛”。

    “啊——”洛君天明白额首“所以说,你之前想跟我眼睛一起是么?很变态逻辑,可是我很好奇,为什么不迷恋了?”

    “因为我遇到了我真爱,宁香取代了那双眼眸,成为我全部”。

    “老实说,你以前是不是有过一个女朋友,然后她跟我有着一样眼睛,你很爱她,但是她抛弃了你,偏偏你爱她成痴,所以才会有这么变态心理?”这个可能性,洛君天之前就有想过。

    欧阳墨城眸中翻腾过一阵暗涌,而后对他扬起纯真笑容“我不告诉你!好奇死你,这可是我秘密!”

    “有秘密没关系,但是我希望是你永远秘密!若是让宁

    香有一丁点伤心话,你就死定了”洛君天异常温柔说道。

    他表情告诉他,那种可能性是靠谱,可能有所偏颇,但一定是因为女人,这个世界上,只有女人才会一个男人变态,也只有男人才会让女人病态,这都是阴阳失衡所致。

    两个男人结束这番颇为深入对话之后,也到达了山庄商务会客区,温泉会馆。

    而洛家,唐暖央则是陪着洛宁香草地上晒太阳,吃着蜜桔。

    “嫂子,我近特担心一件事”。

    “什么事说来听听!”。

    洛宁香挺着大肚子,撑起身体,左右看了看,凑到唐暖央旁边,鬼鬼祟祟说“我跟墨城有三个月没性~生活了”。

    唐暖央被蜜桔噎了一下“那很正常啊,你怀着孩子呢,孕后期三个月不能同房,产后三个月也不能同房”。

    “我怕他去外面偷吃,可是你知道,我现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自从上个星期五,欧阳墨城说加班,晚了之后,这怀疑就跟脱了缰野马似,她脑门四处奔走。

    “不至于,欧阳墨城不是那种没分寸人,要我看,他比你哥靠得住,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有你这大美人,别野花入不了他法眼”唐暖央嘴上是这么说,可心里想起早上谈论郭千金,她心里有不禁忐忑了。

    毕竟女人直觉有时非常灵验。

    “问题是我现不能满足他,难保他不会怀着侥幸心理,特别是这几天,我昨天还看到他接了一个女人电~话呢”洛宁香生性骄傲,这样话,别人她都不好意思说。

    把自已弄跟怨妇似,她打心眼里不喜欢。

    “你听清楚了么,就算是女人,也有可能是因为工作啊”。

    “有半夜谈工作么,他还跑去卫生间接了”。

    “那你应该问问他,听他怎么说”。

    “嫂子你嫂啊,男人有可能会说实话么,我也不想跟他吵架,我想过了,关键问题于他生理不能释放,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就好了”。

    唐暖央放下桔子“所以呢?洛宁香你不用给我兜圈子了,你想咋么,你就直说了吧”。

    洛宁香把嘴巴凑到她耳朵,耳语了几声。

    “什么!”唐暖央惊吓低呼,察觉自已太过大声,忙压低声音“不行!我保证你老公会发飙”。

    以她经验教训来说,这是非常烂办法。

    “我哥跟欧阳墨城不一样,他会听我,我有信心”。

    “呵——”唐暖央干笑“我看悬,欧阳墨城一看就不是软柿子”。

    “你别管结果,一句话,陪不陪我去卖?”洛宁香拉长脸来,她心意已决。

    唐暖央又被她话给吓到了“哎呦我姑奶奶,你生了,你还出去瞎跑什么呀,你实想试,这东西网上也有得卖”。

    “然后寄到家里,一不小心让其他人知道了,让大家都笑话我,不行,那太危险了,还是亲自去买比较好,你不陪我去,那我就自已去”。

    “你真非去不可?”

    “是!”

    “怕了你了,我陪你去吧”唐暖央生怕她一声不吭,挺着一个定时炸弹就溜走了。

    她们吃完了桔子就出门了。

    上了车,洛宁香对司机说“老胡,去龙腾山庄”。

    “等一下——”唐暖央觉得不对劲“你不是要去买东西嘛,去那里干嘛?”

    “哦,我突然想要哪里见个朋友,然后再去买东西”洛宁香微微笑。

    “见朋友?”唐暖央有种上当感觉,但都上了她贼车,又不能放任她带着个炸弹到处走。

    她答应了洛君天跟欧阳墨城,好好看着洛宁香。

    “是,我得去问她一些事,很,老胡,开车”洛宁香轻说道,转开脑袋,美丽眼睛里有杀气隐现。

    *****

    洛君天跟欧阳墨城那边刚刚进入坏境清幽温泉会馆。

    进人温泉前,他们先换了衣服。

    “你之前知道是约来泡温泉么?”洛君天绿眸阴郁。

    “这是她同意和解条件,我办事风格你清楚,只要能赢,我任何危险都勇于挑战”欧阳墨坦然回答。

    &

    nbsp;“我看你是勇于她**上挑战吧”。

    “我卖艺不卖身”。

    “我看你就是想卖身不卖艺!”

    欧阳墨城鼓鼓嘴“好吧,我不想辩解了,进去吧,看到你去,卖身任务就交给你,我不会告诉嫂子”。

    洛君天警告性转开目光,朝里面温汤里走。

    一到里面,看到光着身体泡水里郭千金,他们就都头痛了。

    以前女人被人家夸句美,都脸红三月不出门。

    现女人豪迈能脱光了跟男人一起泡澡。

    郭千金看到洛君天也来了,简直就像是饥饿母狼看到从羊圈里跑出来羊,那眼神,简直跟日本人看到花姑娘似,准备把洛君给米西米西了。

    “洛总,欧阳律师,你们都来了!”

    “郭总,你倒是来早”欧阳墨城沉着而又客气微笑,他工作性质,让他连面对阎王爷都能自然谈笑风生。

    “我不喜欢穿着衣服泡,你们不介意吧”郭千金把胸前两团肉挺了挺。

    这两个可都是极品美男,跟他们一起泡澡,再来个3~P,那该有多。

    洛君天略微僵硬轻笑“郭总,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谈吧,这里,潮气太重了”。

    他打死不想下水,要是让暖央知道,他跟个裸女一起泡温泉,还不酷刑伺候,说实,小小一家郭氏还不至于让他牺牲色样。

    “怎么?!洛总你不会不敢下来吧,懦夫”郭千金豪气把手臂撑后面,让自已整个胸部都袒露出来。

    男人是经不起挑衅。

    管这两个精明男人都知道她使是激将法。

    欧阳墨城朝着洛君天看了一眼“总裁,你看郭总都不介意了,我们不如就下去吧,速战速决”。

    后四个字,他是用口语说。

    他遇到过比这恐怖画面,要想啃下硬骨头,就得什么也不怕。

    洛君天脱了上衣,进入到水里。

    若不是因为怕欧阳墨城一个人会跟这女人勾搭上,进而伤害到家里那个即将临盆大肚婆,他才不会给这女人面子。

    他坐到郭千金对面。

    “洛总裹着浴巾泡不热么?不如去了吧”郭千金说话了,早就听闻这洛君天床上功夫了得,那里尺寸是令女人欣喜若狂,她早想见识一下,可他总不给她机会。

    偏偏他又不是那么好近身男人。

    “不了,我喜欢裹着泡”洛君天断然拒绝。

    欧阳墨城忍住笑意,下水坐到洛君天旁边,他就知道,君天一来,他就只管卖艺就得了。

    洛君天朝他暗射了一记冷眼,笑什么笑,全是你这小子把我带坑里来了。

    欧阳墨城露出十分无辜表情,哥,是你自已愿意来,我没逼你,既来之则安之吧!

    “欧阳律师也要裹着泡么”郭千金那里不悦出声。

    洛君天脸上露出了一丝讥笑,小子,你也逃不掉!

    欧阳墨城很巧妙回答“我们总裁裹着,我就不拿掉了,你知道我跟他关系,有点不方便太过随意了”。

    洛君天水下踢了欧阳墨城一脚,真是处处都不忘记拖他下水。

    郭千金非常不愉把脸一翻“你们不拿掉就是没有诚意,那就没必要和解了,那就只要法庭见了”。

    “郭总你别动怒,先把事情谈妥了,我们再把浴巾解下来,好好放松放松也不迟啊”欧阳墨城对她笑极为暧昧,话语是让人联想翩翩。

    他这是策略!

    等她把调解书一签,他解下浴巾,里面不是真空,她又能奈他何,而眼下,先要让她充满期待。

    果然,他这么说了这郭千金脸色迅速由阴转晴。

    “还是欧阳律师想周到,也好,就先谈工作,后放松吧”她相信男人都是猫科动物,沾腥是他们本性,她还不信,放着这么诱人一块肉眼前晃悠,他们会不动心。

    “非常好!”欧阳墨城笑为高兴。

    “洛总,先喝杯酒吧”郭千金把水面上小木桌轻轻往洛君天哪里推去。

    洛君天可不敢乱喝,万一里面加了

    什么料,他今天就别想这“酒池肉林”里全身而退了。

    他转而拿起岸边茶“早上我喜欢喝茶!”

    欧阳墨城边拿文件边心里笑,一如既往谨慎!

    “既然洛总不想喝,那欧阳律师喝吧”郭千金抬了一下下巴。

    这下子,换洛君天心里发笑,欧阳墨城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