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豪门童养媳 > 君天与暖央——五年时光如梭,教育儿子

君天与暖央——五年时光如梭,教育儿子

    如果真乎,她是否该给他一次机会?!

    毕竟她也不知该如何才能解开跟他僵局,那不是一天二天,也不是一年两年,而是一生僵局。

    转辗反侧到天际泛亮,即便是一夜无眠,她也没有睡意,六点不到她就起床去跑步,看着晨曦一点点从东方升起,她停下步伐,汗流浃背对着那一缕普照她身上阳光微笑。

    她要冲破,她要到达,不正是这困住自已黑暗嘛,其实光离她很近,只要鼓足勇气,加速奔跑就能到达。

    一生僵局,只是逃避怯弱,只是躲黑暗中懦夫辂。

    选择逃避很容易事,可真要去选择原谅一个不可能去原谅事,才是真是艰难。

    回家洗了个热水澡,换了干净舒适衣服,穿了自已喜欢鞋,她简单收拾了自已行囊,开出去了酒店。

    她不要一生都这么孤单,人生必须去承担不能承受之痛,才能冲破僵局,继续往前嫱。

    到达了酒店,时间还早,洛君天应该还睡觉。

    站电梯前等电梯,她心里很是紧张,不知等下她说出决定后他会是什么反应。

    她像一个要向心爱学长告白小学妹,那种心情很鲜活。

    “叮——”一声,电梯门开了。

    唐暖央正要踏入,却见到电梯中正往脖子上扑粉女人后,彻底石化了。

    蒋瑾璃!!!!!

    粉碎一个刚刚建立起来世界,只需一个女人容颜,以及她脖子上那浅谈不一吻痕。

    一晚励志剧这一刻宣告落幕,没有什么比眼前具有人讽刺意义了。

    “暖,,,暖央,这么早你怎么——,君天还睡觉呢”蒋瑾璃脸上心虚转瞬即逝。

    她从电梯里走出来,电梯门关上了,而唐央仍旧没有动。

    酒店大堂。

    两杯热气腾腾咖啡放她们面前。

    “我是早上刚来,所以你别误会,听君天说他要把你带回家,暖央你就回去吧,你再不回去,爷爷可就真不饶他了,君天总这样被爷爷逼着,也挺可怜”。

    蒋瑾璃笑意盈盈说,喝了一口咖啡,那语气那神情,仿佛她才是洛君天老婆。

    唐暖央把咖啡泼到她脸上心都有,可那么做也只会显得自已悲哀,她败给谁也不能败给她。

    拿起杯子,她也抿了一口,咖啡比想象中要苦“你这么早来关心我老公,真是有心了”。

    我老公几个字让蒋瑾璃脸微微僵了。

    “跟我就不用客套了,你人美国,他也缺乏关心,你知道男人嘛,总有些小寂寞,有些事情你也不要太计较了,我无意破坏你们,我只希望,我大度,也能换来你大度”。

    轻轻柔柔句子中,确实饱含了尖刻毒针,且是针针见血。

    唐暖央握着被子,指尖发白“大度是介于身份来区分,如果我站你这个身份上,我也会很大度,毕竟偷来东西,你不能嫌弃少”。

    蒋瑾璃笑脸一下变狰狞“身份这种东西说白了也只是象征意义,实际得到哪才叫真,所以,我现挺满足,回去之后,希望我们能好好相处,不要让君天夹我们中间为难,古代,三妻四妾也是正常,想要独霸女人就是太贪心了”。

    “说真好,可以写一本小三养成手册了!”唐暖央微笑讽刺她。

    “话说太难听就没意思了,君天他需要我,因为我比你懂他,我知道他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他有向你倾诉过他心事么,等到有一天,你跟他关系只剩下一本结婚证时候,你还敢这样大言不惭说你是他妻子么,暖央,清醒一点吧,你们已经渐行渐远了”蒋瑾璃站起来,得意笑笑,挽着包包离开。

    唐暖央坐位置上,像木偶一般。

    *****

    洛君天起床,房间里不停看表,等唐暖央来,他既希望他能马上看到她,听她说愿意回去,又害怕她来说她不回去。

    等到9点,她还是没有出现,

    1点,仍旧没来。

    回程总公司高管么们等心焦急了。

    飞机已经延误了。

    11点,唐暖央人没来,也没有电~话,洛君天心渐渐凉了,他自嘲冷笑,她还是一如既往狠心,就算是告诉她,不来他们之间就真完蛋了,她还是没有动摇。

    起身,他拿了行李走出房间去机场。

    坐飞机上,他眸光淡然望着窗外,飞机起飞那一刻,他心里对她说:唐暖央,这是我后一次对你心软,真是后一次!

    从今以后,他再也不会去找寻那个离家出门女人了。

    天黑了。

    唐暖央拎着行囊又回到公寓。

    她把自已泡水里,把脑袋沉到水下,于是她看到自已未来,她会这里孤独老去,只为成全哪两个伤她至深人,她输了,再也不想花力气自已身上多添加一道伤口了。

    洛君天,她就放他走吧,,,

    眼睛水里流出来,她漂浮像要通往另一个世界,满室悲伤像死神吟诵哀歌,**死亡不可怕,可怕是连灵魂也跟着一起磨灭了。

    *******

    这是五年时间开头,有刹那间以为会变好,可转眼又碎无法捡起。

    她用五年,来磨练自已心智,让自已变无欲,无望,无求。

    他用五年时间来麻痹,把她当成笼中白鼠,他疯狂不计代价,即使把她折磨只有奄奄一息,也要看她是否真不乎他。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不选择把她赶出他生命,而是选择折磨她,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她真对他哪怕是一丁点乎都没有,他像是一个灰头土脸掘金者,不挖到那一丝金光,他不甘心。

    而她,只是他一次次折磨下,把心藏好,藏,后连她自已也找不到了。

    是他们仍旧彼此世界里活着,即使隔再远,再不幸福,起码知道世界另一端,有个恨人。

    恨也是一种向想念方式。五年,除了他们各自恨之外,悄然改变发生也有很多。

    洛云帆第二年春天被洛君天支配去了法国,灭了他有可能当总公司第二把手机会。

    伊明臣带着伊容,父女两人生活萌呆有爱,而那抛下女儿神秘妈妈,正同一个城市医学院里上解剖课。

    安斯耀回国了,银行上班。

    柳家小美男正以惊人速度秒杀了整所学校少女心,每天都能收到一卡车礼物,有才老妈还给他列了一张清单,让女生们送上面所写,但柳玄月看到洁厕灵跟苏菲牌卫生棉时,他泪奔了。

    洛宁香依仗着哥哥,一毕业就进入总公司公关部,美貌是她绝对武器。

    而当她挎着爱马仕,开着法拉利,穿香奈儿招摇每个上流派对时候,欧阳墨城还低层打拼,那从法拉利香车边开过奥拓,谁会想到有一天,他会把坐里面公主拐来做老婆呢。

    蒋瑾璃通过自己不懈乖巧,温柔与体贴,还有死缠烂打,无私奉献精神,终于霸占了洛君天暂时空虚心,稳坐第一情妇交椅,出双入对,嚣张至极,她以为离修成正果不远了。

    唐暖央生活还是一滩平静死水,没有异性,没有同性。

    除了哪每一年一次,别出心裁年会“刺激”,她跟深山里出家尼姑一样过平淡如水。

    时光轰轰烈烈往前行进,每个人都完成自已人生蜕变,而命运早已安排好了一切,谁也无法脱离它掌控。

    洛君天跟唐暖央,猜不到他们开始,亦猜不到他们结局。

    *******

    唐暖央做了一个很深沉梦,梦里好多人都还很年轻,美少年洛君天,悲情少年安斯耀,温柔飘安慰逸洛云帆,花心调皮伊明臣,总是弄华丽丽亚兰瑟,提着裙子,总用痴情目光凝望洛君天蒋瑾璃,他们一个类似学校地方开露天派对,每个人都笑嘻嘻。

    周围是一堆帅哥,而她跟蒋瑾璃像拔河一样一人一边扯着洛君天胳膊,嘴里喊着“他是我,就我——”

    洛君天笑着看着她们两人,周围一堆帅哥是像看好戏似。

    “我,是我——”

    睡梦中洛君天,手臂要断了,他朦胧张开睡眼,推了推说梦话唐暖央“老婆,醒一醒,我手被你扯下来了”。

    唐暖央睁开眼睛,眼前洛君天老多了,他们正睡床上,没有悲情少年安斯耀,而蒋瑾璃去世很久了,早就入土为安了,可梦境中她还是那么鲜活,虽然讨厌,虽然可恶,虽然恨她,可这一秒,心里猛然为她难过了,一起成长人,已经不再这个世界了。

    她揉了揉脸“抱歉啦,我做了一个梦”。

    洛君天侧身“你梦里干嘛了,跟人抢猪肉了?”

    唐暖央噗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抚摸上他脸“是啊,跟一个悍妇抢猪肉呢,那猪啊,又白又大,老帅了!”

    洛君天绿眸狐疑一眯“你不会是说我吧!”

    “呵呵,,,”唐暖央乐笑了起来“你自已对号入座,我可没说呦!”

    “好你个臭丫头,你竟敢笑你老公是猪,看我怎么收拾你”洛君天翻身压住她。

    “我都3多岁了,你还叫我丫头,是不是也想我叫你臭小子啊”唐暖央勾住他脖子,那梦境让她莫名伤感,时间过好,她跟这个家伙,竟然已经吵吵闹闹,分分合合过了那么多个年头了,他们不是少男少女,他们都开始准备要慢慢变老了。

    “我眼里,你永远都是那个倔强臭丫头”洛君天刮了一下她鼻子,低头亲吻她唇。

    被子里手马上就不规矩起来。

    唐暖央也立刻就有了感觉,没办法,女人3是性~***强烈时候,一颗火星子都能燎原。

    “我们是不是该起床了!”

    “没做完晨运,一整天都会没精神”洛君天色眯眯揉着她胸口,撩起她睡衣,吸允住那香香花蕾。

    “嗯,,,,嗯,,,,你老是这样,上班又要迟到了”唐暖央嘴上抱怨,腿已勾上他腰。

    “迟到就迟到吧,总裁跟夫人努力知道小三,谁敢有意见”洛君天向前挺进,没入那温暖身体中律动着。

    唐暖央舒服尖叫,近她感觉自已简直成了女色魔了,不管洛君天欲求多少,她都不嫌多,每次兴奋度都特别强烈。

    “老公棒不棒?”

    “棒,别说话,再点——”

    “还要?女人3如狼,果然名不虚传”洛君天用全部力量,发恨撞击她。

    “啊——”唐暖央强烈抽~搐,身体一缩一缩把他吸紧。

    洛君天喘息“3岁女人,是不是只有像我这种男人才能摆得平”。

    “臭美!”唐暖央舒畅呼气,抱着他,亲吻他肩膀。

    老习惯,战局至少一小时才能结束,唐暖央也被他滋养无比满足。

    他们一起起床去洗了澡,清清爽爽下楼。

    两个小宝贝一个坐地上,一个站着,兄弟俩正玩捏鼻子游戏,哥哥捏弟弟鼻子,然后弟弟也试图攀者哥哥大腿上去捏他。

    唐暖央跟路君天过去分开他们,一人抱一个。

    “不能欺负弟弟,听到没有”洛君天抱着大儿子,严肃教育。

    “他抓我脚脚”小家伙奶声奶气解释。

    “抓你脚脚,也不能捏弟弟鼻子啊,你应该也捏他脚脚”洛君天一本正经说道。

    “噗——”身后响起喷笑声,转头,欧阳墨城偷笑,见洛君天杀人光波射过来,忙收敛起笑意说道“教育方法不错,高端,大气,有档次”。

    洛君天俊脸泛黑“妹夫,你好滚去照顾我妹妹,肚子还没有动静么?”

    “没有,已经超出半个月了,我现晚上睡觉,就跟抱着定时炸弹入眠一样”欧阳墨城感觉自已要被折腾成神经病了。

    “你也不要太紧张,一有动静你马上叫我们,家里这么多人,还能让她出事,安心啦”唐暖央安慰这个准奶爸。“我让她去医院或是找个妇科医生来家里呆着吧,她又不愿意,嫂子你等会劝劝她,我去公司一趟”欧阳墨城拿着公文包往外走。

    “等等——”洛君天站起来叫住他“你还去上什么班,上楼给我呆着,我命令你,宁香把孩子生出来之前,你都不能离开她半步”。

    欧阳墨城把公文包往他怀里易一塞“好极了,我求之不得,今天跟郭氏调解会你会吧,小心那半个***都露外面郭千金”。

    洛君天脸顿时像万花筒,这公文包简直就是烫手山芋,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郭千金!有名**,不止一次想勾~引他,一个小小纠纷,她愣是不依不饶,多少律师她那里折腰,直到欧阳墨城这律师界狠角色出面后,她才同意调解。